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七九章 不知死活(第三更求月票)

第五七九章 不知死活(第三更求月票)

    e开荒兑现承诺,十天三连更,第三更求月票以下正文: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那声音传自于船舱之外十七里,同时一股剑意气机,也将这艘云隐舟,牢牢的锁定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艘云隐舟,倒是煞费了心思只可惜,你运气不佳”

    随着嗡,的一声震鸣,数百只弩箭同时从十七里外爆射过来,密密麻麻,使云隐舟避无可避。一个瞬息,就将云隐舟的外壁,洞穿出无数的孔洞。

    庄无道眉头微凝,他方才与秦锋说话,倒是有些忽略了舟外之事。

    能够在他与庄小湖意念感应范围内,一直潜藏到接近十七里都未发觉。

    此人出身,莫非是刺魔宗?

    这年头一闪而过,庄无道无瑕细思。八景坤雷剑,御空而起,带起一连串的银白剑影,千万剑气,将穿入舟内的那些箭只,都全数绞碎。

    不过这艘云隐舟,已经无法再呆了。庄无道以一道真元法力,护住了秦锋

    然后一个闪身,就到了船外。至于庄小湖,她自有自保之能。

    而就在三人,堪堪离开云隐舟时。四道陨星般的火焰,恰好轰中舟船。这艘价值连城的四阶飞舟,瞬时炸成碎粉。

    其实这等程度的术法,庄无道还不放在眼里,以他接近三阶的不破金身,哪怕再强数倍,也拿他的磁元罡气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主要是秦锋,此时还受不得冲击。

    庄无道目光冷冽的,看向袭击来出。只见三个黑衣人影,正虚浮于空。还有一艘灵船,在这三人下方。气机若有若无,竟是隐匿之能比之云隐舟,还要强上一筹的灵船。

    那些弩箭,大多来自于那些灵船之内,由整整四十位筑基修士操控。

    “刺魔宗?”

    “然也”

    其中为首那位四旬金丹修士,诡异的一笑:“你既在此露了形迹,那么离尘宗,你也不用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时,此人就丢出了数面金网,四面八方的笼罩开来。另一人则手中符篥化火燃烧。之后整个虚空,似乎冻结一般。

    秦锋主修的功体,正是《太虚无极大法》,首先感应。那身外空间几乎凝固,让他有种无法喘气之感。

    还有左面一人,口里念念有辞,应该是在正以术法,试图联系数千里外某人。不过双手动作却未停住,手印施展,一个血色的鼎罩,蓦然出现在三人上方。

    可能是吸取了在越城之时教训丨这三人虽是一位金丹后期,两位金丹中期。却并不敢趁多为胜,欲将庄无道刺杀拿下,而是以守御捆缚为主。使他不能逃离,为后援争取时间。

    秦锋不禁皱眉,他这几天才掌握了一些太虚挪移类的术法,可此时却感自己,完全无法使用。

    也依稀能感应,对面几人必是强敌若他们三人在此被困住,哪怕只被拖延个二三十息时光,后果都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不在意的笑笑,眼里充满着轻蔑之色。

    “不知死活”

    庄小湖也无奈的一摇头,以怜悯的眼神望去。若周围百里之内,并无元神修士在。这三人,只怕是死定了。

    主人在金丹榜上,名列三十三位。若非是初入金丹不久,便是元神修士,也可战得。

    主人羽翼已丰,借助血猿战魂,当世能与其战者,不足千位。这几人自以为胜算十足,信心满满。却不知在庄无道眼中,此时的他们,已如土鸡瓦狗一般,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那金网罩来之时,八景坤雷剑,也急袭而去。下方三十六尊雷火力士拔地而出,同时庄无道的身周,十六面‘火阳明镜也齐刷刷的列在了庄无道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那打出金网的修士,首先惊醒,感觉自己,被那十六面‘火阳明镜,齐齐锁住。而后一股锥心的危机感,自胸中陡然升起。

    不过却还没来得及反应,整整十六道‘九天磁光子午线,就已跨空轰击而至。

    瞳孔猛张,这修士一声绝望的嘶吼,数件灵器齐刷刷的从袖中沸腾而起,全力祭在胸前。

    却在一刹那间,就被那些掠过的‘九天磁光子午线气化蒸发。那护住三人的血色巨鼎,也被粉碎。骤然而起的高温,使周围一切的芥子微尘,都在疯狂燃烧,

    一个金丹后期,只是一击,就被这十六道刺目白光,打得神形溃灭。

    而旁边二人,也彻底愣住,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。这位修为实力,皆高二人数筹的师兄,在他们面前,化成烟尘。

    其中左面那人,最先反应过来,面色却是惊惧疯狂骇然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“金丹,怎么会是金丹——”

    只时隔不到一年而已,这个人怎么就已成了金丹修士?

    那八景坤雷剑,却已穿空而至,幻化成肉眼不可见的剑光一绞,就已将这人的头颅斩下。

    而此时那持符修士手中的符篥,还未燃烧完全。当反应过来之后,第一时间做的,就是向后疯狂的奔逃。更将那张正燃烧中的符篥,以真元粉碎,以求能解开空间缚锁,尽快使用遁虚之法。

    庄无道冷然一哂,一个响指,顿时就有无数的星火神蝶,在十七里外的把那艘灵船之上冒出。而后疯狂的扑杀着船上那些筑基修士。

    火蝶遁速较慢,这是‘星火神蝶,这门术法的缺陷。庄无道的乾坤大挪移,却能补其不足。

    以瞬空挪移之法,将‘星火神蝶,的蝶种,送到几十里甚至亿万里外。

    至于那正疯狂逃离的金丹境修士,就在此人堪堪跨入一道黑光之内时。庄无道也并指为剑,在虚空中轻轻一划。

    秦锋就隐隐望见,那黑暗虚空中,一道血雾爆开。立时就知,庄无道这是以剑力于扰虚空。只是并指一剑,就使那人的遁虚之符失效,身躯被虚空之力,绞成了粉碎。

    一年前庄无道需要靠剑灵之助,才能勉强办到。此时却已游刃有余,没费什么力气,就将此人轻轻松松的解决。

    不到十个呼吸时间,包括那艘灵船在内,此地所有刺魔宗之人,都已被灭杀当场。

    庄无道再一拂袖,那八景坤雷剑,就带着两枚小虚空戒,化光而回,穿回到了他的袖内。

    而后无量的南明离火展开,火舌跃动,燃烧着十七里外的所有一切。包括那些修士的尸骸,以及战斗的痕迹,尽力不留一丝一毫的线索。甚至那艘黑色灵船,也直接破碎其阵,以南明离火吞噬。

    庄无道甚至还打出了一张紫色的符篥,于扰了一番此处的天机衍算。

    此举其实颇有欲盖弥彰之嫌,别人岂能不知,这里是出自他的手笔?

    庄无道不求别人不知,只需扰乱一番那些观瞻现场之人的耳目,使人难以准确判断自己的境界修为才可。

    自己晋升金丹境的消息,暂时还是要压一压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庄无道就已感应到千里之外,有几股强横无匹的气机,正掠空而来。

    “是元神修士,距离不到一千五百里。”庄小湖紧凝着眉说着,不过却并非担心自己安危。

    距离虽近,不过此地无人于扰,三人想要逃遁,还是容易的。尤其庄无道的手里,还有着不少遁虚之符。

    之所以忧愁,是另有缘故。

    “我们只怕是过不去,那边方向,已经被彻底封锁,至少六十位金丹。哪怕用遁虚之符,最多靠近离尘两千里之地,就会被察觉。”

    距离离尘本山两千里,其实已是安全的范围。‘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,笼罩之内,无人敢造次对他出手。

    关键是现在,他一切应对之策,都还未准备妥当。庄无道不能让别人掌握他已回归离尘的证据。让乾天宗太平道,轻易就把自己逼到台面之上。

    “麻烦”

    秦锋也揉了揉额角,自也是知晓庄无道,现在还见不得光。

    “无道你可有办法?”

    “云隐舟本就回不去。”庄无道笑了笑,凝视秦锋:“要无声无息返回,还得靠秦锋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秦锋楞了楞,眼含不解。靠他?他能做什么?他现在,还只是一个连自身之力都不能掌控的废物。

    正疑惑之时,庄无道就已动手,抓住了秦锋的右肩。又一道法力,卷裹起了庄小湖。

    随着一面青铜古镜腾空而起,照出一团青光。三个人影,忽然间就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秦锋固然无法控力,也无法自如操控‘太虚宝鉴可庄无道却能助他控制。

    间接操纵,以秦锋体内的真元,激发‘太虚宝鉴,之力。

    一息间就移形换影,到了另一个陌生所在。秦锋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周围,眼前就又再次换了一处全新的景致。

    如此数次,就在秦锋脑内阵阵晕眩之时,三人终于停住。

    然后入眼的,是一片群山林立,云雾缭绕,五彩霞光四处挂于天际的地域

    “到了”

    庄无道看了下方一眼,之前的推算,略有错谬,此处距离他的半月楼,还有三百里距离。

    不过无疑是在‘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,范围中,那太平道,乾天宗之人,再怎么嚣张,也不敢轻易进入离尘宗山门之内。

    而后庄无道,又眼望向了南面,此处距离宣灵本山不远。

    其实错了也好,回归离尘,他第一个要见的,自然是节法真人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