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一七章 祭坛孽缘
    “是你?”

    萧灵淑的眼神一醒,似乎清醒已过来,既惭又羞。可这丝清明,仅只维持了片刻。就又带着几分哀求之意。用呻吟般的语声道:“救我,烈儿,想办法救我。你快过来,我好难受,好烈儿——”

    说话之时,萧灵淑的衣裳,已滑落到了肩侧。胸前一点嫣红,已是若隐若现,呼之欲出。而萧灵淑的一只玉手,就在那个位置轻捻揉动着,不时发出一声诱人呻吟。

    庄无道楞了一楞,完全不知所以。只能下意识的,把目光避开,

    “这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这萧灵淑,怎么会沦落到这副模样?看起来倒似是一个发春欲女,淫靡放荡到让人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”

    云儿的语中,略含着几分困惑:“这里我灵念感应不到。总之剑主,需小心为上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顿时就明白了过来,应该是这里面某种事物,阻隔了云儿的灵识。

    剑灵并没有人之五感,一旦灵念被废,就彻底成了聋子瞎子,对外界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不似他,没有了灵识感应之后,还能用眼看,用耳听,用手触摸。

    是这些红雾?

    庄无道看了周围的粉红薄雾一眼,并不浓厚,可当庄无道尝试用真元挥散时,却全无影响,挥在空气中。仿佛他眼中看到的份雾,根本就不存在。

    心中更为警惕,庄无道略一思忖,就将一枚清心明气的丹药服下。

    猜测萧灵淑变成这般模样,多半是神念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接着庄无道身影闪动,往那祭坛方向奔去。不过他才刚飞出百丈左右,眼前的景象,就又是一变。

    只见那四尊方尖柱旁,铁链捆锁的再非是尸骸。而是四男四女,男的相貌各异,年纪或老或少,不过看来都是修为精湛之辈,而女的却都是二八年纪的少女,面貌也无不绝美,千娇百媚,明艳动人。

    此刻却都在铁链困束之下,浑身赤裸着,与那四个男人不断交媾,发出阵阵淫靡之声。音质钩心摄魄,远远望去,身材也是绝佳,玉乳藕臂,纤腰粉臀,诱人之至。

    庄无道微微皱眉,就知自己眼前,必是幻术无疑。下意识的就心生抗拒。

    不过就当庄无道,正欲施展一道专破幻术的法门时。他的鼻间,却忽的又吸进了一口粉红雾气。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大惊失色,进入这里之后,他就已经在小心防范。不但刻意闭住了呼吸,浑身所有毛孔,也全数闭锁。尽量不使这里的红雾,进入自己的体内。

    可他千防万防,却不意还是被这里的陷阱所趁。

    几乎是第一时间,庄无道就开始动用真元,全力排斥。却效果不彰,仅仅一瞬,他的神念就一阵涣散,

    浑身更好似着了火,难受之至。眼前也现出了更多的幻象,十数位穿着暴露的女子,出现在他的身周左右。都是身材姣好,明眸皓齿,面貌娇艳如花,气质则或玉洁冰清,或妖媚多情,或含情脉脉,或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此刻在他身旁,使尽了挑逗之法,或抚胸,或摸腹,或以葱指伸入他的腹下摩挲,还有一女,则以一双玉乳,帖在了他身后。而其余女子,口中道着‘庄郎‘想要,的字句。

    一举一动,无不充满了诱惑气息,使人血脉贲张,无法自控。

    庄无道只觉嘴唇一阵于渴,胸中似有火焰燃烧,下身处挺立如柱,已经怒胀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吞了一口唾沫,庄无道强行把即将沉沦的意念,从眼前这幻境中挣扎出来。克制着自己,想要糅身扑上,将这些女子都按在自己身下,狠狠蹂躏的冲动

    只是就在他拼了命,要抵住这胸中淫念之时,却在不知觉间,将更多的粉红雾气,吸入到了体内。

    而眼前的前景再变,这次只剩下了两个女孩,却是幻化成了洛轻云的模样,正含着他的耳尖,不断的挑逗舔弄着,另一个面貌则与聂仙铃九成相似,正趴着他胸前,隔着衣裳吸允着他的乳尖。渐渐往下,一边在吸允着,还一边娇声笑道:“师兄,我这样你可喜欢?”

    “才不会”

    洛轻云也吃吃笑着,抓起了庄无道的手,按向了自己的胸部。

    “剑主最喜欢的,是我这里才是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的眼神不禁再次涣散,接着面上又赤气微闪,眸中现出了几许怒意

    他道心之坚韧,远超常人,绝不是这香艳旖旎之景所能动摇。而此刻一看眼前之景,就知这绝非真实,也不是出自己的所思所想。多半是另有人操纵所制,惑他心神。

    不过下一刻,庄无道挣扎的面孔,就又僵住。只觉一条湿软的香舌,钻入到了他的口中,与他口舌交缠,不停的吸允着。

    右手又触及到一双女子的玉乳,不但硕大柔软。更弹性十足。让庄无道本能的,就狠狠的一阵揉捏抚摸。

    那女子似乎承受不住,发出了一声婉转娇吟。

    “庄郎,你轻点嗯,淑儿想要,快点给我——”

    下裳也不知何时被解开,一双玉腿如蛇般缠绕在他腰侧。身下的怒龙,也抵住了一片湿软的溪川,似乎只需稍稍用力,就可一探到底,直捣那花心深处

    而女子呼出的气息,也是无比的炽热香艳,柔声软语。

    “庄郎,你快点进来——”

    似乎已等得不耐。女子于脆主动把自己的雪臀沉下,把那如剑如柱般的东西,慢慢纳入到自己的溪泉之内。

    庄无道则只觉下身一暖,更是坚硬,浑身血气更涨得快要爆炸。

    不过也在这时,庄无道心中也忽的一警。身躯后仰,猛地一咬舌尖,口中一口污浊之血猛地吐出。

    眼前再看时,那幻觉都全数散尽。而后就只见那萧灵淑,此时正浑身赤裸,缠绕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就如幻境之中一般,面颊晕红,一双玉腿挂在他的腰,双目紧闭,似乎在享受着庄无道进入之后的硕大充实。而自己一只手,也正在萧灵淑的胸前,大力的揉动搓捏。

    庄无道楞了楞,眼中刹那间闪过了一丝惊恐惶然,几乎本能的,就把萧灵淑的娇躯往前推开。

    那萧灵淑失去支撑后摔倒在地,可能是感觉自己的怀抱与腹下,陡然空虚,面上又现出了不解疑惑之色,不过更多的还是饥渴难耐。

    “庄郎,烈儿,你这是在做什么?淑儿还想要的——”

    腰躯直起,萧灵淑一双手,又缠住了庄无道的腿。忽然似嗅到了什么气味,萧灵淑的唇角,又露出痴痴的笑意,往庄无道的腹下,那气味的来源处,轻吻含去。

    庄无道却只觉脑袋似要爆炸开来,险险再次晕迷,陷入到这肉欲之中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,他的视角余光,就又望见眼前祭坛之上,那尊玉鼎。

    庄无道意念移动,接着毫不犹豫,猛地把一剑甩出,丢掷了过去。

    却不是他的那口八景坤雷剑而是恢复到二十七重法禁的‘轻云,。

    犀利无比的剑光,瞬间就将那玉鼎穿透,里面的血液,立时汩汩的流出。

    看似鲜红的液体,当溢出鼎外,却变成了黑褐之色,恶臭熏人。

    而仅仅半息时光,萦绕在这地下殿堂内的粉红气雾,都全数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庄无道顿时明悟,这些粉雾,看似是罪魁祸首,其实根本就不存在,只是他的幻觉而已。

    真正使他差点迷失心智的,其实是眼前这座祭坛,以及这尊玉鼎才对。在他防备这些粉红气雾,不知不觉间,就让他中招,不能自知。

    知晓这幻法以破,庄无道不禁轻舒了口气,随即却又紧皱起了眉头,看往自己的身下。

    那萧灵淑依然如故,媚眼如丝,红唇吞吐着,不时吐出香舌,与那坚挺的存在舔舐纠缠,

    庄无道微微一叹,眼中既有无奈,也有厌恶。屈指一弹,点在了这萧灵淑的眉心处。在将此女击晕的同时,也把萧灵淑赤裸的身躯,甩开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重新整理好了衣物,庄无道伸手一招,把那轻云唤回到了身侧。而后漫步踱至这祭坛之旁,看着这尊玉鼎与那黑血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不过片刻之后,洛轻云就轻捏着瑶鼻,从轻云剑中走出,美目中微含恼意

    “剑主以后,切莫要再拿我刺这种污秽不洁之物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看了‘轻云,一眼,光洁如故,不沾半点污垢,不禁失笑。

    忖道这剑灵,难道还有洁癖不成?

    至于身下这些黑色污血的成份,庄无道倒也猜到了几分。应该是蛟蛇发情之后的血液,加上处女体下的淫液,再混合一些灵药制成。都是沉迷淫欲,又不能宣泄,故而这蛟血体液中,都含有催情之效。所以剑灵,才说这是污秽不洁之物。

    “下次我尽量注意——”

    真要像今日一般,到不得已时,他绝不会犹豫。

    “不是要注意,而是绝对不要。”

    看出庄无道的应付之意,云儿无奈道:“这种东西,会蒙昧灵性,轻云现在又伤势未复。所以能不接触,还是尽量不接触为好。”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