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七零章 心魔旧事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庄小湖满脸的错愕不解,眼前发生的一切,让她感觉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丹纹碎了就碎了,金丹中出现缺陷,不可逆转。这是道书中,强调了无数次的道理。让后辈修行之士,适可而止,量力而为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阶段,就必须停止下来,不可贪功。

    “是一气化三清之术”

    洛轻云眼神复杂,注目着庄无道的腹下方位。

    “三丹映照互生,道纹损毁,可只需另两颗金丹还在,就可再次投影复生

    庄小湖脑子里一团浆糊,还是搞不太明白,直到见庄无道,进入丹劫九转。丹内的道纹,陆续损毁了好十几条,却又顷刻间恢复如初之后,才隐隐明悟过来。

    想起了道家那门顶级秘术,一气化三清的特征。

    “——也就是说,主人他这三颗金丹,只要其中一颗还在。另两颗就会原样复原,不会损毁?”

    只因另两颗金丹内,有着破损道纹的记忆。

    想通之后,庄小湖却不禁更是骇然。

    世间许多妖修,都将本身妖丹,当成搏命的手段。妖丹祭出,至少可发挥好出两三倍的战力。

    不过一旦丹毁,本身境界,也会降落到二阶以下。所以一般妖修,轻易不会使用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庄无道可以任意拿自己的金丹,当成法宝来砸人伤人,可不惧破损。哪怕任意自爆金丹,也不用担心伤势与境界掉落、

    那一气化三清之术,也是同样。招出的分神化身,除非是全数一并斩碎,才有可能完全破除。

    否则粉碎任何一具,都可复原如初。

    “就是如此只需有一颗完整,另两颗就会复原如初。不过——”

    洛轻云微微颔首,目泽变幻着:“毕竟不是真正的一气化三清之术,剑主的金丹,太依赖气血真元。”

    不用洛轻云提醒,庄小湖也已发现端倪。每一条破损的道纹恢复,都会从庄无道体内,抽取大量的精气。

    短短不到一个时辰,庄无道就被迫再次服用了一枚生生回元丹。

    换而言之,这次庄无道,能否丹至圆满。已与丹中道纹是否坚固无关,而只看庄无道一身气元,是否足够所需?

    可此时距离九十九日之期,还有整整十八天之久。而在她记忆中,庄无道手中的三阶生生回元丹,总共才不过十几枚而已。

    正为此焦急无奈之时,庄小湖的身旁,就传出了一声剑鸣。

    洛轻云再未坐视,身化入剑,化成了一丹残影,直入炉内,遁入庄无道的剑窍之中。

    而后炉中的火焰,陡然升温。那一丝丝的混沌玄气,都被吸往剑窍。而后在剑灵的转化之下,化成最精纯的元气,流入到庄无道于涸的气脉中。

    将已至绝境的庄无道,硬生生的拉回,金丹再次恢复稳定,源源不断的,提供精纯元力,

    如此又九日过后,庄无道腹下的三颗金丹,都发出炸雷般的声响。金丹外的色泽,都由金黄,转成了紫金。外围处,更似笼罩一团紫色星云,瑰丽绚烂

    庄无道眉目间,也流露出一丝喜意。九转已成,已进入最后的阶段。

    最后九天,无论成与不成。他都可省去数年时间,直接就可准备冲击金丹中期。

    心下则更是戒备有加,九转之后的十转,那‘太昊光日雷定会更为狂烈,更难抵御。

    只是出乎意料,就当庄无道全力恢复内息,争取回复自己最佳状态,抵御接下来的丹劫十转之时。

    眼前的雷光,却渐渐消散,炉中密布的雷浆,也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一楞,可随即就又目露沉凝之色。脑海之内,无数的记忆,纷呈而起。

    与他踏上离尘第三条道业天途之时的感觉相似,只是这些记忆,更为详尽,如身临其境,更震撼人心。许多他已经遗忘了的事情,又都记忆了起来。

    心境随着记忆,不断的变化。险险几次,情绪波动,几乎失守。而脑海之内的魔念,更隐隐跃动着,

    庄无道无奈,只能放下警惕,再不去理会那可能出现的,自己猜想中更为强烈的劫雷。全力压制着自己的心绪,以免《魔念炼神大法》再起波澜,魔念失守。

    不过连续九天,那‘太昊光日雷,都再未出现过。九天之后,当庄无道睁开眼时,一身伤势,都已经恢复如初。浑身真元,更是雄浑鼎盛。

    “恭喜剑主——”

    剑灵身影显化,语声疲惫虚弱。十八日的时间,每日不停,协助庄无道转化元气。以轻云剑三十六重的法禁,也有点支持不住。

    好在元气未伤,显化形影,与人交谈,都无妨碍。

    “圆满金丹,自此世开辟以来,绝不超过二十。同结三丹,丹劫能过十转而金丹混元无瑕者,剑主是第一人。“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无语:“我记得剑灵你说,圆满金丹,是绝无仅有。便是九转金丹,也是少而有少?”

    “是记忆遗忘了,那时云儿重创,记忆混杂,哪里能记得那么多?”

    剑灵神色很是认真的,纠正自己前言:“不过圆满金丹,确实极少。我记忆中,只有第一任与第四任两位剑主是圆满金丹,还有寥寥几人。不过这几位,都是冒险强为,道纹破碎了不少,后面花费了好大的功夫,才补了回来。其余九转金丹的数量,也不太多。据说九转以上的丹劫,也是绝代仙王,必要的条件之一,具体如何,我就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摇头,懒得与剑灵计较,面上微透遗憾之色:“我这里还算不得圆满,金丹仍有微瑕。”

    九转丹劫,劫数再非是雷劫。而是心魔,是对自身道心的拷问。

    庄无道是硬撑过来,勉强完成过关。可却清楚,自己的道心,仍有微瑕。

    而这瑕疵,就是来源于自己不该有的一个执念,来源于《魔念炼神大法》

    什么时候,这个不该有的执念消失了,自己的金丹,也就真正圆满无瑕了

    可在眼下,他还只能算是‘半圆满,而已。

    “剑主你当别人,就能真正道心通透圆满不成?”

    云儿摇着头,一副匪夷所思,孺子不可教的神情:“除非是太上忘情,否则谁能做到道心真正圆融无碍?否则何需斩善念,斩恶念,斩自我。我那前两位剑主,也都是与你一般的情形,金丹却从没真正圆满过。执念消失解决,又会有新的执念,只有放得下与放不下的区别。大衍之数五十,其用四十有九,遁去其一。九,亦为数之极。天道都不可能完满,又更何况是人?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释然,不禁苦笑,看来真是自己想岔了。如此说来,这半圆满的金丹,其实就是极限?

    “这次多谢了,若非是云儿你——”

    若非剑灵,他是定然无法撑过那九转之劫。那怕三枚金丹以一气化三清的法门,互锁映射,也最多只能多撑一日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剑主,护主乃是份内之事。且这次变故,也是因云儿之故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得谢你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唇角微挑,正一丝笑意显出,他脑海之内,就忽的又有几个画面闪过,面色顿时一僵,笑容也凝固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“对了云儿,方才渡劫,我想起了许多过往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云儿先是不解其意,旋即就目光凝重了起来,意识到庄无道相说的,很可能是其心魔执念相关。

    “剑主你,莫非是记起了幼时之事?”

    “是乾天宗,雪舞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面色冷漠:“那时此人,正准备与重阳子约战,恰好又知道了母亲,在寻重阳子下落之事。便欲以我母子,来乱重阳道心。”

    其实在几个月前,庄无道就有了猜测。算算时间,也正是雪舞,在重阳子剑下大败的时间点。

    洛轻云沉默,继续倾听。知晓若只是这般,不至于让他这么郑重其事。

    果然就见庄无道,又森然笑着:“那雪舞败后先欲取我性命,母亲百般求恳。雪舞可能心有顾忌,也可能是觉得我奇货可居,转而只逼迫我母子南下,以我二人为质,布局诱杀沈珏。那位重阳子却真是好狠的心肠,追来之后,一剑就准备要了我母子性命。若非我庄家早年祖先,也有一位金丹修士,留了一张四阶护身符宝,藏于祖传的玉牌之中,母亲她又薄有一些修为,拼力护持于我。再有雪舞与乾天宗之人,为防他救人,在我二人身上,都布有咒困护身的符阵,我二人现在就已经死了。可其实那时,母亲就已是重伤之身。有医修曾言,母亲她只不过十载之寿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楞了楞,忽然明白。为何庄无道的母亲,定要远离北方,不肯食沈氏一米一栗。

    庄小湖在外面境界听着,也觉骇然。不过仔细想想重阳子的为人,真没什么好奇怪的。

    没有血脉后裔,虽是重阳子心魔,可若庄无道母子,成为重阳子修行的阻碍,甚至威胁,必定会一剑斩之。

    且那时重阳子应该还是心魔未生之时,却仍是悍然出手,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大约也是因此故,明了他二人对重阳子的影响小而又小。乾天宗才未在在母子二人,下太多功夫。任由二人南下越城,自生自灭。

    洛轻云目光流转,仔细寻思,心内中却仍有疑惑:“你们母子当时在冰泉山山下,就在家门口处,太平道为何不把你二人强留下来?”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