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八四章 谁是魔修?
    “崇心道友之言,未免过份”鸿德再次皱眉,已觉形势略有些不妙。

    “此言差矣”

    那太平道守善真人摇着头:“我倒不觉有何过份之处,若此子真是魔修,辨识出来,在座诸人都有大功德。若然不是,也不过是耽误此子十年时光而已,算不得什么。”

    叁法一声冷哼,若庄无道真去了北方,那么离尘宗从此就是任人挟制拿捏,哪里可能回得来?

    宏法真人则是一言不发,用赤红的目光,注视着叶涵,神情似欲择人而噬

    “本座也觉此策妥当”

    出言者,乃是玄圣宗原杏真人,面上含笑:“只是照魔神鉴,与我家的刂气剑确不能保证完全。要万无一失,崇心道友之言才最是妥当。”

    而那燎原寺延如大僧正,则直接不客气的催迫:“无量真佛若离尘宗既是问心无愧,这庄无道也确非魔修,为何不能应下?要知辨识魔修,上善之法,还是魔瘾。”

    节法真人一直沉默,知道此刻,才略一挑眉,扫视诸人。正欲说话时,那叶涵却抢先一步开口:“我叶涵以心魔发誓,若十年之内,这庄无道不露魔修形迹。我叶涵便愿自废修为,以谢离尘上下。”

    此句一出,宏法真人的气机,就又陡然转烈。

    “混账”

    宏法一身罡劲气元,几乎全数爆发,往叶涵压迫而去,明显已是再压抑不住那浓烈杀机。厅堂内的温度陡增数倍,那些瓦片梁柱,几乎就要无火自然,

    只是叶涵,有李崇心几人护持,分毫都不受影响,在厅堂中央处长身傲立着,身姿出尘。

    节法的面色,也微微一冷,叶涵这一句,却真是将离尘宗逼到了墙角处。

    其余鸿德与‘温明散人亦是默然无语,眼神阴沉的看着李崇心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天道盟与赤阴城,已不是不能介入插手,强行拒绝。然而观这李崇心与乾天宗之意,竟是不惜一战,也要将庄无道带走。

    关键是宁家,雷氏,还有那些中原之地的道门,虽在大灵皇室管辖之下,三圣宗也同样能够影响。

    乾天宗以诛魔之名号召诸教,而燕氏若没有合适的理由,只怕不能使这些势力置身事外。

    尤其靠近藏玄大江的几家,必定会全力参与。这东南之地,实在太过诱人,谁不想从中分上一羹?乾天宗以此引诱,自是无往而不利。

    叶涵的唇角微挑,现出丝丝的笑意。眼看着节法真人与叁法,铁青着脸陷入沉吟,看着宏法怒火狂燃,却拿她无可奈何。这一刻都让她有种异样的快感,仿似吸食了罂仙草一般。

    只是当她目光,扫过庄无道时,才微微一楞。只见此子,仍旧自在从容,似乎浑未在意自己,即将前途堪忧,道途断绝一般。那眼神同样平静,与她对视时,根本就漠无感情。让她下意识的,就想起了重阳子。不久前定策逼山,成竹在握之时,她那个小师弟,就是这样的神情。

    这对父子,还真是相似——

    李崇心再次大袖一拂,打破了沉寂:“此事成与不成,一言可决你等一言不发,莫非是意欲推拒,心中有鬼不成?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就听对面传来有一个清冷之声:“心中有鬼的,怕不是我离尘

    众人注目望去,却只见那一直被人忽略了的离尘掌教云灵月,此时长身站起,气质温润如玉,颀长的身形,展露无疑。面色凝肃,如刀般的目光,注目叶涵。

    “叶师妹,你可能再以心魔起誓,说你与那赤灵三仙教,绝无瓜葛?”

    叶涵一楞,而后一身气息,就转为阴沉。她有些不知所以,不过本能的,感觉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这句话,她也不愿答。道家心魔重誓,必定应验,她不能不慎。

    李崇心也觉惊奇,不过眼里却依旧含着冷笑:“此言何意?那赤灵三仙教,难道与今日之事有关?”

    他倒要看看,离尘宗该怎么把这个死局,翻转过来

    “不但有关联,而且关联不小”

    云灵月轻点了点头,神情略显不虞道:“这本是宗门丑事,我离尘不愿外人知晓。可事已至此,不能不自揭丑事,以免无道师弟,无辜蒙冤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时,云灵月便又朝着那‘温明散人稽首一礼道:“有请散人,将那照魔神鉴与九心元鹤,借我一用。”

    此二物依然还在‘温明散人,的手中,并未还回。‘温明散人,不知所以,却还是将这两样法器,交到了云灵月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一年之前,我遣无道师弟下山,其实是为查访一事。当年我廉霄师兄行踪,到底因何走漏,被那赤灵三仙教知晓。赤灵三仙教又为何能尽知我教动静,都启人疑窦。师弟他也未让我失望,这次下山收获不小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时,云灵月手中的照魔神鉴,已经是一道青光,往那叶涵的身上照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不过也因此故,某些人可能生了狗急跳墙之心,才有今日之变。”

    叶涵茫然不解,脸色铁青。忖道这云灵月,莫非是欲指斥她为魔修不成?真是荒唐

    对那照魔神鉴,打出的青光,却下意识的生出了躲避之心。不过这念头才起,就被她强行压下。心中五鬼,自是不惧。

    青光照体,浑身真元一阵动荡,不过旋即就恢复如常,并未显出异状。叶涵顿时心中一定,将那忐忑不宁之感尽数驱逐。

    紧随而来的,则是那九心元鹤、这却非是真鹤,而是一尊鹤形灵器,栩栩如生,逼真之至,围绕着她身躯不断的盘旋。

    九心元鹤虽不如照魔神鉴可也是上佳的识魔之术。只需稍有感应,鹤嘴就会啄出,将人体内的魔息煞力,强行抽取出来。

    叶涵已生出不耐之意,语音寒沉道:“你到底是想怎样?”

    她此刻虽是压住了心内的不安,不过却知云灵月这番作为,必定不会是无的放矢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想怎样——”

    云灵月摇着头,不去理会,再次转望那温明散人:“那‘降魔心经晚辈法力有限,无能为力,有请真人助我一臂之力”

    其实离尘宗内也有识魔之器,同样天下知名。不过他却并不肯用,以后事后被人置疑。

    “降魔心经?助你无妨,可这是为何?难道说,此女乃是魔修不成?”

    那温明散人同样是满眼的疑惑,不止是他,整个厅堂之内,大多数人都是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也有不少人,已经隐隐预料到了什么,都是神色阴沉不语,或是眼含异色的审视着叶涵与云灵月二人。

    太平道的守如守善,更是身躯不自禁地紧绷,凝起了眉头。既觉不解,又感古怪。

    重阳子也再无法保持平静,再次目光如刀,刂向了庄无道。庄无道心有感应,却是回以一笑,略现得色。

    此时此地,他不介意得意忘形一番,把什么城府稳重,都远远丢开。

    对方越是气怒,越是无奈,他就越觉开心,越觉畅快

    二人对视之时,那云灵月却不置可否的,再次郑重一礼,复述前言:“还请真人,助我一臂之力念完此经,自可见分晓。”

    “也罢依你便是。”

    见云灵月不肯答,温明散人只略作沉吟,就不再纠结。随手将那身前那本经册翻开,就按本宣科的,念动起了书中梵文。

    “如是我闻:一时,佛在毗耶离庵罗树园,与大比丘众八千人俱,菩萨三万二千,众所知识。大智本行,皆悉成就。诸佛威神之所建立,为护法城,受持正法;能狮子吼,名闻十方——

    温明散人并不通佛门之法,不过手中的‘降魔心经本就是一件佛门降魔法器。他只需以灵言真元,引动这‘降魔心经,内的佛力就可。

    随着一字字读出,‘降魔心经,外赫然现出了一层金色佛光,堪堪念到‘复有万梵天王尸弃等,从余四天下,来诣佛所,而为听法;复有万二千天帝,亦从余四天下,来在会坐;并余大威力诸天、龙神、夜叉、乾闼婆、阿修罗、迦楼罗、紧那罗、摩侯罗伽吧部众——,这第二段时。

    那叶涵的面色,突然转为青白,现出了愕然不敢置信之色。

    ‘九心元鹤,也在此时,忽然一扇翅,到了叶涵的背后。鹤嘴轻轻一啄,就从体内,抽出了一丝黑雾。

    那照魔神鉴,的精芒上,同时灵光一闪。几道电流射出,冲入猝不及防的叶涵的体内,而后同时炸开。叶涵一声惨嘶,浑身上下,都爆出了血雾,更多的红黑色之气,从体内冲涌而出。

    整个三十丈方圆的议事厅内近千人,顿时一阵嗡然做响,沸腾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好浓的腥气——”

    “那是血煞,这叶涵居然是魔修?”

    “是魔元血煞,这女子,当真好狠的心肠这种浓度,到底是杀了多少人

    “不对这应当是赤灵三仙教的魔种,并不是这叶涵修了什么魔道法门。

    “有何区别?赤灵三仙教的魔种,只有教内的种子才有。一颗种下,只需献祭足够,两三年时间就可成就金丹。怪不得此女会不惜修为,发出那等心魔之誓。她根本无惧——”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