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七七章 只需十年
    庄无道看了一眼,就摇了摇头。这并非是秦锋本身的力量,真能将这木板碎裂,而是另有缘故。

    十二窍紫金问玄丹的结丹,既不同于上清丹法,也不同于龙虎丹法,是二者的结合。不过那劫雷,也一直持续了整整九日,与紫金问玄丹的药力对抗。力量冲击,早就使下方的木板,不堪重负。

    而秦锋的动作,只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。

    且这木板的材质,本就不强。云隐舟虽为四阶飞舟,可却并非战船,能力也不在坚固上。真正有价值的,是船壳而非内饰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,倒不必对秦锋一一言明了。

    “何需问?秦锋你现在,确实可算是金丹中人。试问这世间除了金丹之外,还有何人能将真元外放?”

    秦锋眼神恍惚了刹那,就又恢复了平静。其实心里早就判断出自己的境况,只是一直不敢相信这事实。

    “是一步成丹么?”

    看着自己的手,秦锋依旧用这梦呓般的语气:“这样的丹药,世间应该极少见可对?”

    “天一界中,只有这唯一一枚。”

    答话的是庄小湖,语含羡嫉:“按照珠光楼的价格,价值千枚四阶蕴元石的四转玄元丹,也不过只能使筑基修士,提升三到四重楼修为,而这十二窍紫金问玄丹,则能使人在九日之内,入金丹大道。”

    她倒非是对庄无道的处置,有什么不满。紫金问玄丹只有筑基境之下,才可服用,她反正已是用不了。

    只是有些感慨而已,自己苦修数十载,历经十数次性命之危,甚至资源为人灵奴,才为自己换来成丹之机。

    而这秦锋只是在家里坐等,就等来了成丹机缘,享三百五十岁寿。

    不过所谓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。此人是庄无道以前的至交好友,庄无道得到这枚十二窍紫金问玄丹,也只能给他使用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面你拿来血炼宝镜,乃是六十重禁制中品法宝,潜力无穷,乃当年离寒天境镇宗之器。”

    庄小湖一声冷哼:“若主人他肯卖,世间任何宗派,哪怕倾家荡产,都愿求购。”

    “没这么夸张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哑然失笑,用八景坤雷剑在庄小湖头顶敲了敲,对秦锋坦诚道:“这面镜,名为太虚宝鉴,我早年取自离寒宫,原名照空镜。别人用不了。即便强行为之,也最多只有半成之威,拿去也没用。如今这世间,此物就只有秦锋你能用上一用。”

    庄小湖却撇了撇唇角,不以为然。‘太虚宝鉴,的价值不在本身,而在于宝鉴之后刻录的《太虚无极大法》,那可是世间绝无仅有的一品功体。

    秦锋也斜目看了眼这位庄无道的侍女,之前没觉此女有什么不凡,可此刻有了修为。才知此女,也定是修真有成,且似乎实力不俗。

    对这主仆二人之言,他听不太懂。不过却知,无论是这十二窍紫金问玄丹也好,‘太虚宝鉴,也罢,肯定都是极为珍贵的东西。

    蕴元石他清楚,一枚三阶的蕴元石,就可引得一些低阶练气修士,生死搏杀。何况是四阶——

    微微一叹,秦锋面上,随即又现出玩世不恭的笑意。这次的人情,实在欠得大了。

    可既然是自家兄弟,那就可坦然受之。

    “无道你说我‘可算是金丹中人也就是说现在我还不是?”

    “嗯,可以说是也不是”庄无道解释道:“你虽成金丹,肉身还只筑基层次。药力会持续两个月,将你肉身一步步提升至金丹层次。可即便到那时,也算不得真早的金丹境。你这一身之力,没有五六年时间,无法掌控,甚至更久。元神也需同样时间,才能稳固。这三五年内,便是在那些筑基境修士面前,你也无胜算。”

    若是一步就将人的肉身力量,提升到金丹层次,只会有一个结果,那就是血肉爆裂而死。

    所以那凌小小的做法,是在助人结丹后,紫金问玄丹的药力,就会转为潜伏,使人逐渐适应变化。

    秦锋的元神,倒是一步就到了金丹层次。可却极不稳固,受不得冲击,稍有异变,就会使元神崩溃。

    所以这几月时间,格外脆弱。

    “五六年?理所当然。”

    秦峰试着挥了挥手,真元就无序的动弹着,使这艘灵船内,罡风四起。

    “那我现在,又该做些什么?又有什么不该做?”

    “适应,等候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言简意赅:“不用急着修行炼力,都药效完全发作完之后再说。也不用去悟道参研,等几个月之后,你元神初步稳定之后再说,是你的不会逃掉,你现在记忆里的那些经文功法,有的是时间去掌握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”

    秦锋微微颔首,直觉浑身上下,都是刺痛无比,又似有火焰,在自己血脉里燃烧流动,烧灼着他体内一切。

    结合庄无道的话语,就知这必是那什么‘十二窍紫金问玄丹,的残余药力。而且这种痛苦,可能会维持很长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秦锋额头冒着冷汗,却强行忍耐了下来,面色平静如故。

    “当年与你在越城,一起厮混街头,早年也曾臆想自己能够入修真之门。不奢求能长生逍遥,可哪怕只能修成金丹筑基,也能成一方老祖,作威作福。没曾想到,自己还真能有这一日。这就是仙缘?我的缘,却原来在无道你身上。只是我在这上林国的这片基业,真有些让人不舍呢——”

    感慨着说完,秦锋目中,又精芒隐透:“也就是说,我现在就只需等候,待药力彻底化开就可?既是如此,就先把无道你的事,解决掉再说其他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略略凝眉,他来此地,一是这枚奇丹到手之后,第一个就想到自己这位发小兄弟。二是欲借助秦锋之智,实不愿自己,再有被人算计之日。

    他自问人不算笨,可却在心斗角,这一道,天份平平。也不愿将更多精力,浪费在此道中。

    这天地还有无数奥妙,待他去参研,去寻觅。自身修行的几门功法,亦需大量的时间去领悟,推衍奥义。

    光是这些,就让他力不从心。哪怕全神投入,亦是每觉分身乏术,哪里还有余力,顾及这些阴谋阳谋?

    然而人身在世,除非避世而居,总免不了利益冲突,也免不了七情六欲,爱恨纠葛。

    所以需要人,助他谋划,助他抵御来自身后,来自暗地里的明刀暗箭。

    可这次的事情,却真没指望秦锋能帮得上忙,庄无道打算自己解决。即便此时秦锋,已成就金丹,可对于离尘宗,对与整个天一修界,所知寥寥。一身修为,也未能真正掌控,暂时指望不上。

    “此事你无需忧心,我自会处置——”

    “自会处置?”

    秦锋冷哂,透着讥嘲之意:“等着对方出手,然后再应付o哪怕你事前千方防备,也未必就能料中对手图谋。即便你有把握,能避过那些宗派的辨魔之法,也可防范对手暗地里的手段。可若是我,会说你体内魔煞隐藏极深,辨魔之法无用。最好是押往灵京,由诸教一同看管个十年八载。那个时候,无道你又该怎么应付?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微微动容,仔细寻思,忖道这样堂堂正正的阳谋,还真使人棘手。

    乾天宗真要是这么做了,那么他庄无道,这十年时间的修行,就将荒废,更会沦落乾天宗之手,成为一个可用来随时挟制离尘宗的人质。甚至自身生死,皆由诸宗掌控。

    那乾天宗也完全占得住理,魔主信徒,都有着魔瘾在身。哪怕平常隐藏的在好,十年不能血祭之后,也都将精神失常,露出形迹。

    庄小湖在旁听着,亦是花容失色,面色煞白。

    “应当不会——,乾天宗并无实证。这样的提议,不能使人心服。赤阴宗与天道盟,亦有了足够理由介入。乾天宗之人,必不会行此两败俱伤之策。”

    若局面真是如此,离尘宗与他,除了拼死一战,就别无他法,

    “可若是我,哪怕两败俱伤,也要提出此议。”

    秦锋唇角邪气的挑起:“只需打断你们离尘一统东南之地的势头,把无道你毁掉,哪怕再大的代价,也值得。离尘宗不敢翻脸,双手把你奉上,自是最好不过。可若是双方刀兵相向,也正落我下怀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无言可对,不能反驳。胸中也只觉一股闷气,憋在了心头。

    知晓终究还是离尘宗,现在实力太弱之故。虽有鲸吞东南之势,可下一代的元神修士,却还未能崛起。

    若离尘也如赤阴城一般,有八九个元神修士在。乾天宗与太平道,哪怕吃了雄心豹子胆,也不敢如此,更不会逼上门来。

    可惜,还有十年,十年之后,自己战魂之体彻底觉醒,所有玄术提升半阶之威。重名剑翼,雷火乾元,都可至于一品上阶那时必可将离尘宗的实力,提升到可与天一前五大宗比肩的地步

    他只需再有十年

    “你这么说,可是有办法解决?”

    相处十余载,庄无道早知这家伙的性情,所以直接就问。

    “办法倒是有”

    秦锋轻笑:“坐等是死,只有主动出手,才能有生机。第一个,是想办法给你对手制造点麻烦,必须分心旁顾的麻烦,精力不能专注于你与离尘,尽量分化瓦解。第二个,就是从源头下手。只需解决掉这一切之源,哪怕你对手有再多的准备,再好的谋划,也用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主动出击么?不错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双目微阖,第一个办法不错,离尘宗若全力而为,能够办到。

    秦锋的锐气,一如十年之前。每每被逼至绝境之时,都仍是想尽了办法打击对头,绝不左后等死。

    至于第二个,庄无道却不看好。此事的源头是太平道,是重阳子,哪里是那么容易解决的?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