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四六章 潜行北上
    此刀确实是奇异,庄无道估计那人,哪怕不当场身死,只怕也不好受。

    确实是可越阶击杀的奇宝,就只积蓄刀威时,血腥了些。不过似此等杀器,哪怕庄无道自己再怎么不情愿,也需想方设法寻来足够的祭品,来补充刀内的血元

    “那重阳子,剑主最多只需三年时间,就能有与其抗衡之力,其实无需太在意。”

    云儿凝声道:“倒是那刺魔宗,颇为棘手。为使剑主松懈大意,居然肯抛出七位金丹为弃子。今次之后,只怕也再不会轻视于你,剑主日后,更需得时时留神那两位元神修士。好在那傀儡天珠的瞬空传送之能,还未暴露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微沉,自己之前经历的那次伏击,的确是使他松懈了。

    正因这次不成功的袭杀,才使他忽略了,刺魔宗在越城布伏的可能。

    可能那刺魔宗布局之时,并未预料那七位金丹修士,会在剑下全数陨灭。可那些参与筑基修士,却实实在在献祭给他的祭品,跟本就无逃生的可能。

    这刺魔宗倒真是舍得本钱。乾天宗给刺魔宗的定金,也绝对不止三千四阶蕴元,必定是另有协议。付出的代价,也定是出常人的想象。

    此刻庄无道,唯一能够依仗的,就是自己的傀儡天珠。不过这瞬空挪移之能,若被人知晓,刺魔宗未必就没有克制之术。

    毕竟这天下之大,奇功异法层出不穷,就是活书库,一般的剑灵,也不能尽知。

    “刺魔宗暂时无可奈何,可等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声苦笑,手指抚着自己额前的红痕:“你怎么就不提,今日我把这一身魔元煞力与那血魔刀,都全数暴露了?”

    此事传开,离尘宗内,必定是要问罪的。魔修的身份暴露,轻则被罚往极南恶地赎罪,重则直接废弃修为,逐出离尘。甚至杀孽较重者,会直接诛杀,以儆效尤。

    “此事我反倒最不担心。”

    云儿一副并在在意的模样:“无有实证,如何能指证于你?抓不到把柄,无人能对你说三道四。即便是有,叁法真人他们会否理会,还是两说。剑主锋芒毕露,固然是使你木秀于林,可也同样有锋芒毕露,木秀于林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

    庄无道仔细凝思,而后心中微定,不过依然摇着头:“可若是被记录了形影,终究是个麻烦——”

    只是话音未落,云儿就不屑的一声轻笑:“记录形影,哪里有这么容易?我那时虽帮不到剑主,不过解决这些小麻烦,却是轻而易举。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那轻云剑忽然就在庄无道的眼前凭空消失,无影无形,而后又一丝若有若无的剑气闪过,远处一块三丈方圆的巨石,就被粉碎。

    庄无道这才想起,似轻云剑这样拥有剑灵的仙兵,可非是寻常的法宝级兵刃,一旦没有人御使,就完全是件死物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轻云剑,恢复到三十六重法禁之后。剑内的法禁越多,剑灵就能拥有更多的神通异能、

    应当是以雷遁之法逃离之前,轻云剑代他解决了这麻烦。那时自己正全力应付三人刺杀,竟全不曾查知。

    “这是无形剑?”

    问了这一句,庄无道就若有所思道:“如此说来,最后那人也是你的手笔?离开之时,我感觉那人生机,已经在暗弱消亡。”

    轻云精通无数剑术,无形剑也在其中,据云儿自己说,当世十七门‘无形剑术她至少掌握了十三门,精通其中两门。所以庄无道并不惊异,只怀疑是轻云最后,将那人解决。

    毕竟以血魔刀之力,要想就这么把一位金丹后期诛杀,似乎还力有不逮,顶多将之重创而已。

    “云儿哪有这能耐?除非恢复到五十四重法禁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哑然失笑,素手朝着庄无道的肩头处轻轻一点:“罪魁祸首在那里。这头乌鸦,倒真会捡便宜。硬生生从血魔刀下,抢了些那人的些许元魂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诧异的,看了左肩的墨灵一眼。忖道原来如此,这个小家伙,居然也是如轻云剑一般的神出鬼没。

    不过他问及此事,只是随口一问,心中其实并不怎么在意。墨灵能够击杀那金丹后期,固然使人欣喜,可也是占了血魔刀重创在先的便宜。

    本身依旧是二阶,还无法寄以厚望。

    而心内依旧是沉重无比,庄无道看着自己一双手,心内已有决断。除非是将体内一身魔息煞力完全炼化,否则绝不回归宗派。

    云儿之言,固然有其道理,可也不能就因此大意。他心里总感觉,那重阳子与刺魔宗,只怕技不止此,不会就此罢休。

    既已抓住了他这个破绽弱点,又岂有不穷追猛打的道理。

    不过被云儿这一番安慰,他心情倒是好过了许久。胸中的悲痛戾气,稍稍减退。

    “多谢了这次亏得是有你在,”

    语出至诚,此刻庄无道是真的心中感激莫名。不过这些年来,他要感谢剑灵的,又何止这一次?

    “既为主仆,全力襄助剑主,自是云儿份内之事。”

    洛轻云的眸中,目芒微闪,而后语音凝重的问:“这次刺杀之后,只需小心隐匿形迹,当可暂时无忧。剑主现在,是打算先觅地潜修一阵,还是继续北上,去那大宣山琅嫣府?若是要觅地藏身,我觉那碎风海,最妥当不过。”

    此刻庄无道最佳的选择,自是潜伏一阵,解决《魔念炼神大法》的隐患。此时庄无道的意识,随时都可能为魔剑所噬。

    “碎风海么?无需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眼中,又现出了几分血意红芒,声如寒冰;“琅嫣府可以押后,先解决了我这心魔再说。以牙还牙,以血还血。他沈珏既然做了初一,那也别怪我做十五”

    再次手抚额前的红痕,庄无道胸膛之内,满是刻骨的怨恨与凶横杀机。感觉意念里的魔种,也隐隐跳动,随时都可能炸裂开来,

    无论云儿的安慰之言说得再好听,终究是他庄无道,连母亲的神像牌位,都无法保住。

    此辱不偿,他愧为人子。

    再者,要解决自己的这些心魔执念,还有什么能比从源头下手,比血腥报复,更要快捷?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庄无道再与庄小湖汇合时,是在两个月后。借助‘大衍控心符,的功效,哪怕是隔着十万里地,庄无道依然能够感应到庄小湖的大概方位。

    反之庄小湖的‘念应千里,之术,范围也绝不止千里之距。

    不过为防万一,二人并未立时汇合。而是同时北上,直到确定了二人身后,都无人跟梢,这才一起同行。

    那日在越城之外,庄小湖极其机警。在向庄无道示警之后,就里克全力脱离隐藏。是知晓自己帮不到庄无道,反而可能成为庄无道的累赘。

    此举有先见之明,庄无道在北上之前,曾接到北堂家的消息。当日他逃离之后,有近百名来历不明的修士,在越城附近拉网收锁。

    其中金丹境,就有六人之多。哪怕是在离尘宗境内,也无此嚣张胆大。

    若非是庄小湖知机,提前逃离。此刻要么是已被擒杀,要么是身后跟着一群尾巴,为他带来无数的麻烦,

    从藏玄大江之南,到北方大宣山,总共是一百四十七万里地。哪怕庄无道真元能无穷无尽,可无止境的施展《重明太霄乘风决》,每日飞行两万里。也需至少两个月时间,才可赶至大宣山,

    好在庄小湖回归的同时,也把他的那艘灵船带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艘飞船名为‘云隐舟只有二十丈长,却是一艘四阶灵船,也是庄无道的第一艘遁空之宝。

    飞遁之速不怎么样,只比三阶船稍强几筹,与元神中期修士的遁速相当。不过却另有异能,这此船隐于云雾内时,可化为云朵。哪怕一般的元神大圆满修士的神念,也难查探感知。

    这本是半年前庄无道,为这次琅嫣府之行,特意准备的飞舟。同样是委托玄机子,暗中为他购得之物。来自中原之地,暂时无人能知买家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为此舟,花了足足七百枚蕴元石,将从念微生那里弄来的收获,花得河于海落。

    这个价格,已足以打造两艘同样的四阶灵船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觉值得,灵船与灵器类同,打造之时,却更简易一些,也无需炼器师费太多功夫。不过耗时甚长。这点又比灵器麻烦。

    庄无道炼制那四枚傀儡天珠,总共都没用半年,可这灵船,却往往需数年之功才可。

    而这艘‘云隐舟出自大师之手,也是可遇不可求之物。关键是其隐匿之能,配合庄小湖的能力,可谓如虎添翼。

    毕竟自己一旦进入那太平道境内,就等如是身在敌国,又有随时被刺魔宗围杀之险,不能不小心为上。

    而此时这艘‘云隐舟也确实是他现在,最大的依仗。由庄小湖御空,一路北上,穿越数十余国,都未被其他修士发觉。

    可惜此女修为,还只是筑基。真元不足,不能完全催发‘云隐舟,阵法之能,又需小心翼翼。每日行程,最多只能达一万二千里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