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二三章 祭阵触发
    “逆五行七罪九圣祭神大阵么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呢喃这念着,眸中波澜微生。九圣,九种四阶半步神兽之血,真不知这不死道人,到底是何处寻来。

    旋即就若所悟,必定是那东部神原,与南方极恶之地。那里是属于妖兽异类的世界,与外界几乎隔绝。

    这天一界内,虽不存在神兽,可半步神兽,还是有着不少。只因从未与修士有过接触,精血也不在天机碑中,所以不为人所知。

    “这位不死道人,不止是想要登顶练虚境而已,更欲借此血祭,一举将自己的不灭道体,转化为五灵不灭体!再最后一步,就是十大道体中的圣灵不灭体。真不知这不死道人,是如何得知这道体转化之法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摇着头,再看向了祭坛之上,只见一个枯瘦的中年修士,正立在那中央处,

    面色灰败,已无生机,身躯八百年未腐,面貌依然宛如生时。五官普通寻常,在放在人群中就寻不见的那种,那却那森冷阴鸷之感,却又让人不寒而栗

    庄无道一望,就知这定是不死道人无疑,再不会有第二人。就不知到底是因何故,最后陨落。

    踌躇片刻,庄无道便一步跨出,朝着那祭坛中央处飞身而去。可就在他的身影,才靠近祭坛之时。就听云儿又一声惊呼:“不对,剑主速退,这座祭神大阵根本就不曾结——”

    声出之时,就已为时已晚。庄无道还没来得及反应,便被一股吸摄之力,强行一扯。

    整个人竟是被硬生生的拉到了祭坛中央处,那不死道人的身躯,也是应声而碎,化为粉尘散开。

    “师兄”

    后面聂仙铃的脸上,彻底变了颜色,正欲往祭坛上飞遁而去,这下方的阵纹,都亮起了一阵刺目之至的黄芒。更毫无预兆的,就卷起了一阵狂风气浪,以聂仙铃筑基境的修为,竟是毫无反抗之力。直接就被这座阵法反弹了开来,强行排出了这地下空间。

    身躯翻滚回通道之后,又滑出百余丈,这才停下。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,聂仙铃就又发了疯似的,往那洞口处疾奔。

    然而此刻,却有一股无形屏障剩下,将她彻底隔绝在了屏障之外。

    而此时在祭坛中央处,庄无道亦面色大变,茫然不解之余更生惶然失措之

    “云儿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——”

    整个祭神殿内,浩荡的气元,几乎化为实质一般,往祭坛之上灌注而来。更有七道血光,从那七根方尖石柱方向,往他立身之处,笼罩而下。

    与血光稍一接的,庄无道顿觉心神意念,一阵阵摇动,几乎失守。

    贪婪、贪食,色欲,妒忌,恐惧——还有憎恨,暴怒,这些不该有的情绪,几乎是同时他心念之中出现。

    各种样的幻影,也纷纷出现在他的眼前。他憎恨着的重阳子,嫉妒着的萧丹,让他心生贪念的离寒宫四层,还有那使他生出色欲之心的女子,梦境之中让他恐惧着那座无名宫殿。

    人影幻象,在一一闪过,明明知晓这是幻觉,却又禁不住,将这些影像当成真实,似乎自己只需稍一伸手,就触之可及。

    记得六年之前,他初次诵读阿鼻平等经,也同样面临这样的困境,被这意念里生出重重幻觉,差点冲溃心神。

    之后他渐渐适应,后面的几次血祭,那河鼻平等经》与魔主神念,就再没能使他意念迷失过。

    可是六年前那次,相较于现在,对他意念的冲击,却有如是江水之于大湖,差距不可以道里计。

    “这座逆五行七罪九圣祭神大阵,根本就未曾结束。”

    剑灵的身影,显化在了庄无道的身侧。此时这地下空间,已被血光隔绝,她也不愁那聂仙铃发觉她的存在,不过云儿的柳眉却紧紧蹙着,似带着化不开的愁意。

    庄无道猛地一咬舌尖,全力维持着灵台清明,不被这七种魔念所迷。

    可这一刻,他却觉是荒唐之至,洞府内这座大阵,自然还是存在的。否则不足以将那几位元神真人,阻在第三层外。

    可存在是一回事,是否能起到作用,又是另外一回事。他也是因料定了这阵法虽还能维持循环,却已是一座死阵,心中有峙无恐,这才敢靠近这祭坛。

    此阵无人御控,怎么可能会主动引发这祭神之法?难道说,是那些元神修士,已经冒险入阵,触动了阵中禁制?

    不对,云儿的意思,莫非是说八百年前那为不死道人开启的祭神大法,其实并未结束,仅只是中断而已?

    而云儿的语声,仍在继续:“那位不死道人的心太大,这座祭神大阵,也有残缺。应是承受不住这座大阵的灌输之力,所以道消身陨。然而他人虽身死,祭神大法却还在继续,居然维持到了现在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已说不出话来,不过却已渐渐明白。整个阵法催发的逆五行七罪九圣祭神之效,并未因不死道人殒灭,而就此完结。

    只是因后者之死,而暂时中断而已。

    这种情形,在祭阵这一类中,极其的罕见。一般在祭主身死之后,祭阵要么是停止下来,直到下一次被人触发,要么是彻底崩溃,再启不能。

    似他现在这样,既未触动禁制,此阵也无人御控,就把强拉入阵枢成为祭主,简直闻所未问

    庄无道心中也仍存疑惑。这座祭神大阵,怎么还可能循环出这七罪祭神之力?

    ‘九圣,虽在,九座血池都完好无损。可那七座阵眼祭坛,却已被他破坏了两座

    色欲殿与贪食殿的阵法虽还完整,可却绝对无法再提供色欲及贪食魔念。

    且这几日来,进入第四层的修士,绝不止他一人。其余五殿,也未必就能完好如初。

    可旋即庄无道,就又醒悟来了过来,转头望向了那七根方尖石柱。

    不对这‘七罪确实还可接续。在八百年前就已完成,所有魔念,都积蓄在了这七根方尖石柱之上。

    可逆反五灵,又是怎么回事?那七殿之内的五行灵物,已经被他取走了两处,那里的蕴元石也同样被他扫荡一空。

    七罪九圣俱在,可按理而言,这五行之灵应该已不足所需,不能无法完成循环才是。

    “是这一方的天地之灵,剑主就不觉,这地下洞窟,太死气沉沉?”

    云儿的语中,略含苦涩之意:“这是我的疏忽,明明是百余条灵脉的汇聚的灵地,甚至有着一座天成之阵。可此处八百年来,除了生出一些天生精灵之外。周围居然连一株灵草,一枚蕴元石都未寻得?”

    庄无道意念,渐渐昏沉,听不清云儿到底在说什么。只感觉那七种魔念,忽而化为七只巨大的野兽,在噬咬着他的元神,忽而又化为感觉不到的风,试图潜入他元魂之内,与他意念交融合一。

    换成普通的修士,早已被这魔念所趁。可庄无道不同,日日习练天地阴阳大悲赋,心志之坚,已远超常人,十年来经历数次血祭,早就有着足够经验。更借助天镜炼魂之术,使元神开始转阳。

    所以他还能勉力支撑,不使自己意识沉沦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却依旧只感绝望,以这座‘逆五行七罪九圣祭神大阵,之恢宏浩瀚,八百年前,身为天一修界第一人的不死道人,都不能承受,最后灰飞烟灭,又更何况是他一个小小筑基?

    撑不住的,即便撑到了下一刻,还是死,反而还要承受更多的痛苦——

    越来越是绝望,那七种魔念与他元神,结合也愈发紧密。

    可也就在这时,庄无道的意识又莫名其妙的,再次恢复了清明。

    一股强烈的不甘,骤然在胸中升腾。无尽的战意,从心灵的深处,汹涌而

    他庄无道绝不甘,也绝不愿,就此道消神灭

    更不愿就此屈服,哪怕战到天荒地老,哪怕魂飞魄散,永世沉沦,也要战

    庄无道也不知这意念,到底由何而来,充斥着他的胸膛。把绝望尽数驱走,只剩下了炎流般的战意斗志。

    曲曲魔念,又怎能使他庄无道就此低头俯首?

    贪婪也好,色欲也罢,妒忌,恐惧,既是魔念,那么斩了便是

    神念中的杂质,顷刻间俱被粉碎,庄无道的眼中,也再次恢复了几许清明之色。

    云儿在旁看着,眼眸内闪过一丝不可察觉的欣慰之色,接着又道:“只因这方天地,八百年地脉之灵,都在这逆五行七罪九圣祭神阵内,不得宣泄。所以——”

    剑灵言语语音微顿之时,庄无道就已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是意指这八百年中,此地由一百七十三条地脉积蓄得来的天地之灵。

    所以那七殿中五行灵物,在与不在,都不重要了。只因这阵中储存的恐怖灵气已经足够,不但足够,更已到了膨胀炸裂的边缘,急需一个宣泄口——

    否则这座阵,自己就可将自己摧毁。

    他庄无道却偏偏不觉,还蠢到主动去靠近这座祭坛。被这座大阵感应,而后直接就将他扯入了进来,代替这死去的不死道人,完成这逆五行七罪九圣祭神大法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