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五九章 周天气塔
    百思不得其解,庄无道于脆专心一意,细细推衍了一番这傀儡天珠的结构与器阵,

    四日之后,终有所悟,到此时才开口询问剑灵:“这傀儡天珠,可是还缺了四件灵器?是木心可对?”

    准确的说,是这雷火天傀其实缺了‘心脏,。以木为心,这雷火天傀的都天神雷与南明离火,才不是无根浮萍。

    “剑主既然知道了,又何需再来问我?”

    洛轻云欣慰的笑:“不过这‘木心,可就难寻,必须得一件能够生生不息,常聚不散的木系灵珍。需得能撑得住雷火二法的消耗,还能跟着这套灵器,提升阶位,否则还不如没有。我能够想到的材料,只有十三种,其中每一种,都是旷世难寻。总之日后,看剑主机缘罢。这套灵器,先这么将就用着,也是无妨。就只威能,只有我设计之时的四成而已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细思了一番后,也是一声轻叹,就此再不提这傀儡天珠之事。

    他见闻远及不上剑灵,记忆中天一界内,无一种奇珍,可为傀儡‘木心,

    完整的雷火天傀,固然是个巨大的诱惑。可基本上,真正凑齐这套灵器的可能,是不用去想了。

    而此刻历时一月,庄无道已穿越过一条条长长都走廊,到得一处大厅内。

    不过这厅堂的面积,倒是不怎么大,也就只有六十丈方圆之地,能够容下百人左右。

    私人洞府,本就无需规模宏大。那炼器杂物室,是因要堆放杂物,容纳火力,所以才特别的宽敞。

    不过厅堂之后,却是一个异常庞大的花园。哪怕时隔数个劫期,不知几百万年,里面依然生机勃勃。

    透过窗棂远远望去,只见是翠木成林,浮萍绿水,雅致清修。里面假山怪石,池馆水榭,错落有致。小桥流水,曲洞幽池,四处可见。

    比之越城附近,那座仅仅几万年时间,就朽败了的水仙洞府,不知强了多

    庄小湖则指着大堂门口处,介绍着自己几年前的经历:“往那边,再出去三进厅堂,就是入口。几十年前,我就是从此进来,在第二进厅堂内,触发了剑阵。别人都往外逃,只有我昏了头,又被剑气逼迫,反而往这里面走。一路闯到了器室——”

    语含感慨,她本是那时最无希望逃生之人,可结果却反而逃了出来。

    庄无道则微摇着头,这庄小湖的运气仙缘,的确是不同凡俗,这样都能被她创出一条生路。

    不过她若跟那些人逃走,反而没有生机。庄无道料那第一进厅堂内,其实并非无有剑阵覆盖,而是未有触发的法禁罢了,

    这是此间主人的仁心,使人不会因误闯洞府而丧命。进入第二进,应该也有禁法警告,若闯入之人,还不曾知难而退,就再不用客气,剑阵大起之时,第二进厅堂,到洞府入口,无疑是一条无归死路。

    接着又听庄小湖说道:“那前两进,还有不少窟室,也留有不少好东西。不过以主人的家底,估计看不上眼。我猜测那边,应该是洞府主人的弟子门人,或者奴仆所居,又或者客房。至于是或不是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摇了摇头,顶着几件防御灵器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血神盾,乾坤守元珠,傀儡天珠,离尘长生衣现在是他护身四宝。不过现在的头顶处,还多了一物。那是一座三层的白玉小塔,此刻正垂下无数玉白色的灵纹,好似一个塔状的罩子一般,将庄无道的身影牢牢的护住。

    所谓大浪淘沙,历时一个多月,剑灵破解剑阵,也不是每次都能推算出正确变化,

    庄无道也好几次险险被逼到濒死之境,当初带进来的那几件防身灵器,被这里的剑阵,接二连三的击毁。

    便连剩余的几样攻击类的灵器,也被他拿出来挡了灾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,庄无道发现还是自己随身的这护身四宝最好用,每一件都是来历不凡,品质绝佳。

    不过却有一件,保存了下来,就是这尊名为柏一气周天塔,的灵器。

    只有三十四重禁制,却比那两件三十七重禁制的法宝,还有更耐打击。

    以此物放出‘周天一气罩可以起到与傀儡天珠的‘灭元气障,一样的作用,不过更胜一筹,减弱三阶以下的术法与武道攻击,至少三成之威。

    自从发现此物的不凡,庄无道就转而开始全力炼化掌控此物,直到如臂指使的地步。

    这后面的十几日,庄无道就全靠着这几样法宝,才能安然至此。

    出了这大厅后面,庄无道只见眼前一阔,整个花园景致,都展现在了他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这对夫妇,倒是颇有情趣之人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看着天上的烈阳白云,一声惊赞:“将洞府外的景致,全都以术法映入这庭院之内,好手段”

    回头再看身后,如大厅后门已经不见。此刻庄无道看到的,已是山外之景

    这花园也不算太大,只有四千丈方圆,可比之越城附近,那座散修洞府主人的手段,不知强了多少倍。

    这样的景致,哪怕是居住在洞府之内,也不会觉得局促憋闷,可谓是巧夺天工了。

    一般修士,选在洞中居住,可不是他们这样人,与那些野人有同样的习惯

    而是山洞内这样的环境,可以拘束保存天地之灵。使灵气更浓郁,地脉更稳固,不会轻易散去。

    要知哪怕是离尘本山那样的绝佳灵地,也是洞府成群,数量不下百万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半月楼,是情况特殊。整个半月天湖的水,部分是来自融化后的冰雪,部分则是来自于两处灵泉,天生就有聚敛五行之灵的能力。

    居住于洞府之内,是出于无奈。所有有能力的修士,都会千方百计的,该善自己居住的环境。

    修行之士,并非全都清心寡欲。真要是彻底清心寡欲了,为何还要修行长生o

    修士求长生,要么似他这样,有着特殊的目的,要么就是为惬意自在,长享逍遥。

    便是那些一心追求大道的,也不会刻意苦了自己。

    每日对着石室石桌,暗无天日的阴暗山洞。哪怕心志再坚毅的人,也要被憋出病来。

    而这位无悲仙王夫妇,无疑就是洞府改造的集大成者。

    看着这山外之景,庄无道不禁又想起了太平道,也不知现在那几位元神真人,近百位金丹修士,现在情形怎样了?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不禁暗暗得意,太平道布下这么大的阵仗,整整二十座冰魄玄阴绝灭大阵。结果连半个人影都见不着,就不知那为太平道掌教,会不会气到吐血?

    又有些忧虑,不知太平道之人,会不会向离尘宗报复。只要有一两个元神修士,似他这样四处刺杀,离尘宗就损失不小。

    不过这祸事自己做都已经做了,也没什么好后悔的。

    动手之前,他就向节法真人发了消息,离尘宗定然会有防范,龟缩在阵法范围内,太平道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自己这是师出有名,站得住理。太平道真要敢这么做,那就等着日后被自己报复。

    不到元神境,太平道之人,再休想出门半步

    “那里多半是藏经楼”

    洛轻云并未察觉庄无道心绪,先是往左面那处楼宇看着,而后又看向了中间,那片精致的方位。

    “藏经楼对应‘木炼器室对应‘金会客厅对应,对面‘土,属方位,应该是就起居室了,还有旁边的‘火炼丹楼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这才回神,往前方看去。只见这些楼房,并不显富丽堂皇,却都精雅秀致,与这片林院的景致,相得益彰,

    左面是藏经楼,对面是起居室,也就是那对夫妇日常的居住之地。而右边就是炼丹楼。

    这个方位五行属‘火可奇怪的是庄无道,未在那炼丹楼方向,感应到任何火脉的气息。

    不过并不影像庄无道的期待,那对神仙眷侣,早期在炼器一道,还并不出

    反而在炼丹一道,那位福德金仙凌小小,早早就已在天仙界,有了极大声

    身为能够炼制‘三十六窍紫金问玄丹,的丹道宗师,在元神境之前的水准,想必也不会太差。

    而这里的环境,既然能够在时隔几百万年后,依旧把这些花草树木,完整的保存下来。那些丹药,也定可无恙。

    没有火脉,或者也是与炼器室相似的情形,火脉发生了转移。

    “方位为火,却未有火脉么?有些意思——”

    洛轻云也往那炼丹室看了一眼,语含冷笑之意:“愈发让人期待了,那两位炼丹的手段,必定不同凡俗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微微一笑,感觉自家剑灵,就好似对那对神仙眷侣成就很不服气的同行,正以批判的眼光,试图了解着对手的一切。

    心中也同时一惊,听云儿的意思,那炼丹室内似乎并非是火脉转移,而是根本就不存在过。

    他也急不可待,想看看内中究竟,不过现在,可不敢就这么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该如何破阵?我找不到剑阵总枢在何处——”

    只有控制了总枢之地,才能一劳用逸。否则扛着这一身五件灵器,他一日最多也就只能走上一二百步,太麻烦。

    “剑阵总枢——,应该是在五行相生相克转换之地”

    云儿的目光梭巡着,最后在园中小湖内,一借冒出水面的塔尖处停下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此处,不过我还需再推演印证一番。”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