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五零章 所向披靡
    可就在这金丹修士,身行疾退之时。庄无道的掌上,又蓦地生出了一股强横元磁摄力,使此人的身影,立时一窒,几乎再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眼见着这高打两万象力的掌势,已经近在咫尺,浩瀚的拳意,更将他的神念牢牢锁定,须臾就可将他头颅,生生拍碎。

    这金丹修士的面上,却不惊反喜。先是将一面伞状灵器,祭在了身前上空。而后是不退反进,倾尽了全力,一剑猛地穿向了庄无道,毫无遮拦的胸腹。

    果然下一瞬,一个身影就化成了狂风,穿入室内。一声怒喝声,也同时响起。

    “竖子,这北方可非是你逞凶之地”

    一把长达数丈的巨大玉锤,赫然携带万钧之力,猛地向庄无道的本后横扫而来。锤尖棱形,隐隐透着破罡气芒。

    与那剑影,一前一后,隐隐已将庄无道逼入到必死之境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是不闪不避,那掌势依然不变,迅猛拍下。那伞状灵器,似如泥捏般,一击粉碎。不过在此之前,那剑影就已刺在了庄无道的胸前。

    瞬时一团火花闪出,那剑光就如刺中了一面钢墙铁壁,奋尽全力往前冲击着,却不得寸进。剑力与磁元罡气撞击,发出一阵阵金属交割般的刺耳声鸣,气劲四溢。

    而紧随其后,又是一声如擂鼓一般的猛响。那巨大的玉锤,也在此时锤击在庄无道的身后。

    却见庄无道浑身气元,猛地一缩一胀,罡劲乱卷中。那巨型玉锤,竟赫然被反弹而回,

    而在他身前的金丹修士,更是口中核血,整个胸膛都塌陷了下去,手中那口高达三十七重法禁的灵剑,则亦是‘呷,的一声,从手中脱手出,盘旋往上,钉在了室顶玄冰之内。

    “这是——”

    那持锤修士双眼圆睁,满眼都是无法置信之色。他这一锤,全力而为,挟冲势而来,至少达一万四千象,却根本未能沾上庄无道半便片衣角。更有一股寒冰剑力倒冲而回,沿锤而上。

    随即持锤修士,就若有所悟。

    “是金刚不破之身?”

    他隐隐记得,重阳子回归之时,曾经提过。只是那时,太平道所有人,都不曾真正在意

    如今看来,却是不假。可这也未免太过夸张!金刚不破,只是针对同一境界,那些筑基修士而已。可以他金丹中期的修为,又是同阶中肉身之力佼佼者,持的又是专破罡气重甲的‘碎骨玉元锤居然也连庄无道一层油皮,都不曾打破。

    此子不破金身,难道就强横到这样的程度了?

    若说持锤修士,只是惊骇。在庄无道身前位那位金丹修士,则更是心胆俱裂。

    一声嘶吼,此人手中符文,连续闪烁三次灵光。无尽的冻气,在二人间的方寸之地,猛地爆发开来。

    而此人的身外,更结出一层玄冰,似一座冰棺,将他整个身影,都包裹在内。

    庄无道双目不禁微眯,太平道的秘术‘玄冰结与离尘宗的‘固元磁极,同样,都是一种保命的玄术。

    将自身固锁在外人无法打破的玄冰之内,暂时护得自身无恙,

    ‘嘿,的一声冷笑,庄无道的肉掌,抢在那‘玄冰结,完成之前,就已拍至。

    顿时血肉飞散,碎冰四溢。此人整个头颅,都被庄无道硬生生的拍入颈项之内,

    不过在庄无道的身外,也同时凝结出一层薄冰。‘玄冰结,的余力,已转而把他身躯冻结。

    而就在下一刹那,那持锤修士的‘碎骨玉元锤也再次轰至。

    瞬时又是一声使人耳膜刺痛的震响,庄无道岿立原地,一动不动,反而是那持锤修士,再次被反弹而回。

    而庄无道的身外冰层,也寸寸碎裂。脚下再一震,这灵船中枢,仅余的那些禁制,都被全数摧毁。

    地面的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,瞬间就将灵船中残余的外围禁阵,扫灭一空。

    四尊雷火天傀,也在此刻,带着无量的南明离火与都天神雷,猛地冲入到船舱之内。配合那些星火神蝶,四处疯狂杀戮着。

    “李师弟,曹师弟他是怎么回事?气机为何突然消失?”

    随着话音,又一个身影,蓦地穿入到了中枢室内。却是一个五旬老人模样的金丹境,往这边怒目而视,眼神随即就又惊疑不定。明明对面只是筑基,却只觉一股使人心胆俱裂的迫人威压,凌压而至。

    那李姓持锤修士,却是想也不想,就往来路飞退而回。

    “速退此人霸体可怖,可能身有三阶金刚不破体,你我二人不是对手。需得几人合力——”

    却隐隐只听一声,类似野兽的咆哮,持锤修士的瞳孔一缩,隐隐望见了庄无道身后,一个若隐若现的的血猿虚影。

    他却还来不及反应,庄无道就已探手一招,将一直漂浮在身侧的八景坤雷剑握着手中。而后身影一闪,化成了一团雷光,一人一剑,几乎就消失了二人的视野之中。

    只能见一波锐烈的气浪荡开,一道剑影,如天外穿来,飞凌而至。

    一品无双,诛神式

    结合‘雷走天霆,之术,以吞日血猿的意识为控,竟是硬生生,把这门诛神式,推至到了一品之境

    雷光闪过,那新入内的五旬金丹,反抗抵挡的心念,才刚升起,就已被那八景坤雷剑直接洞穿了眉心。

    而后一身肉躯神魂,都被炸开的雷光剑气,彻底的绞散粉碎。

    战杀一人,那八景坤雷剑,却依旧余势未尽,剑光一转,就又继续往那正疯狂疾退的持锤修士,继续穿刺而去。

    而此刻这李姓修士,已是面色苍白如纸,现出惶恐惊惧之色,失心疯般的嘶吼着,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“战魂附体,你是血猿战魂,仙阶魂体这个世上,怎么可能会有仙阶战魂?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根本不曾理会,身影有雷光转变,化出人形。

    而那持锤修士,被剑影逼至到绝处,也终发出了一声怒嚎,

    “我跟你拼了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却毫不在意,剑影笔直的刺向了空处。二人还隔着三丈之巨,那持锤修士的眉心处,就已洞穿出一个血洞。

    二品无双,忆惘然

    一剑回溯三息之前,将正逃遁中的这一人,一击毙命。

    那白玉巨锤,却失去了控制,继续旋风砸至。庄无道身影向旁微侧,气劲一引一带,就已将锤上巨力化解。将这口‘碎骨玉元锤拿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而后心念中微有感应,庄无道侧过身,又往侧旁望去,

    只见那条走廊夹角处,又是一位金丹修士,在那里顿住了身影,这人他却认得,道号延风,那枚玉简中记载,此人是金丹初期之境,实力略逊那永阳子一筹。

    不过这人,却是双眼略又些失神的,看着庄无道的身后,那个胖大虚影。

    “吞日血猿战魂,仙阶——”

    呢喃着说完这几字,永阳子心神就猛地一醒。毫不犹豫,就神色仓惶地转身御剑逃遁,一个剑啸,身影就快要消失在走廊转角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庄无道却已出手,凌空一摄一抓,就将永阳子的身躯,强行往自己所立之处拖拽。

    大摘星手,摘星式

    那永阳子浑身剑罡冲溢,无数细若游丝的剑气,四处游走绞割着,试图切断庄无道的摄力气元。却完全无用,身躯依旧被这磁摄之力,牢牢拖往。

    一法通则万法通,吞日血猿附体,不止是使庄无道力量大增,极限时至两万三千象。其余任何功法,也都威能倍增。

    牛魔霸体,庄无道最多发挥第三重天境界顶峰的程度。血猿战魂,却可将这门功法,推至第五重天。尤其是在庄无道有了逆五行道体之后,吞日血猿的魂体,与庄无道的这具身体,似乎越发的契合。

    所以一身罡气,坚实难破,虽只筑基,却赫然已有了第三阶段的不破金身

    所以一式大裂石,可轻轻松松,将一件接近法宝级的灵器,一击粉碎

    此刻亦是同样,摘星手虽为庄无道自创,可在血猿意识操纵下,却已强出庄无道自己施展的近倍之威。

    永阳子止不住身影,而后猛地一咬牙,无数的银色丝线,蓦地从大袖之内冲出。银线的末端,却是一枚枚的银钉,一束束的钉在了周围廊道中的玄冰外壁上。使永阳子整个人,好似蜘蛛,被一张网牢牢的束住,再不受摄力影响。

    而他袖子更多的银色丝线,则往庄无道立足之处潮涌而去,成千上万,宛如浪潮拍卷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眼,却都未曾眨上一眨,脚步亦未曾有半分停留。只一双手,再猛地迅猛三拳,接连隔空捣出。

    大摘星手,捣虚式

    一连三拳两万象的隔空劲力,精准之至的,全数击在了二十丈外的永阳子身上,

    轰轰轰眨眼间三声闷响。

    先是护身的一件玉符状的灵器,被巨力强行轰碎,周身的银丝,也尽界碎散。

    接着是永阳子的整个身躯,被隔空冲来的强横拳力,轰成了血肉碎片。四肢骨骼,全数无存,把周围十丈之内的玄冰廊道,染成了血色。

    只剩头颅抛飞跌下,可也随即就在庄无道的罡气碾压之下,化为齑粉。

    而此时距离庄无道破船而入,还不足百息。庄无道以血猿战魂俯身,与这些金丹修士战,任何一位,都用不到三合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