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二零章 天生孽灵
    “好饿,想吃,想吃,好饿,饿——”

    这四点魂火,的确是精纯,庄无道只神念稍一接触,就能感应到这汹涌磅礴,又极致精纯的意念,冲涌了过来。

    以人类的词句来解释,就只有与‘吃,在这两字而已。

    庄无道目光微变,急忙把神识接触断开,以免被这极致的意念冲垮。

    “好强的执念——”

    正是这强烈的意念,才使这四头吞金兽的元神,保留下来部分。未被这座‘逆五行七罪祭神大阵,彻底抽于。

    不过也只剩下了‘吃,这个一唯一执念而已,其余吞金兽的意识,都已在这几百年中万全消散。也使这四朵魂火,都精纯到可怕。

    庄无道眼中,顿现出了狂喜之色。他还没想到,这四朵四阶妖修魂火,到底能有什么作用。

    不过想也知道,此物的珍贵。只有似这不死道人洞府内这种,极特殊的条件才能够生成。这个世间,这四夺魂火,可能是独一无二。

    “还真不愧是饕餮之后,冥域中那些所谓饿死鬼,与他们相比,可真是小巫间大巫了”

    云儿惯例用讥讽的语气说完,接着就陷入了沉吟:“应该能用来炼制为器灵,也能够用来炼制傀儡。嗯,不对,这些魂火的吞食执念,其实最佳是用于魔道。比如炼制魔噬之器的器灵,作为鬼魔旗幡的主灵等等,也可用于炼尸。剑主受身份所限,这些都不可能。这四朵魂火的作用,我还需想想。真可惜呢,我记得有一种四天神魔旗的炼制方法。以这四朵魂火为主将,一旦炼成,必是一件绝顶的魔道灵器。那时元神之下,都绝不是剑主对手,主灵还可无限成长。唔,这么说来,我倒似有了些灵感——”

    不过却并未详细解释其灵感,到底为何。眼看着庄无道,小心翼翼的将这四夺魂火,以符篥封存入四枚四阶蕴元石中蕴养。云儿这才开口:“蕴元石虽也能维持魂火不散,可终究还是差了些,剑主事后,还是得另寻上品的养魂木才可。此间之事已了,剑主现在,是欲再赶往物欲殿?”

    “自然不去”

    庄无道果断的摇头,既然知晓是‘逆五行七罪祭神大阵庄无道就知那十几位元神真人,是到底因何缘故,被拦在了第三层。

    只因这‘祭神大阵,的外阵,还在运转,会将所有阵中的活物,全数‘祭杀,。抽取血气精元,供应那阵法中枢。

    他庄无道,本也在此列。不过却因外面湖泊冻结,所有水脉,都被珠光楼阻断之故,此阵的‘逆五行已经失衡。才使元神之下的修士,能够进入第四层之下,而不被这座大阵‘祭杀,。

    可那些元神修士不同,本身气元极盛,一旦进入,想不惊动阵中法禁都不可能。哪怕实力强如李崇心,只怕也抵御不了这一整座大阵的疯狂扑杀。

    不过这座阵,估计也拦不住这些元神修士太久。只因那不死道人建造这座洞府,跟本就没想过常驻,也没想过要守御。

    可能因当时的环境,也可能与当时不死道人,急于突破,离开这天一世界的心态有关。

    且上层大素皇陵之内的护陵大阵,本就有着守御之能。即便被人发现他在这里准备‘七罪祭神,之法也无用。待得别人,费尽千辛万苦把大素皇陵攻破时。这地下的‘逆五行七罪祭神大阵也早已完成,助不死道人入了练虚之境。

    即便依然未成,此阵也会将这些元神祭杀,成为大阵的养分

    那时无论是继续停留于此界,还是直接跨空越界而去,对手都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也因此故,这座洞府中除了一座逆五行七罪祭神大阵之外,也别无手段,抵御元神修士。

    似乎为印证他的猜测,庄小湖的念应千里之术,再次直贯而来。与庄无道谈了几句,就将那‘窥天照影环,观测到的图影,映照入庄无道的神念之内,也印证了他之前的判断。

    “只有三日么不对,应该是一日多一点才对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声咕哝,又看了那四个方尖柱留下的窟洞一眼,心知肚明,那四个他粗制滥造而成的阵盘,是何等的不靠谱。

    若说之前的‘逆五行七罪祭神大阵可以在那些元神修士全力破解之下,能够支撑三日。那么现在,是否能够抵御不到十六个时辰,都很难说。

    这还是乾天宗与珠光赤阴离尘四家,十余位元神真人在互相拆台扯合腿的情形下。真要齐心合力,一起联手,估计就只需四五个时辰,就可破阵。

    换而言之,他想在这不死道人的洞府内,再收刮些油水,拿些好处,就只有尽量趁早尽快了。

    ‘嘿,的一笑,庄无道毫不犹豫,就再穿入到一条通道之内。而这一次,他是直往第五层的阵法中枢,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以他的阵道造诣,本不足以推衍尽残这座覆盖方圆百里的大阵详尽,这也全靠了庄小湖的‘窥天照影环等于作弊一般,将这地下的灵机变化,全都了如指掌。再有剑灵的指点,整个阵势变化,都已尽在他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不过此刻,却已有人先他一步,接近到了第五层。

    大约三柱香时光之后,当庄无道以磁元遁法,从一处窟洞中穿出时。就全力收敛住了浑身气元,免得被前方处某些实力强横的存在感应。其实之前靠近时,他就已经在注意,只是现在更为小心。

    又在这陡然宽阔起来的空间内,再往前遁飞十里,而后庄无道就见一个婀娜出尘的身影,正立在不远处一个深渊崖岸之旁,往下方望着,

    本是柳眉轻蹙,眼含忧容,可当感应到庄无道到来,少女就又脸现出几许欣然之色。

    “师兄这时才来,可是路上遇到什么事?”

    当聂仙铃的转过头望来时,秋水般的眸中,又带着几分关切。

    这大阵之枢的位置,便连她都能在一日之前,借助庄小湖‘窥天照影环,的影像推衍得出,以庄无道的阵道造诣,没可能反而办不到。

    “无事,只是路上挖了几样东西,所有来的慢了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个闪身,就到了聂仙铃身侧,而后就又往下方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深达五百丈的巨大洞渊,旁边还有两条瀑布溢流而下。在下方激发出了咚咚声响。

    而下大约九千九百丈处,这又是一番异景。一半是熔岩,一半是冰水,水与火居然同时存在,被一条白色玉质的堤坝分隔。只二者交界处,有巨大的水汽,蒸腾而上。

    这里也是‘逆五行七罪祭神大阵,最重要的一处阵枢,承接转化着所有正反无行之力。

    不过更使庄无道注目的,却是下方洞壁之上,那九个窟洞。还有这洞渊之内,十几个魁梧的身影。

    九个窟洞内,隐藏着这逆五行大阵,真正的总枢。而那十几个奇形怪状又庞大的身影——

    “你这一日,就是被这些个孽灵拦住了?”

    “嗯”

    聂仙铃低低应了一声,道:“那不死道人虽是自负,在这第五层并未留下什么后手。可这里毕竟是一处天生灵地,又经那不死道人改造,被天地之灵所钟。短短几百年而已,居然就已生出了这多的精灵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哑然失笑,这位不死道人,自然是自信得很。身有不死道体,无论伤成怎么样,都可在顷刻间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别人躲都来不及,哪里敢轻易招惹他?哪怕是施展这‘七罪祭神大法,时,浑身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也大不了就是重伤一次,需要消耗些元气,恢复躯体而已。反而是对手,要承受他的怒火与疯狂报复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哪怕别人都知晓不死道人的打算。在确认不死道人寿元确实将尽之前,大约也无人敢招惹这个怪物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这深渊之下,那些魁梧古怪东西,也确实是麻烦。

    有四头浑身黄绿色间杂,如蜥蜴一般的巨兽,爬行在岩壁之上,;也有身形仿似人类,却浑身冰雪覆盖的巨人,虚空悬浮;还有三朵火色的云团,漂浮于空,时不时的沉入熔岩湖内。

    不过你若以为,这些都是妖兽生灵,那可就大错特错。

    ——这都是精灵,是天生地养之灵,这天地就是其父母。不过也是孽灵,以这‘逆五行七罪祭神大阵,内的环境,自然不可能养出真正纯净,与世无争的真正精灵。

    深渊内的这些,除了禀天地之气而生,却也在其体内,汇聚了无数大素皇陵及不死道人洞府内的戾煞凶怨之气。

    一旦被这些孽灵感应,定是免不了一场大战。好在这里沉寂的时间不久,深渊之下的这十几头孽灵,都只有三阶而已。最强的一只,也只在三阶巅峰层次。

    不同于妖兽,这些孽灵并没有血脉传承,所以本身虽掌握着些天生神通,可战斗本能较之前者,却是望尘莫及。固而这些孽灵虽为三阶,实力却远不如金丹修士。

    不过天生精灵之属也有它们的优势,可调用无穷无尽的天地之灵为己用,几乎不死不灭,而这些孽灵能动用的力量,又是货真价实的三阶层次,天生就掌握的那些术法,威能甚至还超越过大多数金丹修士,

    这就使得这十几头孽灵,将会格外的棘手难缠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