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三九章 祭品入手
    “成了”

    整整四尊四丈高的傀儡力士,立在了半月湖畔。身躯之外,都罩着一层厚实的青黑色铁甲,俱是三十六重法禁。那四口灭元天剑也是同样,都是三十六重禁制。剑长四丈,几乎与那些雷火天傀身躯等高,重则达千象。厚实沉重,刃缘处透着冰冷寒芒。

    灭元灵铂是五阶的灵铁,而熔炼在内的其他材料,亦是品质不凡。使得这四口剑器,即便没有吞噬金铁进阶之能,也可提升至四十五重法禁。

    庄无道是喜不自胜,那千奇阁雪心斋供养的金丹器师,果然高明。按照他提供的器阵图纸祭炼,几乎分毫不差。

    称不上完美无缺,却可说是中规中矩。十二件灵器,也都能成功对接。

    只有四根阵柱,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未成,却有一波磅礴的磁元之力,扩散开来,覆及千丈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等同是十二件灵器,同时施展,若非庄无道,有了逆五行道体,又有着坤元真火,根本就无法使用。

    换而言之,这世间能够使用这套灵器的,也就只有他一人而已。

    “就只差这最后一步,云儿?”

    庄无道侧目,看向了洛轻云,最后一步,就是那四朵吞金兽的魂火。

    “炼化器灵不难,我现在就可教你。不过——”

    洛轻云终于肯说出实话,不过眼中,却透着莫测之意:“要想使这四尊雷火天傀如臂指使,却需准备血祭。而且祭品的品质,不能太低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凝眉,眼中闪过一丝疑色,听出了剑灵语中的凝重之意。

    ——不能太低?那需得高到什么层次?

    不等他问出这句,洛轻云就已开口:“金丹,至少四位金丹修士而且修为真元,越强越好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陷入了沉吟,半晌之后,就不在意了摇了摇头,现出轻笑之色。

    “岂非正好?恰好也有现成的祭品人选,被困在这半月楼几年,实在憋屈得太久。”

    忍了整整五年,几乎已到他的极限。只挨打不反击,也不是他的风格。

    “人选,剑主你是准备?”

    洛轻云若有所悟,接着又转顾言他:“那么这一次,剑主是准备不告而别,偷偷下山,还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需告知师尊一声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声轻叹,而后又意味深长道:“那些老鼠,我也没心思去一一寻觅,能够使他们自己跳出来,才是最好不过。”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半个月后,一处人烟全无的山林上空,白色的光影,横空穿梭着。那是一艘只有二十丈长短的三阶灵船,遁速快极,可与元神比肩。只一眨眼,就穿空数百里之遥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艘灵船,快要从这片看似祥和的山林之上掠空而过之时,忽然变故突生。

    数道血色铁链,从下方密林之内爆射而出,而后一刹那间,数十只赤色弩箭,四面八方的往那银白色的灵船攒射。又有六七道异常雄厚凶厉的气机,穿空而上,有如离弦之箭,疾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艘灵船被锁链困住,立时顿在半空,再前进不得,也不能挣扎。只在船身之外,显化出一层银色的灵光,勉强抵住那赤色箭影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艘三阶灵船,即将被那几大金丹修士,联手轰碎之际。其中一人,却忽的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“不对,速撤”

    那几道强横身影,几乎不约而同的止住,而后都形状仓惶的,往外围疯狂的遁逃。

    不过此刻,却为时已晚,那银白灵船先是蓦地收缩,而后轰然炸裂,无数指甲片大小的银白碎片,往周围四散冲击开来。在这二十里方圆之地,卷起了一场金属风暴。

    而那空中的七位金丹身影,都是首当其中,几乎被这些银白残片,彻底淹没。各自极力的抵挡守御,往外围脱离,半空中发出一连串‘叮叮当当,的响

    下方躲在林内的那些筑基修士,则更是凄惨,其中近半,都是一个照面,就被那银白铁片,打成了蜂窝。整个身躯,被洞穿无数的孔洞。

    而金属风暴之后,则是无数赤红的光雷,炸开之后,爆裂的气元,笼罩了整个四十里方圆之地。使此处诸多修士的处境,愈发的危如累卵。

    也就在同一世界,庄无道浑厚沙哑又略带磁性的声音,同时传至。

    “雷火乾元”

    四十尊雷火力士,顿时拔地而起,现于四面八方。其中位于东南西北方位的四尊力士,形状略有不同。比之普通的雷火力士,高了大约一丈有多,浑身披着青黑色铁甲,手持沉重大剑。挥动着剑光斩击,整整九千象力的气元,待得辉煌雷火。使得其中四位已快突围出赤红光雷覆盖地域的金丹修士,都是闷哼一声,不得不爆退而回。

    有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加持,这四尊雷火天傀,虽是傀儡死物,却也能将南明离火都天神雷,都发挥到接近离尘金丹中期修士的水准。

    那四位金丹,在交手的刹那,就已受了不浅的伤势。而四十尊雷火力士,此刻则如一张网般,将这山岭内埋伏的所有修士,都全数困在其中,逃脱不得

    不过这并不能使所有人,放弃希望,其中一人,正如游鱼般在那潮卷的罡气中,疾速穿行着。

    哪怕是那正反两仪无形之力,也不能阻住他身影,更有闲暇助其他的修士,抵御那阵法禁制,与那四道灭云剑光。声音清冷如冰,沉静自若。

    “勿用惊慌,此处周围,只有那竖子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以一人之力,就敢暗算反杀我等。此子真使人佩服——”

    出言者,却是另外一人,亦是身影如梭,超过肉眼极限。一个闪烁,就到了一处雷火力士身前,

    只见一串网状般的赤色丝影闪过,这尊身躯之强,可与金丹修士比拟的二阶雷火力士,瞬时被割裂成无数碎片。

    而就在又一个刹那之后,此人已至千丈之外。同样一串丝影横掠虚空,又是一尊雷火力士,被摧毁碎灭。

    身影所过之处,那些力士都不能抵挡他一击。可就在这人,身影再次闪烁之时,身影忽然在虚空中一停,猛地往下栽落。

    那胸膛处,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血洞。虽未真正致命,却有数十道大悲剑气,在其体内横冲乱撞,破碎着气脉中的所有真元。禁制身躯,使他动弹不得

    而此人眼中,则满含着不敢置信之色。他到此刻都没搞清楚,自己到底是如何中剑。

    只依稀感觉,自己受伤,是早在三个呼吸之前。可明明记忆里,自己那时应该是以遁空之法,在爆裂的雷火中自如的穿行。

    下一刹那,此人眼瞳微微收缩,望见一个年轻身影,显化在了附近。随手拂袖一拍,一道真元拂来,就使他眼前一黑,彻底陷入了昏迷。

    将这金丹修士的身躯,以一枚三阶‘虚空藏符,收起,庄无道就微含异色的,看向了四处。

    “居然真的没有元神境——”

    “这岂不正好?如剑主之意,祭品恰好够了,且绰绰有余。”

    此时洛轻云并未显化身影,不过轻云剑,却浮在了庄无道的身侧。

    “只是感觉奇怪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摇着头,眼含不屑不解的,看着阵中的那些修士。

    “就凭这些土鸡瓦狗,莫非就想取我性命?”

    若非最早出声那人支撑着,稳住局面人心,仅仅是他那四尊雷火天傀,就可将正反两仪阵中这些修士,尽数斩杀。

    刺魔宗对他真正实力的掌握,使人生疑。这个以刺杀立足天一,使天一修界之人都闻风丧胆的魔道大宗,怎的会情报如此落后,

    即便与龙影之战,乾天宗为免方孝儒颜面尽失,刻意隐瞒。可也当知在那不死道人洞府内,太平道一共有三位金丹,死于他手中的战绩才是。

    还有对他动手的时间,也启人疑窦。独自下山出行的消息,庄无道早在二十日前,就已透露了出去。依仗的就是自己新炼的那套宝物,亻傀儡天珠,的瞬间挪移之能。

    哪怕遭遇元神修士,亦有保住自己性命之能。

    可直到他出行半个月后,这些刺魔宗修士,才出手伏杀。纠集的人手,也只有七位金丹,四十位筑基而已。

    其中实力最强的,也只是那两位金丹中期,岂不使他生疑?

    “确实古怪——”

    云儿亦是持赞同之意:“确有些不似刺魔宗的作风,自然,也可能那刺魔宗,真是错估了剑主实力。七位金丹修者,这个阵容,怎么看不算弱了。若非剑主舍得本钱,预先在这艘灵船中布下了手段,未必能轻松破此杀局。不过—

    语音顿了顿,云儿又凝声道:“我看剑主,还是专注眼前为好。所谓夜长梦多,再做拖延,只怕又要再生变故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微微凝眉,此时的庄小湖,就在五百里外。此女如今,不但那‘窥天照影环,观照的范围大幅扩增,感应之细腻,亦今非昔比。

    可刚才也是知道这些人出手时,才有察觉。可见刺魔宗隐踪匿迹之能,是何等强横。

    此时若还有修士潜伏在周围,庄无道绝不感意外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