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八七章 藏镜之人
    离尘诸山,位于东南方位的伏云山。

    莫法道人心事重重的,端坐在那曾经宴请过叶涵的小亭之内,默默的喝着酒。

    而在他对面,此刻已换了人。这次宴请的对象,再非叶涵,而是另一位模样极其怪异的客人

    准备的说,应该是一位镜中之人。对面的座位,赫然一面青铜古镜耸立,样式古朴大气。

    光滑的镜面之内,有一个面貌模糊的人影,正与他对坐饮酒。

    这人确实是是在,喝着一千年份的碧波清酿。两只活生生的手,可以从这面青铜古镜中伸探出来,吃食动作,都一切如常。

    莫法道人颇觉难以适应,不过他修道百载,再奇妙之事也见过。眼前这面宝镜,还有镜中人影,都不足以使他惊奇。

    知晓眼前之人,真身当是藏在几百里外。通过眼前这面名为‘太虚宝鉴,的法宝,隔空数百里与他说话交谈喝酒。

    修为应该还不到元神境,然而只凭眼前这手段,实力就已非同凡俗。

    意味着此人,能够不受距离所限,隔空数百里之地出手。别人更不知其真身方位,难以通过这面宝镜,伤到其本人,更难窥知到此人虚实。

    面貌也隐藏在镜内雾中,身份莫测。

    不过到此时此刻,莫法道人已不在意这些,只知现在莫家存亡,自己的生死,都拿捏在此人之手。也只能在这里被动的等候,那林海集内的结果。

    忽然远处天边,一道红光穿梭飞来,

    莫法只灵念感应,就知是宗门常用的传信之物‘万里一箭牵,。忙一探手,将那枚红色小箭握在手中。神情忐忑的,以灵念感应着。

    不过里面的结果,却着实让他松了口气。不过他面上却不显分毫,莫法神情平淡的将手中之箭,放在了那对面太虚宝鉴之前。

    “幸不辱命,叶涵体内魔种爆发,与赤灵三仙教有涉。乾天宗无言可对,已经退走。庄师弟他,也转危为安。”

    那宝镜内的人影,却并不说话,似乎也在等候消息,片刻之后,就是一笑

    “确已脱险,这次亏得是莫法道兄出手,才能使那叶涵入彀。既如此,我那至交与莫法道兄的恩怨,也就此了结。至于聂仙灵那里,无道他会亲自出面劝说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时,那人又将一个宝匣从镜内取出,放在了身前。

    “证物在此,道友可仔细查看一番。定要收好了,以后有什么消息传出,与我等无关。”

    莫法面上微现紧张之意,一道法力将宝匣卷裹,灵念详细探看了一番之后。面上才终现出了笑意,小心翼翼的将此物收起。

    “道兄果真是守信之人,里面半点不差,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就不必,只望道友莫把我与无道,恨之入骨才好。”

    莫法面上,却现出苦涩之意,摇头道:“怎会?怎能?怎敢?”

    语中虽只寥寥六字,却透出几重意思。忌惮,佩服,后悔,不能恨,办不到,也不敢。

    “希望道友,非是口是心非。”

    那镜中之人轻笑着说完这句,宝镜也飞空而起,离开了这小亭内。而后也不飞遁于空,只一道白光闪烁,就消失在了莫法的眼前。

    而就在那宝镜消失之后不久,一个面目冷肃的身影,也同时出现在小亭之

    “族兄这一次,能够悬崖勒马,我心甚慰。”

    走入亭中,莫玄立在莫法的身后,神色莫名的看着远方:“我只希望今次之事,可以真正就此了结,你也莫要不甘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能怎样不甘?”

    莫法自嘲一哂:“把柄握在那人手中,短短几年时间,我莫家无一人能拜入离尘门下,族内生意凋零,亏损巨万。你我几人的职务,亦被拿下,如今是闲人一个,哪怕想叛宗出卖,亦无力可施。哪怕那人死了,还有聂仙铃与灵华英这两位,日后足可灭我莫氏一族。我现在只能忍着,也只能受着。那人前途无量,我莫法哪敢与之相争——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,莫玄却仍听出莫法语中的怨气,不过更多的,还是灰心气沮。

    莫法也有自觉,语气随即就平复了下来:“我现在只担心,赤灵三仙教与太平道,不肯就此罢休,将我莫家放过。”

    几十年间,莫家不知不觉就与太平道,与赤灵三仙教有了不少的牵连交易

    也正因庄无道掌握了死证,才使他不能不听从其命。那些事,不能算是出卖宗门。可若是几位元神真人,有意追究,要将莫家族灭,这些东西却是致命之物,

    “此事倒无需担忧,我仔细查过,那人手脚极其于净,所有证物,都已握在其手中。太平道与赤灵三仙教,并未有实证,口说无凭,无需在意。再者,你以为那叶涵今日魔种之事一出,几位元神真人对我家作为,真不知情?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,莫玄又看向了莫法收起那盒包匣的大袖:“几位真人,看重的是我莫家的所作所为,到底站在哪方,而非是这些证物。只需我等还为离尘效力,还未生出背叛之心,就断不会对我族下手。其实我若是你,这些证物,无需急着讨回的。”

    莫法神情一动,略一凝思,就颔首道:“不错,是为兄我想岔了。”

    使功不如使过,这些把柄握在那人之手,对莫家而言不足为患,反而更能得那人与节法真人信任。

    原本以莫家的地位,无需如此自降身份去讨好。可如今不同,被那二人联手合力,打击的实在太惨,莫氏三人在门内,都是清散闲置。

    若非还有着离尘门人的身份,那二人心有顾忌,不敢下手,此时莫氏只怕已经族灭。

    那人出身市井,心性也如市井无赖一样的心黑手辣,睚眦必报。

    不过这证物之事,后悔也都晚了,莫法摇着头,转而又问:“可已查出那人的身份?我记忆中,东南修界,根本没这号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查不出来——”

    这次轮到莫玄苦笑:“天机碑,玄机盟,四海盟。整个天一修界,能动用的关系,也都已动用了。却根本就没找出类似的人物,就似从石头里冒出来一般。只知我离尘宗弟子门录,确实多出一人。离尘外门真传,名为‘藏镜人,

    “藏镜人?”

    莫法楞了楞,这名字,倒还真是贴切,岂不就是藏于镜中之人?不过,匿名入门么?估计那位节法真人,也同意了。

    那庄无道在门内本就有灵华英,聂仙铃这样的人物为朋党。如今再有庄小湖与藏镜人为羽翼臂助。本身更天资超绝,有望问鼎天机碑第一人。真不知日后,会走到什么样的地步?

    无论如何,都不是莫家可以为敌的。这次能化解恩怨,其实是万幸。

    就如堂弟所以,此时他该想的,绝不是继续与此人对抗,而是想办法附其骥尾才是。

    青蝇之飞,不过数武。附之骥尾,可至千里。

    至于叶涵那女人,实在太蠢。不是他狠心,而是无奈。太平离尘,也本就是死敌。

    千不该,万不该,叶涵被庄无道查知了身份。此女的下场,也就从此注定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几乎就在同时,林海集外。一艘灵骨宝船,正缓缓往离尘山内返航。

    而此时这宝船的第二层内一间静室,云灵月与庄无道,都是面色惭愧,并肩而坐。

    二人的上首,是死死板着面孔,眼蕴怒火的节法真人。灵华英则坐在节法身侧,满脸无奈的看着二人。

    “我真不知,你二人居然胆大包天,做出如此大事。对同门暗算,埋下魔种,真是好得很若今日出首之人,非是叶涵,你二人欲待如何?”

    未等云灵月与庄无道二人答话,节法真人就嘿然冷笑:“是了,你二人是不惧的。种下魔种的,并非只是叶涵一人可对?云灵月,你师弟不懂事,难道你也跟着不懂事?”

    云灵月身躯轻颤,而后在节法真人面前,重重一顿首:“灵月知错,不过却不后悔。弟子不忍见师弟被驱逐出门,也不愿见我离尘飞腾之势,由此而止

    庄无道默然,其实他打心里,并不觉自己有错。

    他虽对同门的师兄弟下手,种下了魔种。可其实并无伤害,随时都可取回。只需这些人对他无有恶意,也不会有什么凶险,这些魔种也不会爆发。

    然而见节法真人眼中的心痛之色,庄无道却莫名的,感觉心虚。

    其实他也早意识到自己,与节法真人不同。后者虽并非不知变通,却在大多时候,循规蹈矩,看重规则。尤其有一条底线,算计自己人的底线,不容踏过。

    他庄无道却不同,规矩算什么?能为自己所用,那就是好的,需要维持。可若是对自己不利,或者约束了自己的手脚,那就想办法绕过,或者直接就当不存在,只需不被人抓到把柄就好。

    比如今次,哪怕被刑殿问罪,指责同门相残,他也大可辩解,说是已确证了叶涵内鬼身份。又或者直接就说那魔种,本就是叶涵所有,此女确是勾结了赤灵三仙教。

    哪怕别人明知不对,也无可奈何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