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五六章 琅嬛仙府
    四天之后的深夜,庄无道浑身染血,出现在了周国西境一处河岸之畔。

    四天时间,连续猎杀了五位金丹修士。而就在不久之前,庄无道才经历过一次凶险。

    其实那死在他手中的五位金丹,就有三人是死在他第一波的袭杀中。之后太平道就有了防范,连续几日,庄无道都找不什么合适的机会。

    就如云儿所言,那样的谋划,只能上用一次。

    这几天只有两次战绩,以九天磁光子午线,诛杀了两位金丹初期。

    可这最后一次,庄无道却是险险就被太平道围住。十几个筑基修士,以虚遁之符,瞬间传到了他的身侧,而后拼了命的纠缠。

    太平道现在不但行事更谨慎,在这周国内分布的人手,也一天多过一天。反击的力度,也越来越强。

    到底是北方执道门牛耳的天下第四大宗,仅仅四天,就已经使他生出窒息之感。似乎有无数的丝线,在往他身上缠过来。

    “主人,北面那边已经摆脱了,没再追击。不知奴婢接下来该怎么做?主人可还要继续?”

    庄小湖的意念,远隔一千七百里地,隔空送来。忧意更浓过昨日,又含着几分敬意。

    以一人之力,筑基境的修为,在太平道的地盘,杀得太平道一方人仰马翻。这个世上能够办到的,也就只庄无道一人而已。

    “继续?继续个鸟再继续下去,就要死透了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摇着头,以道衣内的三道‘青帝长生术修复着身上的伤势。

    那十几名筑基境,其实并无伤他之力。是他急于逃命,用了以伤换命之法

    一瞬间在场十几个太平道修士诛杀小半,这才成功在那些金丹修士赶来之

    不过再有下一次,庄无道就不敢保证自己,能够安然脱逃。

    “奴婢也觉得,还是见好就收的为好。”

    庄小湖明显舒了口气,意念中透着欢喜,接着又询问道:“那接下来该怎办?如今四面都被太平道封锁,不过主人要想就此离开,应该不难。或者主人,是另有打算?”

    是想着庄无道能在重围之中,又连杀太平道百余人,自然也有能耐,安然返回南方。

    “不难o哪有你想的这么简单?”

    庄无道摇头失笑,面透不以为然之色。之前他能让重阳子等人屡屡吃亏,杀人之后,从容逃脱。看似轻松,可那是因太平道的元神修士,都还未赶至。

    此时虽迹象未显,庄无道却已从燕玄布置在北方的部属那里知晓,太平道至少有五位以上的元神境,正往这个方向合围而来。

    更准备在这方圆二十万里地域,布下了整整二十座冰魄玄阴绝灭大阵。

    这是与离尘宗正反两仪无量都天阵同一等级的阵法,一旦布成,有金丹修士坐镇,周围五千里方圆之地,都尽在大阵感应之内,

    那个时候,他无论是遁法,还是术法,神念感应,都将被全面压制。

    而对于这片土地的掌握,太平道更远胜过他。这个时候,他再想逃脱,哪有这么轻易?

    哪怕被对方发现一点蛛丝马迹,都将是灭顶之灾。自己还好,单身一人,以土遁之术走地下,还有几分希望。

    庄小湖却不成,还有那艘云隐舟,虽能在云雾水汽之中避过元神修士的意念查探。

    可在这天罗地网之下,被发现的可能高达九成。

    “确实另有打算,估计你也猜到了,往东面走回去,大宣山琅嫣府”

    眼下之计,也只有到这座琅嫣府内躲一躲了。

    只是庄无道这念头传出,一时之间,却未得庄小湖的回应。

    直到半晌之后,才再次感应到,庄小湖惶乱的意念,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“主人,元神,有两位元神境,就在主人东南不远,一千六百里。直接朝主人的位置过来了,千万小心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下意识的,就往庄小湖所说的方向望去。随即就有了感应,体内的血液,忽然间转为温热。

    轻云剑首先就有了动作,一丝丝的冷流,蔓延全身,压制着周身血流。庄无道也动作迅捷,连续几根金针,插入自己全身要穴,而后又以迅雷不及眨眼之势,在自己的右手背处,绘制下一个血色符篥。

    符篥完成,血液的温度就骤然急降,庄无道心中则是冷笑不已。

    他是早就知会有这么一出,对方必定会借助父子血脉间的感应,查探他的方位,所以在动手之前,庄无道就已提前准备了。

    不过此刻,他虽将这血脉联系,及时压制了。可那两位元神,多半也已感知到了他现在的大致方位。

    庄无道不再耽搁,浑身燃起了南明离火,将体外所有的血液,尽数燃尽,不留一点气息残留。这才又一章遁虚之符打出,迈入无量虚空之内。

    离尘宗的秘传玉符虽好,却有个缺陷。里面的九道‘千里移光术使用之后,需得三日时间,才可恢复使用。

    好在那日在寒晶灵船上,他缴获甚多。光是遁虚之符,就有二十余章,其余用于逃命用的遁逃符篥,也有六七十张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他都是全靠自己的玄术‘雷走天霆,与这些遁法符篥撑着。

    还有傀儡天珠的瞬间挪移之能,此物是他最后保命的手段,只有在对方的视线之外,才能施展,就比如此刻。

    在百里之外,跨空而出,摆脱开那两位元神修士的意念遥锁。庄无道身周的四枚傀儡天珠,都灵光一闪。而后庄无道的身影,就又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傀儡天珠附带的挪移之术,一日之内,可连续施展三次,且十二个时辰之后,就可再次施展。

    比之秘传玉符,要方便得多。毕竟这玉符,并非是完全状态的灵器,并无法禁,而是类似符宝形式。虽为合道归元境的修士炼制,可功能较之由十二件灵器合一的傀儡天珠,远远不如。

    一日之后,庄无道身影,就已出现在了大宣山内,盘坐于一处隐蔽的密林之内。轻云剑插在身前,而庄无道则继续以八景坤雷剑全神推衍参悟着血猿施展的剑法。只偶尔分神,目光时不时的往对面的山腰处眺望在。

    那就是庄小湖所言,琅嫣府的所在。

    庄无道已经查看过,此女之言,并未有假。对面的山腰内,确实有座规模不小的洞府,入口处,也的确有琅媾二字。不过已被碎石草木掩盖,外面看不出半点异样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以土遁之法,查探过地下,不过并未感应到那处直通洞府练器室的废弃火脉。

    这并非是庄小湖说完,而是被阵法遮蔽。对面整个山体,都被一股奇异的力量,牢牢的遮蔽加持住了。

    便是剑灵,也很是头疼,一时之间无法破解。庄无道之前,有四个时辰,都在那琅嫣府的山体内,无头苍蝇似的绕着圈,拿这座阵完全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也直到不久前,剑灵才摸到了几分头绪,需要全力推演计算一番才知究竟

    庄无道也就只好百无聊赖的,在此等候,也顺便等待庄小湖的到来。

    按说此女有着云隐舟,脚程应该快他数倍。不过现在这周国境内,四处都是发了疯的太平道修士。云隐舟要隐藏形迹,反而快不起来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,直到月落时分,轻云剑才一声轻鸣,从庄无道的身前拔地而起

    “剑主,我这里已算得差不多了,下方的确有条地下火脉”

    庄无道御控的灰白色剑雾,也陡然一停,面透好奇之色。

    “这座阵,云儿你已经全参透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洛轻云摇头∶“只是窥测到外围部分的一二奥妙,算出那火脉方位而已。这位无悲仙王,果非是凡俗修士能比拟。这座阵,水准已经高至元神修士所能达到的极限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神情凝重,微微颔首。不过却并未立时就进入,而是继续等候。

    连剑灵都无法参透,这座洞府的危险,可想而知。还是先等庄小湖到来再说,此女层进入过一次,经历多少可以参考一二。且此女的感应之能,亦不可或缺。

    又过了大约半刻时光,一艘银白色的灵船,缓缓从空中降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庄小湖从舱门处飞了出来,满脸都是心有余悸,劫后余生之色,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差点就回不来了——”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