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五七章 试探虚实
    庄无道差点就笑出了声,不过也知庄小湖这一路,确实经历了不小的风险

    都是靠着过人一等的神念,才能化险为夷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仍不放心,一层火红灵光加持于目,往庄小湖的来处窥看着。

    这是不久之前,他这双重明观世瞳,出现的第一个异能。

    世间大凡鹰雕猛禽之属,视力都极其可怕,超过人类的十倍。哪怕未曾入阶的普通苍鹰,都可远隔数千丈,看到地面上的猎物。

    而重明鸟,就是禽妖一脉的雕族之祖。观世神通,据说可洞察宇宙虚空亿万兆空间。一切幻法与隐匿之术,在这一双重瞳关照之下,都无处遁形。

    现在的庄无道,自然无此能耐。不过远及二三百里外,却无问题。也附带有破幻之能,不过似琅嫣府这样的大阵,就无法窥破。不过这阵,其实也算不得幻阵。而是奇门遁甲,先天易理之阵。

    先前之所以在绕圈,不是因幻法之故,而是这阵能颠倒乾坤之故。

    往那边只看了一眼,庄无道就知道后面,并无人跟踪。当下灵决一起,一团清光,往那云隐舟罩了过去。

    整艘舟船,顿时化为云雾,消散在了这片山林之内。这船无法带进琅嫣府内,好在能够化云隐藏,倒也不虞被太平道之人察觉踪迹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,却又在舟船之外,布下了一个加强云隐之能隐匿幻阵,这才拍了拍手,当先遁入地下。

    庄小湖不通土遁之术,不过却也从小虚空戒内,取出了一枚二阶土遁珠,紧随在了庄无道的身后。

    此处几十年前,庄小湖就在了废弃火脉处做过标记。不过有剑灵在,庄无道也就无需此女带路。而仅仅用了半刻时间,二人就已到了一处笔直的地渊内

    下方深不见底,也不知这地渊之下到底有多少万丈。火脉虽废,而余热犹存,不时有火炎气息,冲涌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里”

    庄小湖一脸的喜意,从一旁的洞壁处,取出了三枚水寒小剑。只是十六重法禁的灵器,不过都融炼入了庄小湖的一丝灵念。显然就是此女,在几十年前做的标记了。

    庄无道没去理会,继续往上。接近琅嫣府,这火脉就开始曲折,这是主人故意如此,借这些弯弯绕绕的洞道,来驯化火力。甚至可在洞壁之上,看见残存的阵法痕迹。

    又往前走了千丈,庄无道的眼神微微一凝,前方的火门,赫然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略一踌躇,庄无道还是先将一张符篥,打入上方门内。按照庄小湖的说法,此处的禁制已毁,出入无妨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,却不敢冒险。谁知这里的法禁,会不会又突然恢复?又或者,里面还有其他的什么变化?

    片刻之后,感觉里面没什么动静,庄无道这才遁身入内。火炉上方,是一个三足巨鼎。不过那鼎足高就有两丈有余,故而出入无碍。

    而后庄无道,就只见眼前,赫然是一个巨大的石室。东西四十余丈,南北亦有三十来丈左右。

    最吸引人注意的,自然是左侧,来几排漆黑色木架。上面整整齐齐的,摆列着大约四十几件灵器。还有许多炼器加强火力用的珍品碳粉,以及各种品阶的蕴元石。

    庄无道立时便知,这必定就是庄小湖,取得那件‘窥天照影环,的所在。

    旁边还有三个大缸,庄无道也通晓炼器之道,知晓里面,必定是用来给器胚淬火的灵水。

    “这位无悲仙王,噗嗤——”

    洛轻云形影显化,竟是忍俊不已,笑出了声:“真未想到,这位天仙界首屈一指的炼器宗师,早年居然还炼出这样的废物出来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却是无语,隔着二十丈距离,他也看出来了。这些灵器,要么是品阶较低,要么是残次品。

    然而每一件,上面纹刻的阵纹,都是极其精良,巧夺天工。

    哪怕是那些残次品,阵纹中隐蕴的奇妙创意思路,也让人拍案叫绝。

    尤其是里面,那三件法宝级灵器,更堪称精品。只是望一眼,庄无道就能知道,这三件最多只有四十重法禁的灵器,却可发挥出接近五十重法禁灵器的威能。

    若这些都算是废物,那自己炼制的那些算什么?

    据剑灵说,这位无悲仙王并无师长,一直都是散修身份。所以无论都是练器炼丹,还是修行,都是靠自己琢磨参研。

    仅仅眼前这炼器,就让庄无道有了自惭形秽之感。即便有剑灵指点,他的练器术,也及不上此人万一。

    心知这些灵器,都有禁制守护,只能看,不能拿。庄无道于脆的收回目光,转而望向地面。

    可见那青石板上,有着一丝丝深浅不一的划痕,

    庄小湖之言应当不错,这里稍有动静,剑阵的禁制就会触发。

    别看只有这些许的划痕而已,是因这下方青石,本身就材质不凡。

    庄无道虽未辨明是何种石质,不过却知这定是四阶无疑,而且还是四阶石材中,最为坚硬出色的那种。

    这些剑气,若换成是斩了金丹修士身上,只怕一击就可将身躯削段。

    庄无道此时,虽有二阶的不破金身,也绝不敢言自己,能扛住这些剑气而无恙。

    “该如何着手?”

    这句话,自然是问的剑灵,他现在是两眼茫然,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先要控制剑阵中枢,或者找到一处阵眼也好办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陷入了沉吟:“我还需仔细看看,剑主最好能先试探一番这剑阵的虚实。否则想要破阵,也无着力之处。”

    庄小湖本来正从火门进来,听到试探虚实,几字,就又脖子一缩,悄悄的又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庄无道唇角抽了抽,也没理会,只面色渐转凝重。先是把那血神盾与乾坤守元珠,都一并祭起。而后又在自己身上,连续加持了数道防御术法。

    仔细寻思了一番,庄无道再后退了两步,距离火门只有咫尺之遥。这才以八景坤雷剑连续发出了三道剑气,往那炼器室的大门斩去。

    要试探虚实,自然需投石问路。只有先看看这里的禁法是怎么发动,才能逆推剑阵的构造与破阵之法。

    而庄无道这一斩,也颇有讲究,是他根据自己的阵道造诣,推测出的灵枢所在。

    只需破开,就可使这炼器室内的部分剑阵,濒临崩坏。

    不过才一出手,庄无道就知不好,明显感应到那几处灵枢,忽然间转移了方位。

    意识还没有反应过来,就可见室内无数的银白色剑气,蓦然迸发。

    庄无道瞳孔猛地收缩,只来得及将‘牛魔霸体,这式玄术使用出来,就听得一连串咚咚,的响声,连续不断,如雨打芭蕉。

    那面血神盾,首当其冲,盾牌没碎,可那滔天的巨力,却冲涌了过来。

    庄无道没奈何,只能以双手撑住。又施展了一式大碎云,瞬间力增十五倍,又以乾坤挪移大法,将冲击过来的剑力,大量引入地下,这才勉强顶住。

    那剑气都犀利之至,不过庄无道这面血神盾,也同样不凡。以血神龟王兽龟壳为底,连续经历离寒天镜,万子圣胎与刺魔宗七金丹这三次强化,材质已可比拟五阶。在这成千上万的剑气的冲击之下,居然能分毫无损。

    可庄无道还没来得及松口气,就又面色微变。只见那些剑气中,又分出至少三成。绕开了正面,从左右身后纷纷斩刺而至。

    “霸王卸甲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声低喝,将所有的磁元障力,都全数激发了出来。又是一连串的闷响,罡力剑气碰撞,余劲直透身躯之上。

    仅仅三息时间,庄无道身周四面‘虚空藏盾,就碎裂了开来。第五息时,又一口鲜血吐出。

    就在他心内,差点压抑不住,开始滋生出逃遁之念时。那些剑气,却又悠然而止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不敢就此放松警惕,依旧是拼尽全力,不断加强着身周的磁元罡

    直到百个呼吸之后,庄无道才从血神盾后探出头来。这里剑阵,确实依旧平静。

    所有的银白剑芒,都消失无踪,一切都恢复了正常,似乎什么事都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庄无道吁了口气,挺直了身躯,目内破天荒的流出几分惊畏之色。

    这还得了?那些剑气激发,成千上万,如果是被正面击中了,哪怕是元神修士,也讨不得好。

    若非是这靠近火门处,剑阵缺了一角,估计他现在已经被分尸万段。而这仅仅是触发了剑阵位于器室之内的这一隅边角之力而已,整个剑阵,其实并未被完全引动。

    难怪庄小湖最初进来的那次,几名金丹修士都被全数斩杀,无一人逃离。

    庄无道浑身上下,也已被割出了十数个伤口。

    这是他练成不破金身之后的首次受伤,哪怕是重阳子,与那三位金丹后期联手,也只能使他内腑受创而已,身外却是分毫无损。

    “剑灵,你可看出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这套护府剑阵有些意思,与云无悲那套闻名天下的凌云剑阵有些关联,应该是其前身。只可惜我记忆未全,还未能完全看透。”

    云儿的声音迟疑道:“不过庄小湖能够逃出来,并非侥幸,剑阵的确有些缺陷。只是一时之间,那想不到利用之法,眼下之计,只有步步为营了。”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