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八一章 诸教大会
    半月楼畔,庄无道立在湖水深处,运转着重明阳神录的周天搬运之法,循环着真元法力。

    并非是这湖底之下,对修行这门功决有什么益处,而是实实在在,能检验他在控力上的水准,

    三个月前,他在湖底运行《重明阳神录》时,真元鼓荡,整个小湖沸腾不修。

    控制不住的‘南明离火几乎要将这整个半月天湖煮于。

    可现在,他再运行此功时,身周连一个气泡都未冒一个。浑身南明离火同样还在燃烧,不过却已是他刻意为之。

    身周的温度如常,十丈之外游鱼如织,自在欢乐的游荡着,似浑未发觉庄无道这个极度危险的存在。

    真元气血都已可束缚入体,不发于外。

    不过这并不就意味,庄无道对自己暴涨的气力,就可以真正掌控自如了。

    离真元入微之境,还差了好大的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不过终究是一件喜事,庄无道颇为高兴。不止是因控力方面进展神速,自己恢复了自己八成战力。也是因敛息决已完成,做到了毫无破绽的程度。若是把现在的自己,换到三个月前。节法真人必定是无法查知他的真正境界,而只会以为,他现在仍是筑基境圆满层次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半月之前某人也传来了消息,最后的一桩布置,业已抵定。

    此事是他亲力亲为,秦锋的办事能耐与智慧,都远胜于他。可一来是十二窍紫金问玄丹的药力,还在助他改造肉身。二来是初入修行界,秦锋现在既无人脉,也无合适的人手可用。

    所以整个过程,庄无道不得不亲手操作,把秦锋的布置,一个个完成。

    一切都已准备妥当,就等山下诸宗大会之期。

    大约半月之前,离尘宗终于再拖延不下去,与乾天宗商议。就定在今日午时,召集诸教修士会商,由诸宗出手辨别他现在是否魔修、给天一所有正教宗门,一个满意的交代。

    《重明阳神录》三个周天之后,庄无道就从湖底中浮起,飞空回到了岸旁

    明明是才从水中出来,他身上的道衣,却不沾水液。

    一拂袖,庄无道将那身外的南明离火熄去,接着就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《重明阳神录》,已经真正入了第一重境界。也果如他几年前的预测,三法合一,修成《重明阳神录》时,这南明离火,都天神雷,九天磁光子午线,也都齐齐踏入到四重天境。

    庄无道现在烦恼的,却是将这三门离尘大法,成功转换为《太霄重明离火》,《太霄重明羽化都天神雷》,《太霄重明离合神光》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,自己能够势如破竹,似那遁法一般,轻松完成这一步。可真到自己试图转化之时,才发现其中的困难,远超意料,屡屡受阻,难以寸进。

    还有蕴剑决的第三决离思剑——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取次花丛懒回顾,半缘修道半缘君。

    金丹成就,他就在这一决离思剑上突飞猛进,不到十日时间,就已至读至‘半缘修道,处,可这‘半缘君,三字,无论如何都读不下去来。

    总觉自己现在,应该是还差了什么。不是肉身——随着对自身法力罡气的掌控,他现在距离第三阶的不破金身,只差半步之遥、。

    专注的思绪,却在不久之后,被庄小湖打断:“主人,辰时已到,该动身了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醒过了神,看看天色,见天边晨曦已起,便停下了参研。换上了‘离尘长生衣,后,就往南面,那南屏诸山之外遁行而去。

    他此时身上,带满了各种逃遁之宝与符篥。就如庄无道曾对秦锋说起的,他对离尘感情已深,不愿舍弃,可要让自己为宗门毫不反抗,枉送了性命,却也是万万不可能之事。

    只要是人,就会惜身,哪怕他庄无道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仅仅一个时辰之后,庄无道就已抵至山门之前。此处节法与叁法宏法三位真人,还有一应随行之人,有的是早早已在这里等候,有的则是在之后半个时辰内,陆续赶来汇合。总共是三位元神,二十位金丹,一起乘灵骨宝船出了离尘山外。

    诸教大会之所,选在了离尘之外的林海集内,这就是双方互相争执不下,妥协后的结果。

    离尘宗元神修士较少,不会轻入险境。林海集有阵法护持,三位元神修士,都可借力。

    门内也有阳法与修行离尘之法,实力大进的李玄安坐镇,主持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,随时接应,以保安全无虞。

    而在诸宗三圣宗一方,在林海集也可接受,此处禁法不强。战起之后,所有人等,都可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乾天宗领诸教逼迫上门,毕竟是以诛除魔修的名义,又无实证。所以不敢过份,攻打离尘宗的道宫学馆,以及直辖之地。

    所以当庄无道,随着节法真人到来之时。这林海集外,虽有十余万修士,将这林海集围得水泄不通。可集市之内,却是安然完好。不似太平道前次攻山时那般,整个集镇,都差点被夷为平地。

    “节法见过诸位道友贵客远来,有失迎望,还请诸位见谅则个。”

    已经有几个性情急躁的元神修士,到了林海集上空等候,节法真人遥遥见了礼,便当先领着众人,走入那位于集镇最中央处的议事厅内。

    诸人都尾随而入,只有庄无道的身形,却在那议事厅的门口处一动不动,与对面某人对手里。

    那赫然正是重阳子,目光冷漠,夹杂憎恨杀意。二人视线相对时,宛如刀剑剿匪,似乎要迸射出火花。

    足足有十个呼吸时光,重阳子才首先出言:“我绝未想到,你这孽障,居然丧心病狂至此。”

    声如发自九幽地狱,使人浑身发冷。

    “是么?”庄无道冷冷的抬起了眼皮:“我当初亦未曾料到,某人会无情无义到拿母亲她的牌位,来激我入伏。”

    重阳子面色冷漠,摇了摇头,就转身拂袖,往那议事厅内走入。

    “我重阳子一生无悔,而今却有了后悔之事。后悔在你出生之时,未曾将你这孽障打杀。总之,你好自为之,我必杀你”

    “是么o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一声轻笑,眼神同样冷到,快要使人冻结。

    后悔未曾在出生时,将自己打杀?荣幸之至,可他现在也后悔,为何在明知这重阳子性情之后,还屡屡抱着那不现实的希望。

    让此人心甘情愿,在母亲坟前认错,怎么可能办到?

    未再多言,庄无道亦随后走入那厅内。这里本来是离尘宗用作处理林海集政务的议事厅,只有不到三十丈方圆。地方狭小,不多时就已挤满了人。

    加上离尘一方,总数四十三位元神修士,加上总数四百余位金丹,满满当

    都分列两方,壁垒分明。离尘宗一方逊色不少,赤阴城,天道盟,大灵燕家,大灵林氏,加上离尘宗,总共也不过十二位元神在场。

    而左面乾天宗一方,元神修士却有三十一位之多。整个厅内,几无立场中立的元神修士存在、真要中立了,也不会在这时候赶来离尘山下,卷入这场风波。

    只有宁氏这几个世家,不敢在明面上与皇室燕家为敌。表面是离群而坐,真实的态度为何,众人都心中有数。

    庄无道在节法身旁端坐,扫望了对面诸人一眼,又发现了至少还有九位,名列金丹榜前五十,有着‘真人,之称的金丹境。

    今日之间,可说是精英荟萃。整个天一界正道教门,至少二十分之一的精华,都汇聚在此

    而随着时间接近午时,诸教人等都陆续到齐。几乎所有人,都把目光往庄无道扫了过来。或是单纯好奇,仔细打量,窥看着虚实;或是眼含嫉恨,幸灾乐祸;或者是满含愁容,忧心焦虑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