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二四章 五行道体
    将所有的前因后果,完全明了的这一刹那,庄无道立时就有了想要破口大骂的冲动。

    骂八百年前,祭神之阵只学了半调子就敢乱来的不死道人,骂蠢猪一般的自己。

    他能够对抗神念内的那七种魔念,也能承受七罪炼魂之痛。可这阵中积蓄八百年的灵力,却绝非他这一身能够对抗

    而仅仅下一刻,他浑身的血肉,就又一寸寸爆碎了开来。

    是祭神阵中浩瀚之灵,终于灌输而来。那已实质化的五行之灵,本是修士梦寐以求,此刻却被庄无道视为致命的威胁。

    一开始就近乎以碾压的方式,将他浑身血肉,都寸寸的磨碎庄无道也在顷刻间,完全化为了血人,浑身肌肤,再无一片完好。

    庄无道心念电转,寻思着抵御之法。特随即就福至心灵,将那枚血魔刀取出,接着把体内所有的逆反五行之灵,都疯狂灌输到了这血魔刀内。

    以逆五行阵浓缩转化,这些五行之灵,已可献祭于魔主。如此纯净凝聚的灵元,比之修士的血气精元也不差多少。

    可即便是血魔刀,当吸收到接近盈满之时,也再无法吸收分毫。

    这口血刀,毕竟是魔器,需要吞噬生魂血食蕴养,才能继续进阶。

    庄无道一声虎吼,在体内强运牛魔霸体的拳势,尝试着借这些逆五行灵元,来强化自己的肉身。

    此刻他受阵法强控,身躯动弹不得,不能施展牛魔霸体的炼体拳架。可毕竟是造诣渐深,能以拳意来催迫引导,勉力为之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庄无道就又见那祭坛之外,近万枚蕴元石,正在一片片的爆开。

    而更糟糕的是,那九个血池。里面的血水,也开始形成了一个个的漩涡,

    而就在庄无道,一阵阵心悸之即,就听云儿的声音在耳旁响起道。

    “笨蛋,那离世绝尘二决,此时不用,还等何时?这岂非就是剑主你欲寻的突破之机?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由愣住,这是第一次听剑灵,不恭恭敬敬,称呼自己剑主,而是直接骂他笨蛋。

    不过这短短两字,却又含着难以言说的亲切。

    可即便是离世绝尘二决,能够借此机会强行突破,又有何用?最后他庄无道,只怕还是难免一死、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,那剑窍之内,忽然似打开了一个不见底的黑洞,将他体内富余的逆五行灵元,都全数吞噬入内。

    云儿的语音,也同时再他心念内响起道:“现在有两桩好事,好得不能再好,一桩坏事,坏得不能再坏,不知剑主想先听哪个?”

    庄无道已说不出话,重压之下,根本不能说话。即便以神念意识回复,都无法办到,对抗那七罪魔念,已消耗了他所有的心力。

    而云儿也没让他等待多久:“第一个好消息,是这阵中的灵元,勉强可当成先天灵元使用,剑主无需忧虑。第二个是这座阵中的七罪魔念与九圣之血,其实已经被使用了大半。剑主承受的,只是阵法全盛之时的四分之一,当可助剑主,炼成逆五行道体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一松,大喜过望,差点致心神又一次失守。这才想起,云儿似乎从头至尾,都未真正担心过他的性命。

    可随即就又觉奇怪,这逆五行道体又是什么?

    “至于坏消息——”

    云儿的眼神,此刻是复杂难言:“剑主日后,只怕再难完成那重明圣体了

    庄无道楞了楞,云儿的意思,是重明圣体这条路,他再走不通。无法使肉身与离世绝尘这二门秘术相辅相成?

    却又听剑灵的声音继续到道:“也不对,能够完成,却不是我预想中的重明圣体,而是‘正反混沌重明元胎将正反阴阳五行融而为一,化为混沌。重点再非重明,而是混沌元胎。且转化这种道体的困难,亦是后天重明圣体的十倍,怕是又要经历无数周折。这次的机缘,对剑主你而言,真不知是福是祸

    原来如此庄无道摇着头,既然这条云儿语中,最适合他的路仍能走通,那还有什么好说的?

    哪怕再困难十倍。他也要走下去。

    后天逆五行道体,庄无道也略略知道一些。自己这门道体若成,可至少使他一身实力,至少增长两成左右。术法拳道,都将受益不浅。

    与正常的五行道体其实没什么不同,真元气脉将更为悠长,五行自成循环,生生不息,真元的总量可再增长一倍。施展各种术法的威能,也将增长三成

    比如那雷火乾元神通,召出的雷火力士,在五年间不断提升强化之后,原本最多只有三千一百象力。

    可当庄无道身有后天逆五行道体,却可使雷火力士的力量一举增至三千七百象左右。可以刻画更多的阵纹,继续完善正反两仪无量都天大阵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灵根,可使他彻底摆脱灵根黯弱的局面,拥有真正的高品灵根。

    金木水火土五系灵根,都可借机塑成,将一步迈入到二品之列。

    但若一定要说这逆五行道体,与普通的五行道体有什么不同。那就是在他体内,五行之力完全逆反,别人是金生水,他却是水生金。

    表现在外,倒不会有什么差别。毕竟这世界大道,都是正五行循环排列,庄无道施展出来的术法,也会受天地的影响,回归正常的五行排序。

    可一旦别人,在他身上施展什么加持类的术法,或者是什么蛊术邪术,那情形又是不同。

    比如出自《南明计都烈火神决》中的燃木术,可使一人体内的木系灵元燃烧,大幅增长火焰类的道法之威。

    可换在逆五行道体身上,五行生克完全相反,不是木生火,而是火生木,结果全全不同。土生木,一个燃木术,只会增长庄无道土系道法之威。

    再比如有一种金丝蛊,本生属金,往往潜伏于宿主的金脉之内,啃噬木脉,破坏经络循环,从而使宿主一步步走向衰亡。

    然而这金丝蛊放在庄无道体内,却完全无用武之地,一进入就会被庄无道逆五行之体,慢慢的杀。

    固然是有不少好处,可坏处也同样不少。好在本身道体就是五行俱在,对他本身所修的功法,并无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唯独使庄无道可惜的,是这正逆五行道体,只是道体中最普通,也最常见的一种。与那后天水寒道体相较,虽是同一层次,可若论专精,又远远不如后者。

    只是这些心绪,在他心内才刚刚掠过,庄无道浑身的血肉,就复又一阵爆裂。

    整个人千疮百孔,更是狰狞可怖。

    不死道人准备以五行七罪九圣祭神大阵,完成五灵不灭体。从此五灵生生不息,不但道法的威能可以大增,不灭道体的再生之能,亦可借五行循环之力,增长近倍,再不惧真元匮乏之时。

    此时却苦了庄无道,根本无不死道人那样的不灭再生之体,在这五行灵元碾压之下,浑身血肉,宛如置身于一个巨大磨盘之中,随时可能浑身爆碎。

    庄无道只能倾尽全力,不断的将这磅礴灵元,转入自己身后那对羽翼,及身躯之中因绝尘固山决而生的几条奇异经络,

    不断无止境的强化,强行提升着这二门秘术的等阶。

    又拼了命的,在体内扩张经络,以牛魔霸体的拳意,强化着肉躯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还有海量的灵元无法消化。不过随即,那剑窍之中,却也吐出了一丝暖流,开始助他恢复着身躯,

    直到这时,庄无道紧绷的心弦,才猛地松开。知道是世剑灵,以轻云剑转化过后的先天灵元,助他恢复着躯体,使血肉再生。终不至于在重压之下,完全崩溃。

    只是那血肉溃散,又再恢复重组的过程,却比之凌迟之刑,还要使他难受

    庄无道牙关紧咬,望这上方洞壁。他只盼着这折磨,能够快点结束。

    七罪魔念,灵元炼体,这样的痛苦,让他恨不得立刻死去才好。

    这一刻,庄无道忽然觉得,自己修炼那天地阴阳大悲赋前两层的过程,简直不算是痛苦。相较于此刻,那时的自己,是何等的幸福?

    “既然已是逆五行道体,那么那离尘镇宗三法,就不可不学。虽是繁琐了些,可一旦三决合修,转化成《重明阳神录》,就简单了。正好可助剑主,梳理自己一身所学——”

    云儿仍在说着话,分明是欲转移庄无道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只是庄无道,根本已无余力去倾听,猛地再发出了一声怒吼。而后整个身躯,燃起了一层浓浓的血焰。熊熊燃烧,使庄无道更觉痛苦不堪。

    而此时那九个血池之内,漩涡更为明显,里面的七圣之血,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不断的下沉着。

    云儿的柳眉,再次微皱,显出了几分意外之色。也就在这时,庄无道肩侧的那只三足冥鸦,忽然张开了眼。然后庄无道体外,小半的血焰,都被那三足强行吸噬而去。

    洛轻云见状一笑,现出满意之色,随即又眼含忧色的,看向了远处那已封闭了的入口。

    已经有人到了,这处血祭之阵,却至少还需两个时辰——

    如今只能指望外面那两个女孩,不会让人失望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