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九零章 剑扇灵奴
    在半月楼内也没呆上多久,庄无道就必须动身,接受面壁思过的惩戒。

    这面壁思过的所在,名为地魔窟,也不是什么人都可去的。那里是位于离尘诸山的南面,十几个深入地底的窟洞。

    是真正的深不见底,离尘宗有遁法超绝之人往下深查过,可也没能成功见到这窟洞通往何处。只到半途,就被那底下迫人的阴寒之力与里面滋生出的精灵逼退回去。

    好在里面的这些天生地养之物,性情温和,而且似乎受到了什么束缚,不喜进入地面。否则真要那十七八四阶精灵从里面冲出来,哪怕离尘宗范围,有一套‘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,镇压,也要够呛。

    传说这窟洞里面,是通往一处异度魔界,万丈深渊之下,是无数的魔物。

    又有言这里其实就是一条与极南恶地连接的地下窟洞,所以才有那种种异象。

    常年有门内的金丹长老提议,在这里遣人镇守,又或者布阵镇压。却因离尘宗的人力物力不足,最终都被搁置待议,。

    是否通往魔界庄无道不知,也同样不确定这里是否与极南恶地有关。却知在这十几个魔窟,内修行,确实容易招来心魔滋扰。

    不乏筑基修士,在魔窟,内面壁时,从而被心魔扰乱了道心,道基尽毁,甚至沉沦魔道的例子。

    便是金丹修士,在这里时,也往往会熬得极其辛苦。

    所以这魔窟,方圆二百里,虽是离尘诸山范围内,五行之灵最盛之地,却无人将洞府建于此间。

    是仅次于极南黑狼崖,让人谈之色变的所在。

    不过若只有坏处,离尘宗也不会将这里,作为一个惩罚门内罪人的所在。

    宗门惩戒弟子门人的目的,是为救人,而非害人。是要门下弟子知晓自己的过错,以后不会再犯。而不是将犯了罪业的弟子,从此打入万丈深渊,不管死活了。

    这魔窟,虽有种种的凶险坏处,可好处也不少。离尘修士在这里修行,只要能熬过三五年时光,心志之坚韧,都要远远超过同阶修士。

    对神识修炼,也大有好处。在这里锻炼神识,比之平常地方,要强上数倍不止。

    所以也不乏有离尘弟子,主动进入魔窟,内,觅地修行的。

    不过要说这里苦也真苦,并不因金丹修为更高,处境就能比筑基修士好些。修为不同,面临的魔念强度也是不同。

    在这里,时时刻刻都要冒着被魔念动摇心志,甚至染化入魔的危险。每一个从地魔窟出现的修士,都要受地魔窟的检验。

    而庄无道选择的窟洞,却恰恰是十几个魔窟,中,位于最南端,最大也最危险的一个窟洞。

    也因此故,他这一次依旧只带了一个庄小湖前去。其他几个灵奴,只需每隔数月,将他二人平时生活所需之物送至就可。

    主要是饭食,金丹境可一年不食都不会饿死,可并不就意味着没有口腹之欲。

    庄无道修行之刻苦,远超同龄之人,可对于一些物欲上的享受,却并不排斥。

    七情六欲,道家一贯的态度,本就不是一刀切走。而是经历,享用,但不沉迷。

    他曾听云儿说起,天仙界有真仙修士,为堪破自身情劫,故意封锁自身记忆,身入轮回。经历百世,历经红尘洗练,人间情情爱爱,而后又超脱其上。

    果然百世之后,就成功突破了境界,成为天仙界一位罕有的金仙大能。

    简单一句说法,就是无论什么事,经历得多了,也就不太在乎了。如治水之道,堵不如疏。

    自然也有一些心志坚韧超绝之人,一开始就将七情六欲斩断,太上忘情,终有大成就者,

    而且这样的人,不在少数,甚至在天一修界,被视为修道正途。

    以庄无道的心志,其实也不是办不到。只是心里厌恶,似重阳子那般的人。且有剑灵指点,知晓这么做,并非是那‘七情六欲,就彻底解决了,而是强压在心底。如湖蓄水,不定什么时候就爆发出来,引发绝大祸患。

    而就在临去魔窟,之前,庄无道却突又想起一事,把边风边月两个灵奴,召来到了身前。

    “你二人明日就启程去东海道宫一趟,将此物护送到聂师妹手中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拿出来,让二人护送的,正是那把‘七杀剑扇,。

    “告诉她若将此物,练成本命之器,就可提前化解三寒阴脉,修行那‘七杀无妄剑,。此物关系重大,不得有失,最好是乘坐门内的宝船前往。”

    庄小湖与秦锋,其实都是无奈为之,前者是早年急于求成,后者则必须借助太虚宝鉴,才能九转成丹。

    聂仙铃的的情形,也差不多。‘七杀剑扇,的品质,虽是差了些,日后也会限制住聂仙铃的修为增长。

    可若是考虑到,聂仙铃在结丹之前,就可转移星宫,把‘七杀无妄剑,刻入金丹之内,成为她的根本大道。那么这把‘七杀剑扇,的作用,又无法估量。至于这件灵器的品质,大可待日后再寻机缘解决。

    ‘七杀无妄剑,是二品圣灵级的神决,然而若由聂仙铃这样,身具无妄魂体之人修行。那么这门神决实际的功效,会被强化到一品遮天顶峰都不止。

    反而是《重明阳神录》,聂仙铃一辈子再怎么追赶,都及不上身有天生战魂的他。

    “谨遵主人之命,我二人定不容此物有失”

    边月神情肃穆,将‘七杀剑扇,接过,而后又问道:“不知主人,可还另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庄无道凝眉,想着还什么话,需要让人带去给聂仙铃知道。可其实他二人,每隔数日就有信符交流,这‘七杀剑扇,是因不能以信符携带,才交由这二人给聂仙铃送过去。

    不过瞬间之后,庄无道还真想到了一件事情,他几乎遗忘之事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还有那八年之约,我如今已无瑕分身。现在对那人出手,也有以大欺小之嫌。你跟铃儿说,若她能在八年期满之前,把七杀无妄剑修到第三重天境界,就可回山一趟,代我赴约。那人的不灭道体,以她之能,应该不难应付。即便不能胜,也不至于败。”

    边月立时就知,庄无道指的是方孝孺。现在天一修界,身有不灭道体的,也就只有这一位而已,

    当初约定八年之后,就会前来离尘拜山,挑战庄无道。可边月不解,庄无道只是闭关面壁而已,怎就说是无瑕分身?暂时结束面壁应战,宗门又不是不允。

    还有那句以大欺小,也让人奇怪。同时筑基,二人的身份地位也都等同—

    难道说主人?

    “还有小心安全,初战方孝孺时,最好是让参法与极法二位真人在旁护持。乾天宗的手段,一向不够光明磊落,还是小心防范的为好。”

    最后几字,庄无道语气特意强调了一番。这可非是无的放矢,当年的雪舞,就可为前车之鉴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,我二人一定转告聂仙子。”

    边月心有猜测,眼里闪过一丝精细。不过说完之后,就又一阵犹豫。

    不止是边月,便是那边风,也是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庄无道看在眼中,只略一思忖,就知缘由,当下笑道:“办完此事,你们可每隔三月,来地魔窟听我讲道。若是肯用心修行,让我满意,倒也不是不能为你四人,兑换一门离尘门内的三品正传大法。”

    边月边风,顿时大喜过望。便是那云蝶莹蝶二婢,也同样是面上泛红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是早就有意,将这四人调教出来。四人资质都很不错,前二者是节法送来,特意为他安排的臂助。后二人,则是出自聂仙铃。

    都是二品灵根,神纹血禁在他真传玉牌之上,足够可靠,没有背叛的可能

    而此时秦锋那边,恰恰就缺少得用可靠的人手。而眼前这四人,都是至多二十年内,就有望金丹的。

    这些年他暗中观察,感觉四人的人品能力,也确实不错。只用在服侍他生活起居,实在太可惜了。

    至于自己,现在已不是埋头苦修,就能晋阶提升实力的。

    金丹境到元神境这一阶段,与修行九境中任一阶段的情形,都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练气还神这一步,几无捷径可走,只有老老实实的,锻炼增长魂识,转化阳神。

    并非是简单的堆积修为真元,积累道业就可。

    庄无道几月前曾借一枚五转玄元丹,开启玄窍,并使一身修为增长道金丹境三重楼。

    可其实并未缩短多少,进入金丹境中期的时间。元神不足,哪怕是修为积累的再快,也会被拦在瓶颈之前,不能寸进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说法,只是指其他修士,庄无道的情形又不相同。他元神强大,道业雄厚,修为真元够了,就自可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只是,诚然庄无道身拥先天战魂之体,又早在练气境时,就以天境照魂之法,锻炼元神,使神念转阳。三颗金丹,练气化神的速度,也超出其他修士一倍。在这一阶段比别人,多了太多的优势。

    可他要想进阶踏入到元神之境,也仍需至少三十年以上的时光。

    既是如此,又何妨抽出些时间,为自己调教出几个得力的臂助出来?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