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四七章 皇子燕玄
    足足用时三月,‘云隐舟,才至太平道的势力边境。这里也是大灵国的北境边缘,此处数百余国,一部分是大灵国的属国,一部分附庸于宗派。左右逢源,日子倒也不算太难过。不过各方势力混杂,犬牙交错,是片乱象横生之地。魔道修士,甚至可在此间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到了此处,庄无道就暂时止住了飞舟,不再前行。只将一张符篥发处,而后就以‘易人面伪装成一个名唤‘云宇,的散修身份。在附近灵地,暂租了一个拥有三阶地火的洞府。

    庄小湖疑惑不已,不过她虽是好奇,却没胆向庄无道询问究竟。

    云儿却是无此顾虑,直接就问:“剑主是欲此处潜修,炼化魔煞?”

    这并非是无的放矢,就在不久之前,庄无道搜刮了自己小须弥戒内所有灵物,又换取了三十枚四阶蕴元石。之后四处再以‘云宇,的身份求购,买来了不少炼器灵材。

    其实庄无道的家底还有不少,可能够不泄自家跟脚的,也就这些而已,庄无道是因卖得急,价格不到本来的七成。

    关键是庄无道买下的那些炼器灵材,其中就有整整十六面削成片状,已经抛光打磨好的三阶火阳明晶,正是炼制火属灵镜的上好材料。

    十六面上品灵器级的宝镜,正可施展天镜炼魂大法。而与之配合的‘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庄无道一个意念就可布就。

    所以剑灵才猜测,庄无道是欲在此潜修,净化体内的真元魂念。

    “不是!”

    庄无道摇着头,眼望北面,目光莫测:“是在这等人,再往北面走,我就是聋子瞎子,是自投罗网。”

    到了北方,没有宗门为后盾,哪怕修为再高,也是孤家寡人。即便有着庄小湖相助,也只能为他观照一千八百里地而已。

    现在能够帮到他的,也就只有那人而已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——”

    洛轻云若有所悟,隐隐感应到了庄无道的一丝意念。

    “是在等燕鼎天?”

    不止是猜到了庄无道,现在要等的人物。也知道了庄无道,这次北上的真正目的。

    她依稀记得距离这里不远,三万里外,就是燕鼎天的封地。此人身具龙气,她特意关注过。

    接着就不再多问,剑灵眸中,闪过一丝欣赞之色:“剑主欲以杀伐之法斩断执念,这是好事。可毕竟是父子相残,剑主日后可莫要后悔。还有此去北方,凶险之至,也需小心,”

    庄无道默然不答,只回以冷笑。还有什么好后悔的?重阳子在母亲忌日这天,引来刺魔宗修士设伏时,可也从没后悔过。

    既是如此,就由他自己亲手来让那沈珏,悔不当初好了。

    那十六口宝镜,庄无道却未让剑灵出手,而是自己亲力亲为。

    此处距离太平道已经不远,可正因如此,庄无道每多等待一日,就是一日的煎熬。

    胸膛里的戾气,一日重过一日。几近疯狂的憎恨,在啃噬着他的心脏。神念里的魔种,也随时随刻都有崩溃之险。

    庄无道只能将所有精力,都寄托在这些宝镜的炼制当中。一意练气,以求将自己所有的怒与恨,都全数忘却。

    他非是专业的器师,不过这些年,也在此道上颇下过些苦工。再有观睹云儿炼制傀儡天珠时的经验,上手极快。

    不过初始两件,成品时却还是出了瑕疵。庄无道没奈何,只能从庄小湖那里,又收刮了些蕴元石,再去换来了两面火阳明晶。

    好在这些宝镜,本身炼制不难,只是二十五重法禁的灵器而已,之后庄无道,就再没失败过,

    火阳明晶是一种火性晶体,任何火灵之力,从晶体透过,都有不小增幅。而本身又是石质,隶属土行。

    这也是庄无道,为何要挑选这种晶体,做为宝镜主材的缘故。后面贴着的银箔,也颇有讲究,混合数种灵金。外面则以三阶焰铜包裹,内嵌器阵,有‘聚灵‘强光,‘磁元,之能。

    这套宝镜,虽只是以三阶灵材制成的上品灵器,完全没有提升的潜力。可却是为庄无道的《重明阳神录》,量身制作。

    尤其是九天磁光子午线及南明离火,由这些宝镜激发,威能至少可提升近倍。

    整套宝镜,又花了庄无道将近两个月。而炼成之后,庄无道也不似往常般追分夺秒,去做其他。就只静静枯坐着,默默等候

    庄小湖担忧不已,却完全无法可想。她是庄无道的灵奴,神念被的后者操控,也正因此,能感觉到自己主人,意念内正酝酿的风暴。

    憎恨,黑暗,毁灭,令人颤栗不已。

    好在四个日月更替之后,一个年青人的身影,终于出现在了庄无道的洞府门前。

    “庄兄抱歉,燕某来得晚了——”

    燕玄一入门内,就仔细看了庄无道额前的红痕一眼。目里稍露惊诧之色,就又恢复了平静,也未多说什么,笑着与庄无道一起,在客厅内分宾主坐下。

    “我家的情形,庄兄应该知晓一二,来去皆不自由。尤其最近,燕某更不敢轻离封地。换成别人赴约,燕某也不放心。庄兄可知,你现在的人头值什么价位?任何人将你头颅带去乾天宗或者太平道。就是三千四阶蕴元,还有一个乾天宗真传弟子的名额。便是南面,也闹翻了天。离尘宗为庄兄之事怒极,四处捕杀刺魔宗门人,据说已查出四名金丹修士,当场围杀。也同样在寻觅庄兄下落——”

    话音一顿,燕玄就豪迈的将二人身前的酒樽倒满,而后持樽抱拳:“此杯敬庄兄,信我”

    庄无道摇了摇头,虽一言不发,却也毫不犹豫的,将樽中之酒一口饮尽。

    他在这里坐等,而不但有被燕玄出卖,是因知晓此人,不会做出这等样的蠢事。太平乾天,都无助于燕玄争夺皇位。

    不过燕玄以皇子之尊,又正执诸子争位的残酷之时,敢孤身一人,不带从属来见他。又何尝不是对他庄无道,放心之极?

    至于离尘的反应,也在他意料之中,想必节法几位真人,正是懊恼之极,自己回去说不定又要再被禁足。

    可此事他也颇是无奈,血祭之事隐秘,他绝不敢与其他师兄弟同行。而此时离尘,对境内辖地的掌控,也处于最虚弱之时。

    几杯酒下肚,说了几句别后之情,庄无道就直接目光灼灼,与燕玄对视。

    “这次请燕兄过来,我只问一事,当年你我离寒天境之约,是否还有效?

    他现在的处境,城府再怎么深厚,也难沉得住气。庄无道也懒得做那旁敲侧击之问,直接就单刀直入,直切正题。

    “庄兄果然是要问此事”

    燕玄的面色,转为凝重:“我现在的处境稍好,从离寒天宫回来,才总算有了皇子的模样。现在手下倒是有三五十位金丹供奉,也有半州领国。不过要与太平道抗衡,却还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闻言,不禁眉头大皱。其实他也知燕玄的境况,在大灵诸多皇子中,并不被看好。才会独自冒险,进入离寒天境,

    直到取回了镇龙石,才在大灵诸皇子中,脱颖而出。被灵帝看重,成为最有望,问鼎皇位的七位皇子之一。

    可也正因此故,燕玄现在更是如履薄冰,不能有丝毫的行差踏错。

    他不愿强人所难,可在这北方之地,能够借助的力量,就只燕玄一人——

    正欲说话,却见燕玄又微微一笑,将一个玉简丢了过来:“我现在,可不敢与太平道翻脸。不过若只是打听消息,自信这北方之地,便是那刺魔宗的情报,也不过与我相当。这是太平道,所有真传弟子以上身份之人的动向,对庄兄你或有用处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接过玉简,而后双眼就微微眯起。

    玉简中,排在第一位的,就是重阳子。第二位,是萧灵淑。第三位,则是萧丹——

    总共七百六十九人,真传弟子以上,包括了太平道所有金丹元神,以及一些拥有真传甚至秘传身份的筑基修士。

    这燕玄,多半是猜到了他这次北上的真正目的。这玉简之内,对这些太平道核心弟子的状况,更是一一罗列,详细到使人发指。

    包括了这些人的方位,所修的功体,擅长的术法,有什么喜好,俗世亲族等等,无不详尽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推测,推测这些人,一个月内的动向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北地的地形图,太平道范围内的各方势力,以及知晓诸国的大致情报。详细程度虽不如太平道那些真传弟子,却也足够他用了,可以在一些时候,做出准确判断。

    庄无道首次感觉,云儿说此人身有真龙之气,只怕是真,

    一个皇族子弟,哪里有如此大的能耐?必定是有一个莫大的势力,在燕玄的背后支撑。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庄无道努力使心绪平复下来∶“这玉简中的消息,果真?

    “接到庄兄信符之时就开始,足足花了我两个月打探。”

    燕玄笑着饮了口酒水:“庄兄之事,燕玄哪敢不尽心?就以这玉简,谢过离寒天宫内,庄兄救命之恩”

    “多谢”

    庄无道将这枚玉简,收入了怀中。有此一物,比燕玄麾下,那三五十位金丹供奉还有用,

    不过随即就眼望着着燕玄,欲言又止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