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四一章 十二重天
    剑灵的打算,就是从阿鼻平等王手中,要来这些擅长雷火之术与剑道的无主神灵,融入到吞金兽魂火中。

    直接将这些神灵在操火御雷上的造诣手段,融入器灵之内。

    庄无道初闻之时,也是大惊失色。不过仔细想想,剑灵既然如此笃定,后果想必也不会太严重才是。

    也确能解决吞金兽魂火,无法掌控雷火之力的问题。可将雷火天傀之能,发挥到极致。

    到此时他反而有些贪心不足。遗憾七个金丹修士,最多只能换回三阶等级的神灵。

    若能有四阶神灵融入,那么这四尊雷火天傀,只怕不久之后,连元神修士,也可战得。

    不过以四阶的吞金兽魂火,吞噬三阶的神灵,却也免了诸多的风险。过程顺畅无比,那些神魂虚影,几无反抗余地,就被吞噬了小半的身躯。此时已都现出恐惧之意,极力对抗下方的魂火。

    “孽畜,你好大的胆子炼化神灵,你这是与吾神为敌,是自寻死路!”

    “魔孽,你罪该万死,万世都不得超生”

    庄无道目光冷然,任由这神灵意念斥骂。径自将自身四点精血弹出,进入那魂火之内。而后在庄无道操控之下,化成了一个玄异无比的符号,随即又隐淡消失。

    这是控灵之符,此符种入,这些器灵,才没有叛他而去的可能。

    毕竟非是器物天生之灵,更非以正常之法炼成。一旦庄无道无制御之法,待这些器灵有了意识,做的第一件事,只怕就是弃他而去,甚至反扑噬主。

    那魂火将四尊神灵全数吞食,就在庄无道御布之阵引导下,化为水液般,无孔不入的,渗入到四枚傀儡天珠之内。

    庄无道又连续百余道灵决打出,而后又是四滴精血,融入傀儡天珠。

    若说之前那四滴精血是为,那么此时庄无道的目的,却是于。

    融合器灵的过程,极端的繁杂。直到半个时辰之后,才将最后一步完成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傀儡天珠,已经转成银白之色,外燃火焰,雷光电闪。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略觉喜悦,又一个意念引动,使四枚天珠,都齐齐化开,现出傀儡身躯。

    发现那青黑之甲,也同样被转为银白之色,那口灭元之剑,也是一样,银光灿烂。

    浑身萦绕着一层辉煌灵光,醒目之极,身躯魁梧,都有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威严,压抑四方。

    雷火天傀的器灵,是以魔道之法炼成,可此刻这四尊傀儡,却无半点的邪祟之气。反而是气势堂皇,浑身气元纯正浩大,一看就是最正宗不过的道家灵物。

    庄小湖哑然的看着,半晌之后才醒过了神。

    “恭喜主人,今日又得一臂助”

    只凭这四尊雷火天傀,就可相当于四位金丹,比之什么样的灵奴都好用。

    这些傀儡获得的,是那四只神灵所有的战斗意识,与火雷之术,及对剑道的理解。真要斗起来,她庄小湖未必就是对手。

    庄无道微微一笑,再一拂袖,就使这四尊傀儡,又恢复到银白玉珠的形态,漂浮在自己的身侧。

    虽未真正试过,他却已知这四尊雷火天傀,有灵与无灵时的状态,完全无法比拟,差距不可以道理计。

    仅只是力量,有着器灵意识融入之后,就已足足增长到了一万一千象的程度。

    非是雷火天傀本身的力量大增,而是器灵调配整合,能够有效的调用灵傀所有气力,减少无用浪费。

    此器一成,估计金丹榜前三百之下,就再无可惧。

    庄无道接着又信手一招,把那些魔血精华,全数收拢到了手中,其中大约十分之一,给了庄小湖,其余就毫不犹豫的,全数融入到了自己的体内。

    这不是他吝啬,而是现在的庄小湖,已经到了筑基境的极限。现在要做的,是纯化真元,准备冲击金丹之境,而不是继续使用魔血精华,使体内真元成份,变得更为驳杂。

    毕竟二人是在道门,血祭之法只能为辅助。真要走魔道法门冲击金丹,那么哪怕是阴阳二化分气法,也无法在那些元神面前,再掩饰住体内的煞力魔息

    两滴魔血精华,助庄小湖接触掉魔渴,就已足够了。

    十几滴魔血一入体,庄无道就能感觉体内的气元,正疯狂的暴动着。

    不过与一年之前不死道人洞府内,他孤身承受逆五行七罪大阵碾压之力时相较。这些二阶魔血精华,完全就是小儿科的程度。

    庄无道甚至都未感觉到丝毫痛苦,而魔血内蕴藏的默念,也未能使他的神念意志,有丝毫动摇。

    不过修为却是实实在在暴增着,当庄无道经历了一个时辰的入定只后。一身真元积累,就已一步跨越到了筑基境巅峰的层次。

    十二重楼极限之境,只需他将煞力魔息彻底炼化,就自可圆满。

    庄无道长舒了口气,长身立起。先是握了握自己的双拳,估计自己的力量,已经距离七百象不远。只是对力量真元的控制,有些不如人意。

    每次血祭之后,都会如此。只需十数日时间,就可彻底掌住这新增的修为

    接着又再大袖一拂,那面血神盾便已滴溜溜的,回到了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这面祭器,照例又被提升了几层法禁,材质也有不小的增强。

    庄无道懒得仔细去看,直接就收入到了袖中,眼透精芒,略含昂扬振奋之

    这次血祭完成,他这次出行的目的,就已达成了大半。哪怕此刻中道折返,也是无妨了。可以安心闭关,准备晋阶金丹。

    “剑主现在,也欲去北方了么?”

    云儿依旧不顾忌庄小湖在场,显化出了身影,用兴致颇高的语气道:“云无悲那琅嫣府,我也觉好奇。说不定能窥知这位绝代仙王,在练虚境之前的一二虚实。”

    “还需再等几日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出乎意料的摇了摇头:“去北方之前,我还有件事要办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时,庄无道目光遥望南面。此处距离越城,已经不足三千里距离。

    而离他前次从越城离开,也有六年之久。

    “有事?越城么?”

    剑灵略一凝思,就若有所悟: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算算时日,今日正好是庄小惜的忌日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从四千丈高空俯望,几年之后的越城,并未有多少变化。甚至因几年前与移山宗那场大战的关系,反而更萧条了不少。便是修士的数量了,也远远不如以前。

    庄无道在城内感应到的筑基修士,总共才不到三位。

    一方面是因离尘宗对越城的控制在增强,此处已少有散修浑水摸鱼的余地

    一方面,却是因离尘与移山宗之间,形势剑拔弩张。稍有些眼色的修士,就知趋利避害的道理,会有意避开这两宗边境,可能沦为交战之地的所在。

    便是北堂古月这样的世家,也已把大半的力量从越城撤走。

    重回故地,庄无道却无进城看一看的兴趣,直接就把目光,投向了越城的南面。

    距离城墙三十外的一处的山头,在庄无道的记忆里,那里本是有一片废弃了的破烂木屋。

    本是这附近的一位矿主所建,每次林海兽灾之时,越城所有人都会退入城内。

    可在此之前,越城的矿主,都会尽量让自己手下的矿奴就近居住。

    不过此刻,那片木屋已经不见了踪影。只有一座精致的山神庙,耸立在山巅处。还有一条被休整过的青石大道,通往城内。

    不过看山顶处,那稀疏的人群,此处的香火,显然是不怎么样。那条青石大道上来往的人流,也同样不多。

    此时的情形,已不同于几年之前,越城的受潮已经平息。从离尘宗掌握越城之后开始,这林中的妖兽,就不敢造次。此外也有北面,那头月影狂熊的约束。这越城地域,几年来人妖两方的都是相安无事。

    妖族都尽量不进入人族地域,而越城的修士,也不再进入林内捕杀妖兽。

    所以这座庙宇,虽是立于城外,依然有着不少信徒前来上香。

    “山神,很不错,看来那北堂婉儿,对此事很是上心。”

    对于当年庄无道,拜托北堂婉儿的事情,剑灵自是了然于胸。

    “不过就只如此,便想让你母亲,死而成神,怕是远远不够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闻言默然,不置一语。其实他哪里有让自己母亲成位神祗的念头?哪怕是有,他暂时也没这样的能耐

    只是恰好看过那本道书《玄冥极阴录》,知晓了冥界种种。所以单纯的想让自己母亲,在九泉之下好过一些而已。有香火信愿护佑,至少不会被人噬魂

    这只是自己的一番孝心,至于是否有用,能否帮到母亲,庄无道也是不知

    也知神抵之属,条件苛刻。信众至少也要有百万才可,且需信仰纯净之人

    这几乎不可能办到,离尘宗管辖之地,虽不在意这些野神淫祠。可若动静太大,手段过分,也会引发宗门的注意。严重一些,甚至会加以清剿。

    可能会卖庄无道一个颜面,使他母亲的庙宇得以保存,却不会不加限制。

    这本就是违逆门规之举,他可以做,但却绝不可摆在明处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