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七四章 再见秦锋
    无论南方的形势怎样恶劣,他都必须返回。

    乾天宗率众堵门,不止是使离尘宗声势大跌,对治下之地的掌控,也降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现在情势还好,能够勉强维持,可若再拖上几个月时间,必定会生出大乱

    乾天宗对东南之地的控制,定会动摇。说不定就有人,直接就敢在东南境内,择地开宗立派。

    而据燕玄的消息,就在不久前,还人试图在东泉宫遗址处,搭建大阵。被节法真人果断处置,不惜代价的及时扑灭。

    那些汇聚在离尘山下的诸宗修士,都没能阻拦离尘,否则就失了道义。毕竟还没有针对庄无道的实证,而只是离尘宗内,有人出首告发。

    此举应该只是乾天宗的试手探查离尘宗的虚实,而节法真人虽解决的漂亮。可外人却已能从中,看到离尘形势不妙的苗头。

    而这一战,离尘宗也损伤不轻,一位金丹战死,三位重伤。

    让庄无道内疚不已,他不后悔,对萧丹等人痛下杀手,只悔在越城之时,失了理智,被重阳子窥破了自己的魔修身份。

    燕玄也知庄无道的无奈,一声轻叹:“总之庄兄这次,定需小心。实在无能为力时,可来北方,我燕某这里,始终能有庄兄之力。我这里还有一物,危急之时,可助庄兄逃脱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燕玄将一枚符篥,轻轻放在了庄无道身前。

    庄无道望了一眼,顿时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五阶道符

    而且是遁虚之符,他感应到了,与‘太虚宝鉴,相似的气机。

    五阶符篥,当世极其少见。这已是突破了天一修界容纳极限之物,更何况是与虚空有关?

    当世之中,也唯有那离寒天宫才可能有此物。这位燕玄皇子,在离寒天境内,必定还有着他人不知的机缘。

    使用此符,危急之时只怕还真能从离尘山下,众多元神修士合围中,逃脱出来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微微凝眉,感觉到燕玄的态度变故。并非生疏,而是更亲近了,含着拉拢示恩之意。

    他依稀猜到了几分缘由,以前的他,出身离尘高门,日后必定可为一方主宰,权势人物。二人交好,更多的是合作,是各取所需。

    而现在,燕玄却已将他看成了一个,可以笼络为部属的对象。

    只是散修的庄无道,实力再强也能耐有限,不过潜力极高,用为部属,未来还是可以期待的。

    只怕就是现在,这燕玄的想法。

    换而言之,现在就连这一位,都不太看好他这次的南归。

    这般思索着,庄无道却没怎么恼怒。燕玄之举,不过人之常情,也算对得起他了。

    可终究还是摇着头,神色淡淡的将那张符篥退回。

    “多谢,我用不上。”

    燕玄面现无奈之色,只能将符篥收起,遗憾道:“既是庄兄信心十足,那我就预祝你一路顺风,能化险为夷。最后只有一句,再告庄兄,凡事不能强为。保全此身,才能图谋日后。”

    送走燕玄之后,庄小湖却是愁眉苦脸,忧心忡忡。神情比之一年多前他二人北上时,还要更愁苦几分。

    庄无道懒得理会,只让庄小湖全力加快了船速。而自己每天除了继续练习控力外,也会抽出一个时辰,冥想苦思破局之策。

    只是他思来想去,也就只能多方防范而已。可在这方面,以节法真人的见识,应该做得比他更为周到。

    至于是否能如期返回离尘,庄无道倒不怎么担心。有着‘易人面大不了伪装成一个散修,混到离尘山下。那时随随便便想个办法,就可安然返山。

    船过藏玄大江,庄小湖一路感应到的修士,就渐渐增多起来。鱼龙混杂,大教弟子,与散修都有,

    此时离尘宗的人手,都被逼迫在离尘本山,不能轻出。这地方上的事情,已无力去照应。

    许多散修,都在浑水摸鱼,甚至许多邪修,魔修也浑杂其间,唯恐天下不乱的兴风作浪着。

    仅只云隐舟一路经过之地,庄无道就感应到好几次杀戮争斗。或是夺财灭门,或是杀人夺宝。

    似那乾天宗与玄圣宗之人,也似有意纵容。哪怕就在眼前,也不理会阻拦

    不过离尘各处,还有各国的金丹修士在镇压,这些人倒还不敢太过。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再次一沉,知晓这样的局面,只要再有半年,离尘辖下诸国,就必定人心离散,势力土崩瓦解了。

    “重阳子——”

    紧攥着的手更紧数分,庄无道回归宗门的心思,也愈发焦切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距离南屏诸山,已经不远。只有不到六万里航程时,庄无道却让庄小湖,驾驭这艘云隐舟,继续南下。

    “主人莫非是欲去黑狼崖?”

    庄小湖不解,试探着问。

    忖道这倒是个好办法,黑狼崖镇守极难恶地,那里的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,比之宗门本山,也不差多少。

    主人赶去此处,等候节法遣人迎接护送,必可使太平道乾天宗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明显不欲答言,只冷冷道了一句:“多嘴”

    庄小湖微微一惊,再不敢多问。更用心驾驭飞舟,使灵船遁速更增数分。

    不顾惜蕴元石,云隐舟一日就可飞四万里。两日之后的深夜,这艘银白色的灵船,无声无息的,停在了一座规模毫不逊色于越城的大城之外。盘旋了片刻之后,才降落在百七十里外,一处山头。

    庄无道立在窗旁,远远往城内眺望着,嘴唇微动,似乎在说着什么,偏又无丝毫声息,

    旁边的庄小湖,却知自家主人,正是用的千里传音之术。心里颇为好奇,也不知庄无道,到底是在与谁说话。是离尘宗,布在此处的暗子,还是其他?

    只是她才刚被庄无道训丨斥,哪里敢再多问?

    而仅仅片刻,那边一个人影就已出了城,往这边疾驰而至。不过用的却非是修士的御器遁空之法,而是练气境常用的陆地奔腾术。

    速度极慢,整半个时辰,才不过走了百里,庄小湖也是直到此时,才确定了此人的目的是这边的灵船。应该就是庄无道,要寻之人。

    可为何,只是练气境五重楼?

    正觉不解,庄无道却已隔着七十里地,以大摘星手遥遥一抓。将此人的身影,往这边急摄过来,只用不到百个呼吸,就到了云隐舟的舱门之前。

    那人微楞,似乎没反应过来。片刻之后,就哈哈大笑着,面色洒脱的步入门内。

    “摄人于百里之外,能用出这等样的仙家手段,看来无道你果如传言,在离尘宗内飞黄腾达了。”

    十年不见,秦锋已是接近中年人的模样,满脸的虬须,姿态粗豪狂放。

    庄无道见状不禁一笑,他这老哥还是这般。别人若从面相,就以为这厮是个粗人,必定会死得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“坐”

    懒得客套,他大袖在身前的矮案上轻轻一拂,一枚紫金色的丹丸,就出现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庄无道接着又朝丹丸指了一指:“把这个吃下去。”

    秦峰也不问缘由,坐下之后,就直接把这枚丹吞入了口中,而后神色复杂,盯着庄无道的脸看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十年前的摸样,听说高明修士,可以驻颜,诚不欺我。不对,是更俊俏了,去戏院当个小生花旦都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庄小湖在远处,却是不禁瞳孔一缩,那颗丹,正是十二窍紫金问玄丹。

    庄无道没心思开玩笑,摇着头:“废话少说,我这次来,是准备邀你入离尘。我为秘传弟子,每二十一年可推荐一人,为离尘外门真传。”

    秦峰再次愣住,又盯了庄无道半晌,才确定庄无道,似乎并未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外门真传?你在说什么笑话,我只是练气境,灵根还不如你当年——”

    说到一半,就说不下去,秦峰与庄无道对视,半晌之后,又微微凝眉。

    “可是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屡次三番被人算计,很累,也很不爽而已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目光不闪不避,坦然说着:“想着若有你在,我能安心许多。”

    这些年来,无论是太平道的算计,还是那离寒天宫内的宏真之谋,他都能一一破解。

    可那几次的处境,都是极其被动,能够化解,并非是他智比天高,而是运气居多。

    他实不敢保证,自己每一次都能逢凶化吉,所以他才需要秦锋。

    有秦锋在,绝不至于让他落到如此凶险之境。

    “没事?你瞒不过我。”

    秦锋摇头:“可是与这次的事有关?传说无道你,你用了魔道血祭之术?

    庄无道闻言反笑,有些开心,似乎胸中阴霾尽去,

    就如他一直放不下秦锋一般,他这兄弟,也一直在时时关注着他。

    “既然知晓,那又何须再问?这次的事情,我能应付。不过被人这样的算计,我不想再有下次。”

    秦锋哈哈大笑,不置可否,眼神这一刻,反是微显晦暗。

    “那么你又可知马原,他已死了?林寒也断了一臂,已经退隐?王五更是在两年前,被人废掉了一身修为。当初随我同来的兄弟,如今剩下来的,已不到四十?”

    “我怎可能不知?可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面色,依然平静如故,毫无变化。

    这十年来,他既是放不下这群越城的生死兄弟,时时关注,又岂能不知这边的变故?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