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二六章 元极星障
    听着那龙吼般的声响,方孝儒心中顿时一凉。这人的目的,原来是在此么,将他一步步,逼到这黄石巨蜥的虎口之下

    身后方那只足有三百丈身躯的巨蜥,果然猛地往他一嘴咬下,方孝儒的身躯,则已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身前的腿劲已经尽数散去,换成了九道水火剑影,一样将他退避之路,封锁的水火不通。

    方孝儒只来得及运劲于身,完成了一个二阶的防御术法,那的巨蜥的血盆巨口,就已临身。接触的刹那,方孝儒的身躯就已石化,整个头颅连带胸部都被黄石巨蜥的血盆巨口吞入。

    不过剩下的半边身躯,却爆裂了开来,血肉四散,仅仅数息时间,方孝儒就只凭着一点血肉,复生完全,面色却更是难看,眼透凶光,努力想要将那幻雾窥破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可敢报出姓名?”

    离尘宗内,怎么就又出了这样的人物?一身实力,还远不如庄无道,亦不如他。可却能凭着天时地利之助,将他一步步逼入绝境。

    若非是身有不灭道体,此刻他方孝儒就已死了再若是修为相当,二人间怕也是有一场龙争虎斗

    聂仙铃却不说话,身躯之下,再次现出龙虎龟雀四象,俱都以火焰化生而成。

    知晓方孝儒重伤复生之后,有一段时间虚弱,而这也是她唯一的机会。只需与那黄石蜥联手,接连将这方孝儒接连再重创几次,此子就不足为患,

    然而此时聂仙铃心中,却又不由自主,现出了几分愁意。也不知庄无道在里面,到底境况如何?又需待几时才能出来?

    她能够挡得住这方孝儒,可如是还有其他人赶至,却多半不能再抵挡得住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中枢阵内,庄无道的人已是完全筋疲力尽。不过此刻他的肌肤血肉,都已经完好,复原如初。

    身体在被无尽的元气碾压磨碎,又在轻云剑转化的后天灵元灌输下,不断的恢复之后,庄无道一身肌肤,已经显出了白玉般的色泽。

    那逆五行七罪九圣祭神大阵内的元气,依然在不停歇的灌注着,仿似无穷无尽。不过从两刻之前开始,轻云剑就好似彻底打开了阀门,也似看不见底的深渊,吸收着这些元气。

    只到此时,祭神大阵之力终于穷尽之时。一道剑气击发,洞穿了空间,裹带着庄无道的意念,往无量虚空的深处穿行而去,

    庄无道只觉自己似化成了一只飞鸟,身躯飞翔,穿越了一重又一重的阻障,在可使人粉身碎骨的狂烈风暴中穿击滑翔。

    虚空之中,有无穷的灵力乱流在肆掠,也同样归属五行,不过性质却完全相反。更有无数形式各异,与他的‘千里磁杀,迥异的各种力场存在,

    这一刻,庄无道也终于明白,为何修士一定要元神之境,才有横渡虚空的可能。

    换成元神弱一些的,在这无量虚空中,支撑不多十息,估计就会破碎分裂

    好在有剑灵张开的剑罡护持,本身元神也在逐渐转阳,使他免了元神飞灰湮灭之灾。不但不惧,还可从容的感应着这无量虚空内的一切变化,

    不过那穿越阻障的速度,越来越慢,越来越是艰难。终于那轻云剑一声嗡鸣,放弃了继续突破,返剑而回。在须臾之后,才再次返回到了这地下洞窟内。而庄无道的意念,也回归到了本体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刹那,却是恶心欲吐,神念昏沉,面色难看之至。庄无道能够感觉得到,轻云剑回穿之时,已经极为勉强。在回归这一界的刹那,更几乎就灵力耗尽,被拦在了界障之外。

    再看云儿,此时却是沉默着,望着远方,似乎在深思着什么。

    庄无道不想打断剑灵的思绪,却又耐不住心中的好奇。他知道方才剑灵,是在借这座祭神大阵之力,尝试越界飞空而去,窥测那无量虚空内的虚实,

    不过窥测之后结果,似乎是形势堪忧,不怎么乐观的摸样。

    也没让庄无道等多久,那剑灵就又主动开口道:“那是元极星障,怪不得这一界之人,几十万年内都没人能成功越界而去。现在还是有一个好消息,一个坏消息,不知剑主要先听哪个?”

    庄无道眉头微挑,用开玩笑的语气道:“也是好的不能再好,坏的不能再坏?”

    “是不错”

    剑灵也笑了笑,不过言语间却是肃然凝重:“好消息是剑主在这一界,可以呆上更久的这时间,一百五十年都无妨。坏消息是剑主要离开这一界,可能需更多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微冷,不过他也料到这结果。从离寒天宫开始,这百万年来,天一界的才杰之士不知有多少,更不乏有合道修士,可却无人能够真正破界飞升而去。自己要想不布前人后尘,定非是易事。

    凝思了片刻,庄无道就指了指自己身下:“不知这样可足够了o”

    他所指的,正是这座逆五行七罪九圣祭神大阵,已经是不死道人身为一个元神散人,所能到达的极限,使自己身躯也承受不住,付出了道消身陨的代价

    “不够,远不够”

    云儿摇着头,眼露侥幸之色:“百万年前,在这天一界外,也不知是有哪几位大能,在此大战。周围有数个世界都被摧毁,而天一界虽还残存,却被一层元极星障环绕包围。故而内不能出,外不能入。”

    “外不能入?”

    庄无道奇怪的问,他记得离尘宗祖师的怒江道人,就是携带着传法十殿与道业天途等物跨界而来。

    天一界中,当时虽已有离尘传承,可真正盛兴,就是由这位怒江而起。

    当时几大宗派,也查不到都是如此情形,由外界之人传下的道统。

    这又怎可说是外不能入?

    “所以说侥幸之处,就在于此了。”

    云儿淡淡道:“剑主你难道没发现,这些穿空越界过来的修士,都是集中在这几万年内。只因那外面的元极星障,已经有了几许裂痕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眼神微喜,换而言之,使天一界修士绝望了几十甚至上百万年的问题,已经有希望解决?

    只是云儿的语气,接着却又一转:“不过剑主若真想有一日能从天一界跨空而去,合道境的修为不可能达到,可练虚巅峰的实力总需有。否则哪怕那元极星障已经有了裂缝,也不是你能穿越的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却注意到,云儿语中,只说是练虚巅峰的实力,而非是修为。

    以元神后期的修为,身拥与练虚巅峰一战之力,倒也不是没可能。

    猛地握了握拳,庄无道接着又问:“你说是几位大能在此大战,有无可能是那头吞日血猿?”

    “多半是了”云儿语气却不确定道;“具体情形我也不知,不过定然是接近绝代仙王级数,才会有如此神威。那元极星障,则是出自一门《元极万星玄幽大法》的功体,也是一门二品功决。据说防御之能,直追玄武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就不再理会。他也只是随口问一问而已,本身其实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此时这座,祭神大阵已经停止了运转,无论是‘逆五行,之灵,还是‘七罪,魔念,又仰或是九圣之血,都余力已尽,停止了下来。

    祭坛之上的束缚之力,亦已消失。庄无道试着伸展一番手脚,已能够自如动作。周围的刺目红芒血焰,都已经不见,只望见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那祭坛之上的那五件五行灵物,自然是已经不存了。这可都是六阶灵物,每一件都可价值五六千枚蕴元石。也是因天一界四阶蕴元稀少的出产,才限制了其价格,否则价格只会更高。

    还有祭坛之外,那万枚四阶蕴元,也全数化成了齑粉。甚至那九个血池,亦都炸裂了开来。只有那五根方尖石柱,依然完好无损,

    这让庄无道额头上一阵冷汗淋漓,离尘赤阴与珠光三家谈妥了平分这地下洞府的收获。

    可此时不死道人收刮得来的这些灵珍,就已被他用掉了近半之巨。

    自己出去之后,真不知到时候,自己到底该如何向几位元身真人交代。

    不过这阵枢总殿周围,还有三间窟室。庄无道以神念探看过,里面储存着至少两万枚的四阶蕴元,还有不少其他灵珍,以及一些丹瓶。

    不死道人的小虚空戒,也保存了下来,就跌落在不远处。

    这应该就是不死道人,这一生的珍藏了,就不知能否使那几位元神真人息雷霆之怒?

    不乐观的抽了抽唇角,庄无道神色强作淡定,接着又开始检视着自己身躯

    而他后面上就又微微动容,只觉自己身躯,此刻就好似一个小型的漩涡。将周围的五行之灵,卷入了进来。然后按照逆五行,来循环运转着。

    这就是逆五行道体么?

    庄无道感觉前所未有之好,甚至还超越了他天品伪灵根初成之时间。

    现在也确实有了金木水火土五系的二品灵根,虽是二品灵根的最低层次,却是实实在在的,可以助他长生问道的体质。

    其中土系灵根的品质最高,只因他本身,就有着五品的土灵根存在。所以这一次,直接助他冲击到了接近一品灵根的层次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五行道体循环,灵根虽是二品,作用却是连那些一品灵根,都未必能及。

    庄无道又试着施展都天神雷,一团紫色的雷电,自指尖炸散,庄无道目光凝了凝,就知这都天神雷的威能,增加了至少二成。

    一方面是灵根品之变化,一方面却是逆五行道体加持之威。

    再试着天璇之法,借引星力,增加的更多,居然足足有三成之巨。

    庄无道深呼了一口气,面上喜色压抑不住。云儿虽说这后天逆五行道体,会影像他日后道体的塑造。

    可人的见识有限,大多时间只能看眼前,无法似云儿那样高屋建瓴,眼光深远。

    这门道体对他现在的助益,是难以想象之大。不止是术法之威提升,也可使他参悟任何一门五行功法时,都将事半而功倍,

    还有力量,庄无道一握拳,就知自己的肉身之力,仅只不到一夜时间,也增加了五成左右。

    以前是四百象力,现在的他,却有整整六百象之巨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