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四八章 周国伏击
    庄无道虽未明言,那燕玄却已会意,又将一枚玉珠,丢了过来:“庄兄可每隔三日,寻觅一地使用此物。我会让人将玉简内诸人之后的行踪,北地范围一切动向,都传于无道你知晓。此珠消耗颇大,使用一次,就得十枚四阶蕴元,庄兄自己斟酌。不过以我之见,庄兄最好莫要在北地呆上太久。需知人有失足,马有失蹄。便是我,也不敢保证消息完全准确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之后,燕玄又接着笑了笑:“此事了结,庄兄若无处可去,或可至燕某封地暂居。我那里有一雪蕴清灵泉,对无道你,或有些裨益。”

    所谓雪蕴清灵泉,是天地间诸般三阶灵泉之一。在这种灵泉之内修行,有增益修为,锻炼肉身之效。

    不过除此之外,雪蕴清灵泉还有一个用处,就是炼化魔息煞力。

    庄无道眼神淡淡的看了此人一眼,知其用意,却淡淡的无有表示。

    若是在他入北地之前,在燕玄封地之内潜伏,倒是一个不错抉择。可方在北地回归之后,却只恐燕玄,顶不住这压力。

    不过此番北方之行,把一切之事了解之后,他也的确需要寻个地方,潜修一阵。

    送走了燕玄之后,庄无道就再忍耐不住,当日便已动身,催迫庄小湖,驾驭‘云隐舟,全速北行。

    一路无事,庄无道小半的时间,都在研究那枚记载太平道所有真传弟子名录详细的玉简。其余的时候,就在研习《重明阳神录》。

    重明阳神录融合,那离尘宗三种镇宗功法南明离火,都天神雷,与九天磁光子午线,都会产生变化,

    衍生出《重明阳神录》的附属神决——《太霄重明离火》,《太霄重明羽化都天神雷》,《太霄重明神光》。

    之前的庄无道,一直都在钻研琢磨,只是把重心,偏向于遁法。

    而之后北上的数月,庄无道胸中戾念太深。根本沉不下心思,继续精研道法。

    光是压制心魔,就耗费了他大半的心力。

    不过自从这玉简到手,庄无道胸内,总算有了几分希望,郁结略去。他才能真正静下心来,精进自己所学。

    不过短时间内,这三种神诀,都无有完成的可能。南明离火与九天磁光子午线,只能先将就用着。不过有《重明阳神录》功体加持,三种神决之威,能有提升,此时都可相当于二品功决。

    越近北方,庄小湖神情越是忐忑不安。她在被庄无道逼降之前,一直都在北方周国附近修行。

    也曾游历诸国,探访仙缘。这北地的山山水水,庄小湖大多都了然于胸。

    到了此间,一方面是近乡情怯,一方面却是畏惧太平道,所以日日愁眉不展。

    而庄无道虽也这周国长大,可却完全没有‘回乡,的愁绪。幼年记忆不深,也厌恶这北地一切。

    只是偶尔,庄无道也会在站在窗旁俯视地面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当云儿问及缘由,庄无道沉默了良久,才开口道:“我只是有些不解,当时我母亲她,是到底如何跨越一百五十万里地,到了南方越城安身?她一个弱女子,又到底是如何知晓太平道假死真相,如何寻到那太平道冰泉山?这都引人疑窦。我那时记忆模糊,已记不太清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是他一直疑惑之事,他不记得母亲那时,身边是否还有余财傍身。不过能有财力,搭乘四阶灵船前往南方,又岂能不引那些心怀叵测的修士觊觎?

    剑灵眼珠转了转,就语音悠悠道:“此中详细,剑主莫非很在意不成?”

    庄无道失笑,微摇了摇头。即便知道了当年的真相,又于事何补?

    其实他心内,也不是没有猜测,九成九的可能,是另有势力,欲以他们母子,乱重阳子的道心。

    只是那沈珏的无情,远远超越这些人的想象。

    两日之后,‘云隐舟,抵达周国境内,庄无道也终止步于此。选了一个周国北境之地,悄然潜伏。

    而后一连数日,庄无道先是在浑身上下,绘制了一个血色灵纹。之后就在舟中静坐,蕴养元气,感应四方灵脉。竟是不再压制心念之内的魔种,反而借其之力,使体内蕴养的杀气剑意一日盛过一日,逐渐攀自巅峰。

    庄小湖心惊胆战,她依旧不敢问庄无道缘由,不过好在还有百无聊赖,飘在庄无道身外晃荡的剑灵可以询问,

    “主人这是准备作甚?既不提纯真元,又不去那琅嫣府?”

    那日燕玄赴约拜访,她虽知情,却不知二人所谈,到底为何。

    问这句话时,庄小湖语音故然是无力消沉之至,可也不再忐忑不安。是已有准备,无论庄无道打算作甚,她都认命了,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已。

    其实到此刻,她心里早就已隐隐有所猜测。

    “三日之后,太平道真传弟子萧丹,会从东海返回,随父祭祖。除此之外,还有一桩婚事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也看过那枚玉简的内容,此刻是眼神清澈的看着庄小湖:“是那燕玄给的消息,重阳子沈珏荒废一年修行,以三滴本命精血,为萧丹塑成后天寒君道体。之后又从珠光楼,换取了一件异宝,为萧丹解锁精关。此次萧丹前来周国,就是为从沈氏族人,挑选数女,为萧丹世俗妻妾,祭祖之后就可大婚。

    “主人之意,莫非——”

    庄小湖心头猛地一跳,止住了话音,转而问道:“既是如此,主人怎不预先作些的准备?”

    以萧丹的身份,又岂会孤身前来沈国?光是萧氏一族,就有十数位金丹修士。而在转化后天寒君道体之后,此子更已是太平道近百年来,天资仅次于萧丹的后起之秀,备受重视。

    此次返回沈庄,定有数位金丹修士随行,以防意外。且事关自家后裔繁衍,那重阳子也必会重视之极。

    “重阳子现在,就在二千里外的沈庄。太平道与萧家十七位金丹,群聚于此,还有一位元神境,也会不久之后赶来,为萧丹见证大婚。你觉得什么样的准备,可以不打草惊蛇,惊动他们?”

    见庄小湖口唇于渴的咽了咽唾沫,云儿又意味深长的笑问:“你可是害怕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

    庄小湖强笑了笑,强忍着才没把‘不知死活,这四字说出口。

    周国境内,太平道二十余位金丹境。随行萧丹身侧护持的金丹修士,也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二千里地,金丹修士若不惜损耗,一个时辰就可赶至。若有似‘千里移光术,这样的术法,赶过来只需一瞬,

    一但事有不谐,被那些金丹修士缠住,他们二人,想逃都逃不掉。

    而即便事成了,在太平道全力围捕追杀之下,二人的生机,也是渺茫的很

    不过此刻她胸内却是彻底死了心,是真存了跟随庄无道,拼死一搏的念头,她性命元神皆在庄无道掌控中,哪里能有退步的余地?

    随即就又神念微动,将那枚本命之宝‘窥天照影环,取出,只见有数十道或陌生或熟悉的灵机,出现在环内图影之中,

    庄小湖微微色变,感应到的这些灵机变化,光是金丹层次,就有七人,而且似都在同一宝船之上。

    ——这些修士的身份,不问可知。会在这个时候,大规模进入周国境内的,也就只有与周国沈氏相关的人物。

    而那前任少主萧丹的气机,她更是再熟悉不过。

    也就在顷刻之后,庄小湖就见静坐在船舱之侧的庄无道站起了身,浑身上下,罡气如龙。

    一个巨大的血猿虚影,若隐若现的,显化在了庄无道的身侧。

    那危险的气机。与当年阳湖之底,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然而那时有阵法阻隔,庄小湖并不知详细,可此刻望见之后,却终是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而同时庄小湖眼瞳中,也现出了惊骇讶然之色。

    战魂附体,这竟是战魂附体

    ——他的主人,竟也是与那羽旭玄一般,身有战魂加持

    云儿的声音,又悠悠响起,带着几分苦涩意味:“剑主之意,是欲在重阳子的眼皮底下,让萧沈二家,血脉断绝”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少主船已入大周境内,最多还有一个时辰,就可抵达沈庄,”

    体型巨大的寒晶灵船上,萧承泽神情恭敬的,站在了一个船舱门口。

    而在其身后,还随着一群同属萧氏的筑基修士。

    北地萧家,是北方最大的修行世家,与太平道几为一体。所以萧氏之人,可以任意出入这些太平道视为至宝的寒晶灵船。

    而身为萧氏十六位金丹修士之一,又是仅有的三位金丹后期,萧昂虽为灵奴身份。可在这北地,地位却也能与那些太平道的金丹修士比肩,甚至凌驾其

    北地无数人,需仰其鼻息。

    不过在这舱门面前,萧承泽却不敢又丝毫的失礼不敬。

    只因知舱内之人,将是未来数百年,整个萧氏,甚至整个北地的执牛耳者

    包括他萧承泽,以及留下的子孙后裔的命运,都在其掌握之中。所以不能恭敬又加,不能不全心扶助。哪怕这船舱之内,只是一位小小筑基。

    而就在须臾之后,舱门打开。萧丹身影,从室内步出,眉头紧皱,面色不虞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”

    淡淡的说完这句,萧丹就径自步向了第一层甲板。往下眺望,整片千里山河,都尽在眼中。

    可这开阔之景,却没能使萧丹心绪,好过多少,反而愈发的烦躁,难以静心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