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二五章 洞口激战
    几十里外,临近那巨大洞渊的出口处,聂仙铃也正忧心忡忡的,将最后一枚道符布下。

    总数七百四十二枚三阶蕴元石,加上三百六十五枚道符,在这出口处,形成了一个小小的阵法。

    这地下洞府的灵脉,都已被逆五行七罪九圣祭神大阵控制收束,布阵的空间极小。

    故而聂仙铃,并未取出她那套离尘制式的都天阵旗,而是布下了这个小小的幻阵。

    这非是出自道门中任何经典,而是由她因地制宜,推演得来。作用是在此处,形成一个幻术屏障。遮蔽这处入口,使人路过而不觉。

    聂仙铃不知那阵法之内,到底是出了何等的变故,现在的庄无道的境况,又是如何。

    不过从庄小湖那里得来的消息,却让她着实松了口气。庄无道依然还在,应是这座逆五行七罪九圣祭神大阵内,出了什么变故,将庄无道卷入其中,

    可既然无恙,那么此刻就需为庄无道多争取些时间,若是让太平道或者乾天宗一方之人察觉,则形势堪忧。

    这祭神大阵,虽将她排斥在外,可这阵法的循环,在外却不是不可破坏。

    问题是聂仙铃不知,那些符纹回路断裂之后,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后果。

    可能是祭神大阵中所蕴之力,一瞬之间爆发,全数灌入庄无道体内。也可能是整个阵法中枢彻底撕裂炸开,使阵内之人,都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要把庄无道救出不易,可要将他置之死地,却是轻而易举。所有投鼠忌器,也不能不防。

    幻阵布好,聂仙铃又在这整条四十里长的窟洞中,连续布下了近六百张符篥。全都是三阶以上,雷火土三系之符,可由她一个意念引发,也可在对手触发时爆裂,以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布置着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一切,堪堪完成之时,那洞渊上方,就传来了一声剧烈的轰鸣。

    聂仙铃面色一冷,一个闪身就到了洞口之外。隔着幻阵,远远望着。

    只见几个人影,正在与那位黄石巨蜥搏杀这,试图闯入这洞渊之内。

    而为首的一人,赫然正是那方孝儒。

    这人的动向,庄小湖早就有感应,一个时辰之前,她就已提前知晓。

    聂仙铃在这条洞道中的一番布置,都是为此。颖才榜上的第二人,她也只能提前布置些手段,才有自信抗衡。也不求能将此人击退,只需撑到这大阵被攻破,叁法等人到来之时。

    这几位乾天宗修士的实力,俱都不弱,加上方孝孺,能够稳压那些黄石巨蜥一筹。

    可惜后者只要意念不亡,就能够无限的再生,只要有一头残存,就能不死不灭,比之方孝孺的不死道体还要棘手。这些人尝试了一番,将这些黄石巨蜥彻底灭杀而不能之后,就彻底放弃,转而尽量以遁法摆脱,开始寻觅进入大阵总枢的入口。

    而聂仙铃就这么冷眼看着,那六名乾天宗修士,似无头苍蝇般在剩下八个窟口内进进出出,被那些黄石巨蜥骚扰纠缠,渐渐筋疲力尽。

    她布置的这座幻阵,不但是把这里的洞口遮蔽,更会于扰人的判断,使对方无法从灵脉走势,找到阵枢所在,

    整整一个时辰,眼看着其中一人,终于玄术用尽,力歇而伤。那方孝儒,终于目露喜色,身影化光往这边穿行而至,

    不过就在,快要接近洞口之时,聂仙铃亦双手结印,一个道法发出。

    “南明无量,焰龙冲”

    浩大的南明离火,猛地紧缩聚集,随后再复炸开,化成一条火龙,往洞口处猛地冲击而去。

    而就在那火焰爆发之时,聂仙铃又眸光一凝。

    命神通,焰炽流

    那南明离火,在这顷刻间就提升了整整十倍有余。将方孝儒的身影,全数笼罩在内,

    聂仙铃也不去看结果,灵决再起,接着又是一个术法施展。

    “南明无量,六合焰阵”

    一个火焰化成的六合阵,在那方孝儒的下方生成,使得这方寸之内的热量,再次提升了一个等级,如火炉一般,灼烤着内中一切。

    正因不知二人间的实力差距到底有多大,聂仙铃出手无情,毫无保留,

    却只见里面一阵阵光华闪烁,也不知那方孝儒,在施展什么样的保命之法

    聂仙铃也不去管,只按部就班,一步步的施展术法玄术御敌。

    一个意念,埋伏在身侧不远的三枚三阶都天雷符,突然炸开,化成了三道雷矛,穿空击去,

    那方孝儒却在此时,猛地从火焰中穿出,浑身焦黑又如木炭,四肢胸腹间无数处灼伤,面上则是狰狞有如恶鬼。

    “渣滓,真以为我就没防着你出手偷袭o给我去死!”

    一道玄青色的刀芒,猛地将那三道都天神雷斩破。而后直袭而至。

    聂仙铃冷静至极的,以仙影浮光遁法后撤了数丈,避开那狼头大刀之后,再一拂袖,

    “天璇借法,无相星链”

    数十只星力聚成的锁链,往方孝儒捆绑了过去。同时身周又有几张道符化开,把那锁链猛地加强到了极致,

    “天璇照世真经,你是庄无道?哈,我就知道是你,看外面那些雷火力士就知道了。上次你不是很霸道,很霸气?为何今天像是个娘们,连见一面都不敢?”

    可能是因自峙有同门几位筑基修士为援,方笑儒狂声大笑着。刀光乱斩,一个瞬息就那些星光锁链斩碎了小半,

    聂仙铃全不理会,再御剑而出,身前更有聚成了八道虚幻剑影。

    第四重天的《上霄坎离无量剑决》,坎剑四口,离剑四口,总共九道剑光,猛地飞舞斩下。

    而就在临近方孝儒的刹那,聂仙铃的玄术再起。

    “命神通,剑千钧”

    同样是以魂窍复制得来的命神通,这次却是剑术类别,既要修七杀无妄剑,剑术就绝不可落下。

    而聂仙铃的选择的这门三品命神通,适用的范围极广,任何剑术皆可加持

    而《上霄坎离无量剑》,亦是三品的剑决,本身的威能,就已很是不凡。

    剑光疾斩,与那狼头大刀交斩。可这一瞬之间,那九道剑影的力量,却在一息之内,增加了六千象力。那青狼大刀,毫无旋即就被斩飞。

    而后那剑影绞割飞旋,带起了一片血雨,将方孝儒的整个人,斩成了十数余段。

    这个结果,聂仙铃也为之一楞,而后更警惕有加,她自认实在应该在方孝儒之下。所以这九剑斩出,根本就不抱希望,

    只是一息之后,那方孝儒的身影,就在另一侧现出,面色铁青如纸。

    “上霄坎离无量剑,你不是庄无道,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聂仙铃的身影,一直隐藏在幻雾中,让人辨识不清。

    而聂仙铃本人,亦复释然,若方孝儒这么轻易就被他斩裂一次肉身,那也不配名列颖才榜的第二高位,

    “不敢说么?不说也罢,杀了你自然就知道”

    方孝儒浑身的符文,这一刻是耀眼到了极致,无极符身爆发十成之力。

    全不顾身后一头追逐而至的黄石巨蜥,又是猛地一刀,重斩而至。

    周身可见连续四道气机爆发的迹象,一息间就引动了四处玄窍,连脉神通加持之下,刀气万斩,充塞着整个洞道之内,仅只是刀劲余波,就将那四面石壁都斩裂破碎开来。

    聂仙铃已避无可避,空有第三重的仙影浮光,遁术,在这狭窄的通道之内,也无法施展,。

    她却不慌不忙,连眼都未眨一眨,冷静至极的退后,以术法引导,使身周百丈之内,都再化火焰之海,

    而就在刀光快要及体之时,聂仙铃才又一门玄术施展。

    “南明无量,斗转天焰”

    以‘不灭火身,为主的这门二品连脉玄术,一经施展,周围的焰力就猛地骤增。

    那刀芒刀光在聂仙铃身上斩过,并不能伤她分毫。却把几乎所有刀劲都全数吸噬而后,接着一道几乎一模一样的火刀,就从聂仙铃躯体之内冲出,反斩而回。

    正是结合了庄无道坤大挪移,的一门连脉玄术,聂仙铃将这门庄无道倾囊相授的自创功法,与自己的不灭火身及《南明计都烈火神决》结合,才有了这门诡异又强横的玄术。

    那方孝儒也吃了一惊,这种劲力转化的诡异功法,他也只有见庄无道使用过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之下,也被这完全复制他二品联脉无双之力的火刀,斩下了一只臂膀。

    而就在方孝儒正要回复身躯,谋图反击之时。一道锐利的腿劲,又直直踢来。

    仙影浮光七十三月刃

    罡气如刃,弧线似刀,一道道月刃般的腿劲,连环踢来。

    聂仙铃的力量不强,比之普通的筑基修士,也只稍强一线而已。可此时她不灭火身未散,每一腿踢出,都带着炎热之至的火劲,又是正踢中他的周身破绽,力劲不能及处。

    一连四十二腿,有如行云流水一般,连环无尽,不留下丝毫的破绽,把方孝儒逼得不断狼狈后退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到聂仙铃身躯恢复正常形态,终于可以反击,身后处却又传来了一声怒吼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