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二七章 性命之忧
    那祭神大阵的元灵碾磨宛如石磨,血焰燃体则如烘炉,全靠轻云剑提供的后天元灵助他恢复,才没被碾成碎渣,也使他血肉胎体被锻打冶炼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这一夜,庄无道的肉身就强化了近倍有余。这次提升的二百象力量,有大半来由于此,仅仅只有四成左右,才是由于逆五行道体的加持。

    记得他在筑基境时,力量最多只能到达五百象而已,然而此时,却轻轻松松,就跨越了六百象的界限。超出了龙族,在这个阶段的力量极限。

    “这道体,还真是个好东西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默默呢喃着,知晓自己突破力量的界限,也是因这逆五行道体之故

    都说人族无自己的血脉传承,然而在庄无道看来,那些先天道体,就可算是人族的血脉传承。

    而所谓的后天道体,也是将自身血肉中潜藏的记忆,激发出来,从而改造体之质而已。

    刚才祭神大阵元气灌注时,也印证了他的这一猜测。

    人出生之后,与其他的妖兽相比,可以说是最弱的。只有通过修行,才能获得力量。

    然而也正因如此,人族修士的可塑性,也是天下间所有族类中的最强。

    庄无道这一身六百象力,仅只是限于肉身提供而已。还有元神,这次庄无道的神识受益,才是最大。

    较之一日之前,庄无道的元神,整整扩增了五倍他现在神念能够覆盖范围,到七千丈方圆都不止。再算粗略一点的神念感应,亦可远及七百里外,已可与金丹修士比肩。

    以七罪魔念炼魂,虽是凶险之至,可成功之后,庄无道的元神受益之巨,可以相当于他整整六十年的神念修行。

    要知在这突破筑基境的六年里,他纯靠元神修行之法,也仅只这是把神念扩张五百丈而已。

    而神念大幅提升的效果,就是力量也大幅度的增加。庄无道的先天战魂之体,可以使神念回益加持于身,覆盖七千丈方圆的神念,可使他再增加七十象力。

    而再若是以大摔碑手与离世决增倍,将达到一个极恐怖的层次。

    可惜他此刻的身躯疲乏之至,神念也急需修养,无法试一试究竟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却有自信,此刻在离寒宫内,哪怕没有战魂附体。他也有足够把握,与那宏真真人一搏,

    此刻他一身实力其实已经大幅超出宏真那具筑基境化身,而之所以庄无道没敢说必定能战而胜之。还是因武道术法造诣,与道业积累,依然远不如那宏真,与元神修士不能比拟之故。

    其余的受益也有不少,比如修为,也已经真正进入到第九重天的境界。体内又有两个玄窍,已经到了开窍的边缘,只需时候潜心静修一真,就可又多两门玄术神通。一身的玄术神通,也在灵元灌注之下,提前恢复。雷火乾元与生死别,都可再次施展。剑窍里面的剑气,也猛增至二百余道。

    庄无道粗略检查了一番,他的离世决第二重已经圆满,绝尘决的第一重,也同样完成了大圆满,

    两门秘术完成,也就意味着他的离世绝尘二决同修,已经进入正轨。

    日后可能还有无数艰难,可至少这入门之槛,他已经越过。

    此时随着他浑身气血流转,有一丝丝清凉之力,不断潜入他眼眸之内。为他眼瞳源源不断的,提供精血生元,似乎他眸中有什么东西,正在生长发育。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明悟。心知这必就是离尘宗第三门秘传秘术《重明天目》,拆分开来,就是所谓的离世绝尘二决。当后二者完成,这双重明观世瞳,就会自动生成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身体之内应该还有别的变化,无法辨识。

    庄无道自己猜测是因那‘九圣,之血而生,九种化圣级的四阶半神兽之血,除了使他生成后天逆五行道体,也使他的体质,发生了极特异的变化。说不清道不明,一时间难以分辨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半神兽的血元,倒是三足冥鸦吸收的更多。就是不知这小墨灵,到底得了什么样的好处。不过庄无道仅只是观其体内的生机,就知现在的墨灵,已与它刚孵化时,大为不同。

    庄无道正欲细查,就听云儿的声音道:“修为肉身的变化,可以待日后再说。倒是你那师妹,如今就在外面,若剑主再不出手,只怕就要香消玉殒了。

    庄无道本来意念疲累之至,昏昏欲睡。闻言之后,又心神一凛,强行提起了精神。

    “香消玉殒?是仙铃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剑灵还未回答,那庄小湖的‘念应千里,之术,又远远映照过来。

    感应到庄无道,庄小湖先是欣喜无限,可随机就又转为焦躁紧急之意。

    庄无道凝神接收着信息,不过片刻,就是怒目微睁,一个挪移就到了祭坛之外,穿出了窟洞之外,

    那层血红屏障,到此刻已是脆弱之至,被庄无道一击粉碎,连带周围的阵纹,也纷纷崩落溃灭。

    庄无道全不理会,磁元遁法张开到了最大,身影如梭,化出了片片残影,

    才刚到那窟口处,就见聂仙铃,正浑身化焰,与对面二人拼命搏杀着。

    使用的正是‘不灭火身浑身化焰,以避开对面轰击而来的刀芒气劲。

    显然此刻的形势,已经到了最危险的境地。

    不过聂仙铃即便用上了这门保命的玄术神通,也依然无法规避死局。

    从洞窟远处,接连十三道冰丸,接连打来。炸开之后,形成了一片厚厚的冰雾,笼罩千丈之地,

    随即这千丈范围之内,几乎所有的一切,皆被冻结。包括聂仙铃的不灭火身,亦不例外。

    “方孝儒,是你?”

    望见最前方一人身影,庄无道目光一凝,一时杀机之烈,前所未有。

    不过也知晓聂仙铃形势危急,有性命之忧,庄无道微微凝神,暂抑杀机。而后毫不犹豫的出手,以摘星手遥遥一摄,就将聂仙铃的火焰身躯,遥遥摄出了冰雾覆盖的范围。

    仅仅半个呼吸,聂仙铃的身躯,就已化为了实体。俏脸煞白,一副惊魂未定的神色,不过当看见是庄无道之后,又浑身放松,露出欣喜笑意。

    庄无道则目光漠然,看着窟洞深处:“太平道的天霜冻气丸,你是龙影

    太平道其余诸人,都已被他亲手诛杀,只剩下一个萧灵淑,也不知现在是否醒来没有。即便醒来了,估计此女躲他都来不及,绝不会主动寻到他面前。再者萧灵淑,也没对面那出手之人的实力。

    排除掉这些,剩下的也就只有一位据说是独自断后,不知踪迹的龙影道人了。

    随着他话音,依稀间可间两个人影从洞窟深处走出。面貌虽是隐藏在冰雾之内,庄无道的目光,却能清晰洞见。

    左侧那人,正是方孝儒,依然是故作儒雅的模样,肩上却背着那口硕大狼头大刀,眼里放肆的笑。

    “还真以为你不敢出来了,到底在里面搞什么鬼,以为只凭这女人,就能拦我方孝儒?”

    另一人,也赫然是龙影的模样。只间此刻这人胸膛处,正有一个深可间骨的剑伤,甚至可见里面的心脏正在隐隐的跳动。

    衣饰却是整洁的很,并无血渍,也无缺损,只有胸膛处裸露了一大块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知,这并非是龙影故意如此,不遮掩伤势,而是遮掩不了。那明显是有一股犀利之至的剑气留存。任何道衣,只要不是法宝级的层次,穿上之后,就会这剑气洞穿。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凛然,龙影受的这一剑,非但无需为耻,反而是虽败犹荣。

    能留下这样的一道剑气,出手那人,也必定是天机碑上排名前百的元神高手,

    看来那位赶来不死道人洞府的散修,能够在乾天离尘太平诸多势力的环伺之下,也依然有其一席之地,不被驱逐,实力的确是不同凡俗。

    而此时龙影,正微微笑着,目泽中凶芒四溢:“正是龙影在下寻来此间,非为不死遗珍,也不为寻道缘,只为庄道友你性命!”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