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三零章 乌龙结果
    聂仙铃在旁,不禁一阵发愣,知晓这位龙影,在太平道地位不低。虽是最近这些年,因重阳子崛起之故,龙影渐无望太平道掌教之位。

    可只凭其一身在天机碑中,排名四千之内的超绝实力,在太平道中就依然有着他一席之地。也是太平道内,有望问鼎元神境界的几位金丹修士之一。

    可这样的人物,却仅仅就只三剑,就死在了庄无道的剑下。之前她猜测的最好结果,就是庄无道能撑到几位元神真人,破阵而入之时。却唯独没猜到,最后会是这样的结局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是早有预料,面上兀自含着几分讥色。从此人在被元神修士重伤之后,依然找寻过来,向他出手的那刻起。结果就已注定。

    明明体内剑力未除,就欲与他一战,这龙影,实是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便是未被七罪祭魂之时,庄无道都有把握将此人击退,又何况是此时他力量大增之后?

    不过,不破金身么?庄无道自己也觉意外,想不到这逆五行道体一成,他的霸体罡身,居然强悍到了这样的地步,成就出了不破金身。

    原以为自己,虽有把握将这龙影击杀,却多多少少要受点小伤的。结果却是方孝儒龙影,都伤不到自己毫发

    目望远处,那本已再裹着天斩魔蚀日神雷飞斩而至的方孝儒,更是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眼见着那龙影道人,就这么死在庄无道的剑下。而庄无道的意念,又转而将他锁定。方孝儒又斜目看了聂仙铃一眼,只见后者在这数十息的时间,就已借丹药之力,恢复了大半伤势,更以符篥,在身周布成了一口小型阵势。

    方孝儒便毫不犹豫,就是一张道符打出,使身周空间一阵动荡,现出了黑色虚影。

    竟也是一张遁空之符,而此符的启动之速,竟还在那子母遁虚符之上。方孝儒整个人身影闪烁,一眨眼就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只是离去之时,也发出了一声不甘的冷哼。这时才觉后悔,他与死去的龙影,都确实过于托大。自认是胜算已定,所以只求将庄无道合力诛杀。却从未想过,从聂仙铃这里下手突破。此女身受重伤,又是庄无道看重紧要之人,至不济也能扰乱庄无道心神,他二人绝不会落到惨败之境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,悔也太迟。此刻太平龙影,已然道消寂灭,而他自己,亦有在庄无道剑下身殒之险

    眼看着方孝儒就要借遁空之符逃离,聂仙铃皱了皱眉,就已双手结印,一层火红色光华,悄然附在了方孝儒身上。

    这是一门追踪之术,可以追索方孝儒的位置去向。聂仙铃是因看出这张遁空之符,发动的时间虽快,可跨空传送的距离,却也远逊于子母遁虚符。这方孝儒,必定不能走远。而借助庄小湖的‘窥天照影环,及她的追踪术法,哪怕方孝儒逃到天涯海角,庄无道也能够轻松觅得。

    只是庄无道却并无追击之意,几乎是放任方孝儒逃离远遁。而就在此人身影气机,彻底消失在这洞窟之后。庄无道也是筋疲力尽的,瘫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神念再次转为昏沉,庄无道是全靠一股意念强撑,才没当场昏倒。七罪炼神之术,固然使他的修为力量大幅增长,可这神念身躯内的疲惫,却无法消除。尤其之前,元神中还有着些许伤势。

    而炼神大阵内,更是使他筋疲力尽。

    聂仙铃也吃了一惊,急忙将庄无道扶住。手搭脉搏,片刻之后,聂仙铃才心神一松,不过随即她的眼眸中,就流露出了几分惊色。

    庄无道本身并无大恙,只是元神负伤,加上太过疲累而已。聂仙铃吃惊的,却是庄无道的肉身,不但体内真元之盛,几可与金丹比拟,那回复之能,也非普通筑基修士,能够望其项背。

    之前诛杀龙影,庄无道是毫无保留,可这才仅仅十数息的时间,庄无道一身真元,就已回复到鼎盛状态。

    聂仙铃也来不及细查庄无道身躯,仅仅片刻,就听上方处又一阵震鸣,还有那些黄石蜥蜴,惊恐怒吼之声、

    十几道强横无比神念,纷纷冲凌而下,扫荡着此间的一切。而其中近半,都集中在了她与庄无道身上。

    聂仙铃立时便明白了过来,这是‘七罪炼神大阵,已破,几位元神修士,终于进入到了第四层内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在这一刻,如释重负,而后彻底陷入了昏迷,眼前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离尘几位元神真人已至,自己与聂仙铃的性命生死,应可无忧。至于接下来,这不死道人洞府内的遗珍,到底花落谁家,形势又会有何变化,庄无道就管不得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庄无道再清醒之时,只能通过船舱之外的夕阳辨认,现在应该已经是一日之后。昨日他昏迷前曾算过时间,那已是接近夜晚子时了,

    叁法真人此刻就守在他身侧,直到见庄无道无恙醒来,面上的凝重之意,才稍稍退去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现在你感觉怎样?我看你元神伤势不轻,不过到底怎么回事,怎的好端端的就到了晕倒的境地?”

    “弟子无事,只是这几日在下面经历了一些事,太过疲累了。”

    沉睡一日,庄无道已疲意尽去,却仍是感觉浑身虚弱不堪,尤其元神,主因是云儿以他身躯连续两次施展‘离思剑结果还未彻底伤愈,又遇祭神大阵之灾。疲累太过,终引致旧伤复发。

    此刻庄无道只能强打起精神,先是谢过了叁法的照拂,随即又朝着不远处,立在窗栏处的李玄安一礼。

    后者大约三旬左右的年纪,面如冠玉,丰神俊朗,颔下蓄着一缕长须。负手而立,气度仿似人世间那些大儒,透着一股书卷气。

    这已非是二人第一次见面,那李玄安哑然失笑,轻挥了挥袖,示意无需如此。

    叁法真人微微皱眉,他自然知晓庄无道昏迷的真正原因,可问题是,到底是因何故,让庄无道疲惫到这样的程度。

    不过再想想庄无道,几乎殒落在无量虚空中,还有在不死道人洞府内,遭遇到的那些对手,就复又释然。

    那几天内,七罪祭神大阵内外隔绝,谁都不知道下面,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也只是在大阵临近破碎时,才感应到了一些三层以下动静,具体的事由情况,都是不知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叁法真人脸上,又流露出笑意:“你倒是深藏不漏,若非你与龙影这一战,我都不知无道你已把横练霸体,修到了不破金身的境界。还有你这后天逆五行道体,又是何时成就的,怎的半点声息都不露?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不破金身,在破阵之前,叁法真人就有感应,那时是震撼莫名。三层内的十几位元神真人,都为之动容震惊。至于逆五行道体,却是他为探明庄无道伤势时察知。

    庄无道闻言却楞了一楞,眼现疑惑之意,不过还是如实答道:“弟子的逆五行道体,其实是得自于七罪祭神阵内。是弟子一时不慎,贸然探查那阵法宗枢时,引发了祭神阵未尽之力。”

    心中暗叹,真要让他赔偿的话,光是那万枚四阶蕴元,就需他用好几百年的时间来偿还。不过这伸头也是一刀,缩头也是一刀,此刻也没什么好犹豫遮瞒的。一边这边思忖,庄无道一边无精打采的继续道:“那时阵内,还有万枚四阶蕴元,五件对应五行的六阶灵物,九种圣妖之血,都因弟子之故,全数损毁。便是弟子,也差点陷身其内,身死道消。”

    叁法真人却现出了惊讶之色,与窗口处的李玄安对视了一眼,都是同样的错愕不解。随即叁法又面容一肃,一层法力张开,将此间气机声音,都彻底屏绝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回事,无道你可与我仔细说说”

    庄无道微一挑眉,已经意识到,事情可能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当半个时辰之后,当叁法与李玄安两位真人联袂离去时,庄无道依然神情楞楞,眼神茫然。

    颇有种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砸中的感觉,使人惊喜又无法置信,使庄无道怀疑自己,是置身于梦中。

    不死道人死后的那些遗珍,到底还是没被乾天宗夺走太多,关键是赤阴城,又有一位元神真人来援。岐阳峰的夜君权也在四日之前赶到,上方的乾天无极大阵,有了高人主持,在破阵的一瞬间就夺去了近半灵脉。迫使乾天宗李崇心这几个元神,不得不在最后时刻,退出了不死道人的洞府。

    那三间宝库,完完整整的落在三家手里,有着近三万四阶蕴元,还有其他奇珍异宝无数,由三家按照事前的约定均分。

    关键是祭神大阵总枢,因他之故而损毁的那些蕴元石及各种灵珍,并未计算在内。

    那日他昏迷之后,聂仙铃一直缄默不言,对他二人在不死洞府之内的遭遇,讳莫如深。

    而几位元神真人,则自始至终,都未将那残破的血池,粉碎的蕴云石及灵物,与庄无道联系在一起。而只当是这些东西,早在八百年年前就已经损毁。

    一是当时因这座‘逆五行七罪九圣祭神大阵,的阵纹大量断裂之故,那七罪祭神之法展开时,范围只涉及大阵总枢之内。总枢之外也有着一层血膜隔绝内外,外人难知详细,无法感知里面哪怕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而几位元神修士,又隔砸第三层,更难察觉端倪。而不死道人封印灵脉的阵法,又太过高超,以至于如此动荡,都无人能知。

    二则是无人以为,以庄无道的肉躯,能够承受得住连不死道人都承受不住的力量。

    而那时庄无道与龙影方孝儒三人间的搏杀,在几位元神真人眼中看来,也只当他与聂仙铃,只是为守住不死道人留下的宝库而已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