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九二章 无道渡劫
    “谨遵师兄之命”

    聂仙铃答得毫无犹豫,这世间谁都可能害她,却惟独不可能是师兄。再者庄无道几门玄术神通,她是垂涎已久了。

    最可惜的是雷火乾元这门,她想复制也复制不过来

    随即聂仙铃也心中一动,又好奇问道:“对了,不知师兄当初是怎么炼成的绝尘固山决?尤其那三阶铁羽鹰之羽,仙铃百般打探寻觅,都无下落。”

    她与庄无道之间,可无需客套。所以这等事涉秘辛之事,直接张开就问。

    也确实好奇,绝尘固山决的材料,她在东海搜集了几年,也只把六壬铁苍龟的龟壳粉末等六种,那三阶铁羽鹰的羽毛,却无论如何都寻不到了。

    庄无道曾告诫过他离世绝尘二决之秘,在第一层的绝尘固山决完成之前,她都不敢把离世决,往上修行。

    “三阶铁羽鹰之羽?”

    庄无道苦笑,看来聂仙铃也遇到了当初的问题:“此物或者只有那极南恶地,与天一之东的衤绅原‘,有些希望。或者是已此界绝迹。”

    说完话,庄无道又身前,绘制了一个阿鼻平等经中的魔纹:“此物,我会再为你想想办法,不敢保证。”

    “魔祭么?”

    聂仙铃只一看就知究竟,光明正大就说了出来,而后浅笑:“何敢劳烦师兄?只需知晓来处就可,仙铃自会想办法,从那些魔主,甚或神主手里换来。

    魔祭之法,未必就定沦为魔徒,以足够的祭品换取,也是一样。只是聂仙铃为此付出的代价,将会多上许多。

    且魔主能够办到,离尘宗供奉的那些神主,也未必就不能。只是这些神主,通常不会这么做而已。且天一修界,不但魔主降临困难,神主也是同样,除非是有羽云琴那样的通灵体质。

    庄无道自己的事情,就已忙不清。聂仙铃宁愿自己付出大些,也不愿麻烦师兄,除非是自己确无能力应对之事。

    她不能为庄无道臂助,为师兄分担事务也就罢了,如何还能心安理得的,为庄无道再添负担?

    复制庄无道玄术神通,没用多少。只三个时辰之后,就已完成。

    此时聂仙铃的面上,满是喜意,师兄说的不错,重明极变,重明剑翼,绝力通神这三门神通,的确可使她战力激增倍余。

    尤其那‘重明剑翼最是使人惊喜。不但可在,或者重明极变的基础上,再升一倍。更可加持周围,使神念所及范围内,所有友方修士,提升一倍的实力

    潜力之强,直追庄无道的‘雷火乾元,。

    此时方孝儒最多还有三月之期,就会赴约上门。聂仙铃需要适应掌握这三门全新的玄术神通,心里虽想与庄无道再多说说话,却又知自己现在需追分夺秒的提升自身实力,耽误不起。

    这一战,她自己定下的目标,是即便不能胜,也不能败。若一个方孝孺都奈何不得,哪里还有资格,来做庄无道日后的道侣臂助?

    不过在离开之时,聂仙铃却又想起了一事。

    “还有,那藏镜人是否可靠,师兄可知此人的来历?这藏镜人,我不久前动用海涛楼的人手,百般查探,亦不能窥其根底。“

    庄无道一听,就知秦锋,应该是与聂仙铃接触过了。有聂仙铃与海涛楼这样现成的资源不用,那就不是秦锋了。

    “此人可信,是我至交好友。不过你也需小心,莫被他算计。”

    秦锋的心性,他了如指掌,布局谋划时,可不管你是不是自己人。只有对自家认可的生死兄弟,才会百般照顾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聂仙铃,她还不是——

    真要让聂仙铃一点防范都没有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掉到秦锋挖的坑里去

    “至交好友?藏镜人?能被师兄视为至交的,也只有封刀会那位,可他怎么可能——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视角余光,望见庄小湖不停眨眼。聂仙铃若有所悟,嫣然巧笑了一声。而后再不留恋,径自遁空而起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大约一个月后,玄机子在自己的洞府内,手持着玉简,眉头紧皱。此刻不止他如此,不远处的司空宏,也同样如是

    烦恼是来自不久之前,随着聂仙铃回归离尘本山,离尘宗的真传弟子间,就悄然间开始流传着一个消息。

    ——离尘宗第二位本山秘传庄无道,已经准备结丹。

    最初只是一些真传弟子知晓,然后似乎有人在暗中推波助澜。只两日时间,就哄传了整个离尘上下,筑基境练气境,内外门十万弟子,几乎人人皆知。

    而似乎专为印证这条消息的可靠性,消息传开的第四日之后,门内节法极法二位真人,都暂时移驻到了靠近地魔窟的两处山峰。

    距离庄无道面壁之地,不过八百里之距,若有意外,旦夕可至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一位灵华英,更是直接进入到庄无道所在的地窟驻守。

    此时灵华英,已高据金丹榜上的第二位,本身战力,已可比拟一位元神修士。更已有了真人之称,可列席门内元神之会。

    等于为庄无道的金丹之劫,离尘宗内动用了三位元神真人,为其护法。

    而紧随其后,那处地魔窟的上方,更有一层层的劫云汇聚,也似乎更坐实了庄无道,将要龙虎结丹的传闻。于是整个宗门上下,都是翘首以待。

    可这其中究竟,便是身为真传弟子的他二人,都不知究竟。

    “你快说话,可是探出了什么端倪?”

    看玄机子沉吟不语,司空宏满脸的不耐。他来这里,就是问玄机子消息。

    玄机子三年之前结丹,于是顺理成章,接过了宣灵山部分事务。宣灵山传承了数千年的情报渠道,正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“查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虽是不解疑惑,玄机子脸上却还算平淡:“倒似是我离尘之内,有人在故意纵容传播。而且地位极高,非是我能触及。”

    这是最让他难以明白之事,似庄无道这样,天资绝高的弟子结丹,不都是藏着掩着,生恐出了什么意外?

    当年重阳子渡劫,亦是被太平道压了一年之久,直到劫期将尽,才渐渐被外人知晓,

    “又是内鬼?”

    司空宏目中怒意微闪,又本能的感觉不对:“不该,那叶涵之后,我离尘宗内上下都排查甚严。即便还有另一个叶涵,也不会挑在这个时候跳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?可能是狗急跳墙,不得不如此。也可能是——”

    玄机子语音顿了顿,似乎不知怎么说:“也可能是,是在故意引诱,打草惊蛇”

    “引诱?打草惊蛇?”

    司空宏失笑,即便这是一个局,引诱什么人,也没必要做得这么明显。

    闹得门内沸沸扬扬,似乎生恐别人不知似的。真当那太平道刺魔宗的人是蠢货,看不出来么?

    即便知晓了,也没可能在离尘‘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,内对庄无道动手,是想死么?不过也说不定,那刺魔宗或者有此能耐。只是却未必会冒着损失惨重的风险,在节法与极法真人的眼皮底下刺杀。

    总之这件事,从头到尾都透着诡异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,你我无需太操心。几位真人,应当都心中有数。既然没过问,就定有缘故。”

    玄机子不欲太纠结此事,转而问:“师兄素来与无道亲近,你觉他现在龙虎结丹,有几成把握?总觉他操切了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结丹,固然是整个宗门上下,都是期冀居多。可也不乏有人,为此忐忑担忧。认为庄无道八年结丹,实在太快。可能是因不久前被指为魔修之事,乱了道心,急于求成。

    之前被乾天太平逼迫上门之辱,上至离尘几位元神真人,下至离尘本山修行的外门弟子,都莫不觉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故而对庄无道,是倍加期待。都知只需庄无道成功结丹,离尘宗内的情形,就与往日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只需丹劫七转以上,再给庄无道二三十载时间,也必可入金丹榜前三十之列。

    离尘一门上下,等同于有八位元神。那个时候,谁还敢欺凌上门?

    哪怕强如乾天,亦需忌惮离尘三分。

    正因期冀甚大,所以整个宗门,都份外见不得庄无道,丹劫失败。

    宁愿庄无道再等等,也不愿他如此急躁。

    而玄机子,真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怎知道?”

    司空宏也叹着气,看着地魔窟的方向:“我现在,也只能希望他不是动摇了道心,结丹之时,也莫要出什么意外。我素来不信神明,明日却说不得,也要去奉神殿,为他上一柱香,求恳我离尘护法诸神保佑。”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