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七六章 血炼之宝
    将‘太虚宝鉴,交给秦锋炼化,做为本命血炼之器,是出于剑灵的授意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是想也没想,就把这件可以作为宗门镇宗法器的重宝,丢给了秦锋,哪怕丝毫犹豫都没有。

    ‘太虚宝鉴,是六十重的禁制,乃中品法宝的极限。常理而言,只有练虚境界的修士,才有能力御使。

    或者似节法真人与羽旭玄那样,真元雄厚,也可越阶使用。反正金丹境之下,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炼化御使此物。

    不过若是血炼之宝,作为自己本命之器,以性命寄托,却可大幅度的降低要求。

    当年的庄小湖就是如此,以血炼之法,才将那高她一个等级的‘窥天照影环,炼化。

    而此刻正是秦锋结丹之时,天人交感,可使秦锋更容易,将神念与‘太虚宝鉴,相融。

    指点完了秦锋血炼之法,庄无道才问剑灵缘由:“这又是怎么回事?即便要血炼此物,也不用选在此时。”

    他对洛轻云渐渐信任,所以此刻是做了之后,再问缘故。

    毕竟这个时候血炼,实在太冒险。一旦秦锋没能成功,不能炼化此器,‘太虚宝鉴,就必定要丢落几重禁制。

    这倒没什么,庄无道主要是担心秦锋。轻则境界跌落,不能成功借药力结丹。重则一身修为全废,成为一个废人。

    “是因那十二窍紫金问玄丹,有着不小缺陷。毕竟是那对夫妇早年炼制的丹药,这种丹还有许多不足。”

    剑灵解释道:“比如这成丹之时,使用的是类似上清丹法的结丹之法,又以药力稍作增强,最多只能成就金丹五转的程度。之后服这紫金问玄丹之人,根本就没机会打磨金丹,就需受药力催迫,不得不继续提升境界。可无论哪种丹法,金丹不能洗练磨至九转,肯定要落下先天不足之症,难有元神之望。若是服用此丹之人,是别人也还罢了,我不会管。可既是剑主你这至交,云儿就不能坐视不理,必须以这‘太虚宝鉴弥补其不足。修道四要,法侣财地,有此人助你,日后对剑主你的好处,当不在聂仙铃之下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也参悟过紫金问玄丹的构造,瞑目细思,就知剑灵之言不假,果然是有着这样的隐患,不过他心内仍存疑惑。

    “可这‘太虚宝鉴真的有用?能助他补益金丹不足?且这宝物法禁太高,若秦峰他不能炼化——”

    金丹五转与金丹九转,差了四个转劫,哪里能那么容易修补过来?

    且血炼之宝,与金丹转劫,又有何关系?

    “剑主无需担心。”洛轻云信心十足道:“此宝别人无可奈何,他却必能完成血祭。也自然是有望金丹九转的,我烙印在紫金问玄丹内的根本大法,核心正是那门《太虚无极大法》。这面‘太虚宝鉴,的前身,不正是那离寒宫,为这门一品神决而炼制出来的重宝?”

    庄无道愣了愣,不敢置信的,看着洛轻云。在紫金问玄丹内烙印功体玄术,并非是由剑灵控制他躯体完成。而是直接以轻云剑帖着紫金问玄丹,完成的这一步。

    所以庄无道根本不知,剑灵在这枚十二窍紫金问玄丹中,留下什么样的功体玄术。

    当然关键不在此,而在那门《太虚无极大法》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这门功法,有着极大错谬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有缺陷不错,那是创此奇术之人,术法武道上的见识不够,道业基础不足,走错了路子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淡然道:“可也无妨,他看不清道路,我能看清就可。只需把他走错的路,重新修正,也不费什么功夫。日后依然前程无量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大皱其眉:“我记得你当初——”

    当初云儿之意,是此功最好莫要修习。否则他何需费尽心思,将空间之法,融入自己自创的乾坤大挪移内?

    “当初我身上的法禁,才只十八重。”

    云儿尴尬的笑了笑,说的是理直气壮,却明显有些气虚:“现在的我,与七年前的我,怎会相同?”

    庄无道‘嘿,的一声,不再言语,继续看着秦锋。

    大约一刻之后,就彻底放下心来。此时秦锋体内的金丹,赫然是在复制‘太虚宝鉴,里的灵纹禁制,吸聚十二窍紫金问玄丹的药力,继续强化金丹。而相应的,人与器之间的联系,也越来越紧密。

    如此结丹,肯定不能与真正的九转之丹比拟。不过这样的‘先天不足却再非是不能补完之症。

    紫金问玄丹的药力,也将大幅度的消耗。秦锋可能无法借药力之助,在十年之内修至金丹后期。不过总比留下金丹转劫不足的祸患,修为只能至金丹为止的好。

    时间移逝,那空中的劫雷,萦绕不去。时不时的,就有劫雷击下。

    不过无需庄无道去抵挡,那云凌夫妇炼制紫金问玄丹时,又怎会不考虑金丹之劫o

    自有强横药力,护持秦锋金丹。更有一层奇异的气息包裹,使丹劫的威力,降到了最低,只有二阶劫雷的层次。

    秦锋成丹之速,也超人意想。明明是九转成丹,却比了庄无道的九十九日还快。估计只需九日时间,就可完成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看出了几分端倪,情形似有不对,不过不是什么坏事,而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惊喜。

    那紫金问玄丹在混沌神炉中,蕴养数百万年之久。九枚液丹里面积累的混沌玄气,比之炉内的量,也不差多少,且更纯净。

    这些混沌玄气,不能助秦锋提升修为,却可助他抵挡丹劫,强化肉身。

    估计只需几年时间炼化,他这好友,在肉身上的成就,就不会逊于他多少

    就只唯独那能够减弱劫雷威能的药气,又是来自何种药材。

    “是四阶木忘参,可以减弱劫雷之力。”

    这时剑灵,又语音悠悠道:“传说那云无悲之妻凌小小,早年体质有异,不能修行。所以自研了一门外丹之法,借用丹药之力,来提升修为境界,甚至一步步踏入仙境。不过功体之内,也留下种种不足,所以云无悲为绝代仙王,凌小小的悟性天资不在云无悲之下,却只是福德金仙。连仙君层次都未能达到。而这三十六窍紫金问玄丹,正是她那外丹法门的登峰造极之作。昔年第四任剑主曾听人说起,那凌小小一直在谋求改善自身功体之法,只需这三十六窍丹,增至四十八窍,就可助她入仙君之境。四十九窍,则可为绝代仙王。这么多年,也不知这凌小小完成了没有?不过福德金仙,已可长生于世,寿元无尽,她有的是时间继续研究此丹。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没心思与洛轻云聊天,淡淡应了一声,就继续关注。忽的心中微动,看向船舱之外。

    一声冷笑,庄无道屈指一弹。也没用什么特殊的武道术法,甚至连‘大摘星手,与隔山打牛之法都未动用。

    金丹修士,就自可力发体外。隔着二十里,一个潜行到山脚不愿的修士,就突然一声惨嘶,右臂粉碎成血雾,而后发了疯的,往外逃逸。

    这边的动静,持续数日。已经引来有些人,过来窥伺动静。

    庄无道懒得跟这些人客气,不过也没心狠手辣到,立时就要杀人的地步。

    只需展出金丹手段,稍加警示就可。

    果然随着他出手,前来窥伺这山头的意念,都在须臾之后,纷纷退离,不敢再惊扰此地。

    这些人,倒并非是已对这边生出歹意,大多都是为窥丹劫详细虚实而来。只需对天道有一丝领悟,日后就受用无穷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一因身份特殊,不愿别人知晓,秦峰也非正常结丹,所以不愿旁人窥看。

    斗转星移,转眼又是七日过去。天空中的劫雷,终于渐渐消散。

    而秦锋也眼神迷茫的,再次睁开了眼。一双黑瞳,此刻却是愈发深邃,似有一个漩涡,深不见底,让人不适。稍稍对视,就感觉自己精神也被这双眼吸走。

    庄无道只看了一眼,就知他双瞳异变,一方面是紫金问玄丹的药力,还未化尽,一方面是秦锋的虚灵根生成,可能激发体内的某种异变。

    探手抓住了秦锋的腕脉,内息一探,庄无道就心中恍然。

    这居然也是一种道体。名为‘惑灵瞳体秦峰可以通过这双眼,施展蛊惑人心之术。在元神方面,相较普通人,也略有些优势,神念强横。

    不过若是把道体分阶,那水寒道体与寒君道体,及庄无道自己的逆五行道体,可算五品。

    而这‘惑灵瞳体最多也只能入七品层次。除了有些异能之外,与普通修士就没太多区别。

    庄无道更关心的,还是秦锋体内秦锋体内的情况。情况还好,金丹已成就,现在是金丹初阶的层次。秦锋的虚灵根也已生成,二品虚灵根,一品金灵根,都是五阶的伪灵根。

    只能助人成就金丹境的紫金问玄丹,自然不能助人塑成真正的灵根。

    秦锋依然愣忡,过了许久,才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我现在,已经是金丹修士?”

    目视庄无道,因急欲知晓答案,秦锋的身躯前倾,却一时未控制住力量。身下‘咔嚓,一声脆响,碎裂了开来。

    秦锋眼神再次呆滞,他不知这艘灵船品阶如何,却知定不是寻常飞舟可以比拟。

    飞舟的材质必定绝佳,可身下的木板,却因他控制不住力道,轻轻一压,就碎裂了开来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