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二八章 金刚不破
    “正是龙影在下寻来此间,非为不死遗珍,也不为寻道缘,只为庄道友你性命!”

    语中的杀机,竟使整个窟洞内的温度,都随之降落到了冰点,寒意森森。便连那方孝儒也楞了楞,眼露意外之色。

    同时一丝若有若无的冰冷剑意,也将庄无道的元神锁定。

    庄无道暂不做理会,转头看了聂仙铃一眼,只见此女已浑身浴血,身上数处伤口。

    不过被方孝儒的大刀斩出的伤势,其实不多。大半皆是冻伤,应该是聂仙铃变化不灭火身时承受。这火身有千般之好,唯独不能免疫的,就是水冰二系术法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在一瞬间,就已猜知到了外面的一切,心中一丝暖意升起的同时,又暗道侥幸。

    聂仙铃应该是在这洞窟通道内,冒险与方孝儒搏杀鏖战了数个时辰,拼了命将此人阻挡之外。直到这龙影到来之后,这才显出了不支之势。

    在连续施展符宝之后,聂仙铃终于被迫以不死火身,来试图逃过杀伤之劫

    幸亏他出来的及时,也幸亏有聂仙铃的阻拦。若在他被祭神大阵卷入时,外面的阵法循环稍有变化,自己就可能承受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只因这座逆五行七罪九圣祭神大阵本就残缺,阵体脆弱不堪,别人要做些什么手脚,让他道消身陨,是再容易不过。

    五年之前,自己顶着那莫家与海涛楼的压力,倾力救助,使聂仙铃,一朝平步青云。今日终于得到了回报,此女现在,已成为自己最可靠的道侣伙伴。

    “伤势怎样?能不能撑得住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+么大不了的,”聂仙铃微蹙着柳眉,眼神戒备的看着那龙影:“这人有伤,不过修为功体,都似没受影响。”

    虽是金丹中期之境,可一身战力,却已远远超越于本身修为上。刚才是势如破竹般,连续将她打出的几枚符宝击散。仅只十息,就把她逼迫到绝境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无妨的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微笑了笑,目中全是化不开的冷意。他对聂仙铃有多爱重,对眼前这二人的杀意,就有多强盛。

    不过也知眼前这两个,那方孝儒也就罢了。那龙影,却是真正的难缠棘手。二人合力,确非他所能敌。

    唯独可喜的,是龙影的伤势不轻。至今无恙,也不过是因太平道的冰封秘术,暂时冻结住自己的伤势而已。可其一身实力,不可能不受影响,只因聂仙铃一人,不能逼其显露而已,

    不过他自己,也状况不佳,急需修养恢复。所以这一战,就只能速战速决

    二人说话,只是刹那时光,那方孝儒却已首先有了动作。

    “取他性命?好一个取他性命,我喜欢”

    ‘嘿,的一声哂笑,方孝儒遁法闪烁间,人就已出现在了庄无道的身后,那门板般大小的狼头大刀,横扫而下。

    可能是与聂仙铃缠斗了四个时辰,玄术几乎用罄。方孝儒这一刀并不怎么强势,然而几乎就在出刀的同时。方孝儒的右手,蓦地一张符宝灵光微闪,使那青色大刀上,赫然炸出了一片青色的雷光。刀势之威,猛增十倍。

    而同时间,三道寒冽剑光,也从对面穿空而至。后面还跟着几十枚冰丸,炸开之后,赫然化成了一团冰凰之影。

    庄无道早有防备,抬手就是一式‘雷火乾元,。这七罪祭神大阵,除了使他聚成五行道体,肉身元神都大幅增长,另一个好处,就是使他一身玄术神通,提前恢复如初,也是眼前之战,他的底气所在。

    只是‘雷火乾元,这式玄术,还未完成,那龙影就又是一张道符,轻飘飘的飞凌而至。

    一刹那间,整个天地间的五行之灵,都为之紊乱。尤其是那些土元之灵,不受控的四散冲卷起来,动荡不定。

    庄无道的这式术法,也立时受到了于扰,无法完成。

    “四阶乱灵符”

    后方的方孝儒见状,顿时哈哈大笑,更显肆意狂放:“果然不愧是太平道的龙影,庄无道你那门瞬间布阵之术,岂容你这么轻易就施展出来?”

    话音才说到一半,那青色刀影,距离庄无道的后背,便只有咫尺之遥。

    龙影也在此时糅身而进,一个瞬闪,就已到了庄无道的身前处。

    手中托着一尊七层寒冰宝塔,猛地往庄无道的额顶,垂砸而下

    二人一筑基一金丹,从未见过面,可此刻联手合击,却似娴熟之至,毫无破绽,。

    聂仙铃眼现惊色,想要出手相助,浑身却又油枯灯尽,提不起多少真元力气。庄无道则仍立在原地,不闪不避,依然是手持灵决,试图继续完成‘雷火乾元,这门玄术神通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几乎同一时间,在不死道人洞府的第三层,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,忽然似感应到了什么,发出了‘唔,的一声轻咦。眼神闪烁了片刻,就微微一笑,探出触摸洞壁符禁的手,就复又收回。

    周围动荡的天地之灵,一瞬间就又平复了下来,而那些本在破碎边缘的阵纹符禁,有似有恢复的迹象。

    此时叁法就在距离不远,站在一个符灵交汇出,全力破阵。见状之后却是又惊又怒,目光回望了过来,眼眸里凶芒四溢。

    “李崇心”

    “李某在——”

    那老者负手身后淡淡的一笑,目中露出了几许嘲意:“听道友之言,火气十足,气急败坏,却不知又是为了哪般?心神动荡,道心不稳,这可不好”

    叁法真人闻言哑然无语,无言可对。

    “之前百般阻拦,不让我等几人入内,现在可是又变了心意?想让老夫倾力出手,破除此阵o”

    在叁法沉默之时,李崇心却又主动道出了缘由,语中哂笑之意更浓:“是为这下面第五层,你那两位弟子么o不意道友也感应到了,道友神念果然广大不凡。离尘宗的实力,真不可小觑,”

    此时下方七罪祭神大阵,已至崩溃边缘,神念高明强横的修士,已经能感应五层之下。不过李崇贞自己,也只是能够勉强办到而已。

    “是由如何?”

    叁法真人面色已经平静了下来,身周却是气元鼓荡。太虚乾罗刀劲,不断贯入那地底深沉,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,只是想说,若叁法道友肯开口相求,说不定我李某,可助你一臂之力。不使你们离尘,殒此擎天之柱”

    听着李崇心的调侃只言,叁法却沉默着,不发一语。

    而李崇心的眼眸深处,也闪过了一丝惊佩之色,身处如此劣境,又受他幻音功伐元神。这叁法道人的道心,居然可岿然不动,不给他任何的可趁之机。

    随即李崇心的目光,又望见了叁法真人身周的黑色气刃,不禁又哑然失笑

    “莫非道友以为,有我李崇心在,会容你从容破阵?之前被你等联手合攻,几乎逼到身殒之境。此恨李某,正欲向尔等讨回。”

    回字声落,一道巨大的青色雷刀,就虚空成形。五阶天斩魔蚀日神雷,贯空而下,周围虚空都发出‘兹兹,的声响。

    李崇心看似轻描淡写,却已在身内动用了七处玄窍。一品连脉,使那乾天蚀日神雷的规模,不增反缩,转成了紫红之色。

    叁法真人面色一青,眼里满是焦躁凶狞之色。却不得不咬着牙,把七成的太虚乾罗刀劲,收回入内。而后随手就将一件三层的紫金小塔抛出。

    那塔散出红芒,一瞬间就将那周围的紫红之雷,完全吸入。而后继续往前,就在接近李崇心的刹那,猛地炸裂开来。

    四十四重禁纹的法宝,就此毁弃,换来的却是接近元神初期修士自爆般的强烈冲击。

    只为地底五层那二人安危,为更快的破阵,哪怕是价值巨万的法宝,叁法也可说弃就弃。

    此时即便以李崇心之能,这一刹那间,也显得极为狼狈。身影瞬退之时,探手将一只银丝拂尘挥荡,竟将小半的罡气与紫金塔碎片,排斥开来。

    额溢冷汗,李崇心面色却是笑意盈盈,尽显高人风度。

    “紫灵如意镇魔踏,道友当真是舍得也好狠绝的手段。只是道友如此搏命,当真值么?只恐为时已晚”

    那紫金小塔爆开后的罡气冲击,波及了一整条地下窟道,前方左右上下数千丈范围,一切泥土沙石,都在这轰击之下,化为了尘埃。

    只有李崇心周围之地,依旧保存完好,本身亦毫发无损。眼见得可就此转危为安,可随即又见斜刺里,一片细弱牛魔的赤色针影,如狂风暴雨般的打来

    “赤焰红蜂针?”

    那红色针芒,几乎是沾着即烧,触着就燃。便连李崇心的面上,也多出了几分慎重之意。

    “李玄安,你莫非还真打算为离尘宗奔走卖命了?六十年前那桩亏,还没吃够”

    言语指的,却是六十年前,一桩旧事。李玄安仍为金丹时,也曾为一个大型宗派的客卿供奉,可是最后,却被人出卖,差点身殒道消。此后随着李玄安成就元神真人,进入天机碑前二百,成为天下第九散修,一举成名,此事也天下皆知。

    而那李崇心说话之时,动作也未停住,张手就是一张盾牌丢出,瞬间展开,彻底遮盖住了李崇心的身躯。只听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,那些赤焰红蜂针,居然全数都被挡住,无法突破这银盾分毫,

    而就在李崇心身周四道剑光冲起,意欲反击之时。却瞳孔猛地收缩,战意消退得无影无踪,只剩下了一阵惊骇不敢置信之意。

    他神念依旧在关注着五层之下,却在方才,感应到一件使人匪夷所思之事

    金刚不破之身怎么可能?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