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七三章 三十三位
    取出了那块天机正碑碎石,随着庄无道,将几枚四阶蕴元石捏碎。

    一张密密麻麻的榜单,也同时显现在了天机碑上。

    庄无道视线梭巡,不过片刻,就怔了一怔,在榜单的末尾处,看到了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天一世界庄无道,此界中排名一千九百六十四位。生于周国沈庄,现居东吴越城。离尘宗天一别院门下弟子,年岁二十九,练气境九重楼。父太平道重阳子沈珏,母庄小惜已逝——”

    他方才查询的,正是总榜榜单的前两千位。看到自己的名字,既觉惊愕,也隐隐在他意料之中,

    一千九百六十四位么?

    庄无道眉头微皱,接着又捏碎了一枚四阶蕴元。

    “天一世界庄无道,此界中金丹榜排名三十三位,离尘宗天一别院门下弟子——”

    在这金丹榜上的排位,居然还要更夸张一些。

    整个天下,总共才一万余位金丹修士。他才成丹而已,就已高据前百,而且是第三十三位。

    一般而言,金丹榜上的前三十,都有抗衡元神之力。可通常的情况,在五十位往上,就可在自家宗门之内,获取真人称号了。取得与几位元神真人,同等的地位。

    当年的宏法,就是在金丹榜上,列名十七。故而境界虽只金丹,却已可列席门内元神之会。

    此时庄无道的道体潜力,就被遮蔽,在术法榜与拳道榜上的排名,也被压制。

    一旦解禁,他在金丹榜上的排位,应该还可再上升几个名次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不敢想象,这消息传开之后,会在修界内引起怎样的风波,又会为自己,带来怎么的麻烦。

    不为人嫉是庸才,可若有可能,谁想做那要被风必摧之的秀林之木?

    心里也隐隐约约有个念头,借助自己的丹劫,或者可以布置一个局,一个杀局。

    只是此事,解决起来,只怕也麻烦得紧。

    庄无道不抱希望,不过惯例性的,的还是询问了剑灵:“这金丹榜上的排名,可能压下?”

    剑灵的柳眉微蹙,现出为难之色。

    庄无道见状,便知果如所料,也不觉失望。只微微叹息了一声:“真没办法o其实也不用压上多久,四五年就可。”

    只用四五年时间,他掌握了这一身暴增的实力,就自信能有自保之力。

    哪怕被那些个修界最顶峰,天机总榜前三百位的存在注意,也不会有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,这句话出口之后,就听洛轻云展颜道:“若只是封印四五年,倒也不是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眼中精芒遁闪,正欲询问究竟。就见洛轻云,指尖往那混沌神炉的方向点了点。

    “换在其他地方,云儿难为无米之炊。可在此处,倒还有几分可能办到。

    “云儿你的意思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也看着那混沌神炉,半晌之后,才隐有所悟:“是指那些玄气残渣

    里面的混沌玄气用完,却还有着不少残渣遗留。其实渣,二字并不准确,那只是还未转化完全的混沌玄气,杂质太多。混沌神炉未能完全提纯炼化,还无法用于炼器。

    而剑灵之意,就是以这些渣用来压制他在天机碑上的排位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还真是个好办法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在琅嫣府内,庄无道又捣鼓了一日夜,才将那天机碑搞定。

    名次从金丹榜上消失,可庄无道总榜排位,依然在七千名开外,一切都与他金丹之前的名次相仿,略有进步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初春,早过了天道盟,发布各种榜单的时日。这五六日内的排位变化,应该还不至于引人注意。

    不过在天机碑上名次,既然已暂被压制。那门息决庄无道就不得不捡起来。好在他天份极高,此术并不复杂,又常年使用‘阴阳二化分气法,。没过多久,就已能将一身金丹气息,全数掩盖。

    而在离开琅嫣府之前,庄无道又府内府外,整整忙了三天之久。

    那对夫妇既是留下了信笺,让他这‘有缘之人代为照料洞府,庄无道又拿了洞府内的好处,总不可能就这么拍拍屁股走掉。

    这三天时间,都是在云儿指点下,强化修补那‘凌云剑阵又增加了几条地脉。

    这只是初步修整,以后有机会,还要回来对这座阵,再做些强化。

    总要这座琅嫣府能够再维持百万年时光,无人能入内打扰才好。

    庄无道其实颇为期待,云无悲在信中所说的有后报,。绝代仙王,哪怕随便丢点东西过来,他就可受用无穷了,也不可能太寒酸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庄无道才与庄小湖一起,乘着那艘云隐舟南下。

    时隔半年,太平道在这周围布置的.魄玄阴绝灭大阵已经撤去了大半。

    剩余的几座阵,已经不足以完全覆盖这周国境内。而以庄小湖那强化后的‘窥天照影环轻轻松松,就可避开这几座阵法,

    庄无道其实颇为期待,太平道能有几个不开眼的金丹,来衔尾追杀。

    他完全不介意在这北方,再多收几条性命。可惜一路无事,平安的很。

    有庄小湖掌控灵舟,提前预判。便连一个太平道的练气修士,都没能撞见

    这一路他也不再修行,只是单纯的,开始控力,的练习。术法,拳法,剑术,都需从头至尾,再练过一遍。一步步的,掌握这新增之力。

    无人打扰,庄无道进展很快。不过船到中原地域时,他就不得不分出部分心力,去关注南明局势的变化。

    有燕玄这个消息源,庄无道也勉强可算是消息灵通。可随着时间退移,庄无道的面色,就越为凝重。

    危如累卵

    这是庄无道,从燕玄提供的情报中,得出的结论。

    从入春开始,乾天宗就已纠结天下正道教门世家修士,南下离尘境内。

    整个天一修界,几乎所有叫得上名号的宗派,都有参与。便是那才被离尘重创不久的云水天宫,也有一位元神修士出面。

    云水天宫与太平道合谋攻打离尘,是违反誓约。可若是以勾结魔修之罪,问罪离尘,情形又自不相同。

    汇聚在离尘本山外的修士,已达十万之数。几乎都是筑基境以上,无一弱者。

    元神境修士,更高达二十九位之多

    自然其中,也不乏对离尘宗,有维护之意的宗门。比如赤阴城,比如天道盟。

    然而形势未明,即便有心相助,也无力可施。只能从旁牵制,使乾天宗心有顾忌。

    而这些,还仅只几日之前传来北方的消息。还有更多的修士,正源源不断的赶去。参与此事的修士数量,应该远不止此。

    “问罪?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声冷笑,一旦离尘宗交不出人,又或者不肯将他开革出门,只怕就是立时攻打离尘本山了?

    当今之世,哪个宗派与魔修没有些瓜葛?却偏来问他。

    且现在,已不是他是否魔修的问题,而是能否在期限之日,安然返回离尘

    整个南屏山脉附近,都已被三圣宗与太平道的人,围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若无其他的手段,他想安返离尘,几乎可能。

    且这乾天宗,这般大的手笔,手段又岂只是那面照魔神鉴,?

    若说他们无有后手,庄无道是打死都不肯信。

    一旦照魔神鉴不能照出他体内魔元,乾天宗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的这番布置,岂不都是白费?

    燕玄似乎担心他看不透,在庄无道的‘云隐舟,经过封地时,又亲自过来与他会了一面。

    “乾天宗准备的辨魔之法,只怕不止照魔神鉴,这一种,不知庄兄可有把握?若把握不足,庄兄可以暂缓南下。汝师坚韧,智谋深远,应该还能将最后期限,再拖延数月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说话,只手中一朵银白色火焰燃起。这并非是南明离火,也非是坤元神焰,又或石明精焰。

    而是以真元化焰燃烧,是一种极为高妙的手段。会损伤真身修为,不过真元之内,哪怕有一丝半点的魔元残留,都会在这‘真元火,中,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其实以‘阴阳二化分气法,的能耐,使用这‘真元火,手法,也是无妨。

    别人一样看不出半点破绽,不过现在他体内,真元确实极其纯净,不含魔煞。

    燕玄面色微松,显然之前,他对庄无道发出的那张信符中的内容,并不肯全信。

    直到此时,才真正释疑。

    “庄兄真元纯净,确无需惧那照魔神鉴不过还需小心乾天宗,暗中有其他算计。若是我,在照魔神鉴,中稍动些手脚,就可使庄兄百口莫辨。

    见庄无道面现凝重之色,燕玄又提醒道:“或者在庄兄你回归路上伏击,再或者明为辨魔,实则为刺杀等等,这些庄兄都不可不防。就是我燕玄,也能想出十多种办法,将庄兄你置之死地。要知那乾天宗,这次纠集的元神修士,自三日前就已达二十六位之多。若赤阴城,天道盟与我燕家都不能出手相助,这等实力,已足可破开你们离尘本山的‘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,。如此声势,定不会只为你这魔修而来。哪怕照魔神鉴,奈何不得庄兄,只怕他们也不会就此退去。”

    二十六位元神,仅只是三圣宗一方。

    庄无道苦笑,他实在不好说什么,只道:“岂能就此畏难不归?此事多拖一日,后面就更麻烦几分。”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