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四零章 吞噬神灵
    彻底解决这些被困的刺魔宗修士,花了庄无道足足一个多时辰。施展了两次雷火乾元,几乎将一身玄术神通使尽,庄无道这才将最后一人拿下。

    关键是这些人,他准备当成血祭的祭品,所以需得手下留情,以生擒为主

    尤其那最后位金丹中期,最是难缠,迫得庄无道不得不全力出手,连续九式玄术无双,最终才一举将此人重创。

    而就在擒拿最后一位筑基修士之时,庄无道却是直接一手抓住了他的天灵盖,以搜魂摄魄之法,查探着这人记忆。

    他现在功体大进,真元却有内敛之势,手法也温和得多,整整一刻时光,这人的头颅才爆成了血粉。

    而庄无道,也从这人元神之内,得到了更多的信息。

    “一位闭关,一位远在西面,看来那两人,的确是无有余瑕对我出手——

    收回了手,庄无道陷入了沉思。他这次不惜泄露自己的行踪,以身诱敌,就是为查探玄机子说的这个消息,是否真实。刺魔宗是否真的有元神境,在窥伺着自己。

    若是假,他会立时逃入离尘本山,然而后老老实实的呆上几年不出来。若是真,那么这天一修界,就是海高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,短时间内他再无需忌惮。

    而从方才这人神念看来,此事应当不假。毕竟此人身份不低,虽是筑基,却实力出众,几乎直追金丹修士。本身也是良才美质,前程远大。

    “确是个好消息,不过听剑主的言语,似乎很是放松?”

    “嗯?莫非不该?”

    庄无道略一挑眉,知晓暂时没有元神修士参与对他刺杀,的确是使他紧绷的神经舒缓下来,如释重负,

    不过听云儿之言,却似话中有话。

    “剑主若是因今日之战,就以为这刺魔宗不过尔尔,心生轻视之意,那就大错特错,离死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又是为何?”

    神情一凝,庄无道眸中露出凝重之意,他虽未对刺魔宗的刺杀手段,生出轻视之意。不过也的确是有了认为这个魔道宗派,其实也不过如此的念头。

    今日死在他手中的,就达七位金丹。刺魔宗整个宗派,又有多少个金丹可供他杀戮?

    只需金丹九转,使那两位元神无奈他何,这刺魔宗若不放弃,迟早要被他磨死拖垮。

    “是谁告诉剑主,刺魔宗只有五六十位金丹,两位元神而已?”

    云儿反问:“即便是今日,对剑主出手的这些金丹,其实也仅只两位,是刺魔宗的真正内门弟子。其余五人,都不过是外围修士。与刺魔宗,其实类似雇佣的关系,不过也能从刺杀中,得到魔主馈赠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刺魔宗的实力,乃是众人皆知,难道这其中,还有什么玄虚

    庄无道怔了怔,云儿后面说的这些,他已心中有数。刚才搜魂的那人,就有这方面的记忆。在此处伏击的修士,真正属于刺魔宗的核心弟子,其实仅只七位。

    不过云儿前一句,分明是大有深意。

    “众人皆知是不家,可你们众人,又是如何知晓的?连那些刺魔宗修士的具体身份都不知,又如何计算出正确的人数?”

    云儿冷笑:“在我记忆中的刺魔宗,一向都是分为刂与‘魔,两大派系。刺门杀人,魔门传承,负责情报与培育弟子,两派实力相当,常年互相轮换。更又有许多人,有着共用同一身份的习惯,哪怕宗派实力超绝,在外人眼中,也只与一个中等宗派相当。这里虽是天一修界,不过情况也应该大致相仿

    庄无道眸中,终是显出凝重之色。随即就又一摇头,不管刺魔宗的实力怎样,他都需尽快血祭,把那四枚傀儡天珠,先炼成再说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血祭之阵,庄无道已是轻车熟路,不过这次情形明显不同。在血神盾祭坛之外,还有四座一丈高,纯以二阶蕴元石搭建的高台。而此时台上,赫然正有四朵淡蓝色的魂火漂浮。四枚傀儡天珠,则就在魂火下方。

    这次准备的祭品,也极其的丰厚。

    除了那些俘虏的刺魔宗修士,还有不少二三阶妖兽,整齐的列在祭坛之前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,却颇是狐疑。听云儿的语气,虽是自信满满。可这还是他首次,准备向那位阿鼻平等王,指定索要某种回馈之物。

    那位魔主,真就能如他的所愿?

    只是当血祭开始,庄无道一篇《无间平等经》念完之后,就彻底放下了担忧,

    他能够感觉到那位魔主,有着不逊色于得到万子圣胎与离寒天宫之时的欢欣。

    七位金丹,三十位实力出众的筑基修士,还有数目足够的妖兽血食。这些祭品,明显使这位阿鼻平等王极其满意,

    可能是自知魔染无用,已经放弃,也可能是阿鼻平等王心情确实极其愉悦之故,这次庄无道承受的魔念冲击,几等于无,甚至都感应不到。

    七罪祭神,不但使他的元神升华,大幅增长,也使得他对魔念意识的抵抗,提升了一个层次。

    便是陪祭的庄小湖,似乎也已适应了血祭时的魔念冲击染化。无需庄无道刻意照拂,就能自己抵御。

    而庄无道本人,则更淡定自若的,看着那血神盾的上方,形成了一个血气漩涡。

    那七位金丹元神,此时都在哀嚎,挣扎着想要脱离。不过却被那血气漩涡牢牢吸摄,一步步被拉往了漩涡深处,

    整整十里之地,都被阴森诡谲的魔息笼罩着。

    幸亏庄无道选择之地极其偏僻,周围数百里都无人迹。庄小湖也能监控周边一千八百里之地,除非是有特殊的隐匿之法,否则其他修士,几无可能无声无息的靠近此间。

    不过可能是祭品上佳之故,血祭的过程,持续了整整三个时辰之久。让庄无道,也暗暗捏了一把冷汗。

    时间越久,被发现的可能越大。不是庄无道对自己布下的掩藏之阵不自信,而是现在他身份不同,盯着他的视线,实在太多。

    直到祭坛外,最后一丝血气,也被汲取吸走。庄无道的眼神,才真正恢复了平静,而后面的庄小湖,更于脆是长舒了一口气,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样。

    到了这一步,血祭已可随时中断,即便被人发觉了,也不会拿到什么证据

    那血神盾上的黑色孔洞寂了一寂,仅仅须臾,就有二十余滴血液,出现在血神盾布就祭坛之上,

    再紧接着,又是四团白光,从黑洞之内冲出,投往那四处高台之上。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精神一振,知晓已到关键之时。傀儡天珠的器灵成与不成,就看接下来自己的布置,是否能够如他之意。

    “这是何处?”

    一个无比威严的声音,骤然响起。如炸雷一般,响彻四方。

    四个同样高约四丈,银光灿烂的虚幻魂影,蓦地显现在那四处高台之上。看不清面貌,却都正气盈然,似有神力隐蕴,让人不敢造次。

    “血祭?尔等邪魔,祸乱人世,给我受死”

    其中一人,手中凭空聚起一个巨大的火矛,往庄无道立身之处,冲击而去

    而其余方向三人,也都同是出手,使天地之灵,剧烈波动。

    “阿鼻魔徒,人人得而诛之”

    不过就在下一刹那,周围庄无道预先布置的禁阵,就被触发。一丝丝诡异的电流闪过,就使那四个巨大的银白魂影,动弹不得。那些召来的火光电流,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而此时在下方处,那四朵魂火猛地一跳,竟然开始吞噬着这四个魂影身躯

    “这些是什么人?怎么都好似神灵似的?”

    庄小湖压抑不住好奇,更心有余悸。方才这些魂影联手一击,让她几乎以为自己是死定。

    动用的却并非是真元道力,而是另一种力量,似与那请神之法请来的附身神灵,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“就是三阶神灵!”

    庄无道目光平淡,似乎浑不在意一般,静静看着这四位神灵之躯,被那吞金兽的魂火,一点点的吞入。

    “神灵?”

    庄小湖气机噎了噎,然后用不可思议的眼神,看着庄无道。

    忖道主人之意,莫非真是欲以这吞金兽的魂火,将这四只神灵吞噬?

    不对是已经这么做了

    “没你想的那么严重,是神灵而非神明。神意聚灵而非神而明之,不过是神明神祗座下的兵卒走狗,也就是我们道家,所谓的天兵天将。”

    羽云琴施展的呼神唤卫,召来的就是这样的神灵化身,使得那些力士傀儡战力大增。

    而庄小湖依旧面色煞白,她虽不敬奉任何一位道家神祗。可也知晓,似庄无道这样的亵渎之举,罪名比之修行魔道之法,参与血祭还要严重,

    一旦被感应查知,神明必有法旨降下。那时他二人,必将被永世镇压,要转世轮回都不得。

    “无需担忧,这几只神灵,都已经神座被除名。都只是无主之灵,算不得什么。”

    冥界常年征战,似阿鼻平等王这样的一方冥主之尊,自然是道家神系的眼中钉。被征伐是理所当然,而俘虏些神灵也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许多神明禀性高洁,有着近乎洁癖的意念,也对魔道手段防范极深。绝不会再接受麾下,被俘走的神灵回归。往往一有神灵被俘,就会在自己神座之下,除去这些神灵的姓名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