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杯盘口 > > 剑动山河 > 第五一四章 生死惘然
    萧灵淑说完,同样一张符篥轻飘飘到了他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生死祸福,全由烈儿你自择。”

    庄无道看了一眼,差点又失笑出声

    心印元符?这是准备把他庄无道,当成萧家的灵奴?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庄无道逃生无门,若是不愿就死,还真就是别无选择了。

    这可与在初入大素皇陵时的语气神态,大相径庭。那时的萧灵淑,就如见了猫的老鼠,小心翼翼,战战兢兢,哪里似现在?成竹在握,言含怜悯,似他庄无道的生死,都已在其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让他不自禁的,又想起了当年在北方雪峰之下时的情景。那时的萧灵淑,与现在何其相似?

    淡定自若,气质出尘,也高高在上,俯视于他,就与那日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他胸中却又出奇的,毫无半分怒念。哪怕《魔念炼神大法》炼在神魂中的心念魔种,也全无反应。

    萧灵淑见庄无道不说话,面色冷漠,似在思索着什么,便又追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知烈儿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聒噪”

    庄无道被打断了思绪,回过神后,就是一股不明来由的杀意,陡然升腾。

    不过随即庄无道就微阖着眼,强行压下了这丝戾念,眸中精芒内敛,不怒反笑。

    “听尔等之言,是我若不从你之意,就要将我庄某擒杀?之前在严铭面前定下和睦之约,尔等也要弃如敝屣,背信弃义是么?”

    言含暗讽,不过依然克制。

    正因胸内杀意极胜,所以此处先动手之人,绝不该是他。

    只需占住了‘自卫防身,这个道理大义,便可免了日后珠光楼之人,在他这里啰嗦。

    哪怕将眼前这五人全数诛杀,那严铭也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弃如敝屣,背信弃义”

    定阳子人竟是忍俊不已,噗嗤一笑:“庄无道你也是离尘宗弟子,说话为何如此天真?形势易置,你庄无道又该作何抉择?今日在此相遇,实是是庄道友你运气不佳。这是天要你死,如之奈何——”

    “少说废话”

    庄无道不耐烦的打断,面色不变,依然看着那萧灵淑。

    “是战是合,一言可决”

    “烈儿你——”

    萧灵淑也再次定定的望了庄无道一眼,而后彻底放弃了继续说服的念头,叹了句‘冥顽不灵就螓首微摇道:“几位师兄,可以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那轩幽子却没立时动作,反而一哂,似笑非笑道:“动手可以,可到底是擒拿,还是诛杀,萧师妹总需给我等拿个主意。要诛除此子不难,擒下却非是易事,变数太多,一旦待此子恢复了雷火乾元之术。我等几人,怕是要反受其辱。再要瞒过离尘宗,将他活着带回北方,就更是无法办到。”

    那萧灵淑似是早料到了轩幽子会这么说,一拂香袖道;“随你之意总之无论如何,我夫君那里,都不会责怪,”

    轩幽子闻言是哈哈大笑,肆意狂放:“如此说来,宰了此子,果真是无妨

    话落之时,轩幽子身影就已闪动,三百六十五枚寒白针影,疾风暴雨般,朝着庄无道打来。

    而另一位定阳子,更是早一步就已出手,身化残影。出现在了庄无道的身侧,

    出身于太平道,所习却是少有的阳刚类功决。大烈阳神掌,配合一件灵器‘赤炎琉璃盏相得益彰。身旁焰灯悬浮,无数的赤焰从内涌出,卷裹于肉掌之上。

    之前虽对庄无道颇多嘲讽,可此刻定阳子一出手。就是全力而为,不留丝毫的余地、似有深仇大恨,力求一击必杀,印向了庄无道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是生死不论可对?”

    那魏九阴的脚下,同样有无数黄绿色的绳线,爆涌而起。大约手指粗细,看似与普通的草绳相仿,在魏九阴真元灌注之下,气势却是极盛,尖端处更锐利无比,有如一条条的大枪,贯穿攒击而去

    而魏九阴本人,则是一指袭向了庄无道身侧,而但凡那手指穿过处。那些微尘水汽,都被冻结成霜,随即在逸散的剑气绞割冲击之下,化为更细碎的粉

    萧灵淑却并未有动作,只是眼神复杂的看着眼前。眸中既有着概叹,也有几分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她身旁这三位金丹师兄,无一人对庄无道心存好感,也因太平道几年前的大败,古庭师叔身殒于南方之故。都是杀机凛冽,绝不会在这时手下留情。结果如何,不问可知。今日此子,断无生理。

    如此也好,就此了断,她那夫君虽会留下些许心结难解。可无论对太平道,还是对萧家,甚至对他夫君本人,都是件好事。

    可紧接着,萧灵淑就望见了庄无道出剑,刺目的白光,指向了身侧的魏九阴。剑势不见得如何惊艳,却含蕴着一丝令人寒入骨髓玄妙真意,似能掌生控死。

    而那只站立在庄无道肩侧的三足乌鸦,也在此刻张开了眼,一眼银白,一眼死灰。

    ‘生死别,晋升一品级的剑术神通后,剑势却不盛反敛。庄无道自己去掉了剑式中的一些花俏变化,故而当这一剑‘生死别,刺出之时,就平凡无奇的一剑直刺,加上些许下斩的弧线变化。

    将忄式忄式,与‘生死别,三式玄术,融而为一,是为一品遮天

    轻而易举,就穿透过了那一重重的银白影,先是在魏九阴的手指之上一点。

    ‘寒阴剑指亦是太平道传承的顶级功法,位在三品之列。而魏九阴数百年浸淫,更将此功推升至化境。

    可当与庄无道剑光交触之后,那魏九阴的手指却‘篷,的一声,连带着整个手臂,碎散崩溃了开来。

    而所有爆裂开来的血肉,无一不是灰白腐烂之色。这只手臂已‘死在交锋的刹那,就已被剥夺了所有生机,所以难撄其锋。

    “什么?这是,绝不可能——”

    那魏九阴惊骇欲绝,眼瞳急缩成了针状,立时转攻为守。整个人疯狂爆退,那些黄绿色的绳线,则疯狂的回缩,倒转过来。刺向了庄无道的身后。不求能够阻拦,可哪怕能于扰牵制一二,也能为他多争取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“慢走不送”

    庄无道冷冷的一句,元磁遁法猛地加速,手中八景坤雷剑于脆利落的,点入到了魏九阴的眉心之内。

    而后化成了一道白光,折返了回来。不用看,庄无道就知这魏九阴,已彻底生机断绝,从此陨落,

    ‘生死别,得承三足冥鸦的生死真意,掌生控死,被这一剑直接命中之后,断无侥幸之理。

    即便魏九阴能够抵御住死力,那随剑而入的五十四道大悲剑意,也会将此人送入到九幽冥府。

    果然仅一瞬之后,魏九阴整个人,就陡然炸开,被爆发后的剑气,绞成碎粉。

    “这是,一品?”

    远处那轩幽子与定阳子,此刻也满眼的骇然惊悸,与不敢置信之色。

    一品遮天这一剑,定是一品遮天级的剑术神通。此子还未修成金丹,怎就有了一品遮天级的玄术?

    不对一品玄术,庄无道的‘雷火乾元早就在一品之列,然而这一次,却非是术法,而是战力更强,可越阶击杀的剑术神通

    定阳子一声虎吼,身影反而增速。浑身气血贲发,不但以秘法逼迫,引爆了体内所有的元气潜能。更将‘赤炎琉璃盏催发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那双肉掌,似乎膨胀了近倍。而那赤色火焰,又由此转为炽白之色,溶金洞石,似能融灭一切。

    庄无道以筑基之身,御使一品剑术神通。固然可惧可怖,不过也仍有着破绽,真元不足,同样等级的玄术,在短时间内,绝不可能再施展第二次

    定阳子一生身经百战,心性果决狠辣。所以此刻,不退反进不生则死

    庄无道见状淡淡一哂,并未有硬接这大烈阳神掌之意。回剑之后,那八景坤雷剑,就再次化成了毒蛇,猛地穿出。

    这一剑,是忆惘然,

    剑光变化,却并不迎着定阳子掌式而去,而是直接穿透那时间之限,剑化虚影,穿入虚无之间,追忆过往,直击三息之前

    待得庄无道再收剑之时,那定阳子的眉心,就无缘无故,多出了一个血洞

    定阳子目中满是茫然不解,眼神错愕无法置信。努力想要继续往前,可那一双肉掌上的赤阳真元,仍是在飞速的散去。那枚‘赤炎琉璃盏也随后‘哐啷,一声响,跌落在地。

    人已寂灭,器自无灵

    再一瞬之后,定阳子的浑身肉躯,就爆开了整整五十四个血洞。血液飙飞,覆盖数丈之地。

    仍旧是五十四道的大悲剑气,一击必杀,将定阳子的生机,彻底断绝

    而此时庄无道的身前,发出一连串的叮当声响。却是那三百六十五枚寒白针影,终于打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忆惘然,这一剑,强则强矣,不过施展之后,却不能移动。只能变成一个死桩靶子,任由对方下手。

    好在施展这一剑之时,庄无道就以道法双持之术,施展了牛魔霸体与花接木,。

 ...  

 ...  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
{ad.bottom}