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五三章 灵肉之变
    而此时吞日血猿施展的剑术,赫然正是庄无道仅有的二门一品玄术之一‘生死别,。

    可说来也怪,这剑术施展,刺在身上。庄无道却未被死亡剑气侵入体内,而是一股股勃勃生机,渡入到了身躯。

    使他四肢百骸,因强行承受血猿之力而造成的伤势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迅速恢复着。

    半刻之后,当剑光消散,吞日血猿的意念,也彻底从他身体内退去。

    而庄无道的一身伤势,也好了将近七成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庄无道愕然,一时也懒得去管元神间的变化,直接询问剑灵。

    “生死别,掌生控死,可不是说说而已。正死逆生,夺天地之造化。此剑能夺人生机,可若是将剑路反逆,就又是一门可逆转生死的疗伤神术。”

    云儿的意念,此刻也颇为萎靡,主要是代庄无道监查无量虚空,封锁船上之人退路,颇耗了不少灵元。

    “逆反剑路?”

    庄无道陷入了回思,只见那血猿施展的剑路,果然是反过来的‘生死别,

    不过,这‘生死别,逆反之后,施展出来的难度,也似上升了数个层次。绝不是现在的他,能够办到。

    “剑主莫非是想学?”

    剑灵反问着,身影显化了出来,螓首微摇,用无奈的语气道:“这一剑我暂时还教不了剑主,即便是云儿我,现在记忆未全,也未掌握,至少要等轻云剑,恢复到四十五层法禁再说。除此之外,剑主更需将那大回天针术习全才可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哑然,他料到这一剑,很有些难度,却全不曾意料,这逆转之剑,居然还超出了剑灵的能力之外。

    不过也不算太意外就是,血猿御使的剑,的确超出了他两个层次。

    遗憾的一声轻叹之后,庄无道又颇觉怪异,

    “我倒是未曾想到,这头吞日血猿,居然连剑术也这么擅长。”

    武道上的技巧也就罢了,血猿的剑道,居然也超出了现在的剑灵一筹。寒晶灵船上的几剑,都使人惊艳。

    这位妖修,难道专门学过人类的御剑术?又不是赤尻马猴与六耳猕猴,又或通灵魔猿的属类。吞日血缘一族,并不算太聪明。

    “战魂并非这么简单,死亡之后,更会吸收附近保含战意不甘的魂魄碎片,只是以吞日血猿为主体而已。所以越是大战战场,越容易产生战魂。似那羽旭玄的战魂碧霄真君,就是聚合了战死于离寒天境的修士意念,所以不但可剑术高绝,更拥有毫不逊色的术法之能。”

    云儿语音疲弱的解释着,而后又微微一笑:“战魂之能,剑主日后自可知晓。那‘生死别,的逆反‘生剑剑主也定又一日能掌握。倒是现在,剑主若还不炼化那些魔种反馈之灵,那就定将错过一次莫大机缘。”

    其实不用云儿提醒,庄无道就已经注意到了,那些清冷灵流,已经有了消散的趋势。

    当下再不耽误,庄无道以极快的速度,在这地底洞窟周围,布下了一个小小的阵法。就开始闭目入定,将这些散入魂念内的灵流熔炼。

    他此刻所布之阵,极其的‘单薄几乎毫无防御之能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时半刻,庄无道也布不出什么似模似样,拥有强横守护之能的大阵。且也不敢大张旗鼓,引动地脉的变化

    这座阵,一是为示警,可以远隔三四百里,感应到修士灵机,给庄无道反应的时间。

    二则是为扰乱与封锁命机,以那面‘万象星罗命机盘,为主体,使对手无用通过星象卜卦之法,来预测自己的方位。

    这面命机盘,本是极法真人赐下,用来对抗天机碑之物。不过自从庄无道,有了天机正碑的碎片之后,就一直没能用上。

    此时才被庄无道翻找出来,以防万一。按照剑灵的说法,术算之道神妙,不可不预作应对。

    便是庄小湖,驾驭的那艘‘云隐舟也有相应的布置。那件‘易人面此时就在庄小湖手中,此物能够瞒过元神修士,也因此物,有着避过天机术算之能。

    仅用了大约两个时辰,庄无道就结束了入定,睁开眼时,目中赫然是熠熠生辉,精神十足。

    《魔念炼神大法》,几乎使他沉沦入魔。可给他带来的好处,也远远超出当初庄无道,修炼此法时的预计。

    就入云儿之言,执念越是深刻,魔种越是茁壮,破除炼化之后,庄无道的神魂受益,也将越具规模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,庄无道的神念,就已扩展到了整整一万一千丈的范围。

    等于是使他的元神,在一息之间,强壮了数倍。

    七千与一万一千,看似只差了四千丈而已。可其实后者真正笼罩的范围,已超过前者三倍还有多。一百五十丈一里,一万一千丈,也就是近八十里的范围。

    这还是刚刚熔炼了那些清冷灵流,未能稳固。只待一段时间沉淀,庄无道意念能覆盖的范围,还会大幅扩增。

    而更关键的,是庄无道此刻的元魂,赫然是仿佛一个人形般存在于身体。不再似以前那样,不成形状,只能依附于脑髓。

    而这个‘人形此刻不但有着与庄无道同样的五官相貌。也有着,与庄无道肉身相对应的经络对应的‘灵窍,等等。

    只是雏形坯胎,还未真正成形,可已能让人,窥见一丝未来‘先天战魂,的奥妙。就好似庄无道,另一具肉身。

    “不该的——”

    剑灵是第一时间,就感应到庄无道元神的变幻,却是满含着疑惑之意:“元神塑形,哪怕是先天战魂,也需金丹修士才能完成这一步。难道说是使天境炼魂之术,使剑主的神念,提前转阳之故?也不对,又或者,是吞日血猿之魂,激发了剑主先天战魂之体的特性?”

    庄无道也微微凝眉,他还是首次见到剑灵,这种百思不得其解,语无伦次的模样,心中也微觉不安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元神塑形,可是有什么坏处?”

    “这倒没有,我只是不解——”

    剑灵清醒了过来,眼神清冷,又带着疑惑,淡淡看了庄无道一眼:“担心剑主的先天战魂,怕是没那么简单。元神塑形这一步本来需金丹修为才能办到,可剑主却在筑基境,就完成这一步。那么金丹境之时,就也有可能提前完成元神境时的柏开窍,。”

    “转阳开窍?”

    庄无道顿时就明白了过来,普通修士到元神境,就只有任,而没有‘开窍,之说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我在金丹境时,就可开启与肉身对应的魂窍。拥有比别人多一轮的玄术神通?”

    云儿口中的天生战魂,不但是位列当世十大魂体,也是十大战体之一。

    到等仙境时,不但可比元神修士,多施展六轮玄术神通。战魂之体,更能增强玄术威能,将所有玄术神通,提升半个等阶

    可这些好处,都需他的修为,到元神境时,才会一一显现,使他受益。

    而若是能在金丹境时,完成柏开窍那也就是说。这天生战魂之力,可提前激发?

    “不止如此剑主那时,不但可招来更多的吞日血猿意念。亦可抛弃这具肉身,走魂修之道,或者于脆夺人之舍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说到此处,又摇着头道:“可剑主也莫高兴的太早,我实不知日后,这到底是祸是福。提前开启魂窍,固然是喜,可也很可能意味剑主,战魂并不稳固。若是外因也还罢了,若是内因,那就有些棘手了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目中,也转为凝重。听出了轻云此刻的语气,确实隐含焦虑。

    因解除执念,魔种爆发之患的好心情,已渐渐消退。

    正想问究竟,随即就听轻云苦笑道:“不过也莫要太担心,剑主魂有隐患的可能,还不足一成。倒是其余因素,占有九成之多。我恐剑主的魂体,还不仅仅只是先天战魂而已,不过这也同样麻烦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失笑,这好的坏的都是出自剑灵之口,怎么听都似有危言耸听之感。

    “若不只是先天战魂,那么又麻烦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在于剑主现在的逆五行道体”

    洛轻云也知自己的言语,以及引起了庄无道的疑窦,所以解释起来,尽量详尽。

    “魂体与道体,可不能胡乱拼凑。需要完美契合,才能使剑主日后的战力,发挥到最大。云儿以前,都是按先天战魂来为剑主谋划,逆五行道体本就是意外,不过也不是不可弥补。可若是剑主,先天战魂另有变化,与逆五行道体

    “所以最好是重新开始?”

    不等洛轻云说完,庄无道就直接出言打断:“可是要夺舍重来?”

    “最好是,嗯?”

    剑灵忽然吃了一惊,不可思议的看向了庄无道:“剑主之意,莫非——”

    这与庄无道以往对肉身的态度,截然不同。夺舍与放弃这具肉身之言,她曾不只一次提起,可庄无道,却每每都是反感之至,毫不犹豫的拒绝。

    可听庄无道今日的语气,似乎对此已并不在乎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