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四三章 神龟永寿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沈珏气机一窒,目中怒意微闪而逝,就又一拂袖:“罢了早该知晓,此事问你也是无用。你母亲之事,我沈珏问心无愧便可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然是能问心无愧的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依旧冷笑不已:“似你这等样的人,怎会有愧于心?”

    沈珏摇了摇头,一副不可理喻的神态,而后又凝声问道:“还有一事,一年前不死道人洞府,你到底对灵淑她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萧灵淑?”

    庄无道浓眉一轩,接着就压抑不住,一阵长声大笑,声震庙宇:“这句话,你不该问我,而该去问她”

    沈珏眼神阴冷,而后就又从庄无道的身上收回目光,再次看向那白玉神像

    “引聚信众,像内藏牌,你倒真有孝心,这是欲让你母亲以阴魂成神?真是痴心妄想”

    同样语透讥嘲之意,当重阳子的目光,穿透那神像时,眼神又是微冷。

    “显妣庄母小惜之神位,阳上子孙庄无道立。这是自认你是庄氏子孙?”

    “与你何于?”

    庄无道神情淡然,父不父,则子不子,还有什么好说的?已悄然将那八景坤雷剑握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今日之局,难免一战。也知晓此时距离二人谈崩,已经不远。

    重阳子的脚下,此刻亦结出了一层薄冰:“再给你一次机会,不死道人洞府内,到底发生了何事?之后受我一张心印元符,随我回去,则万事皆休。否则——”

    “否则怎样?”

    庄无道浑不在意,唇角微挑:“打算废我修为?或者直接杀了我?”

    只凭一个重阳子沈珏,份量还远远不够或者他无能胜之,可他这位亲却也无有制服他庄无道的能耐。

    可却不等他说完,那重阳子就已右拳一握,元气引爆。前方那庄小湖的玉质神像,立时炸成了齑粉。里面一个牌位现出,被沈珏抓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庄无道目光顿时转为赤红,《魔念炼神大法》隐伏在元神里的魔念,也猛地膨胀跳动,几乎崩裂。

    想也不想,就是一剑朝着重阳子的脖颈斩去。拔剑之式,庄无道虽是心神失了冷静,可在怒火焚心之时,却又另具神威。

    不斩沈珏人头,誓不罢休

    重阳子毫不意外,直接就拿手中的灵牌抵挡,一层寒霜在牌位之上聚结,一个瞬息,就化为了剑形。

    庄无道面容扭曲,最后时刻,还是猛地一声虎吼,收剑而回。胸中几乎气血逆流,难以压抑,那魔念则愈发难控,杀意冲涌

    而此时重阳子只讶异的挑了挑眼角,似乎微觉意外。接着手中的冰剑,就已顺势重斩

    挥出的刹那,那剑已经厚达三丈,而这神庙正殿,也已满布薄冰。

    庄无道仓促之间无奈,只能放下了所有的顾忌,以八景坤雷剑,抵御。

    第二剑为截,截剑之势,在重阳子剑势还未到极致之时,就已剑光一闪,恰是敲在那冰剑力量最弱之处。

    而后是轰的一声巨响,庄无道的面色微变,身影抛飞。重阳子高达两万象的剑力,使他最近暴涨的气力,宛如大人面前的小孩,完全不能抵御。

    而浑身上下,更是结出了冰凌,有将他整个人冻结之势。不过下一刻,庄无道的体内,就已冒出无数赤红火焰。

    三阶的南明离火冲击,将身周所有的寒冰之气,全都驱散五行。又毫无停顿的,猛地一拍地面。

    “雷火乾元,起”

    那重阳子手中的冰剑,也承受住反震之力破碎,便连庄小惜的灵牌,也粉碎开来,只剩些许残片。

    眼看着那三十六尊雷火力士,就要拔地而出,重阳子漠无感情的,将手中的半截灵牌,随手丢弃。而后一挥大袖,手藏于袖内,一个印决结出。

    “你这一招,对我无用千里封绝”

    那些力士,身躯只拔出了一半,就被一层极致的霜冻之里,硬生生的冻在内泥土之内。

    重阳子接着又随手一抓,手中赫然多了一团冰雪。随意洒出,就立时化作了十六尊冰雪力士。

    不过却又与其他身形魁伟,五大三粗的力士不同。这些冰雪化出身影,只与成人差不到大小,形影瘦削,宛如女子。身是力士,形却更似魅灵,十六口凄冷冰剑。带着无尽寒气,四面八方的朝着庄无道攒击而去。

    庄无道一声闷哼,身周四枚傀儡天珠立时化开,变化为雷火天傀,重剑舞动,几乎是砍瓜切菜一般,将这些冰雪力士粉碎开来。

    有灵与无灵,战力自是不同。这些冰雪力士,虽有重阳子操控,可一丝分神意念,又怎能与四位征战冥域不知多少年的三阶神灵比拟o

    不过那些冰雪力士,就仿如精灵一般的特性,被斩碎之后,一个刹那就可恢复聚形。悍不畏死的,继续往庄无道方向冲击。

    不过这四尊雷火傀儡,同样是冷酷稳定之至,继续无情杀戮。每一剑挥出,都是恒定的万象之力,不多不少。

    融入吞金兽魂火,为器灵,这四尊雷火天傀,最大的特性就是持久,吞吸天地之灵,化为己用。几乎用不着庄无道的道力,就可自己维持。

    “好宝物”

    重阳子眼中,亦闪过了一丝羡色,也看出这四尊傀儡灵器的不凡之处。

    不过却毫无停手之意,身周整整二十四面盾牌大小,如人眼一般的天镜现

    灵光一闪,整整二十四道雪白光束射出。太阴广寒神光,只是一个瞬息,就将那四尊雷火天傀,齐齐冻住。

    不过更多的雪白光束,却都是朝着庄无道冲射而去。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发冷,不过却也毫不犹豫的,以那血神盾,抵挡在了身前。

    乾坤守元珠护体,而身后一对羽翼,也蓦地张开。十万火蝶,亦在此时冲涌而起。使庄无道整个人,几乎化为了火人。

    似这光类术法,恰是他现在乾坤大挪移无法抵御之术,遁法同样闪避不得,别无他策,只能硬接

    而下一刹那,庄无道的身侧,也同样是十六道炽白光束爆炸而射出。与那雪白之光撞击,冰火之力,陡然爆发。

    以庄无道身前二十丈为分界,完全化成了冰火两个世界。

    不过依然有四道太阴广寒神光,穿透进了火炎世界,打在了血神盾上。使这面盾牌,立时覆盖上一层白色。强大寒力,也让这件灵器,差点与庄无道神念失去联系。

    不过转瞬就又有无数火舌涌来,把这些寒力,直接中和。而后又是无数火蝶,附于血盾之上,结成了一个巨大的碟形。

    那四尊雷火天傀,身周也发出了‘咔嚓,响声,身外冰层破碎。重剑舞动挥斩,又将十几个乘隙而入的寒冰力士身躯,完全绞碎。

    区区一道太阴广寒神光,自不可能将这四尊雷火天傀,完全结冻。浑身南明离火,除非是重阳子分出大半之力,才有可能将之彻底冻结。

    “九天磁光子午线,离世荡魔翼?”

    重阳子面色微动,后者他倒是知晓,庄无道身为离尘本山弟子,修成了这门离尘顶级秘术。

    可这九天磁光子午线,他却是未知,且看来威能不弱,几乎可将他的四阶太阴广寒神光抵消。

    那面蝶化的血神盾也是不凡,二十四道太阴广寒神光冲击,依旧无法将之撼动。

    不过重阳子,明显也未太在意,此刻他浑身上下的肌肤,竟而现出状似蛇鳞龟纹般的纹路。

    太平大道,仿玄武而生,最高秘术,亦是出自玄武龟蛇。

    随着重阳子一张符篥,随手丢下半空,整片屋宇,忽然炸开。接着那天空中,竟而是一片片飞雪飘下。

    此时明明是七月酷暑,可在这山丘之上,却已化成了雪域。

    而那些飞雪,每当飘落到庄无道的附近,就会凌空炸开。一片片似如寒雷,化为冰寒雾气,消弭着那南明火力。

    也使庄无道身周的赤红火光,越来越小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那血神盾上的火焰,接近消逝之时。那四尊雷火天傀,又蓦地出剑,东南西北,恰好一个剑阵生成。

    周围数千丈之地,瞬时灵元俱灭。所有的五行之灵,都被压抑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使重阳子打出的太阴广寒神光,半途中就已接连消逝,那些飘雪,也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威能,顷刻间寒力尽逝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身影,也这一刻,从血神盾后穿梭而出,剑影疾闪,带着黑白死灰之气,一往无前,向重阳子眉心贯穿而去。

    一品剑术神通,生死别

    半刻隐忍,就只为了这一剑。整整一百四十道大悲剑气,全数贯入到了剑身之内

    不留余地,也不留后路。这一剑,不成则死

    “嗯?灭元剑阵,竖子”

    重阳子一声冷哼,眼神凝重。同样一剑,随手斩下,看似平平无奇,然而这一刻重阳子的身周,几乎所有的事物,都全数冻结固化。

    太平黑天,神龟永寿

    “今日是小惜忌日,本不当杀你。可既是冥顽不灵,逆伦犯上,那也只有对不住小惜——”

    二人交手,却更在声前,仅只是一剑,就使庄无道的生死别崩散开来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