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三四章 传承神珠
    “龙影死讯,是两日之前,乾天宗传信告知,据说也是死在庄无道手中。可详情如何,乾天宗却是讳莫如深。这个孽障——”

    重阳子目光阴冷,望着南面方向。当初未曾狠下心肠,将那孽障强行带回北方,实是他此生最大的失策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悔也无用,他也不是轻言后悔之人。

    “此子确实是我太平道大敌,不过也无需太忧心。据说乾天宗之人已经在联络刺魔宗,准备请动那两位元神老魔,亲自对庄无道出手。看来这次,乾天宗亦是吃亏不小——”

    说话之人,却是在重阳子身后,一位白袍打扮的修士。

    可此人话音未落,重阳子就又心中一动,注意到了萧灵淑的异样,不禁再次皱眉。

    “那个孽畜,这次可是对淑儿你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萧灵淑双手一紧,面上血色褪尽,心中猛跳。良久之后,才强稳住心绪道:“此子恨我入骨,又心狠手辣,必欲杀我而后快。这次险险就死在他的手中,幸亏见机得快,那不死道人洞府内又大阵森严,我才能勉前逃脱。只是每当思及几位师兄惨死,就觉愧疚。也不知皇陵外面的几位师兄,逃出来没有,”

    重阳子本能就感觉不对,不过此刻,也不好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罢了,不管那刺魔宗乾天宗如何,此子,我必定会亲自取他性命”

    言如金铁,重阳子负手于身后,眸中的杀机,也已凝若实质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灵骨宝船上,庄无道走到了那位珠光楼修士身前。

    “道友这珠,看来倒颇有些古怪,不知能否给我一观?”

    亏得是墨灵远观此处,显出的焦急渴求之态,未被人察觉,否则今日,定要被人狠狠宰上一刀不可。

    珠光楼修士在讨价还价上的本事,他从来不敢小视。天下第三大灵商,珠光楼之人身处如此环境,哪怕是那些性情正直之人,也会磨练出一身做奸商的本领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庄道友”

    那人随声望了,明显吃了一惊,而后满面堆笑:“道友对此物,莫非也感兴趣不成?”

    此人虽是金丹,在庄无道面前,却全不敢拿大。尽管当日之战,几位元神真人都对前后经过,讳莫如深。可而今谁不知晓,太平道那位本有望成为掌教的龙影道人,就身死在这位剑下?

    而一手‘雷火乾元,玄术,更是使离尘宗征战,无往而不利。此刻无论是身份,还是实力。都可与金丹修士并驾齐驱。

    “是有些兴趣”

    庄无道笑了笑,毫不客气的就从那人手中,把那枚灰白二色相间的宝珠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神念探看着,仅仅片刻,庄无道心中就一阵喜意。这竟是一件储存类的宝物,不过里面并非是如小虚空戒那样开辟空间,可以存物,而是储藏了无数精纯之至的生死之力。除此之外,里面还有些莫名的信息,无法辨识。似是文字符篥,却又似是而非。

    怪不得墨灵的感应,会如此之强,是那般的渴求迫切。

    心中更惊奇不已,真不知此物到底是何来由。是这天地自然生成?还是人为之物,藏于这大素皇陵之内?

    庄无道脸上,却现出了几分笑意:“原来是生死之灵,好东西不知是从何处取得?”

    “大素皇陵内,侥幸斩得一头三阶尸将。”

    那卖珠修士苦笑道:“那次被伤得不轻,浪费了我好几颗二阶生生回元丹。这头尸将虽只三阶,进实力不弱,眼看着就要晋升尸君层次,而且是最棘手的黄泉尸君。废了我好大的力气,这才将之除去。好在还有这颗生死珠弥补,不算全无收获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”

    庄无道早有预料,又转而不经意的问道:“实不相瞒,此物对我的剑术,有些用处。此物你可是打算出售?不知是什么价格?”

    那珠光楼修士,顿时眼眸一亮。不过在他对面的一人,却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此物,我宣某已与他谈妥了价格,三十枚四阶蕴元”

    “三十枚?”

    庄无道眉头一挑,而后浑不在意的一拂袖,故作豪气:“五十枚四阶蕴元,转卖给我可好?这颗生死珠,对你而言,怕也无什么大用。”

    这珠中的生死之力,普通修士的确很难派得上用场。毕竟修此道者不多,整个天一修界,最多也只有三十余人而已。

    且他刚才稍稍尝试了一番,以‘生死别,剑的纯粹生死真意,试图调动抽取这珠内的生死之力。可这宝珠,却似加了锁一般,不动分毫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此物只能看,不能用。连他都是如此,就更何况别人?

    否则这买卖的双方,也不至于一方愁眉苦脸,一方则不情不愿了。

    那严姓修士闻言不禁呆了一呆,似不知该如何反应。那卖珠的修士,却已面色阴沉了下来,目光闪烁着笑道。

    “谈妥价格?我怎么不知?方才只是在考虑而已,哪里就是答应了下来?这样,庄道友既想买下,可再加些价钱,这颗生死珠就尽可拿去!”

    “那就七十枚四阶蕴元,再多就不值了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依然是一副并不上心,你爱卖不卖的神情。可那卖珠之人,却已喜笑颜开,朝着庄无道微微一礼。

    意思是这颗宝珠,庄无道尽可拿走。而那颜姓修士,则微现犹豫之色,几次欲开口加价,终还是吞回了肚里。只能无奈的看着庄无道,拿着那生死宝珠离去。

    庄无道随后又转了一圈,在诸多金丹修士中,并未发现其他有价值的灵物之后,就径自折返回自己的舱室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庄无道,才刚入门,云儿就忽然开口,带着几分惊异:“看来剑主,与这只三足冥鸦,还真是缘份不浅。”

    “有缘,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这应当是不死冥鸦一脉的传承神珠。”

    云儿道出了详情:“三劫之前,上古百族与人类争雄落败之后,也曾想过如人类一般,借助文字符篥之类的外力,以传承自家的神通本领。而这传承神珠,就是妖族诸多法门之一,不但能传下一门本命神通,更可开启部分血脉之力。这颗生死珠,就可算是其中的一种,只有不死冥鸦一脉才能使用。此物既非是人为造成,也非是天地自然生出。看其岁月痕迹,应当也是百万年前,随这只不死冥鸦一同进入天一界之物。应是其父辈遗留,可到底是出自哪位神君妖王,我就不知道了”

    庄无道眉头一挑,目光再往手中望去。不过还没等他,将这颗传承神珠看清楚。那墨灵就已经飞了过来。在他手心处轻轻一啄,就将这灰白色玉珠,囫囵吞了进去,之后又飞至庄无道的肩头站立,陷入了沉睡。

    庄无道无奈,只能作罢。看墨灵这般在意着急的模样,自己总不可能强迫它,将那宝珠给吐出来。

    购得这生死珠,只是他在大素皇陵外这些日子的小插曲而已。之后就又开始忙碌着,遮掩着自己在天机碑中的排位。

    经历七罪祭神,凝聚逆五行道体,他在天机碑中的排位,又上升了不少。主要还是天赋榜,已经悄然到了第一位,赫然已经在重阳子之上。

    庄无道无奈,只能以天机石封印,将排位重新压落在第三位。然后暗暗乞求这几日,无人去观看这天赋榜前十位的变化。

    其余的变化倒是不到,什么剑道拳道术法道业,都上升了近千个排位。

    他在这些榜上排名极高,主因是功法层次,玄术神通,以及道业上的积累较为深厚之故,

    本身力量,即便加上新增的二百七十象力,也不过是与那些实力较为出众的金丹修士比肩,所以提升不著。

    值得注意的,倒是遁法榜上,他的位次赫然进入前三千之列——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暗感寒意,对天机碑之能又有了新的认知。要知他还是在几日之前,与轻云剑一并穿梭无量虚空时,才略略感悟到几分雷遁的奥秘。还未能实际运用,细加整理,可他的遁法排位,却已提升了六千多个位次。

    好在这里,距离太雷集极尽。庄无道收购各种材料时,都极其的方便。

    用了差不多三日左右,才将天机碑中的一切,都全数搞定。

    而就在他忙碌之时,这次因大素皇陵与不死道人洞府,引起得纷争风波,依旧还在继续。且在不断的发酵着,远远看不到终结之时。

    叁法与鸿德,依旧在为是否在这里建城而扯皮。对面的乾天宗,似乎也尝到了骑虎难下的滋味,据说最近正与珠光楼一方,密切接触着。

    不过这岛上的坤无量无极南明都天大阵三方倒是有志一同,倾尽了全力,不停的扩张着。小岛上面积不够,那就填湖造陆,把这处岛屿,扩张到了三十里方圆。

    几乎每隔一两天,就有灵骨宝船加入。便是赤阴城,也遣来了不少三阶灵船。

    三家都对乾天宗警惕戒惧至深,更恐那三圣宗联手南下,故而都是不遗余力,加固着这座阵法。

    此时不死道人洞府内的那座地下大阵,已经被毁弃。集中在地底深处的二百余条地脉,也四散开来。其中有六成,近一百条地脉灵眼,被这乾坤无量无极阵夺取了过来。使得这里的阵法威势,一日盛过一日。那些乾天宗修士,也被逼迫远离,只能隔着七八百里距离,远远的窥探对峙着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