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四四章 联手合击
    庄无道的浑身上下,已经覆盖上了一层薄冰。神龟永寿,无尽的寒冰剑力及生气,将他的生死别剑力,一瞬冲垮。

    当重阳子第二剑斩至之时,以庄无道体内的二朵三阶灵焰,也无法完全化解寒力。

    重阳子的剑术,远远凌驾在他之上,使庄无道避无可避,只能硬接着剑式

    周身几乎所有的玄术神通,能用则用,拼了命的抵御。可当四面虚空藏盾接连破碎,第五剑时,庄无道也仍不禁以口鲜血吐出。而血液中,竟是夹含着碎冰。

    “剑主速退,或者交由我来,你不是他对手,再战无益”

    云儿焦急的声音响起,热流从剑窍之内探出,庄无道却置若罔闻,人似疯魔。

    三剑之后,竟又是一式‘牛魔乱剑,反攻而回。九九八十一剑,乱斩而出。重阳子却只一击,‘叮,的一声脆响,庄无道就已倒滑出百丈之外,整个下身已被冻结。

    “冷静剑主你这样不行,真要与此人一战,可凝神守气,唤血猿战灵—

    庄无道却根本就没听间,胸中戾气聚而不散。一声怒哼之后,体内所有的真元,近乎全数催发,神念亦毫无保留,化为了凛冽剑意,与对手纠缠冲撞着

    那魔息煞力,也全不掩饰。浑身烈焰冲涌,将那周身玄冰,全数震烈烧化

    接着就又是一剑斩出,已是与敌偕亡,不死不休之势。

    “入魔?”

    那重阳子诧异的,看了庄无道皱身的浓黑如墨的气息,而后就又讥讽的一笑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不择手段,竟至于斯,可笑——”

    双剑交鸣之声再起,可能是因催发了体内所有潜力之故。庄无道这一次,仅仅只有后退了半步。紧随其后,就又是一记生死别,无情刺出。

    重阳子亦是面色凝重,同样一剑凌空划落。剑迹与第一剑时,一模一样,似挥大斧,举轻若重,又气势惊人。

    太平黑天,神龟永寿

    当剑锋撞击,赫然是势均力敌。磅礴无边的罡气,从二人的剑尖处爆散开来,一整个山头,瞬间夷平。山神庙内所有的建筑,都在这须臾间,化为了齑粉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八景坤雷剑似结成了冰棺,而重阳子手中的剑,亦同样覆上了一层灰黑之色,

    身影再往后飘出四十余丈,庄无道的口中,再次咳出了黑血冰块,而眉心处不知何时,现出了一丝殷红血线。

    在这神庙全数碎灭之后,庄无道终于恢复了几分理智。

    “沈珏”

    深深的再看了一眼,那也同样被反震之力,击飞二十余丈距离的重阳子一眼。

    庄无道目光再次转为炽红,不过就在心念再次失去理智之前,又深呼了一口气,把胸中的狂暴战意,再次压抑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从此之后,你我父子,恩断义绝我必有一日,使你痛不欲生——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庄无道也将离尘长生衣内的几道‘青帝长生术,全数引发,一身伤势,立时恢复了大半。

    而后张手就是一张子午遁虚符打出,身前一条黑光现出。

    重阳子见状微微凝眉,正欲靠前,就见庄无道又取出了一张寒气森然的符宝。

    连续打出,瞬时就有数十道白光出现,赫然都是与他一模一样的‘太阴广寒神光威能却还超出一线。

    重阳子瞬时便明白,此符当是庄无道取自萧灵淑之手。当初萧灵淑南下之时,掌教为防意外,将这精心制作的符宝,赐予了萧灵淑。

    而从不死道人洞府回归之后,萧灵淑一身灵物,几乎近为眼前这孽障所夺

    此时庄无道,根本就不惜损耗,直接就一张‘太阴广寒神光,符宝,彻底打空为止。

    封锁了四面八方,使重阳子寸进不得,也无法出手阻拦他遁空台历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庄无道,即将跨越入那道黑光之时。身后处,忽然又有两条黑色光影,无声无息的,穿空而至。

    事先毫无预兆,直到接近不到一丈距离时,庄无道才有察觉。鼻间更闻到了些许腥臭气味,那黑色兵刃之上,分明是涂有剧毒,

    刺魔宗

    庄无道的瞳孔,立时一凝。此时逃已不及,在他进入无量虚空之前,这两道刃影,就将斩至。未必就能使他重伤,不过这时候,再以子母遁虚符逃离,明显不智。

    前一次,在大素皇陵内的教训丨殷鉴不远。

    几乎想也不想,庄无道就一拳捣出。

    伪无双,牛魔天冲

    一拳万象之力,覆盖整整千丈方圆。那刃光之后的二人,都一声闷哼,不过那弯月一般的光影,依然斩在庄无道的后背。

    却只听‘轰,的一声闷鸣,庄无道身躯竟是岿然不动,只口鼻间再溢鲜血

    “不破金身,怎么会是不破金身?”

    其中一人,忍不住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庄无道则目光猩红,重阳子那般的强势,可交手至今,也只是让他五脏六腑受伤而已。肌肤之外,却是一直分毫无损。磁元罡气,亦从未被迫。

    这两把毒刀,固然可惧,可既是连他的肌肤都无法斩破,那又有何用?

    不过此时庄无道,也无心继续缠战。重阳子那边,已经快要脱身。再继续纠缠,只会对他不利。

    对方预谋已久,此处埋伏的,未必就只这三人。

    意念一动,庄无道的身影,就开始化为一道雷光。好在‘雷走天霆,这式玄术,他意念疯狂之时,居然一直都未使用,可以一瞬千里,扬长远离。

    四尊雷火天傀,已化作了天珠,回归到了身侧。可就在庄无道,快要雷闪而去时,又一个身影显现。

    就在距离庄无道身后不到咫尺处,一把匕首迅猛无比的,再次凿向了后背,势如破竹的就将那本坚实不破的磁元罡气切割开来。

    庄无道心神内,警兆再现。身在意先,立时就是一个翻手,把那枚一直都未使用过的血魔小刀,往身后打出。

    一道血线瞬闪,只一个刹那之后。庄无道就听身后处一声闷哼,身后处刺来的匕首,气息顿窒。刺在他背后时,已经不及最开始时的一半力量。被他的离尘道衣,直接反弹了开来,而剩余的魔煞之力,亦都被他的乾坤挪移,引导化解,

    来不及看自己身后,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形。须臾之后,庄无道整个人,就已消失在了原地。化成了一道电光,穿空而去。

    连续两道雷走天霆,只有一个眨眼,就到了两千里之外。之后就是那秘传玉牌,整整九道‘千里移光术可以挪移九千里之地。

    除了发动时,要比‘雷走天霆,稍慢一些,容易被人以术法于扰。纯论遁速,这由上界修士加持在离尘玉牌上的‘千里移光还在‘雷走天霆,之上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这个竖子”

    山神庙废墟之后,重阳子紧凝着眉头,看向了庄无道逃离的方向。

    神念已经感应不到,他深知离尘宗那些传承玉牌之能。来自上界,据说是至少归元境的修士亲手制作。内门玉牌以上,法宝层次之下的凡兵,就难斩碎

    离尘宗更有特殊的感应之法,可以随时回收玉牌。有人尝试熔炼之时,更会示警宗门。

    而秘传玉牌,更是灵妙无妨。

    所以见庄无道遁逃之后,重阳子就连继续追击的念头,都未有过。

    重阳子不是没有与那‘雷走天霆,相当,甚至胜过一筹的遁法。关键是雷遁之速,异常的灵活,变化之多,甚至远在风遁水遁之上。

    看平常大雨时的闪电就可知道,那雨中电光是何等样的曲折,雷遁的变化就会是何等样的奇妙。

    重阳子自问遁速,最快时能与‘雷走天霆,相当,可论及变化,又远远不及,

    太平道源自玄武,在遁法一道,只专攻水遁,冰遁,云遁。据说还有着光遁之法,这却不是区区金丹之境,能够掌握的遁术。

    一丝隐隐的忧愁,在重阳子的眸中现出。是第二次有感,自己这个次子,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控制之外。是那种棘手之至,完全奈何不得的感觉。

    此时不远处,那两名刺魔宗的金丹修士,亦都是气息深沉的,看着地面。

    那朝庄无道出手的最后一人,此刻赫然躺在了地上,整个身躯枯于,只剩皮骨,竟赫然是所有的气血,乃至元神,都已被抽走吸于,

    二人面上因有幻法掩饰,看不出是什么神情,

    不过重阳子却知,此二人的脸色,此刻定是难看之至,

    他自己心绪,也不好过。今日如此布置,三位金丹后期,加上他重阳子,居然也未能将庄无道留下。居然反被此人,诛杀一人。

    “那应是血魔刀,我魔修至高祭器之一,只有极得魔主欢心,才会赐下。

    寂静了良久之后,其中一人,才沙哑着声音开口:“这也无妨,离尘高徒,居然是一位积年魔修,这世间知晓之人,绝无仅有,不知也不奇怪。可我等却不知,这庄无道,竟有不破金身”

    牛魔霸体,是三品功决,也是世界最顶尖的横练功法之一。可从古以来,还从未有人能将此功,练到不破金身之境,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