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三一章 事后局势
    “我这莫非真是在做梦?”

    庄无道自己也觉荒唐,用疑惑的语气道:“即便不知那洞府下面到底发生了何事,改用术数之道推算,也该知晓一二缘由。”

    “是剑主你想多了——”

    云儿的意念,突然冒了出来:“那不死道人施展七罪祭神大法之地,本就是天机混淆不明之所。又用了特殊法门,使人难以感应。便是合道一级的术数大家到了此处,也难测究竟。更何况此间这些元神修士,并无术算之道特别出色者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心想也对,不死道人再怎么托大自信,也不至于在事涉自己生死大事上疏忽。

    即便以他的修为战力,根本不惧别人来搅局,可这种事情,也必定是能免则免。封闭天机,是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不过他心中,依然还有存疑。即便那中枢阵内,无法使用术算之法,可那些灵物与蕴元石,都是新近爆裂。这些痕迹,几位元神真人总不会也漏过。

    可仅仅一息只后,庄无道就又想起了忄灵,云儿,引导借助七罪祭神大阵之力,剑碎虚空之后,又折返而回的动作。

    那时剑灵虽未成功破界,却在回归之时,带来大量的无尽虚空内的气机物质。

    难道说,是因此故,那些元神修士才未能察觉的?

    剑灵也是早有预料,所以故意为之,提前布置?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还有许多谜团不解,不过他此刻也懒得去深究了,想不明白,那就不去想。

    反正这次,他的确是赚得大了。叁法真人这人虽重诺,为人却并不死板。意思是既然无人得知,那就当并无此事,就这么糊弄遮掩过去了事。不过这次庄无道在里面的收获,自然也需拿出大半,以贴补宗派。

    庄无道亦是轻松了口气,本来这损毁的万枚四阶蕴藏,以及那几件奇珍,已是压在他心头的巨石,此刻却能彻底弃开,释一重负。

    而哪怕这一次,他在不死道人洞府内,其余都毫无所得,也是赚到了。

    其实不计因他损失的那些灵物,这次赤阴离尘三家,也算是皆大欢喜,各自都所得不菲。仅只离尘一家,就有价值总计四万四阶蕴元石的收获。其中蕴元石占了一部分,其余大部分都是不死收藏的各类灵珍与宝物。价值相当于离尘宗现在两年多的岁入,于瘪窘迫的库藏,一瞬间就又丰腴了起来。

    据说那边珠光楼所获更多,不死道人身躯遗骸所化的粉末,都归珠光楼一家所有。这也是当初三家,谈妥的条件之一。

    而这些尸骸粉末,正是转化后天不死道体的材料之一,价值不可计量。

    而庄无道这次虽将他所获之物,交出大半,其中甚至包括了那两套五行灵珍。只有四根方尖柱锁链及四只吞金兽的尸骸,被他保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原本这些东西,都藏在庄无道的虚空戒内,当时也算在离尘的三成份额之中,作价是三千枚四阶蕴元。

    这是因庄无道与聂仙灵二人守住祭神大阵总枢之地的入口,没使那三个宝库,被乾天宗之人染指。所以庄无道才有资格,格外多拿一些。

    其实在下面的收获,各家都有些隐瞒。毕竟在第三层之下,无人监管,谁也不知哪些是私人之物,哪些又是不死道人所遗。

    也是因这些方尖柱与锁链,形状再明显不过,分明是取自不死道人洞府之物,所以才不得不算入总账之内。

    再还有,就是那四团执念魂火,庄无道是另以术法封印于自己蕴元石内,几位元神真人,都未查知,也就将此物漏过了。

    庄无道出身市井,自然是没那么老实,把自己在不死道人洞府内所得之物,全都一一交代清楚。祭神大阵中的损毁,也是因自忖瞒不住,才会老实道出

    送走了这两位真人,庄无道第一时间想到的,就是聂仙铃与庄小湖二女。也不知这两个女人,现在情形怎样,是否安然从不死道人洞府内安然撤离。

    前者还好,看那叁法真人的神态语气,就知此女无恙。那庄小湖,倒是让他颇为忧心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片刻之后,庄无道便有心有所感,转过头看着门口。只见庄小湖,正从那里急匆匆走入了进来,脸上带着几分担忧关切。可当望见庄无道醒来之后,面上就又挂上讨好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主人已醒来了?真是再好不过,我与铃儿妹妹可担心死了。”

    后方聂仙铃紧随在庄小湖身后入内,气质却与后者截然不同,举止优雅端庄,恬淡出尘,不带一丝的烟火气。

    直到目光与庄无道对视时,才眼现欣喜之色,却又夹杂着几分惶然。

    庄无道并未察觉,淡淡一笑道:“这次多亏了你,否则我恐有姓命之忧。

    “理所应当,份内之事。”

    聂仙铃知晓这是庄无道,在感激她阻拦住了方孝儒闯入,不禁螓首轻摇:“当年师兄维护我时,可从未让仙铃我道过谢。能有机会回报师兄一二,是仙铃之幸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打算谢你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哑然失笑,而后又仔细上下看了聂仙铃一眼:“伤势可还好?”

    “已经恢复大半了。”

    聂仙铃唇角旁,终流露出几分浅笑:“亏得师兄及时来援,又有师尊丹药之助,伤势已好了八成。其余最多两个月内,就能复原如初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本身就擅医道,自然能看出聂仙铃的气色状态,确实甚佳。气元循环或有晦涩,却并无大碍,

    “你是被那龙影寒力所伤,可能会引三寒阴脉复发,不可大意”

    交代完这句,庄无道又问:“现在外面境况如何?”

    这句话,他方才没好问叁法。估计问了,叁法也只会答他一句‘安心静养,无需忧虑,。

    “还在对峙着,乾天宗看来并不甘心。不过既然师兄已经醒来了,那么我离尘赤阴二家,就已立于不败之地”

    聂仙铃言简意赅的答着:“无非是里面宝物到手,却又无法运走。乾天宗那几位元神修士,都在窥伺觊觎,就等着我们疏忽大意。详细的情形。师兄稍后出去看看就知晓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再问,转而看向了庄小湖。只见此女正眼巴巴的看着自己,仿佛是正等待主人喂食的小狗一般,无比期冀。

    庄无道微微摇头,而后随手就将一个丹瓶丢了过去:“罢了,就便宜了你。你人虽蠢笨了些,可这次在大素皇陵内,表现得也还算不错,至少是勤勉尽责。我也不求其他,只望庄小湖你日后,行事也能如今日一般就好。”

    正是那装有九极水寒丹的丹瓶,庄小湖取在手中后,顿时是惊喜无限,急忙朝庄无道拜倒。

    “奴婢多谢主人赏赐定不负主人厚望”

    一双手将那丹瓶攥得紧紧的,知晓这小瓶之后,乃是她飞黄腾达,长生问道的希望所在。

    服下这九枚丹丸,她的修行天资,立时就可与那些大宗派的天才精英比肩

    只有聂仙铃在旁,看得是一头雾水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不过转瞬之后,庄无道就又将另一个丹瓶,凌空拂到了她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入宝山,总不能空手而回。这几枚丹药你可收着,对你大有用处。”

    聂仙铃也不推拒,不客气的将丹瓶拿在手中。打开瓶塞,仅仅片刻,就眼炉惊愕之色。

    “这是,能转化后天水寒道体之物?”

    “不错此物我唤作九极水寒丹,只需身有水脉灵根者,九枚同服,就可转化后天水寒道体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语气淡淡的说着,见聂仙铃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,又微摇着头解释道:“这是太雷集拍卖得来。与不死道人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易宝大会的天字场?师兄这也能寻到,真是好运气。”

    聂仙铃这才释然,心安理得的将这丹瓶收起,可随即又愁眉苦脸道:“我现在担心的,是哪怕师妹我将聂家宝库全数起出,也还不起欠师兄的这些债。

    庄无道笑了笑,并不在意。聂家的宝库,远不如不死道人的遗珍,可四五万枚四阶蕴元石,总是有的。说什么还不起债,只是聂仙铃的玩笑之言。

    且仅只一日前,聂仙铃与那二人血战,为他阻拦方孝儒整整四个时辰之久。之前他的那些投资,就已是有了足够回报。

    聂仙铃此女确未使他失望,筑基境界,能与方孝儒一战而不落下风者,世间又有几人?

    如此战绩,此女必可使天下修界,都为之震动。明年的颖才榜上前十,也定然有其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九极水寒丹到手之后,庄小湖就已迫不及待,想要立时服用。她是庄无道的灵仆,在这艘灵骨宝船上,也有着一间静室。

    在请示过庄无道之后,就立刻返回到自己房内,开始了长达四十九日的闭关。

    其实在半月楼服用此丹,更安全得多,有更多的天地之灵调用,也不虞别人察觉。

    不过庄小湖是无论如何都不得那么久了,匆匆忙忙在自己静室内布了一个隔绝内外的阵法,就将那九枚九极水寒丹一起服下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