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四二章 山神庙内
    庄无道并未立时飞身降落,而是一个灵决打出,化成了一团清光,一点点的碎洒而下,将那处山庙笼罩在内。

    接着就默默等待着,仅仅不到半个时辰,那山神庙内,就已了无人迹。那条青石大道上的行人,也纷纷回转。

    这是离尘宗的三阶术法‘离人踪是一种幻术类的道法。有时离尘宗弟子,会遇到一些特殊的情况,为免波及到普通平民,就会使用这‘离人踪术使周围之人,都不约而同的生出要离开这片地域的念头。经过之人,也纷纷改道回返。

    庄无道来着山神庙祭拜母亲。不过却不愿惊动他人,也不愿别人知晓看见,所以用此术,使庙内的香客,都纷纷离去。

    而待得那庙内再无人影,庄无道才凌空降下,步入到了庙宇之内、

    北堂家在这里,的确是很用了些心思。整片庙宇看似平平凡凡,除了建筑精致一些之外,无什么出奇之处。可那些墙壁瓦片,都是内嵌白玉,使人一步入庙内,就会感觉到一股清凉之意。

    而庙内十几座房屋,连同周围的山势,更是形成了一个风水福地,藏元纳气,可以清心宁神。使那些上香的信徒,意念更为虔诚,排除杂念。

    可见北堂家对此地,绝未敷衍。将他母亲,摆在‘山神,的位置,更是深思熟虑。哪怕在地方动静再大,也不会惊动离尘,若真有朝一日成就神位,甚至可以从离尘宗内要来敕封。

    就在踏入正殿内时,庄无道又有意无意的,看了旁边一株至少千年年份的杨柳树一眼。

    此时那些杨柳枝上,挂满了各种样的丝帛,一眼望去,足有近万之多,随风飘荡。都是信徒将自己所求之事与所发之愿,以丝帛书写,再缠绕挂在这些柳条之上。

    而庄无道此刻望去。只见那些丝帛足有八成,都是求的伤病愈合恢复之类,又或者家人犯罪受灾,想要化解。其余两成,则是乞求家人长命百岁,寿比南山等等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,庄无道就不禁失笑。阴魂借香火信愿成神,最忌的就是愿力杂乱,使阴魂无所适从,难以聚力。

    而这北堂家之人,也明显深知其要。所以此处的山神苗,并不求多求全,只专攻救死扶伤与消灾去厄两道。

    方才他在空中之时,就听这里的信徒在言谈之时说起,此处的神灵,在消灾去厄与治病消罪方面,尤其灵验。有不少人在这里祭拜上香之后,回去之后隔日,家人病情就会有好转。也有遭遇厄难的,过些时日,就会时来运转,转危为安

    不出意外,这应当是北堂家的手笔。相较于那什么姻缘福禄雨水求子之类,这两方面其实是最易做手脚的。

    说到底,神明之道是依靠人之信念香火而存。只有神明‘灵验才能聚集更多的信徒。而以北堂家的势力,要暗中给人诊治,消灾解难,实在是再容易不过。

    庄无道当年拜托北堂婉儿,为他建造此庙,本是看那《玄冥极阴录》之后,有感而发,略尽孝心之举,事后就没怎么在意。

    却不意此处,居然真被北堂家捣腾出了一番气象。这山神庙内的香火,虽不怎么浓厚,却已呈兴旺升腾之势。只需几十年时间积累,此处信徒自然会越聚越多,

    看来这世间,类似《玄冥极阴录》的冥修典籍,绝不仅只一本。北堂家之人不但了解看过,而且颇有心得。

    就不知其余几处如何?当年的北堂婉儿,是答应为他建造八座庙宇,供奉母亲。若其余七处所在,都与这里差相仿佛,那么他那死去的母亲,说不定真有死后聚念成神的希望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只能想想而已,认真不得。这天一世界,有没有对应的阴冥世界,都是未知。即便存在,他母亲庄小惜是否已转世重生,也同样是未知之事。

    倒是北堂家为他母亲之事如此用心,也不枉了庄无道这些年,对北堂婉儿的提携照顾。

    从那杨柳树上收回了目光,庄无道径自踏入到了山神正殿,一入门就闻到一股浓重的檀香之气。

    再往前方,那神像是以一整块白玉塑成,与真人一般大小,通体无瑕。而五官相貌,赫然都于庄小惜生前相仿。栩栩如生,仿佛真人。

    更准确的说,这是庄小惜毁容之前,就连气质,也差相仿佛,并无二致。只眉眼刚毅,眸含悲悯之色。

    也不知北堂家,是从何处得知庄小惜生前的模样,请来的雕师,手艺也明显非同凡俗。

    便是庄无道,也不禁怔住,愣愣的看着这神像,脸现伤感缅怀之色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庄无道才回过神,又看向了上方的横幅。赫然‘越山女神,四字

    越城之外,都只有一些小山丘,都可称之为‘越山意为越城之山。而越山女神所辖,也绝不止是此处这一座小山丘,神像的左右两旁,则是消灾解难,月死扶伤,四字,俱都是名家书就,极具气魄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庄无道还知那神像之内,另有着一张牌位,书写着母亲的姓名

    神情肃穆,庄无道从一旁取了三柱檀香。心里默默地祷告着,恭恭敬敬的三叩首之后,将檀香插在了神像前的鼎炉内。

    此处山神庙,并不是他母亲坟茔所在。他来这里,也只是为看看这山神庙的情形而已。可既然人都来了,就不可不虔心诚意的为母亲上一柱香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将要礼成之时,庄无道忽然神情微动,心念间已收到了庄小湖的焦急警告。

    而此刻他甚至不用回头,就已能察觉自己身后,一道酷冷气机,毫无预兆的进入门内。神念感应,是既觉陌生,又觉熟悉。意念之内,一时是冰凉一片

    “今日是庄小惜的忌辰,这四年以来,每到这一日,我都会在越城附近等候。”

    一个人影,站到了庄无道的身侧,冰冷如刀般的意念,将庄无道的元神紧紧锁住。

    “原本今年也没怎么指望,不意你居然来了,也不枉了我这些年一番辛苦

    庄无道默然不言,双拳却死死紧篡着,目中突然全是戾意杀机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四年以来。这人都在母亲身亡之日,埋伏于此么?

    四年之前,二人之间就已情断义绝,可那个时候,哪怕知晓是沈珏亲自下定,请刺魔宗出手对他袭杀,也没能使他暴怒至此,愤恨欲狂。

    无所不用其极到利用母亲的亡期,真不愧是太平重阳,想想以前,自己还真是天真。

    “这北堂家请来的雕师不错,容貌气质,都与你母亲年轻之时肖似。”

    重阳子负手立在了‘越山女神,的神像之前,目光淡漠的审视着。

    “据说她到越城之后,就自毁了容貌?”

    庄无道双眼微颌,不由自禁的,就想起了十几年前,母亲以刀割面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心中戾恨之意,是愈发的狂烈如涛,难以遏制。按说此刻,遁走逃逸才是上策。

    可是却偏有一股戾气,横亘于胸,让他不愿在这人面前低头,退让。

    强吸了口气,庄无道的语气,同样冷漠如冰:“是又如何?与你何于?”

    重阳子双目微眯,闪过了一丝危险之色,而后又摇着道:“其实有一事,我一直想不通。自问我重阳子,并无对不起你们母子处。不告而娶,与灵淑结为道侣,我是有不对,可事后也有了补偿。”

    “补偿?让母亲她衣食无忧一生?你留下的那些钱财,是为沈家还是为母亲?”

    庄无道哂然一笑,极尽嘲讽。心中则已如万年玄冰,寒意浸透了四肢百骸,只因那攻心怒火,才使他的人,还能维持着几分生气。

    “你欲修道长生,母亲她可曾阻拦?与萧灵淑结为道侣,为何就不能实言相告?偏要诈死欺瞒?是不愿告知,是心虚有愧?又仰或我那母亲,就从未放在你的心上。当年迎娶,只是为庄氏之财,能助你修道么?”

    丢开了所以的父子情义,所有不该有的期冀孺慕,都全数扫出心绪。

    庄无道周身气机真元,也逐渐递增,对抗着重阳子的意念,隐隐欲与其分庭抗礼,言辞则如毒蛇,字字如刀。

    “你问母亲她为何要如此,可你当年做出那等龌蹉之事,难道就未考虑,母亲她会作何想法?又或者是,你连她是何等样的性情都不知o要她就这么看着你弃她而去,看着你与那萧灵淑结为道侣,与她了断俗缘?既已负心,那为何还要回来?只是为留下我这个子嗣?你留下的钱财,她又何曾看重了?真要锦衣玉食,一生富贵,庄家本就已大富大贵,何必嫁给你这个一穷二白的书生?你当年若是真心欲为母亲费些心思,又何至于此?嘿,我那九泉之下祖父,可真是识人不明,瞎了眼睛。”

    当年庄沈结缘,正是外祖所定,不意却使女儿,悲苦一生。

    说到底,他这位父亲,就是那种不择手段,一旦达成所愿,就将脚下台阶,弃如敝履的那种人物。

    可笑自己,明明在几年之前,就已看清,却偏还有留恋期冀,真是蠢不可及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