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一八章 你这畜牲(第三更为贴吧打赏)

第五一八章 你这畜牲(第三更为贴吧打赏)

    e:感谢贴吧书友们打赏的盟主,开荒感激不尽,不过也请大家力所能及的支持下正版。从6号开始到现在,一共连续十一天三更,开荒已经完成自己的承诺。另外前文慕九辰有悟,应该是绝霄,现已修正。

    以下正文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我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面色凝重,又仔细看了那黑血一眼,想不到这些污血,还有这样的功用。

    不过他方才生出幻觉情欲,这些污血的作用只是辅助而已,关键还是这尊玉鼎,是这里的阵法。

    “这里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庄无道一边说着,一边扫望着四周,那八具被锁链缠绕着的尸骨,依然还是尸骨,并未复生,这里也没有其他娇艳女子,诱人淫乐。只有萧灵淑,是真实——

    “这是道门七戒中的色欲——”

    云儿淡淡道:“物欲、食欲,色欲,憎恨、妒忌、暴怒及恐惧,这七宗罪孽,乃道门七戒,也是魔道七德,都是影响修士修行的大忌,也是最容易堕落成魔的七种情绪。这座阵,应该是七罪祭神大阵”

    “七罪祭神大阵?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目光,随即就在那些方尖石柱上定格,而后又倒吸了一口寒气。那些锁链困住的男子尸骸,果然就如他在环境中看到的一般,都是元神境修士

    骨骼中含着金色丝纹,这是元神修士的肉身,才会有的特征。而那四个女子,只怕也是身份不凡。

    “其实那四位元神修士,都算不得什么。关键是与他们对应的四位,那并非是人类的女子,而是出自于九幽炼狱中的三阶魅灵”

    云儿面上,略含异色:“按说这天一世界,不该存在这种生灵才是。除非有大能者,能够使她们横渡此界。”

    “来自九幽炼狱,也就是说,血祭?”

    庄无道也注意那些女性尸骸,与人族女子的形状,略有些差异。尤其是尾骨处,有着尾巴般的凸起。

    魅灵这东西,他听说过。擅长幻术,身形敏捷,相貌类人。无论雌雄,几乎每一位,都拥有着相当于人族中最顶尖的美貌。

    其性好淫,不但拥有最顶极的魅惑之术,更精擅双修交合之道。故而常沦为那些大魔或者修士狎玩的灵奴。不过这些魅灵,也极其危险,反噬之例屡见不鲜。交合之时,一有不慎,就会被其吞噬精元而死。

    “七罪祭神,他是欲用此法,突破练虚之境?”

    庄无道已明白了过来,双眼不由微微眯起。

    魔道的罪孽,对于魔门修士而言,都是有益的善德。可以利用这种种极致的情绪,激活元神,是增长壮大神念的无上之法。

    这座阵的原理,就是制造出这七种极致的情绪欲念,使元神得以升华。再吸取这阵中各种灵阵的精华之力,强行突破修为,晋升练虚之境。

    这里的四具元神尸骸,四只魅灵,生前应当都是在阵法催发之下,激烈交合,最后以精元泄尽而身殒。

    “大约不会有错了”

    云儿说完,居然又语含赞赏道:“此界中练虚艰难,这七罪祭神大法,也算是一条出路。可惜不知何故,使这位不死道人功败垂成。要想知道究竟,还是得去这座阵法的阵枢去看看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置可否,只以灵决一引,将这里的四阶蕴元石,全数吸聚到了手中。

    再就是那金木水火土,五件五行灵珍。庄无道也没怎么细看,就全取在了小虚空戒内。

    这些灵物,都完整无损。这座七罪祭神之阵,与其说是功败垂成,倒不如说是根本未曾完成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那四尊方尖柱与铁链,也俱都不是凡物,光是内嵌的几枚宝石,就价值亿万。不过根基固锁在了地底,收取起来,格外麻烦,庄无道也就没去理会。

    按鸿德与王燕兮二人的约定,这不死道人洞府中的诸般灵珍,该由三家均

    可现在太平道的几位元神真人,并未被驱走,首先进入到第四层的,更不知会是哪一方。

    把这些灵珍,提前收取到手,绝不会有错。大不了等出去之后,再拿出来由三家分配。

    而最后他的目光,也定格在了一层,那赤身裸体萧灵淑的身上。

    之前他一直逃避,不愿去想。可是到现在,也不得不去面对。

    一人一剑,此刻都默然无语,气氛格外的尴尬凝冷。

    直到半晌之后,云儿才打破了沉寂。

    “剑主这可是,乱伦呢——”

    语气古怪,面上也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庄无道也不禁撇了洛轻云一眼,目光如刀。乱伦?有没真的发生关系,他也是被阵法幻术所迷,身不由己而已,有剑灵说的这么严重?

    面色淡漠,庄无道板着脸,尽量装作毫不在乎:“她未必会记得——”

    洛轻云不禁失笑,听出庄无道言中之意。萧灵淑灵智迷失,沉湎肉欲,未必记得刚才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记得,就可以当做没有此事。天知,地知,然后就只有他们两人。

    即便萧灵淑事后还有着记忆,大约也不会自曝其丑。

    简直言之,就是准备把自己当成鸵鸟,把头埋入沙内。

    “可这总是事实,有了肌肤之亲,怎能当没发生过?”

    话语未落,云儿就见庄无道,颇有几分恼羞成怒的势头,忙知趣的转移开了话题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剑主你这是不打算取她性命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还能怎样?”

    庄无道有些气弱,心中也更纠结无比。他早在此女对那定阳子等人说出‘动手,二字,默许生死勿论的时候,就已心生杀机。

    既已为敌,那么管她到底什么身份,杀了便是反正已父子成仇,也不多这么一桩。也算了结自己,部分心结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,让他怎么好下手?倒不是他有心怜香惜玉,而是有着看不见的伦理道德,化成无形之力,束缚着自己。

    要怨也只能怨那老天,造化弄人,天意如此,

    心中更不禁暗嘲,他往日时常告诫自己,为报复那人,为使那人低头,要不择手段。可临到头时,自己又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剑主你这个人,我真不知该怎么说才好。”

    剑灵不知该如何评价,却也无劝诫之意。知晓庄无道此时心绪中的矛盾,绝非三言两语所能化解。

    而紧接着她的眸中,就闪过了好奇之意。

    “刚才剑主的幻觉中,到底是看见了谁?让你迷失至此,心动如斯?”

    她知晓庄无道心智之坚韧,一个萧灵淑,断不可能使庄无道,差点在肉欲中迷失。

    必定是另有其人,动摇了庄无道的意念,也不知这女子究竟是谁,是那聂仙铃,还是羽云琴?

    “这与你何于?”

    庄无道语气冷硬的回了一句,接着就开始处理起了身前的裸女。

    虽是存了手下留情之念,庄无道却依旧毫无犹豫,将萧灵淑一身上下,都搜刮了于净。

    此女乃是北方太平道掌教之女,而北方萧氏,更是拥有一位元神,十二位金丹,几可跻身天一修界四大世家之列的大族。一身灵物之丰,连那些金丹修士都不能比拟。

    还有那几件,在前三层到手的宝物,也一并藏在小虚空戒内。

    不过庄无道依旧没去仔细查看,一股脑全数收起。只给萧灵淑留下了几件防身用的灵器,还有那几件女式道衣。而后就将那赤裸娇躯,塞入到一旁那艘蔚蓝飞梭之内。

    再想了想之后,庄无道又觉不妥,在萧灵淑的前额,再绘下了一个道符。

    有着警示惊醒之用,一旦这艘飞梭有了什么动静,就可及时将萧灵淑惊醒。不至于陷入昏迷,任人宰割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布置,也就到此为止。此后这女人是生是死,全由天命。

    甚至都无意替萧灵淑清理身体,与之再做接触。这女人的裸体,庄无道感觉自己,似乎每多望一次,就多接触一次,就是一分罪孽,多一分心虚。

    当时他虽及时清醒了过来,可那肌肤接触时的快感,却还记忆犹新,难以忘怀。

    “走吧”

    把那蔚蓝飞梭寻了一个不易发觉的隐秘之地藏好,庄无道淡淡扫了周围一眼,再未察觉到什么异常,就再不留恋,御使这元磁遁法,飞入到一条通道入口。

    与这个地下殿堂连接的窟洞,虽是数以百计,四通八达,都通向不同的方位,让人难以选择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是七罪祭神大法,庄无道倒是摸到了几分头绪。这大阵的核心中枢,他还无法判断,可于这里的祭坛同样作用的阵眼,他却有了些线索。

    而仅仅就在庄无道的身影,消失在这座色欲殿的两刻之后。那被庄无道隐藏在一角的蔚蓝飞舟内,萧灵淑的身躯微微一动,而后慢慢的苏醒了过来,直起了身躯。

    先是眼现出迷惑不解之色,可当萧灵淑发觉自己,竟然是全身赤裸,而身下处则满是湿凉之感之后,又面色微变,惶然失措的在自己身上四处摸索着。

    又仅仅一瞬之后,萧灵淑就似记忆起了什么,娇躯再次微颤,面上血色褪尽,苍白如纸。

    “沈烈”

    “庄无道,你这个畜牲——”

    总共两个姓名,十个字眼,萧灵淑却几乎是一字一句的吐出。包含着恨意不甘,眸中也满布着戾意与愧疚,以及一丝丝的心虚。

    而一双玉手更是紧攥着,冰玉般的十指指甲,更深深刺入到了肉内,手中鲜血溢下而不自知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