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七五章 秦锋成丹
    当年越城的一群小混混,在异域他乡却成了一方霸主。寥寥十余年时间,会众已有十七万人,几乎覆盖半国,七处人口百万大城,几乎所有见不得光的生意,都被这群人掌控。而此时光是会内的练气境修士,就有百位之多。

    记得秦锋小时的志愿,也不过如此。成一方霸主,吃香喝辣,挥金如土。

    再有几十年时间积累,说不定一个修行世家,就可崛起。

    只可惜,有道是烟花易冷,人心易变,共患难易,同富贵难。昔年在越城的生死兄弟,发达富贵之后,却翻脸相向。

    而他所能坐的,就只是坐视,看着这群‘兄弟慢慢变了性情。互相算计,出卖,甚至生死相搏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?”

    秦锋明显并不觉意外,笑容更盛:“既然你知道,怎么还敢信我?就不惧我秦锋哪一日发达起来,把无道你卖了,或者背后再捅上一刀——”

    正说着话,秦锋就觉自己心脏,忽然猛力跳动,宛如擂鼓一般,一身上下,都似燃烧一般,面色赤红。肌肤之外,也渗出了豆大的汗水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似未曾注意,示意身旁侍立的庄小湖,为他二人斟茶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马原他,是欲寻太平道之人,将你等出卖。是秦峰你,亲自将他捉拿,在附近不远处沉了江,”

    那茶叶不同凡俗,热水冲泡之后,就立时散出一丝丝清香之气,

    秦锋只觉口里于渴之至,又被茶香吸引,迫不及待的一口饮入。

    可说来奇怪,明明庄小湖的冲水还是热的。秦锋喝在口中时,却是冰凉寒冽之感。浑身舒爽,似乎体内火热之气尽去。于渴之意,也稍稍缓解,

    庄无道则继续说着:“我也知林寒,是欲与外人联手,坑害自家兄弟。所以也是秦峰你亲自动手,将他的右手斩断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一直袖手旁观?”

    秦锋‘嘿,的一笑,眼神转为茫然,面色也伤感莫名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,我对他们下手的时候,一直就在等你,等你为他们求情?”

    却见庄无道默然不语,不肯答话。秦锋唇角旁,顿时流露出讥诮之色:“这些年我常在想,我秦锋若无站得住脚的道理,无道你是不是也要袖手旁观?若我秦锋被手下兄弟算计了,你庄无道是否也会坐视?”

    “不会——”

    淡淡的两字,庄无道就见秦锋的面色微变,眼神渐渐转为柔和。

    而庄无道目光,也更显凝然。

    “我说不会,绝不会坐视不知秦峰你,可还愿来帮我?可还愿为我兄弟

    “说什么愿不愿的?一直都是生死兄弟,从没变过”

    秦锋摇头,神态豪迈的将手中茶一口饮尽:“兄弟有难,两肋插刀不过你知我能耐有限,帮你出谋划策还可。什么离尘外门真传,还是算了你知我灵根只有五品,哪怕有再多的真元,也修不出什么所以然。白白浪费了你这个离尘宗外门真传的名额。大丈夫在世,求的就是一个爽快,一个逍遥。与其入离尘,受人约束,每日战战兢兢,还修不出什么名堂,倒还不如在这俗世当我的一会之主,”

    “这些废话可以少说,我能不知?”

    庄无道闻言失笑:“我只问你,如有机会,有灵根,想不想修行,问那长生大道?”

    “有机会?有灵根?你说的倒是轻易。记得昔年,我秦峰也不是一开始就想混迹市井。即便现在,手下十几万人,其实也不过是一个混混头头,有什么好得意的?与你们这些修行之士比不得。可你问这些,又有何用?我知以无道你今时今日的地位,可以提携兄弟。可丹药易得,灵根难有。二十五岁前,不能修至练气六重楼,一辈子都难入筑基,这是修行界的铁律,我办不到。”

    秦锋神情迷茫,絮絮叨叨的说完,就直接转移了问题:“不说这些,到底有什么麻烦,你说来听听。你不说,让我来猜也可,有人散播你为魔修之事,可是想要以此问罪要挟于你?最近这附近活动的修士,数量剧增,许多都非是南疆本土之人,或是来自中原,或是北疆。离尘宗修士,也不见了踪影。若是平常时候,绝不至于此,可是离尘宗,也遇到了什么麻烦?天下十大宗派,离尘垫底,可最近无道你宗门横扫南疆,势力鼎盛。据说哪怕乾天宗,也已奈何不得你们离尘宗。这么说来,可是这些宗派已经联手了?以你魔修之事,逼迫离尘?”

    “不错,继续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淡然自若,只眸中流露出一丝丝笑意。时隔十载,秦锋还是这么的多谋善断,不对,是更敏锐了。

    而庄小湖则是面透惊容,终于知晓庄无道,为何不远万里来寻此人。

    已这人的地位,虽掌控一家世俗大帮,可对于似离尘被围这样的修界大事,应该并无渠道了解才对。

    若这些事,都只是秦峰随意推测得来,那么此人之智,就极其可怖了。

    秦峰闷‘哼,了一声,又沉吟着道:“我看你自信,倒不似假的,既然要推荐我如离尘宗,做那外门真传。想必那‘魔修,的罪名,难不倒你。明白了,你是担心,对手似这般的大张旗鼓,只怕不会就此而止?确实,你现在的处境,也只能等他们出手,只能尽力防范。我说的可对么?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秦峰就觉浑身燥热再起,体内更多的汗液,排出体外。

    只仅仅十几个呼吸,就已汗透重衣。眼前也似蒙上了一层红雾,看不清东西。心跳增速,也越来越是强力。

    秦峰终于感觉不对,眉头大皱:“你方才给我吃的丹药,到底是什么东西

    庄无道有些不爽这家伙,方才语中的得意劲,语气怪异道:“是毒丹,三个时辰之后,你一身血肉,都尽化尸水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”

    秦峰懒得理会转头,直接看向了庄小湖:“小妞,那颗丹,到底是何物?他想要害我,没这么麻烦。

    对与此人,庄小湖已颇有几分敬重,反正庄无道那边,也未有阻止之意。

    当下一敛裙裾,款款一礼:“此为十二窍紫金问玄丹,天一修界只这一刻。可使助人塑成灵根,亦可使人一步登天。恭喜客人,今日得成金丹大道。”

    “十二窍紫金问玄丹?”

    秦峰凝眉,还想说些什么。却再支撑不住,整个人晃了一晃,就往前栽倒下去,整个人彻底晕迷。

    庄无道一道法力挥出,将秦锋身形扶起,而后看向了窗外。隐隐可见,天空中乌云盖压,一丝丝的赤色电光,在云中闪烁。

    也就在同一时间,这山头周围三千里,有数百位境界不一的修士心生感应,远远往那荒山顶部处眺望。

    几乎无一例外,都在自言自语呢喃着。

    “丹劫?似是而非。上清丹法么?这世间,看来是又多了一位金丹老祖,也不知是谁?”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秦峰模模糊糊,从昏迷中苏醒时。发现自己,依旧坐在船舱之内。

    不过浑身已赤裸,体外似有火焰在燃烧。至于那些衣物,应该是被烧成了灰烬。

    这是秦峰自己的猜测,只因他现在体内,仍似火炉一般。肌肤不断往外,排除黑褐色的汗渍。可就在排出的一瞬间,都会汽化蒸发。

    秦峰也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,现在身体的不同。体内此刻,似乎有着用不尽,使不完的力量。

    内视的时候,血肉,骨骼,筋络,都详尽之致的展现在他的一切。无一遗漏,比他以往内观,要更细致清晰了至少十倍

    甚至还有灵窍,他甚至能感应体内,整整二十四处玄窍,正在开辟成形。

    里面还有玄术神通,似乎印在他脑内一般,深刻无比。

    说到这个,他意念内,也是突然之间,就多了许多东西。有许多经文,许多符篥,许多拳架。

    《太虚无极大法》,《神虚平山印》等等,一门门功体经文,在他脑海内不断闪过。

    秦锋有些烦躁,神念挥展开来,而后又是一惊。竟是向外,一直扩出了万丈之巨。

    万丈之内,所有的风吹草动,所有的鸟叫虫鸣,都全数映入神识,然后如洪水般,冲涌到他神念之内。

    秦锋心神昏沉,几乎再次陷入晕迷。下意识的,就又把这万丈方圆的意念,又再次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而后就想站起身,去问庄无道,问问究竟。

    不过他脑海之内,才有了这‘兴师问罪,的念头,就听庄无道,语声清冷道:“不要动,你现在正在结丹。”

    秦锋这才察觉,自己的下腹处,骇然有着一颗龙眼大小的金色丹丸,正在滴溜溜的转动着,

    而金色丹丸之外,有着无数的符文,不断的闪动,不断的聚合。

    结丹?

    秦锋又想起了,之前那侍女的言语。莫非这腹下,就是金丹不成。

    而后下一刻,秦锋就觉身旁,忽然有一物直飞过来。依然是他那兄弟的声音:“把这东西炼化注意听我之言,然后这件血炼本命之宝。”

    秦锋不能目视,只能以意念感应,手中应该是一面古镜。镜面四方,则赫然是‘太虚宝鉴,四字。

    还没怎么思索,秦锋就按着庄无道,在他耳旁念出的灵言。指心处逼出几点血液,打入这面古镜中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