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一六章 妖冶妩媚
    “飞升越界?”

    庄无道微微动容,忖道那不死道人最后羽化的几十年,果然是在筹备飞升之事。

    那些年灭宗无数,筹集数以百万计的灵珍,都是为前往其他世界准备。

    “可这与我有何关系?”

    “可剑主难道就想在这天一界老死不成?”

    云儿摇着头,眼头深思之色:“我总需知晓,那位不死道人,到底做了些什么,又是否成功了?若是失败,又到底是何缘故?为何这一界的修士,都未有成功离开此界之人?早些知道,日后也可提前做些准备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心神微凛,细细凝思之后,口风已是软化了下来,不过依然还有些犹豫:“可那些元神修士,确非你我所能应付——”

    遇见了叁法鸿德几人还好,大不了小小拖累一番这几位元神真人,可若是被乾天宗的人撞见,他定无生机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知,此行确实凶险。不过——”

    云儿语气一转,唇角旁露出了浅浅的笑意:“你不妨问一问你那灵奴。”

    灵奴,庄小湖?

    庄无道正不解其意,就感应庄小湖念应千里的神意,再次越空而来,与他接触。

    “主人现在可安好?方才隔得太远,这念应千里之术极其吃力,所以奴婢方才换了方位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元神大半,意念亦可回流,与庄小湖交谈。

    “我无事,聂仙铃她在何处,可曾安好?外面情形,又到底怎样了o”

    “仙铃姐就在距离主人五十里外处,第四层之内,一直都还安好。至于外面,我现在也不知。只知离开之前,整个大素皇陵外围三千方圆,现在都已经被赤阴离尘三家封锁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楞了楞,此时的庄小湖,不该是在外面灵骨宝船内?此女之前也说过,刚才移动了方位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在第二层——”

    庄小湖语气微窒,似是担心自己的自作主张,被庄无道责怪,7又连珠炮一般的说道:“在灵骨宝船内,奴婢感应不太清晰,所以到了第二层,寻了一个隐秘之地躲藏。这里的宝物,都已被几位真人搜刮一空,按理不会再有人寻过来。敛息术与绝神无身大法,奴婢也颇有几分自信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眼中异色一闪,想不到这庄小湖居然还有这样的胆量。好好的灵骨宝船不呆,居然敢冒着身殒之险,跑到不死道人洞府的第三层内。

    “那么如今,那十几位元神真人何在?”

    “都在第三层,具体的位置——”

    庄小湖似乎不知该怎么说才好,沉默了片刻,就又有一道意念流,印入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主人你可自己看。”

    “嗯?这是?”

    庄无道接收着庄小湖传来的神念信息,不过片刻,就发出了一声惊咦。

    这正是‘窥天照影环,观照出来的影像,包括他自己所在的位置,还有那十几位元神真人,以及赤焰碧落两具尸王的方位,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整个洞府阵法的大致雏形。果然是一个天然大阵,这大素皇陵之下的洞窟群,天然就构成了一座阵法。之后再被不死道人加工完善,才形成了这座庞大的地下洞府,面积宽达三百里方圆,总共五层。

    而此时那些元神真人,都在第三层之内。他与聂仙铃,则在第五层。

    关键是庄小湖的‘窥天照影环竟然把整个三百里方圆的大阵,全都窥探的清清楚楚,几无遗漏。

    庄小湖意念能穿越这下方洞窟重重禁制,以意念与他联系,想必也因此故

    庄无道不禁无语,不能不承认,这庄小湖还是颇有些用处。至少现在的他,若能按照这‘窥天照影环,观照出的图影行动,撞见那些元神真人的可能,微乎其微,

    其实短时间内,估计他也遇不到那几位。

    “小湖你的意思,是那几位真人,都被困在第三层?”

    “是,我也不知道何故。当时是乾天宗的崇心真人,首先进入第三层,而后整整一日,都无法再往下突破。其余几位元神真人,也都是如此,不得其门而入。不止他们,连那两位尸王,此刻也在第三层,不知何故,同样无法进入第四层内。”

    庄小湖可能因方才将一整张图,以意念灌输过了缘故,神识萎靡,颇是疲

    “不过元神境之下,倒是无妨,此刻进入第四层的,已达十余。不过都在外围,进入这洞府核心地域的,少而又少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这事做得可真漂亮,真让我刮目相看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眼神微亮,再次透出了希望之色,而后微微颔首道:“你可去休息了,待灵识恢复了再说,”

    扫望了一眼四周,庄无道只略一思忖,就继续前行。有这样的机缘,若还不好生看看那不死道人身殒之前的布置,不好生搜刮一下,那就太过可惜了。

    而庄无道选择的方向,正是那萧灵淑逃离的那一侧。

    一来是他对此女,依旧心存杀机,二来是那边方向,有一处地方灵气鼎盛,应该能有不小收获,

    不同于方才的忐忑,庄无道现在是信心满满,有庄小湖相助,他在这洞府内遭遇危险的可能,是小而又小。

    现在庄无道唯一的疑惑,就是这‘窥天照影环,为何能够——

    “是因这座大阵,已经五行缺水”

    感知到庄无道的心念,云儿微微一笑,在旁解释着:“土生金,金生水,水克火,火克土。剑主手中的‘窥天照影环又恰是同具金水二性之灵物。如今这座大阵五行崩坏,也就给了‘窥天照影环,可趁之机。

    “五行缺水?”

    庄无道回忆着之前,庄小湖映入他神念内的那张图,发现果然如此,可仍旧感觉惊奇。

    “这简直就不可思议——”

    以不死道人的修为造诣,怎么可能会在布阵之时,犯下这样的错误?

    “原本不缺,这里水脉丰富,怎可能会五行缺水?”

    云儿眼含深意,看了上方一眼:“光是上面的这片湖,就可弥补阵法缺失,根本无需去刻意布置什么。不过现在——”

    庄无道已明白了过来,现在上面那座湖泊,已经被彻底冻结。

    “可既然这座大阵,五行已经有了破绽,为何那些个元神境,依然被堵在第三层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,可能另有缘故。”

    剑灵身影一幻,在庄无道的身侧消失:“现在略有些头绪,不过还需继续看看究竟,才能知晓。”

    几十里的距离,以庄无道的元磁遁法遁法,片刻就已掠过。到此处时,庄无道心神就又恢复了警惕。

    在那‘窥天照影环,感应中,那萧灵淑其实并未远离,也不知何故,整整一日时间都没逃离。此刻的位置。就在这附近不远。

    随着一点红光现出,庄无道前方的视野,陡然一宽。当他身影从这条窟洞中穿出时,就只见一个极其宽广的空间,出现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方圆足有十里的地下空间,周围别无他物,只有四根硕大的方尖柱,一座祭坛,以及那些玄奥繁复,密密麻麻的阵纹。

    方尖柱需得十人才可环抱,而那阵纹,则不但铭刻在地下,也覆盖了周围四壁,上方洞顶,几乎每一寸空间。

    四尊阵柱之旁,赫然都以锁链,困束着两具尸骨。而祭坛则在正中央处,有一个巨大的玉鼎,置于祭坛之上。

    从这个方位望去,赫然都是满满的一鼎鲜血,猩红刺目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这洞窟周围四壁,还有数十个与他进来时同样的通道,四通八达,也不知道到底通往何处。

    那红光的来源,是四壁之上的那些灯盏,将这暗无天日的地底,也映得纤毫毕见。

    可若仔细看,会发现那些,居然也似是人血。

    整个洞窟,更迷茫着一层氤氲红雾,浓香诱人,使人不由自禁,想要深呼吸几口、

    而那幽深诡异的气氛,又被祭坛周围摆放的那些蕴元石,冲淡的了几分。

    那些四阶蕴元,赫然有千枚之多。按照五行排列,土居正中,金木水火,则位于东南西北四方。祭坛之上,还摆放着几件灵珍,亦同样是五行各一。

    不过此刻使庄无道注目的,却是位于那祭坛台阶上萧灵淑。

    本是心生杀机而至,可此时的庄无道,却是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只见此时的萧灵淑,浑身衣物皆已散开,露出大片雪白肌肤。俏脸晕红,低低的喘息着,声音诱人,眉目含春。两只手一只深入衣内,一只探入到裙衫下摆内,似在摸索着什么,不时发出一声既似痛苦,又似欢愉的低吟。

    之前那白衣如雪,清丽脱俗,有如离世仙子的形象气质,已荡然无存。萧灵淑本就貌美,几乎不在聂仙铃之下,此刻做出这副模样,竟是使庄无道都觉心头一荡。感觉是说不出的妖冶艳丽,妩媚动人。

    也一直到庄无道,踏入这地下殿堂内,那萧灵淑才被这动静惊动,失神迷惑的望了过来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