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六五章 最后准备
    “观无道师弟平日行事,行止有度,自有章法,哪里像个魔修?”

    然而云灵月这句话道出,整个殿内的气氛,立时为之一冷。

    便是节法真人,也是无语相应。他知云灵月此言,是存有维护庄无道之意

    可问题是无风不起浪,这几月修界传闻沸沸扬扬。乾天宗与太平道,敢下如此注重,掀起这么大的动作,必是有一定的把握才是。

    便是他自己,也同样心有疑惑,自己这弟子,修行进展的速度实在太快。

    那重阳子虽是十二年结成金丹,是这万年来,结丹最速之人。可在筑基境之前,重阳子却为子嗣后裔,耽误了十年之久。这些时间并未闲着,重阳子修为虽止步练气境,道业积累却已雄厚过人。

    而庄无道,由初入练气至筑基巅峰,总共不过十余载岁月,这岂能不使人生疑?

    那孩子上进之心太切,这是他这个当师尊的,未能教好弟子。

    为今之计,只有尽力为他遮风挡雨,实在遮不住时,就只有拼死一搏。反正他节法,已寿元无多。

    云灵月眉头微凝,也感觉到诸人异样,不过却并不在意:“眼下之计,一是尽快寻到无道踪迹。哪怕师弟他,真修有魔道之术,只需不是太严重,都有转机。二是门内自查,找到那出首之人。哪怕真是嫉魔如仇,有无道魔修证据,也该上报刑堂,而非是勾结外人。此等背师忘祖之人,定当明正典刑,以儆效尤。诸位真人,以为然否。”

    殿内几位,皆互视了一眼,最后都微微颔首,眼露赞许之色。

    云灵月之言,确是正理,也不愧是一宗掌教。两句提议,都是合用的解决之法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魔元不重,离尘宗自有办法,助其转化。若那出首之人不在,乾天宗又有何借口,逼上门来?

    只有宏法,面目阴沉,也不知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其三,则是确定其余诸宗,与大灵皇室的看法。”

    云灵月站起了身,强做笑意:“若能使三圣宗外的诸教与大灵置身事外,只有中原三圣宗与太平道几家。我离尘宗倒也不惧,不过就是闭门自守,恢复十年之前势态,谁能奈何?”

    却未提让庄无道,避开五月后诸宗上门问罪之日。真要这么做,那就真是做贼心虚,给乾天宗以口实。

    除非是将庄无道从此开革出门,这是他与在座诸人最不愿见的情形。

    室内气氛,略为和缓,只是灵华英,却又摇头道:“此策怕是艰难。大灵燕氏以诛魔之功立国,推翻前朝。这是其根基正统所在,乾天宗以大义相逼。那大灵皇帝,哪怕再不情愿,也不能置身事外。再者——”

    语气一顿,灵华英仰起头,目光与云灵月对视:“乾天宗与太平道,既准备以照魔神鉴逼迫无道师弟。又岂会不防范,我等助他化解魔元?”

    云灵月面容一僵,不能说话。而云台上诸位真人,也再次陷入深思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还是云灵月再次开口,打破了沉寂:“师弟之言颇有道理,然则现在,我等别无其他良策可行。以我之见,这三法可以并行,尽人事而天命。除此之外,还请几位真人动用人脉,将诸宗上门的时间延后,哪怕多拖两月也好,”

    节法微微颔首,接着又自嘲一哂。今日之会,居然自始至终,都无人谈及以离尘门规来问责他那弟子。不过也不使人意外,在场都不是那种天真无邪之辈,蠢到自毁宗门梁柱,尤其是在这东南之地,即将定鼎之时。

    可笑当年自己,初修行之时,对魔修可是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不过也罢了,离尘门规,不得残杀同门,不得出卖宗派,不得勾结邪魔,不得欺师灭祖。

    然而自身修行魔道法门,到底是否在四不赦之列,其实大有商榷的余地。只需庄无道,并不曾以魔道之术,以其本山秘传的身份,自能转圜。

    即便真要责罚,那也该是关起门来,与外人无关。

    心中难安,节法远望殿外。不知庄无道他,此刻到底在何处,这次离尘宗,难道真要沦为天一修界正道之公敌?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琅嫣仙府内,庄无道缓缓收起了功架。吞日血猿的意念退去,他的浑身上下,也泛出了一身黑油般的汗渍。

    这是那几十滴五阶地髓,逼出体外的身体杂质。修行九境,也可以说是不断强化肉身,纯净体质,从而获得仙灵无垢之体的过程。

    而吞日血猿的战魂意念,也果然将地髓这种天材地宝的效果,发挥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在这演武场内,打出大摔碑手的炼体拳架之时,庄无道就已感应得到。

    那五阶地髓的药效,完全被他真元摧化开来,然后被他浑身奔流汹涌的气血,逼迫到身躯每一个角落,无一星半点的遗漏。

    庄无道感应得到,自己的肉身,已再次达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本来的七百三十象力,增至八百象,之后再无法增加分毫。所以更多的地髓,被用来强化他肉身的承受能力。

    虽未试过,庄无道却觉自己,此刻哪怕打出五万象力,也不会伤及自身。

    气脉扩增,血元浑厚,牛魔元霸体与大摔碑手这两门土行功体,亦在吞日血猿的催迫之下,达至第三重天的极限。

    至少炼体上的障碍,已不存在。庄无道感觉自己,只需结成金丹。再稍下一些功夫,就可轻易将这二门功体,推升至第四重天境。

    此外地髓的功用,更远不止此。今日之后的数年内,他修行任何一门土行功法,都可有事半而功倍之效。

    更可大增灵根之能,短时间内,使庄无道的五行灵根,修行效果都提升一个层次。

    意念一动,庄无道又将一团真元召在手中,只见一团乳黄色,又隐带赤红之意的浓稠元力。正在他手心之上,循环流转着。

    果如他所料,五阶地髓,配合吞日血猿的血猿变,可将体内最后一丝魔元煞力,彻底的炼化驱除。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心中微松,说是不担忧那重阳子,以他所修炼的魔道功法发难,可心里其实仍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今日之后,才可宽心。他现在体内都是一身最纯正的道家真元,任何的辨魔之法,都看不出破绽。

    本就没有不存在,又如何辨认魔元?

    只有那《魔念炼神大法》,在他神念内种下的那颗魔识种子,无法解决。不过这一法门,乃是魔道最高的魔念修行之法。再则人之意念,变化莫测、这魔识种子,是以他一个‘念头一个的方式存在,隐蔽之极。

    按照剑灵的说法,哪怕强如仙修,在他们面前也辨识不出,否则在天仙界内,也不至于有那么多魔修,混入道门中潜伏。

    所以此法,根本无需忧心。

    “不错”

    看着血猿退后,庄无道一身气势,却并未消退多少,

    尤其最后一门‘天地阴阳大悲赋剑意依旧凝而不散,旁边陪着的云儿,顿时眼神一亮,

    “看来这次剑主,收获不小。真难想象,这血猿战魂在剑道一门,也有如此造诣。这只战魂,定是吞噬一位至少真仙级的剑仙意念,才有这等样的能耐

    庄无道并不答话,而是笑了笑之后,把剑意收敛,再次盘膝而坐。趁热打铁,将那枚‘赤云火神丹也同样服入到口中。随着药力化开,庄无道顿时身化火人,无数赤火从毛孔中喷薄而出。

    此时吞日血猿带来的火意未散,正是他对火灵之灵感悟掌控最强之时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,庄无道选择强化的玄术神通,正是‘星火神蝶,、

    当两个时辰过后,庄无道浑身肤外的火焰,渐渐消退。他的这次玄窍,已完成扩张,果如那云无悲之言,玄窍已进入到了二品之境。

    不过洛轻云此刻,却正眼神怪异的看着他:“为何是星火神蝶?我以为剑主,会选择‘天璇极元变,才是。”

    星火神蝶虽可积累,有着相当于一品玄术之威。可若论到用处,对庄无道的实力提升,又远远不如可源源不断为庄无道提供真元的天璇极元。

    “云儿你知缘由,何需问我?”

    庄无道摇着头,目光平静:“真要强化了天璇极元,那九转金丹我是想都别想。”

    他在几月前就感觉不对,刚才血猿附体,就更觉不谐。这天璇极元变,以前没事。可自从转化逆五行道体之后,就变成了麻烦。

    体内唯独火力独盛,天璇极元与逆五行道体之间,已经隐有冲突。

    现在在三品超凡层次还好,一旦这门神通,提升为二品玄术。这二者的冲突,必定全面爆发,再不可抑。轻则五行失衡,玄窍毁弃。重则功体尽费,道体重创。

    “除非是寻来对应的金木水土,四种与‘坤元神焰,对应灵珍炼化,平衡五行之力。否则这天璇极元,还是维持在三品层次,不去动他最好。”

    其实在庄无道看来,剑灵原本为他定下的那条道途,可谓极好。天璇极元变,更是与重明圣体极其的契合。

    可世间之事,就是如此,有各种各样想不到的变数。这门曾使他战力一夜暴增数倍的玄术神通,此时却成了他现在,最棘手的麻烦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