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八五章 是谁陷害?(第三更求月票)

第五八五章 是谁陷害?(第三更求月票)

    e:第三更求月票,今日再送千字。求大家支持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不对,不会的,我怎么会有魔种在身?”

    叶涵面色苍白,血色褪尽,身躯尽是差点站立不稳,踉跄着后退数步。

    宏法真人此时怒意尽消,也同样错愕。不过惊愕之后,却是哈哈笑了起来,大笑不绝的安稳坐下。不过在此之前,却又眼含深意的,再望了云灵月与庄无道一眼。

    他不是蠢货,知晓知晓其中必有缘由,而且多半就是出自这二人手笔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,却非但不恼,反而快意之至。他最担心的,本是魏枫,可临到最后,却是由自己最疼爱的女弟子插上这一刀,

    叶涵站出的那一刻,宏法神念几乎失控,为心魔所趁,可见其怒。然而之前恨有多深,现在他的现在快意,就有多盛。郁火尽去,只余杀机仍存。

    这一次,到底还是丢人现眼了。他宏法门下,绝容不得欺师灭祖之人。

    不过却知叶涵现在的处境,已定难生离此间。故此宏法反而沉住了气,准备笑看这孽徒的结局下场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不可能的。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你既然做了出卖宗门之事,受了魔种,就该知终有被拆穿之日。真以为这魔种藏得隐蔽,就无人能知?

    云灵月微摇着头,将那照魔神鉴,收住,遥空一摄,那‘九心元鹤,也同样飞回到了手中,而后云灵月目光转利,咄咄逼人的再问:“我再问师妹一句,你可敢再以心魔起誓,说与那赤灵三仙教,绝无瓜葛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怎么可能与那赤灵三仙教有什么牵扯?”

    叶涵不肯正面答起誓之言,眼神茫然疑惑,还夹杂着几乎恐惧仓惶之意,语无伦次:“我不是魔修奇怪,身上怎么可能会有魔种?不可能,到底是谁?是谁在陷害我?是你们离尘,你们离尘宗”

    抬起头,却见那云灵月也好,节法真人也罢,毫未动容。而在她身后,议论之声依然未止,可那乾天宗诸人,守如守善,都是异样的沉寂。

    叶涵总算是恢复了几分冷静,心中则寒入谷底。知晓此刻,只需发下与赤灵三仙教无关之誓,就可脱身。然而这句话,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她确实联络过赤灵三仙教,廉霄被困之事,也的确与她有些关联。尽管那一次,并未在赤灵三仙教面前,露过形迹身份。

    可云灵月之问,当真阴毒

    当场起誓,只怕立时就是身死应劫。哪怕避重就轻,只说与赤灵三仙教勾结,而非入教,一样没用。坐视了自己内奸之名,也仍解释不清这魔种来历,宏法当场就可以欺师灭祖之罪,将她灭杀。乾天宗也绝不会出手护持,

    此时她更想知道的,是这魔种的来历。无数的画面,在脑海之内不断的闪跃。这数月以来,一切可疑之事,都被她从记忆中翻出,最后忽然定格。

    恰是不久前她应邀前往伏云山,喝下那杯‘碧波清酿,的刹那。

    叶涵不禁杏眼圆睁:“是他,莫问怎么会是莫问?你敢害我?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四字,更是厉声喝问,声震殿堂。恨不得将满腔的憎恨不解,尽数宣泄。恨那莫问的阴毒,又不解莫问为何对自己出手。

    可笑那一日,自己还在心里嘲笑此人的愚蠢。可真正愚蠢之人,却是自己

    “莫名其妙——”

    云灵月一声轻叹:“你说我离尘宗栽赃陷害于你,这又是为何?你叶涵是我离尘真传弟子,没有缘由,谁会来加害于你?你说是莫问师弟他对你动的手脚,不知可有实证?你现在说这些,能有什么用?也想拖人下水么?”

    叶涵的身躯,顿时一僵。是了,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?自己立身不正,现在无论说什么,别人都不会信,不能信,又或不肯信。

    只觉浑身冷透,然而当她无助的游目四顾时,却四下无援。便是那重阳子,守如守善,也都纷纷把目光避开。

    此刻这厅内,也有更多的声音,传入她耳中。

    “真是魔修么?这就棘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已经完了之前那庄无道哪怕不是魔修,这次也要栽在乾天宗手里。现在——”

    “本来就没有实证,如今出首之人本身就是魔修,就更无道理,离尘宗自可说她是刻意栽赃陷害,也可说乾天宗不辨是非,仗势欺人。”

    “乾天宗的如意算盘,怕是行不通。这次怕是兴师动众乘兴而来,丢人现眼败兴而归。”

    “这离尘宗,好生了得。”

    “佩服”

    “说不通,根本说不通。此女本就是金丹修士,又何需赤灵三仙教的魔种

    “魔修一道的事,你我怎能清楚。或许她已被心魔所趁,或者另有缘由,也可能是离尘宗栽赃陷害。可问题是现在,她已没办法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起誓,就是心中有鬼。无论如何,此女之言已不足信。离尘宗已可脱身了——”

    云灵月的唇角,也在这时微微挑起,笑容意味深长的问着:“叶涵师妹,你说你不是魔修,那又为何与赤灵三仙教有勾结瓜葛?或者是另有缘由,被人指使?若是肯说清楚,我离尘宗不是不能为你洗清冤屈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那守如就是重重的一声冷哼,目中火焰燃烧,

    叶涵的身份来历,虽未明示于人,然而这厅内诸教之人,谁不心中有数?知晓其是太平道门下o

    这云灵月,分明是欲借叶涵之口,倒打一靶。

    温明散人也笑:“此事我也好奇,若真有人在后指使,不妨说清楚。天道盟可护你性命无忧,只是这身修为,可能保不住,不过依然可有几十年寿元逍遥,你觉如何o”

    身属天道盟,此来又代表着大灵皇室,若离尘宗能趁此机会,给太平道乾天宗上点眼药,撕下大义面纱,他是乐见其成。

    那叶涵却是铁青着脸,浑身冷颤,口中也不断的‘咯嘣,作响,眼神暗晦不定。

    本已将庄无道离尘,都逼到了绝境,那时她是何等的得意。近百年潜伏,终于可以回归太平道,不用再日日提心吊胆,可以借助太平道提供的丰厚报酬身晋元神。

    可一瞬间风云突变,她现在整个人,都已被打下了万丈悬崖,反而使自己落入死境。

    目光继续注视着守善守如,只见这二者,都是沉默着,未有为她说话之意

    叶涵心念,已彻底被绝望吞噬。不过至始至终,都是牙关紧咬,一言不发

    云灵月只看她神情,就知无望从叶涵的口中挖知真相,不禁再次摇头:“冥顽不灵你倒是忠心耿耿,不过也真是使人心寒。如此说来,与那赤灵三仙教勾结,师妹你并无异议o”

    那语中‘心寒,二字所指,在场几乎所有人都心知肚明。太平道分明已将叶涵,视为弃子麻烦。所以不敢有一丝半毫的助力,以免落人话柄。

    今日之事,因诛魔,而起。若说真是被离尘倒打一把,大灵皇室,未必就不会顺势出手,兴师问罪于太平道。甚至三圣宗,哪怕再怎么不情愿,也要顺应大势,参与其内。

    那时虽未有灭教之忧,却必定损失惨重。说不定要丢弃三四十国,来平息诸教之怒。

    “卑鄙!”

    叶涵绝望之后,反而真正冷静了下来。目光扫视着诸人,重阳子,守如,守善,最后是自信从容的云灵月,老神在在的庄无道。而后她的口中,蓦地一丝黑血溢出。

    云灵月顿时瞳孔一缩,皱起了眉。自碎金丹,元神寂灭么?如此自戕,事后连搜魂都不可得。原本他还有意从此女身上挖出些线索,以查问门内其他的太平道伏子,如今却是希望落空。

    此女到这等绝境,都不肯背弃太平道,也不知是何缘故、

    不过他也未有阻止之意,一来是叶涵自戕毫无预兆,出手也晚了。二来是太平道乾天宗,绝不会坐视。三来既知此女的身份,事后自可顺藤摸瓜,通过叶涵的日常活动,人脉关系,窥知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似‘叶涵,这样的死间,绝不会太多。否则现在,早已没有了离尘。

    于是云灵月只笑望李崇心道;“此女畏罪自杀,莫非崇心真人,还是意欲以这魔修之语,来问罪我乾天宗?此女与赤灵三仙教勾结,所谓出首告发,实为构陷我宗,多半是意欲我等正道教门,自相残杀。还请崇心真人明辨秋毫,莫要上当。若为这一魔修之语,就要让我离尘交出自家弟子,我离尘是断然不肯的。我宗上下,都不惜一战——”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