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三三章 奇异宝珠
    “不破金身,一品剑术神通,真没能想到——”

    李崇心踏足之处,正是几日前庄无道,击杀龙影之所,目光暗晦难测的看着四周。

    “一时疏忽,不意竟让此子崛起到这等地步。当年的重阳子沈珏,亦是远不如他。”

    几年以来,乾天宗更关注的是赤阴城羽旭玄。离尘宗这边,因有太平道牵制之故,倒是有些忽略了。

    也是因一直未寻到合适的机会,庄无道从离寒天境之后,就一直在离尘宗羽翼庇护之下。仅有的几次,乾天宗也拿不出足够的力量。

    可惜他当日打出的那道绅符甚至不惜动用在珠光楼内布置的暗棋,也依旧功败垂成,未能使此子葬身虚空海内。

    方孝儒神色默默,似是陷入深思,又似是不知该如何回答,

    李崇心等了良久,才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“孝儒,你可知自己,再如此不知振作,迟早要步你那位师兄后尘?”

    方孝儒眼神一动,恢复了几许清明之色。

    师兄?后尘?

    李崇心所指,是指他那位雪舞师兄?被重阳子压制,交手数次,被压得道心动摇,自信丧尽。直到两年前才恢复了些,勉强以龙虎结丹之法,七转成丹

    据说那雪舞之师,为其动用了无数的资源,聚集十数种天地间罕见的灵珍

    可成丹时,依然极其凶险。虽勉强过了七转,却也留下不少隐患。在金丹上的排名,差了当初重阳子初成丹时近千个位次,完全无法比拟。

    本是身拥世火身是千年难得一见的盖代天骄,注定了要在天机碑前十中留下姓名的人物。却因道心受损,惨至如斯。

    心中一凛,方孝儒勉强提振起了精神,躬身一礼。

    “弟子受教了,必谨记于心”

    “你方孝儒入门已有十余载,少见你有如此恭近于礼之时,真正是让人受宠若惊。”

    李崇心面色却更是苦涩,摇着头道∶“你可知我乾天宗内,一向规矩深严。似你这样的例子,并不多见?任你方孝儒如何肆意放纵,目中无人,师兄他从来都不强加约束。只因师兄他知晓,这乃是你方孝儒的本性当有一日,你方孝儒再不能如以前的那般狂傲自负时,也就是你道心受损,不能自守之日

    方孝儒咬着牙,一丝鲜血从唇角处溢下,双拳紧握,目中透出如狼般的目光。可旋即又复黯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几日前那一战,他连庄无道的道衣都无法斩破,又谈何自信?自己引以为豪的刀术武道,在那人眼中,只怕就与那些碍眼的苍蝇,也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那日的庄无道,也的确是至始至终,都将他无视,不屑于理会。

    “说到当日之事,我也有错。这次衡照师弟带你下来,本是想看看是否有机会,让你继承不死道人的道统,结果——”

    若说李崇心有什么后悔之事,就是那日阻拦叁法真人,继续破阵。

    那一战,虽是窥知了庄无道的虚实。却也将方孝儒这个举宗上下,都极其看好的后起之秀,推到了道心濒临破碎的境地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不破金身,给方孝儒的打击,已完全超出后者的承受极限。

    若易位而处,李崇心也觉自己不会好到哪去。倾尽全力追赶五年的对手,却已如横在身前的高山,高不可仰。五年前非是对手,五年前则更被对手视为蝼蚁芥尘,谁能不觉沮丧?

    心中愧疚,李崇心面上却分毫不显,言语也骤然一顿:“庄无道此子,我会在刺魔宗内,再增三千四阶蕴元,一件宝物,尽量请动他们那两位元神修士出手。定会在他金丹之前,不惜一切将此子诛灭。现在倒是孝儒你,让我颇是心忧。八年之期未至,怎就失去了信心?你那门功法才修至一半,秘术未成,怎就料定了自己,非是他的对手?不破金身又如何?难道还真能万刃不伤,万法不入?便是那式雷火乾元,也不是不可克制抵御。”

    方孝儒默然,思及自己的那几门功法秘术,多少有了几分信心。只是,即便能克住庄无道的雷火乾元,还有那式一品剑术神通。

    不禁凝眉,眼神怔忡。

    李崇心再次一叹,透着几分无奈之意、

    “再退一步,即便日后仍不是那人对手。你就不用修行,不用求道了?我等修士,参天地之造化,悟大道之神妙,餐风饮露,苦苦修行。求的无非就是延命长生,无非是见那大道至理,而不是别的。终究我等修士修行,为的还是自己,不是为好勇斗狠,与人争斗。斗战之术需有,却不是一切。”

    方孝儒默默不言,虽知李崇心说的有理。然而一想及自己日后,哪怕修至元神之境,在那人面前,也依然不堪一击,弹指就可扫灭,心中就又一阵发凉

    那个时候,即便长生了又有何用?

    “这些道理,你自己仔细想想。孝儒你如今道心虽动,可也是破而后立的良机。好生思量,重筑道心,不要走你那师兄老路。”

    李崇心摇着头,知晓再劝也是无用。这些道理,只有方孝儒自己想清楚才可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李崇心便不再多言,径自步出那窟口,进入那已毁弃的中枢阵内。

    此处经历了一场元神大战,十数位元神修士在此交过手,所有的不死遗珍,也都被取走,所有的灵脉,也尽皆散离,便连那些方尖柱也被挖走,只剩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李崇心来此,一是为方孝儒,二则为有些事情,还需在此处求证。

    目光私下梭巡,却未寻到什么有用的线索。即便当日那庄无道有留下痕迹,也被元神大战造成的余波,完全扫灭。

    李崇心皱了皱眉,走到那七罪祭神大阵的最中央处,而后就目光定定的看着前方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记得那日,他隐隐感应此处,分明有人在此破空越界,几乎离天一而去。

    可当时他进来,却完全感觉不到,这位至少已入元神境的修士存在。

    再按方孝儒之言,他一直被一个离尘女弟子堵拦在外,这中枢阵内,当时只有庄无道一人,这又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方孝儒不知所以,沉默着跟在李崇心的身后,脑里面回思的,依然是几日前,使他道心动摇的那一战,嘴里无比的苦涩。

    当日不但是庄无道,他不能伤其毫发,便是那个离尘宗的女弟子,也险险数次,将他的肉身击毁。

    聂仙铃——离尘宗内,怎么又冒出了这么一个人物?

    正意念消沉,方孝儒却忽的心意一动,视角的余光,望见一颗类似于佛家舍利子的小小玉珠,半埋在那尘土沙石之内。

    楞了一楞,方孝儒随手一招,便将这小拇指头大小的玉珠,取在了手中。心中却奇怪不已,当日离尘赤阴三家,早将此处翻了个底朝天,连那些无用的药瓶都不曾留下。怎的这里,还有一枚玉珠在此?

    虽是不解,方孝儒的神念,依旧在玉珠之内扫了一扫,而后眉头一挑,露出的错愕惊异之色。

    这玉珠不但是一件高达五十六重法禁的法宝,内中更记载着一门功法。

    天尊五灵不死源神经——

    细读经文,方孝儒脸上,不禁浮出了一丝惊喜之色。可仍有疑惑,为何如此重宝,那三家修士却都未察觉,既是法宝,却为何一点宝光都未显现,莫非还真是神物自晦,可以自蔽灵光?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大素皇陵之北,距离四十万里之外的所在,一艘蔚蓝飞舟缓缓降下了遁速

    萧灵淑面色苍白的从舟内穿身而出,眸中满是掩不住的疲乏之色。在不死洞府内隐伏躲藏了整整三日,才趁着着乾天宗,与赤阴离尘二宗大战之时,悄然遁逃。之后驾驭着这艘三阶飞梭,日赶夜赶,才到了此间。以她筑基境的修为,又无丹药补充恢复,此时早就真元耗尽,疲乏已极。

    不过当望见对面,那个昂藏挺拔的身影时,萧灵淑紧绷的心弦,还是不自禁的一松,面透欣容,浑身疲意似乎尽去。知晓自己,已经转危而安。

    可随即又似想到了什么,萧灵淑的身躯,还是不自禁的一僵。

    不过对面的重阳子,却未有察觉有异。面色阴冷,似如结了一层厚厚的冰霜。

    “没事吧?收到灵淑你的信符后,我就已动身。来的有些晚了,不过天幸夫人无事。就不知灵淑你现在可还安好——”

    短短数语,却使萧灵淑眼睛一阵酸涩,差点掉下泪来。

    “我无事”

    萧灵淑摇着头,强笑了笑:“也没什么伤,就是损了些随身之物。”

    重阳子却未亲信,仔细注目了一番萧灵淑的气色,见她确实并无伤损,这才微一颔首。

    接着又皱起了眉头,看向那隐有了些破损的飞舟:“如此说来,那龙影几位师兄,果真是都已陨落,死在庄无道手中?”

    萧灵淑柳眉微颤,听出这次重阳子言中,是直呼庄无道,而再非沈烈。

    这是父子情义已绝,从此视为路人。

    萧灵淑心内,却是沉重无比:“龙影师兄也陨落了?我不太清楚。可轩幽子几人,我却是亲眼望见他们,被庄无道所杀。”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