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八九章 图谋北方
    良久之后,灵华英可能是受不得这沉闷气氛,主动言道:“师尊他其实早在七十年前,就已在为灵月你寻元神之法。说是师兄你的资质,超品魂识,更适合元神之后修行,只是受灵根与体内隐脉所限,才止步于金丹。可一旦能突破至元神境界,日后师兄必定能有大成就,至少不逊师尊。”

    “师尊厚爱,我岂能不知?”

    云灵月一声苦笑,也长身站起道:“这次确是我让我师尊他失望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云师兄,对不住”

    庄无道皱眉,懊恼异常、先前不觉自己不对,此刻却真觉愧疚了。如何能不知,自己是坏了云灵月成道的机缘?

    正因是将云灵月,视为日后离尘掌舵之人。节法真人才会苦苦谋划,为云灵月寻觅晋阶元神之法。

    金丹之寿,最多只三四百岁。只有元神,才能活到六百,甚至极限到八百之限。

    也只有足够的寿元,才有成为宣灵山首座的资格。

    要知离尘尊位,看似以掌教真人为首。然而这掌教真人,若无人支持,就只是傀儡而已,

    而真正的离尘第一人,非宣灵山首座真人莫属。

    “我的事,与师弟无关”

    云灵月失魂落魄,不过语中却并无有责怪之意:“是你师兄我自己心性不足,道心不稳。即便没有师弟,也迟早会有犯错之日。能够及时醒觉,反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看着云灵月远走,灵华英与庄无道二人面面相觑,却又是同时一笑。

    都没怎么为云灵月担心,节法真人今日之言,多半只是敲打。而以云灵月的性情,也不会真让节法失望。

    仍是灵华英首先开口:“师尊他说得不错,你师兄我确非是那种循规蹈矩之人,为一散人尚可,做不来一峰首座。真要有一日继承了宣灵山,让我似师尊这般常常束缚着手脚挨打,还要想着办法和睦同门,是万万办不到的。不过师尊之言,也有道理,做一个似宏法师叔那样的人,真没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则是略一凝思之后,才凝声道:“离尘门内,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

    宗门之内,他不会主动对人出手。可若是别人对自己下手里,那就莫怪他不顾同门情谊,往死里还击。

    “人若犯我,我必诛之么?”

    灵华英‘嘿,的一笑,目中掠过一丝欣赏之色:“英雄所见略同——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灵华英又转过了话题:“我听师尊说起,师弟现已结丹?高据金丹榜上,第三十三位?”

    “师兄已知道了?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觉意外,未来最可能继承节法衣钵的是云灵月,可论到节法最信重之人,却非灵华英莫属。

    “确已结丹,这次北上寻到了一座上古修士洞府,师弟遇到了些机缘,侥幸成丹,”

    “可为何定要藏着掩着?师尊曾言,师弟此举怕是另有什么用意?”灵华英的眼中,现出了狡黠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木秀于林风必摧之,师弟我如今,已经足够树大招风,没必要再惹麻烦

    庄无道摇着头,是深有感触。自从在人前施展了‘雷火乾元,这门玄术,他的处境就在恶化,现在是整个三圣宗,都欲除他而后快。

    不过只见灵华英的神情,庄无道就已知这位师兄,并不是那么容易打发。灵华英这一问,只怕也是节法授意。

    略一凝思后,庄无道还是准备实言相告。

    “我那灵仆,至多一年之内结丹。”

    灵华英目芒微闪,而后隐有所悟,微一颔首道:“真要能把那些家伙引出来,到时算我一个。”

    临走之时,却又似想起了什么,回头道:“修士修行,最忌的就是闭门造车。我最近都在门内,师弟无事时,可来寻我切磋一二。金丹榜三十三位,你现在也有这个资格,”

    庄无道顿时大为心动,他虽是梦境内,常与剑灵交手。可现实中的对手,又怎是虚幻的梦境能够比拟?

    且师兄灵华英,现在已是高据金丹榜第二位。这样实力的对手,正可磨练自己的技艺。可旋即又想起,自己还得面壁思过了,不由无语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为接待温明散人与卫王燕秀一行,庄无道又在离尘本山,呆了整整七日。直到将这几位送离,才真正得闲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地位,不同往日,已是离尘最重要的人物之一。陪候温明散人这样身份的客人时,若不在场,别人对半会以为离尘宗有怠慢之意。

    外出不在门内的时候也就罢了,平常也可借口闭关苦修来推托,可在这时候,哪怕他心里在怎么不耐厌烦,也必须陪着。

    直到回到了半月楼内,洛轻云才首次显化出了身影。

    “你那位师尊节法,真是个有意思的人。有此明师,是剑主之幸。”

    “确是幸事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正想要再说些什么,就见洛轻云的身影忽然消失,而后就见一道白光山说,一面宝镜就这么凭空出现在他的眼前。

    里面的秦峰,正双臂环抱,朝他笑着。

    庄无道看在眼中,却是满头的黑线:“藏镜人——你难道还真准备在这镜子里面,呆上一辈子?”

    太虚宝鉴的第一个功用,就是自辟空间,里面有个类似封灵之地那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不过却是因这面宝镜内,特殊的材料符阵而自生,与封灵之地不同,所以不沾业力。

    也没封灵之地那么强力,可以助人直升练虚合道。不过也有好处,这个镜内空间,可以随镜而动。只要太虚宝鉴不毁,这镜内空间就可存在。

    “反正是本命之物,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秦锋笑了,那镜影忽然一分为三,而镜中的秦锋,也同样手持着一面太虚宝鉴。

    “我这人怕死,躲在这里,无人能伤到我,无人能寻到我真身位置,无人能知我真实身份,岂不更好?”

    镜影分化,也是太虚宝鉴的能力之一,可以分化出九面一模一样的宝镜。不过只有真身,十分之一的能力。

    而此时那太虚宝鉴的主体,就在秦锋的手中。倒不是这家伙真怕死,不敢把住镜放出,而是现在的秦峰,修为还只金丹境界,并不完全催发太虚宝鉴之力。甚至就连己身的修为,都做不到完全控制,比之庄无道现在的状态,还要差些。

    太虚宝鉴乃是材质可祭炼到中品灵宝级的器物,放眼整个天一修界。能伤到此镜的,除了未来恢复到四十五重法禁的轻云剑之外,就是离寒天宫内那口衤绅诛绝灭之剑又或者七杀剑扇。

    “荒唐!”

    庄无道只觉匪夷所思,难以接受:“别人只要稍稍一查,就知你跟脚何在。几月前封刀会的封云消失,世间就多出了一个藏镜人。只要有心,岂能不知其中关联——”

    封云,正是秦锋在封刀会的化名,

    “谁说封刀会的封云消失了?”

    秦锋轻笑:“大约五年之后,封云就会从封刀会退隐。再三年之后,会旧伤复发而死。保证毫无破绽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楞了楞,依然不解:“可这又有何用?”

    “作用大了去,别人不知你跟脚何知,底细如何,性情如何。想要算计于你,又如何谈起。只需小心些,哪怕天机碑都不能查我姓名。”

    秦锋现在,对天机碑已不是全无所知,随即又无奈道:“你庄无道舍不下那些兄弟,我又如何能舍得。所谓的‘藏镜人其实是无奈而为之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这才释然,这最后一句,才是秦锋真心实话。其实秦锋想要做什么,他也管不得那么多。

    又看向那几面镜,半晌之后,庄无道摇着头评价:“实在太假。”

    这些虚幻镜影,修为高超的修士,一看就知根底。本身也没太多用处,一面伪镜,最多只能用处秦峰一成实力,还比不得筑基后期的修士。

    除非是用太虚宝鉴的主镜,可若真这么做了,也就意味着秦锋的本体,必在百里之内。想要隐藏身份,根本无从谈起。

    说到此事,秦锋自己也觉头疼:“所以当务之急,是寻觅材料,为太虚宝鉴炼制几面子镜。可惜,我不通炼器之法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就眼巴巴的看着庄无道。

    庄无道心知肚明,秦锋这是准备请他出手,只有他才通晓太虚宝鉴的器阵详细,又知《太虚无极大法》根底。

    太虚宝鉴的子镜,也与太虚宝鉴的奥秘息息相关,秦锋是断然是不会将子镜的炼制,假手他人。就是庄无道自己,也不放心。

    略一思忖,庄无道就沉吟着道:“我过些日子要面壁失过,倒是有不少时间,可为你炼制四面子镜。可剩下了五面子镜材料,就需你自己去收集。”

    有了子镜,配合太虚宝鉴的分化投影,哪怕在千里之外,也可发挥出秦锋七成的战力。

    九面子镜,更可合为一座太虚无极大阵,杀伤力惊人。

    庄无道不是不想为秦锋一次就炼制完全,而是手无余财,太虚宝鉴哪怕最低层级的子镜,也是至少三十六重法禁的层次。消耗的材料,可以比拟中阶法宝。

    即便他劫了一整艘寒晶灵船的财富,加上琅嫣府内的收获,也不敷所需。

    这次倒是用那些书册,在门内换来了千余万善功,不过却另有用处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说谢了”

    秦锋微一挑眉,四面子镜,其实已经足够所需了。总不可能一切,都依靠庄无道,

    惊喜过后,秦锋的又神情转为凝重到:“你如今魔修之事已解决,接下来想要让我怎么帮你?”

    魔修之事本是附带,当时庄无道来寻他,应该是另有目的。

    十二窍紫金问玄丹重宝,他若不把庄无道想要他办的事情办成了,心中难安、

    “怎么帮我?”

    庄无道双眼微眯,而后直言不讳:“首先帮我灭了太平道怎样?我已请师尊允可,十年闭关结束之后,由我来执掌征伐太平道战事十年之后,我希望在北面的布局,不逊于十年前太平道攻我离尘宗之前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如此”

    秦锋大笑出声,而后凝然道:“十年么?恐怕不够,且让我先经营看看。不过要花费的财力,可非小可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的”

    庄无道眸光微敛,对于此事所需的财力,他早已有预期了。反正也不是他庄无道一家承担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