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八三章 诸法辨魔
    庄无道看在眼中,却差点就笑出声来,心中大定。不愧是秦峰,抽丝剥茧,半点都没料错。

    居然还真是这女子——最出乎意料之人,无论是他还是节法,宗门内的诸多师兄弟,都不曾怀疑的叶涵。

    说到谁可能是太平道暗子,诸峰弟子都有自己的见解猜测。在宣灵山一脉的师兄弟眼中,最有可能的,自然是被发配往黑狼崖的魏枫。

    此人所为,也确实隐人疑虑。便是明翠峰一脉,只怕也有不少人怀疑。

    毕竟几十年间,离尘九脉间的争端,大多因此而起。

    却无人怀疑叶涵,只因几次事发之时,此女都远在东海道宫,不曾参与。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又回忆起,当日秦锋之言。那时他也惊奇,秦锋却言道‘太平内鬼之事,你们离尘已怀疑不止一日。只怕这些年,在已经把门内门外翻了个底朝天。怀疑的几个对象,怕也明搜暗察了无数余次,可既然仍旧寻不到线索证据,那就说明这内鬼,当是最不可能的那些人中。,

    此语当时就让庄无道,有茅塞顿开之感,而紧接着秦锋又继续言道∶这叶涵看似不可能,远在东海道光,消息不畅。可莫要忘了,此女与魏枫,乃是双修道侣。那魏枫也不是事事守口如瓶之人,难说不会泄露什么。再说修士手段千奇百怪,我记忆中的《太虚无极大法》,就有一种术法,只需修为足够,在人身上留下印记,哪怕远隔亿万里外,也能感应此人踪迹。距离近一些的,甚至可知其言行——此女在东海道宫,也正是距离离尘本山地远,无人管束,才方便与太平道之人联络沟通。所以五人中,以此女最为可疑。,

    当时他半信半疑,不肯尽信。可到此时,秦锋之语尽皆料中。

    “鉴证?自然是要鉴证。”

    李崇心的冷笑声,打断了庄无道的思绪:“我李某人怎敢冤屈你们离尘弟子?不过此番我等,倒是带来了好几样手段,以辨邪魔。就不知你家这位高徒,敢不敢受?”

    鸿地不理这话茬,目视节法真人,见后者微微颔首示意,这才开口:“你们乾天宗的照魔神鉴太平道的‘问道黄芽玄圣宗的刂气剑都是天下知名。辨识邪魔,无往而不利,自是能证这庄无道清白。只是为公允起见,诸位带来的的辨魔之物,都需由离尘宗验证一番,确证法器稳妥之后,再由天道盟道友操纵辨识。如此安排,崇心道友你觉可使得?”

    庄无道顿时就知,这多半是节法真人的安排,为免这乾天宗太平道之人,在施展辨魔手法之时,暗中施展一些手段构陷。

    而此言一出,对方人群内,就有人发出一声冷哼。

    “还真是小心翼翼,当我等诸位道友是何等人?我乾天宗执天下正教牛耳,会故意栽赃陷害你们离尘宗?”

    “真正是小人之心,度君子之腹”

    李崇心却摇着头,面色冷漠,似早有意料,不屑一哂:“无妨,依你便是

    双方再无异议,庄无道自己也没意见,李崇心首先就拿出了一面宝鉴,遥空送到了节法身前。

    后者握在手中,闭目感应。足足百息之后,才睁开眼:“好宝物,此镜果是名不虚传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才将那照魔神鉴又送到了天道盟一位道号‘温明散人,的元神修士手中。

    早有乾天宗修士将御控此器之法,呈给了温明散人。照法施展,温明一连串道诀,打入到照魔神鉴,内。而后一道青光,就往庄无道的方向遥遥照去

    庄无道不闪不避,任由这宝镜观照,身外气元流动,在这青光照耀下,几乎显化无疑。

    此时整个议事厅内,包括那些元神修士在内,此刻都为庄无道体外浑厚气元,微微动容。哪怕庄无道以敛息决极力压制,气元总量也仍超普通筑基巅峰六七倍之多。

    “好雄浑的气元——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,此子能连斩太平道五位金丹。这气元之盛,与金丹修士也差相仿佛了。”

    “传说这无道,身有二阶不破金身。今日看来,怕是确有其事。金丹境中能伤他者,绝不超过一千之数。”

    “并无魔元,连这照魔神鉴,都窥照不出么?”

    庄无道自己,却有种被这照魔神鉴,完全看透之感。若非云儿教授他的‘阴阳二化分气法,足够高妙,他一身修为,还有同结三丹的秘密,都将在这青光之下,无所遁形。

    照魔神鉴,由上至下,扫荡一番。接着又跳出了几条电蛇,直窜过来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不抵御,任由这电蛇窜入到了体内。这才是照魔神鉴,最厉害的手段。体内哪怕有一点点的魔煞存在。这些电蛇就会有所反应,在他体内炸开。

    阴阳二化分气法虽能抵御,可若体内的魔元超出真元总量两成,依然有被电蛇感应之险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,他才刚彻底净化完了体内的魔煞,那几道电蛇,在他浑身上下流转了几次,就无果而退,从他身体之内跳出。

    对面李崇心守如等人,见状都微微凝眉,而后又舒展了开来。离尘宗一方,则都是齐齐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只有那叶涵,依旧冷笑不已,用近乎怜悯的眼神,看着庄无道。

    第二件辨魔之物,是太平道的‘问道黄芽,。这却是一颗类似黄豆般的种子,庄无道需握在手中,然后将真元灌入,助这种子发芽。

    芽出之后是黑色,既为魔修。而若是黄白之色,那就是与魔修无关。

    庄无道真元纯净,那黄豆发芽之后,晶莹剔透,无半点的邪祟之气。不但非是邪魔,真元品质更是上佳,再次引得这厅内诸人,发出惊呼之声。

    第三件是玄圣宗的刂气剑一口三尺长的银白小剑,悬在他身前。庄无道首先将三滴精血滴入,一丝丝的真元,从手指尖导出,灌入剑身之后。

    不过这刂气剑始终都是银白之色如故,没半点的杂色。

    三件法器灵物,此刻都是同时施展,手持‘问道黄芽,之时,庄无道整个人,依旧被照魔神鉴,观照着,可气机却浑圆无碍,不现半点异像。

    庄无道看了眼对面众人,都是皱眉不语,一部分人于脆都收回目光。便‘嘿,的一笑,屈指一弹,就将刂气剑,打成了粉碎。

    这件法器,沾染了自己的精血。庄无道也断然不会将此物,送回玄圣宗之人手中,也免日后被什么诡异秘法所制。

    反正这刂气剑也不是什么很值钱的东西,时候照价赔偿就是。

    随后又是几样法器,似燎原寺的‘降魔心经灵天阁的‘九心元鹤,等等。

    庄无道一样样经历使用,都是无恙过关。节法真人六百年道基,雄厚无比,任何人想要在这些辨魔之法上做什么手脚,都难得逞施展。

    只要这些法器灵物,本身没什么问题,庄无道都是不惧、

    总共七种辨魔之法,全数完成时,已是两刻之后。离尘宗一方,司空宏等人,明显镇定了许多。‘降魔心经照魔神鉴,等等,已经是这一界中,最高绝的手段。若连这几样都无可奈何,那么把其余的辨魔之法拿出来,也只是丢人现眼而已。

    虽不知乾天宗,还有何后手,可至少不会是最坏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看来庄师侄,并非是魔修。”

    鸿德的脸上的表情,也明显放松了不少。只要庄无道不在这道关节上出问题,赤阴城就有足够理由介入了。

    “我看多半是这位叶涵师侄,对庄师侄有所误会。重阳子小友也多半是看错了。崇心道友,你若无其他的手段辨魔,不如就此作罢如何?”

    李崇心却哑然失笑:“辨魔之法,我乾天宗是没有了。不过我等兴师动众而来,可不会这么轻易退走。”

    此句,近乎直言不讳,恶意也展露无疑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鸿德的浓眉微轩,眼现凛然之色。这李崇心之言毫不客气,已彻底撕开温和面纱,赤裸裸的流露出不肯善罢甘休之意、

    “重阳子他虽是太平道弟子,可我却知他声名德行一向不错,绝不会口出妄言。这叶涵冒死出首,更不会无根无据。”

    李崇心的眼里,全是浓浓的讥诮。用那种像是蛇视青蛙般的眼神,看着庄无道。

    “是谁说过了照魔神鉴,这些法门,就一定不是魔修?魔道之法千流百脉,隐匿魔元之法,不下三千余种。我乾天宗能够辨知的,其实不超千类。便是当今八大道门联手,也绝不敢说无有遗漏。万年之前,我乾天宗先辈参与诛魔之役,死伤弟子,不下十万人,教训丨惨重。对于魔道邪修,我宗只有一策,宁可错杀一百,不能放过一人”

    “宁可错杀一百,不能放过一人?呵,好大的口气——”

    鸿德已是满脸的不悦:“也就是说,你等仍不肯作罢?崇心道友,我只问你一句,你们乾天宗,到底想要如何?”

    “此子还未完全摆脱魔修嫌疑,本座为何要罢休?”

    李崇心笑着反讽,神情自在道:“离尘高徒,我乾天宗自然是不敢错杀的。不如就让此子,随我等入灵京如何?由诸教会同天道盟看管,十年之后,若还能不漏形迹,就放他回来。此子天资绝高,世间罕见,真要是被他成了气候,必定是我修界大劫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听着,不禁再次无言,这次又被秦锋猜中了,这乾天宗太平道,还真是打的这主意。

    再看对面,那重阳子依旧眼神冷漠,不同与其,此时其眸中,已无一一丝半点的波澜。

    是觉已成竹在握了?

    庄无道以前就知,只要是被重阳子,认定了是毫无价值的东西,就不会再有半分关注。

    母亲庄小惜如此,他自己也同样如是。

    萧灵淑面色倒没什么变化。只面上泛着红潮,兴奋不已,眼神就似在嘲讽着他的天真,以为过了辨魔之法,便可就此罢休。

    至于叶涵,更是望都未望他一眼,而是巧笑倩兮,玩味的打量着节法真人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