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三六章 再闻刺魔
    之后又数日,墨灵也终于不再日日沉睡,渡过了初生期的虚弱。那枚生死珠已经在他体内不见,而在墨灵位于胸腹处的前足,赫然已经出现了黑色的鳞片。

    这让庄无道尤其惊喜,墨灵此刻,最后只是二阶后期的水准,然而此刻,却已有一足黑鳞。意味着一次代死之能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墨灵也明显有了初步的战力,正好逢着庄小湖出关。庄无道让墨灵试了一试,竟是身影几个闪烁,仅仅四五个会合,就到庄小湖的头顶处。前爪在庄小湖的脑门处,点了一点。

    让庄小湖俏面发白,辖的魂不守舍。

    她是知晓这只不起眼的乌鸦,乃是神禽三足冥鸦的。更知冥鸦之能,可掌生控死。

    若非是庄无道控制着,让墨灵未下杀手。在接触她肌肤的一瞬间,墨灵就可抽走它体内所有的生机。

    想及自己闭关数月,又服下价值巨万的丹药。结果到最后,仍旧连一头扁毛畜生都战不过。庄小湖转化后天水寒道体的得意,顿时消逝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可当想及这只冥鸦,乃是正儿八经的神兽血裔,是一入四阶,就在天机碑护驾与妖类二大榜单上,盘踞第一的存在,庄小湖却又不禁沾沾自喜,她好歹还是在墨灵的爪下,撑过了几个会合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颇是惊异,心里亦悄然收起了,对庄小湖的‘废物,评价。此女斗战方面的天赋,他还不知怎么样,逃命的本事,却是一流。仙影浮光,结合本就掌握的水遁之术,避过了墨灵看似必中的扑击。

    而相较他们主仆的进展,聂仙铃那边也毫不逊色。却是延迟到半年之后出关,此时她的《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》,赫然已至二重天的境界。

    那位叁法真人,果真是奇思妙想。首先以《九天磁光子午大法》与《南明计都烈火神决》,使聂仙铃推衍出上霄都天雷法,之后又以为基,配合数种四品的天地灵珍,逆塑出三品的雷系灵根。

    这位真人,之前从未听说过塑造伪灵根之事,可凭着自己道法造诣,却成功完成了雷系伪灵根的塑造,使庄无道,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雷灵根塑成,意味着聂仙铃三法同修之路,再无障碍。此女的前程,也将是一片坦途。

    不过除此之外,也不是没有坏消息,也就在聂庄二女,纷纷出关之后。翠云山的极法真人,又匆匆带着大批的离尘修士,赶至大素皇陵的遗址。而几位元神修士,此刻亦都脸色铁青难看之至。

    不过却并非是离尘东南之局,有了什么变故。而是北方的林家,已有插手此处的迹象。林家亦是离尘四大修行世家之一,亦是世代为大灵朝效力的世族

    林氏一门之中,有六位元神真人,二位元神供奉,实力还在离尘之上。

    族内人口六百余万,更有众多旁支。掌控大灵朝南方六十七州之地。中原之地,说是一州,面积却比南方一国还要大些。掌六十七州,却可相当于离尘治下百国。而人口资源,全都倍于东南。

    虽无藩王之名,却有割据之实。便连大灵皇室,也要礼遇有加。朝中林氏一族封王者四人,位至公侯者数十位,还有无数官员武将都出自这林氏门下。

    与雷家同样,都在离尘宗北方,不过势力所辖,距离太雷集更近一些。此刻林家自然也是感受到了,此处对其势力的威胁。是既不愿离尘赤阴,把势力伸往藏玄大江之北,也不愿此地,落入乾天宗之手。

    行事恶劣,此时便连鸿德,也生出了几分悔意。不过此刻,在大素皇陵附近对峙的几方,都已呈骑虎难下之势。

    而叁法极法,亦是无奈之至,有心撤出这漩涡,却又顾忌赤阴城的盟友之义,也担心乾天宗,在大素皇陵附近立住脚跟。庄无道猜测,似那珠光楼的王燕兮与渊奇几位,只怕更是悔青了肠子。只是珠光楼的形势,比在离尘宗还要不堪,若说后者,还有退步的余地,那么珠光楼,就是直接就在漩涡之中,一旦有什么动荡,就会首先被碾得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此时这片小小地域,汇集的元神修士已达二十。已再非是为不死道人留下的那遗珍,而是围绕着地下那处灵地争斗,隐隐有决定几家势力消长之势。

    另一个坏消息,则是由去而复返,来此参与主持乾坤无量无极大阵的玄机子带来。

    “师弟最近一定要小心。宗门内有确切的消息,两月之前,乾天宗以三千四阶蕴元石,两件法宝器坯为代价,求情刺魔宗两位元神修士出手。目标到底是何人还未知,不过师弟这里,倒有九成可能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面色凝重,其实这个消息,他早在一个月前,就隐隐有所听闻。

    而玄机子这里,只是确定了而已。且多半是真,庄无道早就猜测,这位师兄,很可能是为节法真人,掌握着一些宣灵山在暗中的力量,所以消息格外的灵通。

    至于乾天宗重金请托刺魔宗出手的目标,结合现在这个时节,几乎不问可知。

    这不是他庄无道自视甚高,而是确实除了他自己之外,再不会有别人。

    即便以庄无道的心志,胸中也不禁一紧,暗暗凝眉,一股深深的危机感,弥漫于心念内。

    刺魔宗的手段,他这数年之内已有领教,的确是手段莫测,层出不穷,使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不过哪怕是那高据‘金丹榜,前三百位的人物,朝他出手,庄无道也不会生惧,有足够自信逃脱。

    可元神修士这一层级,却真是使人绝望。若真是遇上了,他庄无道离死不远。那可不是简单的扌拼命,两字,就可抵御的力量。

    随即就又听玄机子笑着宽慰道:“好消息是那刺魔宗虽接下这一桩生意,可那两位元神修士,却各有要事。据说一位寿元所剩不多,正在闭死关,全力冲击元神中期境界。另一位则在极西之地,似乎在寻一件至关重要的奇珍,需要五六年时间,才会东返。总之这两人,暂时都无余暇朝你出手。”

    接着却语气一转:“只是这传闻,也可能是刺魔宗故意释出的烟雾弹。故意惑你耳目,使师弟你轻忽大意。总之这些时日,还需小心再小心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依旧凝眉不展,胸中更无奈之至。他本是欲借助那件‘易人面,掩藏自己身份,出外游历几年,可遭遇了今次这档事,就知自己的盘算彻底落空

    ‘易人面,虽是可靠,然而在元神修士窥伺在侧,随时有可能朝他出手的情形下,最好是在宗门的护翼之下,躲藏隐匿几年,待得过了这风头再说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自己逃命的本事,看来也需再做增强。

    “刺魔宗这种宗派,难道就真无法可制?那乾天宗太平道,既敢托刺魔宗出手,我离尘宗,难道就不能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?”

    玄机子苦笑摇头:“师弟你真以为那刺魔宗,是真正肆无忌惮,那就错了。当年太平道重阳子崛起之时,也有人委托刺魔宗,刺杀此人。可那刺魔宗,最终却是将那些委托之人,都拒之于门外。只因知太平道势大,执北方道门牛耳,门内十位元神修士,绝非刺魔宗所能招惹。更不敢真正开罪中原三圣宗与天道盟,大灵皇室这等庞然大物。刺魔宗弟子潜伏各方,却有大半势力,都在中原之地。哪里敢开罪乾天宗?虽为魔道宗派,可这几万年来能屹立不倒,自有其缘由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无奈,却也知玄机子所言,乃是实情。看刺魔宗行事,似狂实谨,而离尘宗在刺魔宗之人眼中,无疑就是那种可以捏一捏的软柿子。

    自这日之后,庄无道修行的重心,就又更多的转向了《重明阳神录》,意图真正使三法合一。

    是因庄无道真正感受到了威胁,而《上霄应元洞真御雷真法》而生的雷遁磁遁,已远远不足所需。

    毕竟这门三品雷法,并非是真正的遁术功决,

    现在庄无道看上的,则是《重明阳神录》真正完成之后,衍生出的一门真正遁术‘重明太霄乘风决乃是一种结合风遁,雷遁,空遁,光遁四种遁法为一体的一品遮天级遁术。

    此术一旦修成,哪怕是在元神修士面前,他也不是没有逃逸之能。

    据剑灵之言,传闻离尘宗闻名天下的仙影浮光其实就是由这门‘重明太霄乘风神决,简化而来。

    又大约三个月过去,就在所有人以为,又一场大战将要爆发时。那乾天宗一方的修士,忽然在一夜之间,全数撤走一空,

    之后离尘赤阴两方的元神修士,也在随后陆续离去。珠光楼三位元神,亦返回到了太雷集,闭门自守。

    许多修士,都不知所以,庄无道却因自己秘传弟子,的身份,知晓些详细。

    是因两个月前,大灵皇室与天道盟,就已介入为双方调停。暗中讨价还价了近一个多月,几方才终于谈妥,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