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六四章 危机降临
    大周之西,沈庄内,两月前的喜庆气息,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。天寒地冻,整个沈庄周围都覆盖上冰雪,各处楼宇也挂上白绫。方圆十里的庄园,冷清也静谧的出奇。

    东面的主院内,气氛更是凝重异常,庄内的奴仆出去,都不敢大声说话,便连呼吸也是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重阳子负着手,面色阴沉的立在窗前。而贞阳子,则坐在厅内正中央处,看着身前一张画卷,神情同样极其的难看。

    那是一张绘满了山河图形的画卷,此时却映射灵光,把沈庄周围,整整二十万里方圆之地,所有地形地貌,都巨细无遗的,显化于图卷之上,

    这是太平道的镇宗之宝‘太平山河图可以通过各处水脉联系,显化周围二十万里地貌。

    而与各处冰魄玄阴绝灭大阵连接之后,更有关照二十万里范围了,冰魄玄阴阵附近,所有大小灵机之能。

    乃是宗派间征战的无上之宝,昔年太平道一统北方之地,这张‘太平山河图,居功至伟。

    此刻却被用在这里,只为缉拿一人,一个筑基修士。只是在场几人的眼里,更多却是失望与疲惫。

    贞阳子眉头仅皱,终还是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“师弟,以我之见,这封锁可以停了。辛苦三个月,却连人影都没见到。估计再搜寻封锁下去,也无用处。”

    重阳子目望远方,淡淡的嗯了一声,却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倒是不远处坐着的萧灵淑,苍白着脸开口:“停?这是师兄你的意思,还是宗门之意?”

    “这样下去,只是陡耗人力。”

    贞阳子并未正面回答,语气颓废:“昨日几位真人,又联手扫荡了一番北面方向,仍是一无所得。守如与守善两位真人南下离尘境内,战果寥寥,太平道早已知机防备。金丹修士,不出两仪无量阵外。反而是守善真人,险险被节法算计,差点也被围杀殒落于南方,离尘宗四个月内,陆续有七人成丹,又招揽了十位金丹供奉。金丹修士数量,也增到一百六十。不但增兵东海。反而我太平道,上百金丹困顿在此,为那竖子劳碌奔波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了?”

    萧灵淑冷笑,面颊上也因心绪悸动,覆上了一抹血晕,

    “我那孩儿的仇,就不可不报?几位师兄与诸多同门被杀之恨,也可放下

    “不是不报。”贞阳子摇着头:“而是方法不对,在这里陡耗人力,做的却是无用功。我太平道近十万弟子来回搜索,又有刺魔宗相助。哪怕这庄无道真是一只蚊子,也该被找出蛛丝马迹,可到现在都还无踪影。已逃离北方的可能,占了九成。既是如此,何必在这里,再浪费力气?这也是门内几位元神长老的意思。门内如今多有异议,消耗如此多人力,却毫无所得。”

    “元神长老?异议?”萧灵淑笑声更为阴沉碜人,满含讥讽之意:“无非就是看我萧家——”

    只是她后面话音还未出口,重阳子就已回过头打断,:“灵淑慎言!”

    萧灵淑的面色变了一变,阵青阵白的转换,终究还是未发一语。而重阳子也转而直视贞阳:“师兄,停撤可以,不过需再维持三个月、”

    “三个月?”

    贞阳子眼神微松,却未立时答应下来:“师弟先前之计,已开始奏效。如今三圣宗联合天下诸教世家,问罪离尘之势已成。只需再有数月,要么是这庄无道授首谢罪,要么是离尘宗忍痛将此子开革出门。何需定要在此僵持,浪费时日?”

    “我总觉此子,其实并未逃离。”

    重阳子目视那太平山河图,语音低沉:“师兄且容我任性一次如何?不能亲手诛除,让此子万劫不复,我不心甘再说我这谋划,是此子越晚回山,就越多几分胜算呢——”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离尘本山之上,云雾笼罩,灵光飘渺。入冬之际,正是离尘诸峰景致绝佳之时。

    可此时离尘主殿内,却是愁云惨淡。

    几位元神真人,各自据于法台之上,而云灵月则毫无形象的,瘫坐在掌教宝尊中,满眼都是血丝疲意。

    直到灵华英,心事重重的走入主殿之内,

    “仍未寻得,就一点消息都没有?”

    宏法不耐的出声询问:“那天道盟是天下第一散修盟会,掌握天机碑,势力又远及北荒与南疆恶地。真要下功夫代我离尘宗寻觅,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。是我离尘宗送到的礼物太轻,看不上眼。还是小视我离尘,故意在推托敷衍?”

    “应当是出了不少力气,是华英之友亲眼所见。半年内,动用三千散修四处打探,已经不易。有赤阴城之助,天道盟不会不给我离尘颜面。不过要想天道盟,再有什么大动作,怕是艰难。”

    灵华英一声苦笑,随即又语音一转:“其实现在还好,我离尘固然是没有消息,可那太平道之人,也同样没有收获。在周围附近二十万里,封锁数月,都不见师弟人影。我猜师弟多半已经逃脱了,现在正躲藏某处。那太平道,估计也坚持不了太久。”

    “换成是我,哪怕代价再大,也会将庄无道斩杀。几日内,连杀十余位金丹,如此奇耻大辱,太平道若不报复回来,在北方的根基,怕都要动摇。不过无道此子,手段也当真是狠决毒辣。”

    宏法‘嘿,的一声,又转望节法真人:“当初我等诸人定议,让此子暂时禁足,不可外出。实在不得已时,也定需至少七位金丹,携带至少一艘灵骨宝船陪同。若师兄能够守诺,何至于有今日之灾?”

    节法真人皱眉,不好说庄无道离开之时,他曾见过那四枚傀儡天珠。哪怕元神真人,也难奈何得自己这位弟子。庄无道也曾答应,不会远离,只需三月就回。自己那时虽不放心,又遣了门内几个金丹长老,暗中跟随保护,却被庄无道以遁法摆脱。

    这些都不能道出口,只因自己这次确实是错了,无可推诿。

    “此番事了,我会自罚面壁一年。”

    一声叹息,节法真人扫望殿内诸人:“方才那乾天宗遣人送来的通牒,诸位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五个月后,乾天宗将合同燎原寺,玄圣宗,太平道,大灵皇室,天道盟,玄机盟,天一修界十教五家三盟,一同问罪我宗?言道若我离尘无有交代,必定攻山伐庙,合天一诸教诸宗之力,灭我离尘道统。”

    叁法垂眉敛眉,面无表情,只须发皆张,衣袍振拂,显是已为此怒极。

    “他乾天宗是把我离尘,当成可以他们任意拿捏的那些小宗小派不成?且既无实证,如何来问罪我离尘?岂不使人贻笑大方?”

    所谓十教五家三盟,各有所指,十教是包括离尘宗在内的当世十大宗派。

    乾天玄圣赤阴离尘太平,虽都属道门,其实都是各立一教。门中供奉的神祗,除几位道祖之外,其余都各不相同,教义也是迥异。佛家燎原镇龙二寺,也是大小乘之分。

    至于‘五家就是包括大灵燕氏在内的五大世家。而所谓三盟,则是指三大散修盟会,为首的自是‘天道盟还有‘玄机盟‘四海盟都有五六位元神修士,与现在的离尘宗实力相当。不过组织松散,只能自守,对天下大势,并无太大影像。

    节法真人不说话,目光直视灵华英。不是因他这徒儿,消息最为灵通。而是因灵华英在天道盟内,颇有人缘。好几个至交好友,都身据高位。

    灵华英也未让人失望:“据我所知,此事最初是由太平道主推,之后由乾天宗之人出面主持。实证应当是没有”

    这句说出,包括节法在内,都是心神微松。可灵华英的语气,却依旧凝重入故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那几位朋友言道,太平道虽未有证据。不过我离尘宗内,却有人出面向乾天宗指证告发,言道庄师弟修了魔道法门,供奉魔主血祭。故而才有这一次问罪之事——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阳法那边的云台上,就‘轰,一声震响。竟是一拳,锤在身下玉石之上,使整个云台,几乎碎裂。

    而这位真人的脸色,也似滴出水来,气息狂烈,明显怒意勃发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,是我离尘宗有内鬼向乾天宗出首,为宗门召来此难?”

    灵华英强笑了笑,并不答话,不过殿内诸人,却都已知其之意。

    门内有着太平道的内鬼在,而且身份不低、诸人知晓,也不是一天两天了

    “如此一来,就棘手了。太平道并无实证,可若是我离尘门内弟子出首,哪怕一点证据也无,三圣宗都有了插手此事的契机借口。”

    极法真人眉头大皱。

    “限定五个月后,无道他必须在场,此言怕有也大有深意”

    “确有图谋,即便有人出首。又如何能确定无道他,修了魔道法门?”

    叁法已冷静下来,却只觉浑身寒意森然:“世间几种鉴魔之法,以乾天宗的照魔神鉴为首。哪怕有一丝魔元存身,也难遁形。再怎么样神妙的敛息之法,也是无用,瞒不过这照魔神鉴,只怕那时,无道他难逃此劫。”

    “诸位真人,其实也无需太忧虑。”

    而云灵月此时也满脸无奈的开口:“现在还未确定,庄师弟他是否真修习了魔道之法。或者此事,只是出于太平道的污蔑而已。观无道师弟平日行事,行止有度,自有章法,哪里像个魔修?”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