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九三章 过期不候(第三更)
    而此刻在地魔窟内,庄无道却似浑然不知,自己在离尘宗内刮起的风波,正在悠哉游哉的炼化着,从聂仙铃那里得来的几枚灵果。

    两门三品,一门四品。庄无道选择复制的神通,一为重明极变,一为绝力通神,平均分配,各增了一次。

    若放在一年之前,他会毫不犹豫,选择天璇极元变与虚空藏。可现在道体未定,五行未全。这门神通,就只能先放一放。

    至于虚空藏,虽是决定的防御术法。可这半年时间,他已将牛魔元霸体,修至到第四重天境界。

    第三阶段的金刚不破身已成,哪怕元神修士,实力弱些的,都未必就能伤他。

    暂时不用位自身的防护操心,所有这门玄术虽好,却可暂时押后。

    反是重明极变与绝力通神,可以大幅度的提升庄无道实力。一瞬之间,打出远超元神级数的剑力术法。

    至于那门四门玄术,庄无道思量了一阵之后,还是选择了雷走天霆。

    他一身玄术神通,在守御攻击两道,都超尘拔俗。可仍是缺少危急之时的遁逃之法,所以这门‘雷走天霆无疑是他最佳抉择。

    其实‘雷走天霆,仍有不足,遇到了天机碑前百的元神修士,他想逃都逃不掉。好在还有傀儡天珠的瞬间挪移之能,可做弥补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这门玄术,也可用于斗战。融入诛神式中,可以将他这招自创剑式,提升至一品之境。

    前次趁着结丹契机,庄无道连续打通了好几处玄窍联系。刺剑式与雷走天霆,正是其一。

    这些灵果服用完,庄无道就在这七层楼,安然等候。而就在他身下的第六层,庄小湖的身周,正是雷蛇环舞,

    无数与混沌玄气相似的混沌气灵,正漫步于这层楼内。

    这里确实是有人在渡丹劫,不过却不是他,而是庄小湖。数十年修行积累,今朝终龙虎聚丹。

    而就在庄无道对面,还另有着一个人,正是名义上,是在为他护法的灵华英。

    正负着手,立于栅栏之旁,仰望窟口。这里有一座完整的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护持,内外隔绝。不过从里面望外看,倒是没什么阻隔。

    “我总感觉,似你这样故布迷阵,怕是希望渺茫——”

    “师兄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庄无道也没问为什么,笑着道:“本来就是成则更好,不能成则无所谓的事。师兄你又何需太过在意?”

    “事涉刺魔宗,我不在意都不成。若这件事真被你办成了,刺魔宗几百年内,都必不敢正视我离尘”

    灵华英说完,又目含深意的看着庄无道:“我也好奇,今日我如不至。师弟真有把握,独力将来人留下?”

    “不是独力,而是另有帮手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摇着头,实话实说:“换在别处,我是定死无疑。可在这里,只需事前准备周全,就不是不可一战。自然,若是两三位元神同至,我还是逃命为上。若只一两位,倒是有几分把握,将之缠住一段时日,以待师尊。”

    “帮手,是那藏镜人么?这个人,颇为神秘,不过说到与元神交手,只怕还力有未逮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位新晋的外门真传,离尘宗内已经不止是一个感觉好奇了。按理这样的人物,极其可疑。可有庄无道与节法真人担保,其他人再怎么怀疑,也只能压下。

    灵华英今日此语,也有试探之意:“师弟你,是否太托大了些?”

    其实已颇是惊异,两三位元神,要么是准备充足,要么是的对元神之力还不甚了了

    “并非是此人,而是另有一位——”

    将灵华英的猜测否定,庄无道却并没有为这位师兄释疑之意。

    “有这位相助,师弟全身而退当是不难。倒是师兄你来了,我反而要愁那些人心生忌惮,把握不足,不敢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有这个可能。”

    灵华英‘嘿,的一笑,并不以为意:“可师弟就不觉得,我若不至。你布的这局,就未免太假了?一个够份量的护法都没有,你让人怎么信你?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唇角微抽,他布置此局,本就是故布疑阵,真真假假,虚虚实实,任由对方去猜测。

    灵华英来不来,其实都无太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劫雷,品质不高,只有三阶层次,也未必就能骗得过那些杂碎。

    灵华英继续面无表情的评价着,只是话音未落。就听庄无道插口:“三日之前,我让师尊,为我从奉神殿,请来了神源符木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灵华英的瞳孔微缩,自然知道这是什么东西,是离尘宗内奉神殿,继续香火神力之物。

    总共只有三块,可以在宗门危急之时,请下神明,加持于金丹修士之身。使离尘宗内,多出三位元神劫数战力。

    虽只能维持三日时间,却被视为离尘宗内的镇宗之宝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此物还另有作用,就是削弱劫雷之威。不过门下许多修士,哪怕是渡劫不成,而身殒人灭,也不敢动用此物。

    只因使用之后,这神源符木,至少需一千八百年时光,才可再次蓄足神力。离尘门人,谁又敢将离尘宗生死存亡,不放在心上?

    庄无道天资罕世,节法真人愿为他拼一把,请来这件神物,也不是没可能。门下弟子,即便心有不满,也不会说什么。

    灵华英自是知晓,庄无道其实金丹已成,其实无需着神源符木,可问题是别人不知——

    这衤绅源符木既可引诱对手,关键之时,也可助增庄无道的战力,直入元神之境——

    不过在他看来,庄无道的布置,明显还有不足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用选择这地魔窟,离尘诸山,唯独此地,禁制最为薄弱。阵法常被气雾腐蚀,每六十年,就需重新设阵,又是心魔易扰之处。你别处不选,偏选在此处渡劫,别人岂能不疑——”

    依旧是话音未尽,就听庄无道冷笑开口:“我只知,他们若错过了这次机会,日后想再杀我,难如登天”

    就如满布乌云的天空,顿时被阳光撕碎,又似晨钟暮鼓,使灵华英心中的疑惑,全数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是了他倒是忽略了,刺魔宗对庄无道本身的忌惮。

    无论庄无道这次渡劫,到底是真是假,刺魔宗敢冒险不至么o

    北方一战,庄无道以筑基后期的修为,连杀五位金丹,而从容遁走。

    更隐有传言,那寒晶灵船上的七位金丹修士,亦是庄无道一人所杀。

    这还只是庄无道筑基境之时,待得他这师弟成就金丹之日,刺魔宗又该用怎样的法门,来刺杀庄无道?日后又将付出何等代价,来消弭这几年惹下的祸端?

    是以这次机会,刺魔宗除非是决定彻底放弃,否则无论如何都要试上一试

    再者,不管真劫假劫,只需庄无道人在这里,就已足够,

    今日庄无道所布之局,与其说是迷惑,倒不如说是向刺魔宗挑衅,约战

    只此机会,过期不候

    而这世间,除了他与节法几人,谁又能知庄无道,已经成就金丹,九转完劫?

    谁又能知庄无道的战力,已高据金丹榜三十三位,已直追元神修士?

    一句使灵华英无言,庄无道亦是目含兴奋期冀之色,看着楼外。

    他也很是期待,这次刺魔宗能给他带来的惊喜。就不知刺魔宗那两位元神真人,敢否应战?

    随即又走神,想起了聂仙铃。方孝孺战书已至,就不知聂师妹,现在准备的怎样了。

    至于楼下,正在渡劫的庄小湖,他则毫无忧意。庄小湖龙虎成丹,是聂仙铃允可过的。至于心魔,有他为后盾助其梳理压制,也是无惧。

    有‘大衍控心符,在,庄小湖结丹,无论他愿与不愿,都已沾了因果,要为庄小湖承担一些劫数。所以出手干预,使庄小湖能避免魔念之扰,并不犯天道忌讳。

    且让此女在这里成丹,剑灵也是另有用意。可以⊥庄小湖利用这里的神秘雾气,在结丹之时最大程度的增长魂识。将其神念覆盖,推升至一个超出极限的高度。

    至于道业,庄小湖道业积累,以前不怎么样。可自从转化水寒道体之后,就恶补了不少回来。

    七转丹劫,庄无道知晓不现实,不过至少可以六转。否则他会很失望,也意味着这女人,日后有得是苦头吃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