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八二章 争锋相对(第三章求月票)

第五八二章 争锋相对(第三章求月票)

    此番之事,本就是由庄无道而起,现在也是南方整个风暴的中心,加上八年雄踞颖才第一,北地连杀太平十余位金丹的战绩,自然更是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不过更多的人,则是在纷纷议论着。

    “果然年轻,据说直至今日,他还未满三十。”

    “据说此子在北方,以九天磁光子午大法连诛太平道五位金丹,也不知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“应当是真的吧,三月以前,北方周国附近可是封锁了半年之久,动用数位元神,百余位金丹,只为搜拿此子。这是确定了的消息,若非是损失惨重,否则何至于如此气急败坏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。此子果然更胜其父——”

    “那重阳子也真是瞎了眼,这样能耐的嫡子,居然反目成仇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老生常谈,不知被人说了多少次了。我更愿见,这对父子相残。据说重阳子的长子萧丹,也已死在此子之手。这样的仇,怕已是不共戴天。”

    “呵我看这庄无道,怕是长久不了。他不回来也就罢了,最多被离尘开革出门。可既然回来了,只怕难以生离。”

    “看他神态自若,这般自负。怕是三圣宗的辨魔之法,也未必奈何得了他

    “莫非诸位,还真以为他能够挺过乾天宗的照魔神鉴就能万事大吉?太平道恨他欲死,乾天宗也必欲诛之,又岂只是这点手段?“

    “我也不太看好,此子怕是难逃此劫。”

    细碎的声音,不断嗡嗡,的传来,庄无道却处之泰然,浑未在意。继续辨认这一个个元神修士的身份来历,心中隐有明悟。

    知晓这次离尘宗付出的代价,真是不浅。

    这次天道盟与燕家,虽只来了四人,却无不都是位列天机碑正榜前百的人物,战力可观。可见燕家并未敷衍,在尽力制衡着此番事态。

    离尘与他,今日即便安度此劫,也要欠下大灵燕家的天大人情,从此打上燕家的标记,下不得船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是早晚之事,离尘宗与赤阴城为死盟,只要赤阴还是与燕家联手,离尘迟早要被卷入进去。

    再者天一修界乱兆已起,大灵皇室与宗派之间的冲突,已经愈演愈烈。以离尘宗现在的形势,想不站队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被乾天宗逼迫至此,又哪里有选择的余地?羽旭玄太过势强,三圣宗暂时无可奈何,就只有迂回,也不愿见赤阴城的死盟崛起,南方再多一大敌。

    在这中原三大教门之人眼中,太平道只怕也好不到哪去,同样是心腹大患。可总比一直图谋中原之地,与大灵燕家联手的赤阴城好得多。

    心里闪过这些思绪,庄无道就见对面,一道怨毒的目光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就见那萧灵淑,一双粉拳紧握着,杏眼圆瞪。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冷笑,看了一眼自己的胯下。那萧灵淑顿时满面羞红,偏过脸再不敢看他。

    见此女知趣,庄无道倒也不为已甚,不再理会。其实要乱重阳子道心,把当日不死道人洞府内的事情宣扬出来,是最有用不过。

    只是庄无道不屑为之,要败重阳子,他自会堂堂正正,使人心服口服。也嫌丢人,毕竟是有逆人伦之事。说出来,他自己面上也同样不好看。

    看完自家一方的人物,庄无道又看对面。元神修士的数量,比他事前预测的要少许多。

    这应是秦锋之策凑效,节法真人手段,也是果决阴损……

    据他所知,就有好几家赶来此间的大小教门,都因故返回。据说或是门内不稳,或是自家地盘内,有人作乱等等。

    “当真是无耻之尤前次太平道攻我离尘本山,公然勾结赤灵三仙教,此事就无人提及。偏偏只一个太平道传出的谣言,就说无道你是魔修,逼上门来,要将你诛除。”

    身后的司空宏冷笑,满眼的不屑:“什么正教第一大宗,我呸”

    离尘宗内,似司空宏这样想法的,明显不止一人。几乎所有人,都在朝乾天宗与太平道一方,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庄无道胸中同样怒意填膺,不过也知这是势不如人,只能受着,见招拆招

    若是有朝一日形势倒转,离尘势强,更胜乾天一筹。他绝不介意找个借口,逼上乾天宗的山门问罪,以偿今日之辱

    只是现在,却还需忍耐。

    午时正,该到之人都已齐至。不用人出声喝止,这厅内的杂声,就已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崇心与节法真人,并据上首之位,面对面的端坐。时辰一至,就看向了庄无道,语声冷凝道。

    “闲话休提,今日我等,是专为此子而来。魔道之法,皆穷凶极恶,血祭之法,更丧尽天良。此等魔修,人人皆可得而诛之”

    “魔修?不知道友你可有实证?”

    节法真人敛目垂眉,气机有如老松,岿然不动,闲散自在。

    “道友乃中原大修,乾天宗亦是天一修界第一道门。总不能只凭空口白牙,来诬我离尘弟子?若有证物,我定斩他当场,若是没有,就请诸位道友在一月内退出藏玄大江之南。”

    “实证没有,不过却是太平道重阳子小友,亲眼所见。”

    李崇心同样预似风轻云淡:“重阳子乃北方成名修士,一向清名卓著,也是有身份之人,总不至于无故对我等谎言相欺。庄无道是他子裔,宁肯大义灭亲,也要将此事告诸天下,想来是必有其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

    节法真人身躯向后微仰,笑看李崇心:“不久之前,我家有弟子曾见你宗方孝儒与雪舞二人,以魔修之法杀人。我那弟子一向为人实诚,也不会无故得罪你们乾天,想来此事多半也是真的。就请你们乾天宗,将这两位诛除如何?

    就在厅内诸人,都发出一声轻笑之时,节法真人又肃容道:“若贵宗定要无证指责,继续胡搅蛮缠。那就请恕我离尘宗,不奉陪了。离尘虽弱,却也绝非是任人可欺忍无可忍,离尘上下不吝死战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”

    那李崇心一声轻笑:“这些话,我说着也觉厌烦。”

    而后目光就扫望着对面:“此子乃魔修之事,我乾天宗自然不会偏听太平道一面之辞。兴师动众来此,自有缘故。道友,可以现身了。阁下今日能不受宗派门户之见所困,出首告发魔修之举,实为造福天下苍生,崇心佩服。无论如何,我乾天宗都定保你性命无忧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整个厅内都是一寂。尤其离尘宗修士一方,都面色大变,用猜疑的目光互视着。

    而就在须臾之后,一个窈窕人影,袅袅婷婷的从宏法真人的身后走出,赫然正是叶涵,娇俏的脸上,亦微含笑意。

    “实不敢当崇心真人之赞,今日出首举报,实因我叶涵,还存着一点良心。不忍我离尘,日后被魔修把持,这藏玄大江南岸之地生灵涂炭——”

    整个议事厅内,顿时一片哗然。宏法真人则更目眦欲裂,羞愤交加,近乎暴怒

    “居然是你”

    未加思索,宏法的人就直接拂袖而起,一掌就往叶涵的头顶拍去。

    那叶涵面色微白,而后就闭上了眼,不闪不避道∶“我叶涵自问无错,不愿宗门因此子之故,走入歧途。师尊若以为我错了,就杀了我便是”

    宏法根本未注意去听,当叶涵说到‘自问,二字时,掌势就已压至叶涵天灵盖前。不过旁边节法真人,也同时出手,一根青翠的竹枝伸来,就使宏法不能下手。

    同样是元神修士,宏法虽在金丹境之前,就有真人之称,潜力可入天机碑前二十之列。可到底差了节法真人一筹,拿叶涵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师弟且稍安勿燥”

    阻住了宏法,节法真人看向了对面。只见那李崇心,此时也在把一口赤金色的玉尺一收,回入袖内。

    “还是节法道兄明事理,你们离尘宗内,有人出首告发,总不会是假的?还请你们离尘,给我天下正教修士一个交代。否则我等,便是死伤殆尽,亦要毁山伐庙,灭你离尘道统”

    竟是将之前节法真人的言语,几乎原样奉还。

    接着李崇心,又笑望鸿德:“你们赤阴城,莫非也欲包庇魔修?”

    “还未确定之事,说什么包庇不包庇?”

    鸿德面色冷肃:“毕竟口说无凭,眼见为实。到底事实如何,由我等鉴证一番,自可见分晓。”

    此时离尘诸人,都是目透怒火,又隐含忧色,似欲吃人的目光,灼灼注视着那叶涵。

    若目光能杀人,此时的叶涵,已死了无数余次。

    而在对面,那李崇心守善守如,皆老神在在,静坐观变。重阳子则冷笑不已,看似平静的眼中,却是讥诮之意暗含。萧灵淑则是面含喜色,望庄无道的眼神,如望死人,是说不出的期待与舒心快意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