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二九章 万象之力
    庄无道不避不闪,方孝儒的重刀,也就结结实实,斩在了庄无道的后背。

    却只听的一声闷响,如击沉木。滔天的刀劲,有如泥牛入海般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那犀利无匹般的刀锋,却连庄无道身周的磁元罡劲,都无法斩破。

    “不破金身?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方孝儒双眼圆睁,面上全是见到鬼般的神情。五年前在离寒天境之时,庄无道可没这么变态

    不过却不敢就此停住动作,在庄无道的身周,无数的火蝶群涌飞舞,迫使他不得不凌空飞起,退避十丈。

    而在庄无道的身前,几乎与方孝儒一模一样的刀劲,重组斩出,带着浩大的天斩魔蚀日神雷,往前扫荡,那些,天霜冻气丸,聚成的冰凰首先应声而碎,海量的冰雾四散开来。

    不过在十万星火神蝶的焰力抗拒之下,并未散开。而那三口冰剑,却只是剑势微阻,就又继续穿行往前。

    而就只这刹那的停滞,庄无道的‘雷火乾元,就已强行排开灵力乱流的于扰,将那三十六尊雷火力士成功招出。

    原本的他未必能够办到,可此刻已成就了逆五行道体,这所谓四阶丨灵符也只能延迟他片刻时光而已。

    那龙影亦是眼瞳一缩,可手中的冰雪宝塔,却更势沉如山的砸下。

    顿时又是一声闷响,似如锻铁,庄无道似铁木桩一般定立在原地,不动不摇。

    只身周的磁元力障波动震荡着,然而浑身上下,都被一股席卷而来的寒冰冻结,凝成一难层足有三丈厚的玄冰。

    那那方孝儒,还来不及欢喜,就只见冰层之上,一个巨大裂缝产生,一连串‘咔嚓,声响之中。那些玄冰,都纷纷碎裂爆开。内中洒出了一连串的剑影,将那来袭的三道冰雪之剑,尽数弹回,剑气锋芒,甚至迫使身为金丹修士的龙影,亦不得不退后数步。

    “万象之力居然真是不破金身——”

    龙影眼中,那惊讶错愕之色更浓,难以消退。万象之力,是金丹修士才有的力量,甚至绝大多数金丹初期与金丹中期,都达不到万象。

    而这庄无道这一剑,分明超越了一万象力的障碍,有了与金丹修士正面撄锋之力

    比之先前,展露出的‘金刚不破之体还要使人吃惊

    龙影身影才定,立足未稳,庄无道的身影,又再次袭动。他心神疲乏之极,难以支撑,说不定下一刻就会陷入昏迷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既然是只能速战速决,庄无道自然不会有丝毫的遮掩留力。

    伪无双,生死别

    一瞬间庄无道周身至少六个玄窍同时引动,拔剑式刺剑式大裂石全都融入于这式‘生死别,内,剑窍之中,一百四十道大悲剑气,亦蜂拥而聚。

    一剑穿出,带着无尽的黑白死灰之力,直指龙影身躯。至于身后的方孝儒,庄无道完全是将之忽略,不去理会。

    那龙影一声冷哼,立时再撤身暴退。无数的冰蓝之色闪动,阻拦着那灰色剑光。

    龙影也在这一个呼息间,连续打出了成百上千的冰蓝星点,爆炸之后,无数雪白的气雾弥漫。又有数十枚绿色果实。炸开之后,一部分变成了一面面木盾遮挡,一部分则是化成了滔天的绿色藤蔓,笼罩过来。

    居然并非是只通晓冰系术法,而是冰木兼修。丢出的植物种子,也极其特异。与那些寒雾接触,非但不曾冻结,反而更显坚硬柔韧。

    然而庄无道的剑,却能掌生恐死,使一切‘死亡那些藤木稍稍接触,就已朽败凋零,一击即碎。

    而那些寒雾,虽有一部分穿透过了磁元力障,使他周身上下,都结出了一层冰凌。

    不过有着天璇极元变加持,庄无道浑身都遍布着‘坤元神焰又有十万火蝶护身。这些能将金丹修士都完全冻结的冰雾,对他的影响,可说是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那龙影也面色微变,终是不能避过。手中的七层冰塔,猛地往剑尖处砸去

    剑塔重击,周围之人,都不闻丝毫声响,只有大量的死气寒气,溢散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八景坤雷剑瞬时结出了一层厚厚的寒冰,而龙影手中七层冰塔,则蒙上了一层死灰之色。

    而这一击之后的双方胜负,只是顷刻就有了结果。八景坤雷剑,一震一颤,就将所有冰块,震裂排斥开来。那七层冰塔,却依然萦绕着的死灰之气,难以清除。

    使龙影的脸色阴沉似水,这一剑至少使他手中这件法宝,降落了四层法禁

    几乎跌落到了上品灵器的层次,日后也不知要花费多少工夫,才能将之复原

    凭着这式一品遮天级的剑术神通,庄无道以筑基境修为,在二人这次全力出手一搏交锋后,居然还胜出了一筹

    而此时在庄无道的身后,又传来了一声的闷响,方孝儒的狼头大刀如影随行,再次斩在了庄无道的身上。

    却仅仅只是庄无道身躯,稍稍摇动了一番。那刀刃勉强破开了磁元力障,却斩不破庄无道的一身道衣。连一丝半点痕迹,都未曾留下。反而是又一道强横的刀劲,被庄无道转嫁身前,由剑刃带出,削向了龙影的头颅。

    方孝儒不禁头皮发麻,眼里的神色,更为惊骇。

    这庄无道的横练霸体,竟然真是到佛家所言的‘不破金刚,境界

    感觉自己斩出的刀劲,在这庄无道面前,就像是蚊蝇叮咬,根本不值一哂

    不对蚊蝇至少还能钉伤刺入,他方孝儒的刀劲,却连在庄无道身上留下针眼大的创口都不能。

    二人间实力的差距,竟已至如斯

    方孝儒的目光,随即又转为了赤红,刀劲螺旋,有如毒龙,继续往庄无道的右耳处,直贯而去。

    凡是横练之功,都必然有着破绽罩门,是一些霸体真元都无法企及之处。

    他不信,也绝不接受,时隔五年之后,自己卧薪尝胆,苦修不怠,却伤不到庄无道的哪怕半分毫毛

    庄无道却依旧不曾理会,依旧是一剑斩出。这次却非是生死别,而是斩剑式

    一样是将数种玄术神通,合而为一。剑光如龙,气冲斗牛,二品巅峰级的连脉剑术施展,威势反而更胜过之前的‘生死别,一筹。

    龙影却不惊反喜,眼神一松。若还似之前那样一品遮天级的剑式,他未必能接得下来,即便接下,也要重伤。手中这件法宝,更有彻底毁弃之险。眼前这一剑,却能轻松应对,莫非庄无道,已后力不足?

    三道冰剑回斩而至,抵挡着八景坤雷剑。却在交锋的一瞬,就被那强横剑力荡开弹回。

    不过当龙影的七层冰塔,再次硬撼剑锋之时,那八景坤雷剑之势,已然微显滞凝,果是现出后力不继的征召。

    这次却是一声距离的刺耳剑鸣,巨量的罡风元气,四面排开。

    庄无道首先不支,身躯往后抛飞,只是他此刻眼眸里流露,却尽是嘲讽笑容。

    龙影也楞了一楞,似没想到自己,能这么轻易就将庄无道击退。而下一刻,他正欲身影闪动,往前追击之时。忽然之间,脸上的血色,都在这刻全数褪尽。

    体内在这一瞬间,忽然近百道剑气突然在各处经络内爆发,使他周身气机一阵紊乱。更让人惊骇欲绝的,却是胸前的伤口,一团血雾爆出,喷洒十丈之地。这些纷乱的剑气,直接破开了他的冰封冻绝之力,将他之前的旧伤引发。

    龙影也瞬时就明白了过来,庄无道的第一剑,只是欲把这些古怪剑气,灌输入他的体内潜伏,而第二剑,则是为将这些已经进入他身体各处的剑气,一举引爆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,这庄无道就根本没指望凭自己的剑道,与他正面搏杀。

    所有一切,都是为引发他体内,这道由元神修士亲手打入身躯的剑力

    “取我性命,龙影你或有此能,可却太过托大”

    庄无道手持着八景坤雷剑,随手一扫,就似拍苍蝇一般,将那螺旋刀劲,完全粉碎。方孝儒整个人,亦被这一剑的巨力,扫出百丈。

    此人这些年,倒也的确针对他下了些功夫。这门螺旋刀劲之术,不但专破霸体罡身,亦使他的乾坤大挪移难以转化,

    然而在绝对的力量面前,任何技巧都显孱弱多余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视方孝儒已如蝼蚁,甚至都懒得去费心关注。

    而紧随其后,庄无道又是一剑刺出,却又转成那式‘生死别依然是是连脉通窍,然而剑势之盛,却还更在第一剑之上,

    那龙影面无血色,眼透绝望之意。拼了命的想要抵御,然而受胸前剑力冲击,体内近百道剑气于扰,却根本就动弹不得。勉力才完成了两个防御术法,却在庄无道‘生死别,剑势之下,显得脆弱不堪。

    剑光穿至,在龙影的眉心处,轻轻一点,一层死灰之色,就在龙影的周身上下蔓延。

    剑力更传击而入,在龙影的心脉处一绞,就彻底断绝了此人,自爆金丹,同归于尽的可能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